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羊蝎子

美食從和面開始
     前兩年,網上曾流傳過這樣一句話:沒吃過羊蝎子的人,不足以談京城的冬天。

    對于京城人來說,天冷時候來一鍋熱氣騰騰的羊蝎子,簡直就是大冷天最舒服的享受了。

    現在雖然已經立春,倒是倒春寒的天氣依然寒冷,甚至讓人覺得比冬天還冷,這會兒選擇吃羊蝎子,真是再正確不過的決定了。

    徐拙給于可可打了電話,讓她和白教授隨便吃點東西,然后他便和賀國安一道,步行前往那家羊蝎子店。

    京城的羊蝎子店,都不算大,還沒進門,就能感覺到那夾雜著濃郁肉香的熱氣撲面而來。

    這種味道,就是京城人難以割舍的羊蝎子。

    所謂的羊蝎子,指的是羊的脊骨,去掉肋骨,剔掉羊肉的脊骨一節一節的,看上去猶如蝎子的尾巴一樣,所以被人稱為羊蝎子。

    吃羊蝎子是個細致活兒,因為羊蝎子肉少骨頭多,而且骨頭中含有大量的骨髓,所以吃羊蝎子,沒辦法享受那種大口吃肉的樂趣。

    不過京城人對此卻趨之若鶩,因為他們就不是沖著肉來的,而是享受的是那種把肉和骨髓一點點摳出來的那種快樂。

    說白了,就是來暖暖和和的消磨時光的。

    俗話說,吃豬不如吃牛,吃牛不如吃羊,京城人對羊,是真的熱愛。

    在京城風靡的那些美食中,跟羊肉相關的很多。

    比如涮羊肉、羊肉湯、羊雜湯、羊霜腸、羊脂火燒、白水羊頭,甚至連京城人都愛吃的爆肚,也是以羊肚為尊。

    除了這些之外,羊蝎子也是大眾不容錯過的美食。

    假如說涮羊肉是京城美食的高端吃法,那么羊蝎子,就是京城的平民享受了。

    把砍掉肋排剔掉大部分羊肉的羊蝎子剁成大塊,先在滾水中飛一下,洗去多余的浮沫,然后大火熬煮半小時,再用小火燉煮一小時,最后放在微火上,繼續煨制一小時。

    這個時候,表面的羊肉已經酥爛,肉湯也已經煮得香氣四溢。

    盛進銅鍋或者陶盆里,喜歡吃紅湯的加點麻辣醬料,喜歡吃白湯的直接盛大半鍋。

    這么熱氣騰騰的端上來,重新打上火,等鍋里的肉湯煮開后,早已經等不及的京城老土著就會迫不及待的挑出一塊,不顧燙手就捏起來,開始撕扯骨頭縫隙中的那些羊肉。

    一邊仔細的從骨頭上往下撕肉,一邊用地道的京片子聊著最近的新鮮事兒。

    對京城人來說,吃羊蝎子,本就是一種消遣。

    而且吃的時候也有規矩,得用手拿著吃,要是用筷子跟骨頭較勁,不僅吃不干凈,對里面的骨髓更是束手無策。

    只有用手拿著吃,吃完表面的肉之后再吧唧吧唧的把骨腔中的骨髓吸出來,這才算是地道的吃法。

    這家羊蝎子在京城小有名氣,別看這會兒已經八點了,但依然人滿為患,甚至還要等位。

    賀國安在門口領了個號,扭臉瞅著徐拙問道:“我認識這里面的主廚,要不讓他安排一下?”

    徐拙擺了擺手:“咱排隊就行,吃羊蝎子,就得有消遣的精神。

    再說大家都在這等著,咱沒必要走這種后門,早幾分鐘吃和晚幾分鐘吃,還不一樣嘛。”

    賀國安本就有點試探徐拙的意思。

    要是他想安排的話,剛剛來的路上就該打電話了。

    不過徐拙的表現倒也不錯,符合賀國安對自己老板的要求。

    他最討厭的就是那種不管去哪就堆熟人擺排場瞎講究的人,這種人總喜歡顯擺自己的人際關系,還特別愛面子。

    過去在葛家工作的時候,賀國安沒少招待葛家的這種關系戶。

    而現在,他的老板換成了徐拙這個年輕的網紅,所以賀國安就想試試,徐拙是不是也跟葛家那些人一樣。

    徐拙的表現讓他很滿意,覺得這才是自己理想中的老板。

    在門口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輪到他們這一桌了。

    兩人進去后,首先看到的,就是門口擺著的那一排盛在玻璃罐里的蝎子酒了。

    黃色的酒液中浸泡著密密麻麻的全蝎,看著就讓人來勁。

    這其實沒啥講究,就是因為羊蝎子這道菜中有蝎子這倆字,所以一些店家就跟風擺上了蝎子酒。

    以期達到吃蝎子肉喝蝎子酒的噱頭。

    徐拙對這種酒沒啥感覺,落座后,他和賀國安一人要了一瓶啤酒。

    熱騰騰的羊蝎子,還是配冰爽的啤酒比較合適。

    賀國安點了中份的白湯,又點了倆小菜,等小菜和啤酒上來之后,他和徐拙碰了一杯,這才問道:“小拙,想不想學這羊蝎子?”

    徐拙一愣,他知道賀國安要求跟自己吃飯,肯定不止是吃這么簡單。

    卻沒想到居然會問自己這么一個問題。

    羊蝎子這種美食,自己肯定是想學的,不過學的方法很簡單,回頭別人做的時候瞅一眼就行了。

    難不成賀國安打算給自己找個師父嗎?

    他點了點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夾了顆花生米送進嘴里說道:“想啊,這么好吃的美食,我自然想知道具體的做法。”

    賀國安指了指廚房的方向,然后小聲說道:“這里的主廚,這里的主廚,想要跳槽,你要是愿意的話,我可以幫你挖過去。”

    徐拙:“……”

    不是問我想不想學嗎?怎么成挖人了?

    今天這是來吃飯還是來招聘的?

    賀國安這還沒入職,就準備培養自己的親信了?

    賀國安見徐拙有些沒反應過來,接著說道:“主廚他父親,當年也是在國宴后廚工作的,擅長做羊肉。

    但他兒子天賦不行,跟著學那么多年,也就學到了羊蝎子,還因為沒有本錢,這些年一直在給別人打工。

    雖然仗著是京城本地人,衣食無憂,也有自己的小四合院,但人嘛,都想有個追求,所以,前兩天他找我,想來咱們店里發展。

    我沒答應,今天你先嘗嘗他的手藝,合適的話,咱們再跟他聊。

    要是覺得行,那么以后想找他父親學手藝,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他說完后,徐拙半天才迷糊過來,感情想學這羊蝎子,還挺曲折的,自己想學的話直接找老爺子活著季文軒就行,還用得著這么麻煩嗎?

    不過,新店現在缺底蘊,假如能找一堆國宴主廚當顧問,名氣自然就會更加響亮。

    想到這里,徐拙剛準備答應下來,腦海中突然響起了系統得提示音。

    “叮,有新的主線任務出現,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