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54章 1劫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此時正值荒郊野外,四周天色暗沉沉的,剛剛又有冤鬼出現,大家神經正是緊繃,心有余悸的時候,這一聲驚叫嚇得不少人心臟都險些驟停,隔了好幾秒后,那個前往沈莊拜訪親戚的瘦弱男人才感覺神魂歸位,當即顫巍巍的罵了一聲:

    “你嚎什么喪呢?”差點兒沒嚇得他尿了褲子!

    “那里……那里……不見了!”

    驚叫的男人也嚇得不輕,他手指著一個方向,已經有些語無倫次。

    他手指著牛車輪子的一角,眾人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那里空空如也。

    “什么不見了?”有人還沒反應過來。

    今日前往沈莊一行實在不順,兩次遇鬼,牛車也接連出事,吳嬸遇鬼至今昏迷未醒,使得眾人逐漸感到心煩意亂,暴躁無比。

    “黃,黃皮子……”

    趕車的老頭兒最先反應過來,伸手捂著胸口,只覺得連喘氣都十分費勁:

    “那被撞死的黃皮子不見了!”

    “……”

    ‘嘶!’

    接二連三的抽氣聲響起,大家這才回想起,馬車被逼停的原因,是牛車撞死了一只很大的黃鼠狼,趕車的老頭兒直呼‘晦氣’,接著才有吳嬸下車之后一系列撞鬼的事情發生。

    此地荒無人煙,從大家下車以來,并沒有其他人出現。

    那黃鼠狼被壓在車輪底下,口吐鮮血,明明已經咽了氣,可此時卻奇怪的消失。

    “眾目睽睽之下,怎么可能死而復生?”

    大家都覺得遍體生寒,議論紛紛:“莫非看花了眼不成?”

    “一人眼花還有可能,但大家都看到了,不可能大家一起眼花啊?”

    “難道是鬼打墻?”說話的是那前往沈莊尋訪親戚的瘦弱男人。

    這‘鬼’字一說出口,所有人齊齊的打了個寒顫,不由自主的‘呸’了他一聲:

    “青天白日,不要胡說八道!”

    話雖是這么說,可這會兒天色昏沉,頭頂黑云逼壓而下,山林之中飄起了灰霧,那些樹影摩挲,偶爾還能聽得到一兩聲梟鳴,直叫人膽顫心驚。

    “道長,您看呢?”

    一行人六神無主,先前大發神威接連兩次驅鬼的老道士頓時成了大家的主心骨。

    “對對對,道長來看。”

    大家讓出一條通道,都殷切請宋道長上前。

    就連先前險些死于非命的宋長青這會兒都覺得忐忑,目光落到了師傅身上。

    老道士定了定神,此時也不推辭,大步上前。

    見他一動,宋青小也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

    只見馬車的一角處,黃鼠狼的影子已經消失,它原本躺過的地方失去了輾軋后的印記,就連先前它吐出的血跡都已經消失得一干二凈。

    老道士蹲下身仔細去看,甚至伸出了手去仔細的摸索車輪,最終在一處輪子的縫隙處,找到了幾縷黃黑的毛發,仔細感應了一番之后站起了身。

    而在他做這一番舉動的時候,宋青小放出了神識,半晌之后似是有所感應,緩緩睜開了眼睛。

    “這是……”老道士捻著那數縷黃毛,轉過了身,才剛一開口,就見到了跟在自己身側的小徒弟,不由大吃了一驚:

    “你這丫頭……”

    他有些生氣,但卻轉頭瞪了宋長青一眼:

    “怎么不看好你小師妹,這是她能隨意走動的地方嗎?”

    沈莊一行并不順利,路途已經發生了這么多事,大家更是要倍感小心。

    這些一路作怪的陰鬼妖邪像是有意阻攔他們,想要誤他們的吉時,從而一路挑選易下手者附身。

    馬車上的都是普通鄉民,

    老道士師徒是唯三的修行者,可壓制鬼神。

    可宋青小自小沒有畫符制妖的天份,膽子也很小,沒有繼承多少捉妖驅邪的天份。

    不要說吳嬸兩次中招,就連宋長青先前也險些出事,老道士自然擔憂她不知天高地厚的亂闖,到時還沒到沈莊就已經惹了是非上身。

    宋長青被喝斥得低垂下頭,卻不敢還嘴。

    老道士十分生氣,但想到陰鬼的兇悍程度,連凝神境的大弟子也并非對手,當即又改變了心意:

    “你跟在我身邊,半步也不要遠離。”

    他憂心忡忡,將為宋青小擔憂的那種心思掛在眉梢眼睫,像是深怕這個小女生不聽話,末了又軟了語氣:

    “你乖一些,聽師傅的話。”

    宋青小一生之中幾乎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景,也從來沒有人會以這樣哄小孩般的語氣來哄她。

    尤其是隨著她修為實力的增長,所面對過的是警惕、防備、敬重、畏懼,但唯獨沒見過這樣飽含著毫無目的殷切關心。

    她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怔愣了片刻之后,才猶豫著點了點頭,忍下心中怪異的感受,應了一聲。

    得到她的承諾之后,老道士這才再次將注意力落回自己手中的那撮黃毛之上:

    “這是那黃皮子的毛發,我感應了一番,那里沒有留下死氣,興許這東西成了精,先前躥出來被牛車撞上后并沒有死。”

    他頓了頓:

    “不過因為我們人多,它可能畏懼,所以暫時裝死,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趁機逃跑進山林里。”

    宋道長的這個說法極有可能,更何況以他的身份、實力,說出這話更是令人信服。

    再加上相比起死去的黃鼠狼尸身逃跑,人們從情感上更愿意接受它只是裝死遁逃了而已。

    “道長說得有理。”

    大家紛紛點頭,算是都認可這個猜測。

    在眾人都松了口氣的剎那,宋青小的目光卻轉向了山野的另一側,那里有一道陰森的氣息,正冷冷的注視著這里。

    “好了,我們趕緊上車,趕路要緊。”

    解決完這一樁事情之后,宋道長催促著眾人重新上車。

    只是這話一說完之后,除了那家在沈莊,父母妻兒俱都深陷鬼城的男人之外,其他數人或多或少都面露猶豫。

    “老神仙……”

    趕車的老頭兒將腰側懸掛的煙桿摸了出來,放到了嘴上,那捏著煙絲的手顫個不停,顯然內心還有很多恐懼沒有平息。

    “實不相瞞,這一路很是邪門兒……”

    這一趟出行之前,吳嬸出手闊綽,給了他很大筆錢,雇他前往沈莊。

    同行的人也或多或少給了些報酬,加起來這些錢足以令他小賺一筆,才使得這老頭兒在沈莊早有鬧鬼傳聞的情況下,決定挺而走險接了這筆生意。

    可當時他被錢迷花了眼,此時真的見了鬼后,又被嚇得不輕,到了此地已經打起了退堂鼓,不愿意再去。

    “我家中還有老妻兒女,孫子也還年幼,我就想將諸位送到這里……”

    他手抖得厲害,牙齒抖動間撞擊著他的煙桿,發出‘喀喀喀’的響聲。

    老頭兒的恐懼感染了其他的人,除了走訪親戚的瘦弱男人還有些猶豫不決外,另外幾個前往沈莊談生意的也面露畏色。

    “這……”

    那欲回家的男人一聽老頭兒這話,不由大是著急。

    他跟其他人不同,其他人只是或訪親尋友,或談生意,唯獨他是家人還在城中,不得不回。

    若是這牛車半途返折,便會延誤他的行程。

    “已經說好了的事,怎么能反悔呢?”

    “老弟,不是要我要反悔,今日的情況你也見到了,這是老天爺在提醒咱們呢!”

    老頭兒頭搖得像波浪鼓,斬釘截鐵的道:

    “走到現在,才過了一個多時辰,車就停了兩回,我那老牛都流了淚,可見是預警。”

    他越說,態度便越是堅定:

    “沈莊去不得!大不了堅持要去的,我退錢,退錢總成了吧?”

    見男人既是著急,又是有些猶豫的樣子,又添了句:

    “我再貼你一塊大洋,行不行?”

    這話音一落,那先前著急的男人也動搖了,顯然因為這話而動了心。

    “我們呢?大家都給了錢……”

    一聽趕車的老頭兒要退錢不說,同時還要再倒貼錢賠償,其他人甚至連恐懼之心都壓過了,忙不迭的發問。

    “別說了!”

    眾人吵吵嚷嚷間,宋道長突然出聲。

    在一行人中,宋道長的聲望此時已經漲到了頂點,他一發話之后,果然大家都跟著安靜。

    就連趕車的老頭兒也閉了嘴,畢恭畢敬的望著老道士。

    “還是一起上路吧。”

    宋道長這話一說出口,那趕車的老頭兒頓時就要著急。

    不等他開口,老道士拿起手中捻著的那一撮毛發,往他面前一比劃:

    “你惹上了這成了氣候的黃鼠狼,這東西最是記仇,車上留了它的氣味,你就是折轉回去,它也要找你麻煩,到時鬧的你家宅不寧,日夜難安。”

    老道士的話一下將趕車的老頭兒嚇住,他不等老頭兒開口,接著又說道:

    “沈莊之行確實危機重重。”

    宋道長說到此處,趕車的老頭兒捏著煙桿,頻頻點頭。

    他沉吟了片刻:

    “你不用將我們送進沈莊,就送到離沈莊近的一個地方,便將我們放下來。到時,我會送你一道驅妖避邪的靈符,令妖怪邪祟不敢再近前來。”

    話音一落,他又問了一句:“你可愿意?”

    老頭兒原本就進退兩難,準備狠心破財免災,但又確實害怕遭到黃皮子報復糾纏。

    如今聞聽老道士一番話,又聽他說不進沈莊,只是送到沈莊附近,如此一來既不用賠錢,同時還能得到驅邪的靈符,哪里還有不愿意的,當即頭點得如同雞啄米般:

    “自然愿意。”

    宋道長的神功眾人都見識過,有他靈符在手,料想一般妖怪邪祟也難以近前。

    “我們呢……”

    “道長,我們呢?”

    趕車的老頭兒的事情一解決,其他人便都爭先恐后的說了起來:

    “道長你可不能放任我們不管……”

    面對這些人,宋道長的神色就嚴肅了起來:

    “我們要趕往沈莊,諸位如果不愿前往,可自行離開。”

    至于之后的車費等糾紛,可事情過后再與車夫商談。

    其余眾人面面相覷,都露出畏縮之色。

    ‘咕——咕——’

    遠處有不知名的鳥的鳴叫聲傳了過來,更為這荒山野嶺增添幾分詭異感覺。

    這里沒有人煙,今日山霧彌漫,像是要遮天蔽日一般,不熟悉路的,在這山里行走,就怕遇到鬼打墻,也怕遇到豺狼等猛獸。

    大霧之中的樹林看起來格外陰森,樹影摩挲之間發出‘沙沙’聲響,配合著鳥鳴,更是令人膽顫。

    “我們,我們也跟你們一起。”

    眾人沒有勇氣獨行,又不甘心在此路被丟下,同時也害怕沒有了宋道長這個道士在,若是在這深山之中遇到了什么精怪,到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雖說前行可能也有麻煩,但有宋道長這尊大神坐鎮,料想出不了什么岔子來。

    大不了就跟趕車的老頭兒一樣,到了沈莊附近,便不再前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隨他一路回來。

    “若是一起,可能還會遇到危險,一路要聽我的吩咐,不要亂來。”

    帶上這些人雖說沒什么用,可自己這一行人已經被不知道哪路陰魂盯住,若是沒有自己照拂,宋道長也怕這些人遭遇什么危險。

    他嘆息了一聲,吩咐了一句后,眾人都紛紛點頭,接著爬進了牛車里面。

    趕車的老頭兒遇了幾回邪事兒之后感到害怕,不敢獨自坐在車首之上,因此年輕力壯的宋長青陪他坐在外面。

    宋長青雖說年紀不大,但他是宋道長的徒弟,又看起來高大健壯。

    先前抱住被附身的吳嬸的一幕落進眾人眼里,沒有看出他的危機,反倒都覺得他勇敢。

    其余諸人一一進了車,車子重新啟動了起來。

    “青小,你坐我身邊。”

    老道士擔憂徒弟,招手將宋青小喚來身邊。

    吳嬸還沒有清醒,眼角的血淚都還沒有全干,幾絲頭發松散著落在她臉頰一側,半掩住了她的臉。

    大家想起她先前瘮人的樣子,都不敢靠她太近,各自貼著車廂而坐,倒使得吳嬸的身邊空出了一大塊位置來。

    宋青小依言坐到了老道士的身側,看他雙眉緊皺的樣子:

    “您在擔憂那鬼還會出現?”

    宋道長眼角余光看了車廂內其他幾人一眼,眾人豎起了耳朵,在聽這師徒兩人說話,深恐錯漏了一個字。

    他嘆息了一聲:

    “有可能。”

    為免將這些人嚇壞,他含糊不清的道:

    “那鬼的來歷非凡,身上的陰氣很重,道行至少已經有上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