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52章 波折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又發生了什么事?”

    突如其來的震動將眾人從睡夢之中震醒,只覺得比第一次牛車卡進水洼之中還要嚇人。

    吳嬸將腫脹的眼睛吃力的睜開一條縫隙,有些忐忑不安的問了一聲。

    “嗨!晦氣!”

    外頭趕車的老頭兒跳下車查看了一番,接著像是發現了什么,‘呸’了一聲:

    “撞死了一只黃皮子。”

    他的語氣之中大是懊惱,顯然是對于今日出行感到極為不滿意。

    眾人一聽撞死了一只黃鼠狼,都有些不安。

    黃鼠狼這東西極為邪門兒,在此時也有‘黃大仙’之稱,一旦招惹了它,極有可能會麻煩纏身。

    平日出門在外,若是遇到這東西出現,大家都是避之唯恐不及,深怕會有晦氣的事發生。

    今日眾人正是要乘車趕往沈莊,半途先是遇到牛車掉進水洼之中,緊接著又出現了這檔事兒,自然都感到十分不吉利。

    “怎么不當心一些?”

    車內有人埋怨不止,都覺得頭頂像是罩了一層陰影,令人感到無比焦慮。

    “已經很小心了,這會兒天色都陰了。”

    趕車的老頭兒也不大高興,他接了這一趟送吳嬸等人回沈莊的活兒,錢沒掙幾個,卻攤上了這么一檔事。

    這下大家就是殘余的睡意也消失得一干二凈,一一爬出了牛車,這才發現外頭天色陰沉得很。

    “怎么回事?”

    上車的時候還一路艷陽高照,一看就是一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哪知不過在車上瞇了一會兒,再次睜眼的時候,竟看上去天都要黑了!

    烏云壓頂而下,將太陽擋得嚴嚴實實。

    不知何時,灰蒙蒙的霧氣彌漫開來,竟讓眾人一時之間分不清這會兒究竟是凌晨時分,還是已經傍晚時分了。

    一只大得離譜的黃鼠狼被車輪壓住,口角吐血,腦袋以不正常的角度扭曲著面對剛下車的眾人。

    它咧著嘴,像死得十分痛苦,涌出的血跡將它黃色的毛都沾濕了,那一雙喪失了光澤的小眼睛中透著陰冷。

    “幾時了?”

    吳嬸像是還有些困乏,伸出一雙肥胖的手揉了揉自個兒的眼睛。

    她明明瞇了許久,可卻像是已經許久沒有入睡,一面說話的時候,一面打著呵欠。

    那手一放下來,露出的一雙眼睛紅得像是要滴出了血來。

    “啊——吳嬸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了?”

    吳嬸卻像是半點兒沒有察覺,不明就里的轉頭往說話的人看了過去。

    被她一看之后,那男人只覺得頭皮發麻,后背的寒毛瞬間立起,雞皮疙瘩層層鋪疊開來,下意識的‘噔噔’倒退。

    她的眼睛已經變得一片血紅,隨著她打出的一個呵欠,里面積涌出大量的淚水。

    那淚水在紅彤彤的眼睛映照之下,變為殷紅的血水。

    說話的功夫間,她眼皮一擠,那兩行血水順著她的眼睛就往下淌去。

    “啊!”

    這一幕在陰暗的環境之中看來實在是驚悚萬分,令得本來就已經感到不安的人們頓時尖叫不止。

    眾人不約而同的倒退了數步,拉開與吳嬸之間的距離。

    “怎么了這是?”

    吳嬸不明就里,轉頭去問趕車的老頭兒。

    “啊……不要過來!”

    本來因為撞死了黃鼠狼后感到心煩意亂的老頭兒一見吳嬸的臉,發出如同活見鬼般的撕心裂肺的慘叫。

    叫聲在荒郊野外傳揚開來,顯得格外凄厲,使得聽到的人都覺得肝顫不止。

    吳嬸本來只是有些不安,一見眾人反應,

    則直接嚇得腿都軟了。

    她下意識的轉頭往宋家三師徒看去,自己也駭得面部抽搐:

    “宋道長,宋道長,我是不是……”

    她先前才遇過鬼,這會兒杯弓蛇影,連那個‘鬼’字都不敢提。

    等她一轉過頭來,哪怕宋長青自詡見多識廣,從小到大跟在宋道長的身邊,也算是見過不少陰魂怨鬼,可在看到吳嬸的剎那,依舊嚇了一跳,感覺心跳都瞬間快了兩拍。

    此時的吳嬸看上去份外嚇人!

    她一張臉已經臘黃泛青,看上去如同已經死了許久的人。

    眼皮浮腫得像是兩泡灌滿了水的水泡,透著青紫之色。

    最為恐怖的,是她一雙通紅的眼睛,仿佛浸泡在了血水之中,大股大股的殷紅血液順著她眼皮往外淌出。

    那眼中透出怨毒之色,像是帶著滿腔恨意。

    但奇怪的是,從吳嬸的聲音中可以聽得出來,她并沒有察覺。

    “又中招了!”

    宋道長一見此景,腦海里浮出這樣一個念頭。

    令老道士隱隱感到不安的,是吳嬸什么時候中招的,他竟半點兒也沒有察覺。

    “青小,閉上眼睛!”

    這一趟沈莊之行才剛出來,就已經遇到了讓老道士倍感棘手的難題。

    只是無論他有多不安,卻首先記得叮囑自己的小弟子閉上眼睛。

    “小師妹別看。”不等他話音一落,宋長青已經反應過來,側身一閃擋在了自己的師妹面前——她膽子小,性格又嬌氣,如果看到這噩夢般的情景,恐怕之后好幾個月都無法安睡。

    “我已經看到了。”宋青小回了他一句。

    事實上從那黑氣鉆進吳嬸的影子中后,宋青小一直就在分神注意著吳嬸的舉止。

    她之前在睡夢中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表現,都被宋青小看在眼里。

    此時吳嬸的外表看起來雖然形同厲鬼,十分恐怖,可宋青小經歷過數場試煉,心境之強自然也非同一般人。

    “噢。”宋長青發出一聲無比懊惱的嘆息:

    “回頭讓師傅給你畫張鎮神符喝下去。”

    這會兒的宋道長已經沒有功夫搭理兩個徒弟,吳嬸的又一次中招,還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中招的,這無疑抽了他一記悶棍。

    “天地有正道,萬物俱有靈!五行三界有正氣,祖師護我真靈!諸天妖鬼,亡身滅形!”

    他打起十二分精神,嘴中念出咒語,同時伸手從腰側的荷包之中摸出一方墨斗。

    說話的功夫間,他指尖一點,那黑線‘嗖’的彈射而出,化為一股黑影,‘嗖嗖’數下繞住了吳嬸的腕子。

    “孽障,還不快快現身!”

    宋道長喝斥之間,墨線已經繞了吳嬸手腕數圈,如同一只黑色的手鐲,套住了她的雙臂。

    “呵呵——”

    吳嬸的嘴角微抿,臉頰肌肉僵硬的揚起,扯出一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下一瞬,套住她雙腕的那數圈墨線在眾人注視之下,逐漸浸透出一種詭異的紅影。

    墨線之中像是包裹了一條血管,源源不絕的血液從線中浸透而出,順著吳嬸的手腕開始往下滴。

    “啊啊啊……”

    吳嬸看到這驚悚至極的一幕,發出凄厲無比的慘叫聲:

    “宋道長救命……”

    ‘滴滴答答’的血液涌出聲中,墨線被染得通紅,化為一段紅線纏繞在她手腕之間。

    血液頃刻之間流了她滿手都是,順著她的指尖往下滴。

    一股陰寒至極的邪氣侵透了墨線,且那邪門至極的紅光還在順著墨線往上游走,像是要涌入墨斗之內。

    宋道長沒想到吳嬸體內的東西如此恐怖,竟不止敢反抗自己的挾制,還敢想要毀了自己的道家寶貝。

    他當機立斷數道法訣打入墨寶之中,指尖疾如閃電般探出,重重一下點到了中途的墨線之上,喝了一聲:

    “斷!”

    ‘嗖——’

    墨線被他一指切斷,一半未受玷污的線飛回墨斗之中,另一半已經受到邪氣侵蝕的線則是隨著斷裂的余勁飛上半空,彈出數滴血珠之后——‘轟’的一聲無風自燃,點出一股綠瑩瑩的火光,很快燃出一股惡臭至極的氣味,眨眼燒了個精光,化為一股黑氣散逸進四周的濃霧里。

    墨斗的線斷裂開來,在這股力量的反噬之下,宋道長的身體‘噔噔’后退,直到數步才晃了兩下身體站穩。

    “孽障!”

    他嘴中喝斥了一聲,忍下心驚,又從包里摸出數張符紙,嘴中飛快疾念:

    “天地有正道……”

    先前一番短暫交手之后,他已經深知附身吳嬸身上的東西可怕之處,此時半點兒不敢托大,念咒的同時咬破中指。

    數張符紙并列排在半空,被他以手一一點上一滴血液進去。

    血液碰到符紙的剎那,飛速被符紙吸收,他一念完咒語,便喝了一聲:

    “去!”

    靈符受到宋道長血液力量的加持,瞬間暴發出一陣金芒,靈力將四周的陰氣都似是逼散了幾分。

    符影疾飛而至,隨著宋道長的指示,分別粘貼在吳嬸的雙掌、前胸、后背以及腦門!

    隨著符一貼上,吳嬸口中的聲音戛然而止。

    ‘咕嘟!’

    眾人大氣都不敢喘,在見到吳嬸詭異的流出血淚之后,同車的人便都見機的逃到了牛車之后,以車廂作掩飾,既怕又難掩內心深處的好奇,都探了頭看這邊的動靜。

    眼見宋道長將吳嬸制住之后,屏息凝神的眾人這才像是長舒了一口氣,發出放松般的喘息聲。

    “道……”

    只是這一口氣松得早了點兒。

    宋道長的眉頭皺得更緊,吳嬸已經不再發出笑聲,但同時她也不再像先前一樣尖叫著喊他救命。

    仿佛站在他面前,被符紙制住的,只是一具已經僵死多時的尸體,冰冷而安靜。

    “……”

    他隱約感到有些不對勁兒,胸腔中的那顆心臟像是感染到了他的不安,發出‘呯呯呯’的急速跳動聲。

    在急促的心跳聲里,其他人也像是感染到了宋道長的緊張般,有人忍耐不住喚了一聲,開口打破了這種詭異的沉靜。

    隨著這聲音一發出,異變陡生!

    那貼在吳嬸額頭正中的符紙中心處,突然暈開一點黑紅色的血跡。

    血跡如同燃燒的火焰般,迅速往四周擴散,將符面上以朱砂畫的字體一一吞噬。

    “長青!”

    宋道長一見不妙,當即大喝了一聲。

    “來了。”

    宋長青早就已經準備妥當,聽到宋道長的喊聲,一個箭步上前,伸手將吳嬸兩只胳膊反擰,以自身力量將她胖碩的身材牢牢制在懷內。

    ‘滴答!’

    血液浸透了她額頭的靈符,被陰鬼之氣所蝕的靈符失去力量,化為一張詭異非凡的黑紅色紙張無風自燃,形同鬼火般‘轟’的一聲在半空燃出黑紅色的焰息。

    同一時間,吳嬸的雙腕之間也開始涌出血光,她的胸口、后背處的靈符一一失去力量,瞬間燃燒化為飛灰。

    她瞪著一雙通紅的眼睛,眼中一會兒露出怨毒的目光,一會兒露出惶恐忐忑的神情,瞬息之間變化萬千。

    宋道長心直往下沉。

    “青小不要過來。”

    到了現在,他還沒有摸清附身了吳嬸的是什么東西。

    憑他的力量,不止沒能震懾這個妖物,反倒接連出招卻接連被制。

    他深恐自己的小徒弟上前一步之后受到這實力非凡的妖鬼所制,因此迭聲的吩咐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咬牙,從自己的包里摸出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塊銀色的鏡子。

    鏡子背面以古篆雕刻了神秘的文字,宋道長打入數道法訣入內,鏡子突然閃出瑩瑩光芒,竟然憑空飄浮在半空,緩緩往吳嬸的方向飛移了過去。

    “啊……”

    先前還鎮定自若的‘吳嬸’,此時一見這鏡子飛來,當即像是看到了世間最為恐怖的東西,發出一聲凄厲瘮人的叫聲。

    ‘她’開始劇烈的掙扎,身體扭得如同麻花一般,力量大得竟然連已經凝神境不說,同時還兼修武道的宋長青都有些制她不住的架勢!

    “抱穩!”

    宋道長一面控制銀鏡,一面分神吩咐宋長青。

    這個身高達到了185的壯碩大漢此時竟覺得有些拿不住懷中的老婆子,吳嬸的力量大得驚人。

    最為可怕的,是她身上傳遞出的一股股陰寒至極的氣息,令他本能感到畏懼。

    他像抱了一團永遠不會融化的冰,懷中掙扎著的像是一個已經僵冷的尸體。

    哪怕他從小墳場練膽,也曾跟著宋道長與妖魔鬼怪打過交道,膽子也遠勝一般人,可抱著一具形同‘僵尸’般的可怕怪物的感覺,卻依舊令宋長青的雞皮疙瘩一層層生起。

    “師傅……”

    他逐漸感到有些吃力,不由喚了一聲。

    宋道長控制著銀鏡,那‘吳嬸’的面容陰冷,垂落的雙手掌中滴落的血液分流至十指,‘滴滴答答’的血流聲消失了,那些濃稠的血液并沒有再滴落下去,而是緩緩拉成長長的尖絲,頃刻之間幻化為十根泛著寒光的黑紅色的血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