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七章,對論

從1994開始
     “從1994開始 新()”查找最新章節!

    “你應該也收到了房產利好的消息了吧。”

    黃剛回答說,“這在圈子里并不是秘密。”

    林義一下懂了,“那你打這個電話是?”

    黃剛解釋說,見到利好,郴市有本土勢力在搞動作,想要低價收購這三棟樓及周邊地皮。

    林義蹙眉問,“動作很大嗎?”

    黃剛硬著頭皮說,“很大,我們那邊日常經營的工作人員,已經有好幾個出現“意外”事故進了醫院。”

    “你亮出了香江公司的名分了沒?”

    “亮了,不頂事。我還找了當地的大家長,可人家打太極。”

    林義沉默了。還大家長,現在郴市就住著一窩狼,大狼小狼集體修仙,都要成精上天了都。

    碰到這種“硬茬子”,他也束手無策。

    他是真不想硬碰硬,也沒底氣硬碰硬。

    因為這里有些虎豹豺狼是敢于見血腥的,且勇于見血腥的,自己并不想為了這幾個錢去杠。

    但是就這么便宜人家,也是心有不甘。

    按照歷史軌跡,明知道這伙人蹦跶不了多久,要被推出去祭刀了,自己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認栽不是。

    說不得,現在就已經有大佬在暗中觀察那邊情況了,這也許就是個機會,提前引爆、送這窩狼上斷頭臺的機會。

    遇到問題就要解決,就算躲一時也得有技巧的躲,不能直接等死。

    沉吟了一陣,林義也沒好的法子,于是把電話打給了廖排骨,就一個指示:帶人去郴市周旋周旋,盡量拖個幾月半年。

    另外加緊隱秘搜一搜對手的黑材料,等時機一到,也可以用受害者身份隨眾流把材料遞出去,做到潤物細無聲的同時還能把人家一棍子打死。

    廖排骨掛完電話,當即就向蔣華辭行,

    帶著一個班底直接坐火車去了郴市。

    捏著手機,林義心里還是覺著不解氣。上一次,步步高超市的開業選址前后硬是經歷了一波七折,這次還來,太尼瑪欺負人,擱泥巴都有脾氣。

    當即牙一咬,又撥出了文君的號碼,接通就直接說:

    “老朋友,你不是一直想弄大新聞嘛,這里有個機會,要不要去試試。不過丑話說在前頭,可能有一定危險。”

    文君眼睛一亮,做記者的哪有沒風險的,這么多年摸爬打滾早就習慣了,也掌握了一套自己的安全行事方法,直接問:“在哪?”

    “瀟湘郴市。”

    文君再問,“戲碼多大?”

    林義慢聲一字一字說,“通天!”

    接著老男人也不遲疑,根據前生的所見所聞過濾一遍就一股兒腦講給了對方聽。

    這算是隱晦的告訴她到了郴市該怎么破局。

    末了也坦誠道:“我也不騙你,這次聯系你、我也是帶了私心的,這么大的陣仗也只有你們這種紅頭辦的國字號刊物才可能有點效果。

    不過去不去你自己權衡好,想好了給我打電話,我會把廖排骨的聯系方式給你,讓他們護你周全。”

    文君幾乎不帶猶豫的,就同意去了。

    理由很簡單,除了骨子里真的喜歡挑戰外,她也要撈名聲,她也要功勞,她更想要往上爬。

    這么好的人上人機會怎么可能放過?

    搞定文君,林義心里松了口氣。只要這大記者有本事弄到猛料,那也不妨通知艾先生,到時候也跟在人家后面恰一口。

    至于事情會不會鬧大?過程怎么弄?弄誰?

    那和自己一點干系都沒有,自己插不了手也不插手,吃吃瓜看看戲還能把悶氣出了,也挺舒服。

    收好手機,林義轉身的時候嚇了一跳,都不知道金妍啥時候來的背后。

    當即問,“找我有事?”

    金妍一臉意味的笑,“這才是真實的你吧,吃人不露骨。”

    林義無語,“偷聽人電話可不是什么好的習慣。”

    金妍不以為意,陽光下甩甩短發就說,“我請你吃飯,有時間嗎?”

    “現在?”

    “嗯。”

    “才10:30,中飯早了點吧。”

    “我們可以邊聊邊等。”

    林義才不信這鬼話,“你現在竟然敢單獨和我吃飯了?”

    金妍想了想干脆道:“大家都是朋友,老這樣走偏激的行徑也不是回事。

    單獨和你一起吃飯不是不可以,但有個前提:你不能對我有任何想法,我也不摻和你的感情世界。”

    林義本想干脆應了,但轉念一想就打趣說:“男人垂涎女人的青春和美貌,女人貪戀男人的財富和權力,這都是大自然寓于的天性。

    就像磁鐵一樣,優秀的男人女人互相吸引是刻在基因里的人性,你不能連上天這贈與也剝奪了吧?”

    “你就是利用這一套自我麻痹的理論進行欺男霸女的?”

    “我欺負過你了?”

    “......”

    “所以金妍同學,這話是不是有點過了?”

    金妍目光在老男人的兩個腰腹掃了一眼,“你還真是能折騰。”

    林義厚著臉皮笑說,“哪有,太過譽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其實我有時候也力不從心,所以你是絕對安全的。”

    這話讓金妍一窒,她自己雖然不愿意和對面這男人單獨相處太久。但作為女人卻被暗諷沒有魅力,那絕對是往心窩里撮。

    好在她涵養夠好,也好在知道這人是什么德行:大事特大方,小事特愛斤斤計較;有時候為了一句嘴能和冷秀爭辯半天的陳谷子爛事也沒少發生。

    所以自己的所作所為被他拐著彎報復,也就不見得有多奇怪了。

    頓一下,金妍望著他問:“你這么有本事,就沒有懷疑過那些接近你的女人是什么動機嗎?不覺得感情都被欲望充斥,挺悲哀嗎?”

    林義抄個手靠著欄桿,笑問:“那你今天破天荒接近我是什么動機?為錢?還是為色?”

    金妍一滯,發現耍嘴皮子還是得讓冷秀來,專業的人士才能對付得了這種厚臉皮,轉過身朝大門口走去就說:“我舅舅來了,想邀請你吃個飯。”

    就知道是這樣。

    林義也是收了玩笑跟著走。

    一邊走還一邊問,“你什么時候買的手機?”

    “昨天。”

    “專門為了談戀愛買的?”

    金妍假裝沒聽到,順著樓梯下去不想說話。

    但林義壓根就沒想放過這么好的奚落機會,“金妍同志,你就跟我說說唄,仙女下凡塵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牽個手啊,親個嘴啊,我特別好奇。”

    金妍停在了樓道口:“中飯都還沒開吃,你就醉了?”

    女人停了,林義擺擺手可沒停,越過她往下走就說:“沒醉,沒醉,單純好奇而已。

    這么跟你講吧,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預見我會越來越成功,身邊優秀的女人會越來越多,事業也會更加繁忙,咱兩以后還能像今天這樣偶遇一下耍耍嘴皮子的機會可能一去不復返咯。”

    金妍瞅著他的背影,好一會兒才麻利笑說:“作為一個這么成功的男人,還這么小心眼的,我也是第一次見。”

    “得勒,彼此彼此。”

    走了一段,兩人一前一后出了中大校門。

    這時林義才反應過來,“我還有三、四節課要上呢。”

    金妍好無語,“你逃的課還少了嗎?”

    “我也一直納悶,你舅舅完全可以走正常渠道預約我啊,干嘛一直打著見你的名義順帶見我。”

    不過這話一說完,他就覺著自己犯傻了。人家金壽這樣身份的人,做事自有章法,要不是拉攏私交,誰有時間稀罕他。

    再說這樣私下交談,好處也很多。別的先不談,最關鍵一點是進可攻退可守,能有效避免有人挑戰他的權威說什么官商勾結,免得受人把柄。

    還是選擇的烤肉店包廂。

    林義跟著金妍進去的時候,金壽脫了外套撣在椅背上,正在喝茶。

    “你來啦。”見他進來,金壽笑著招呼一聲,隨即把手里的茶具很自然地讓給金妍。

    客套一番,兩人喝著茶,聊著天。

    金妍一直在旁邊安靜聽著,始終沒有出聲。時不時視線落在兩人身上,時不時給兩人添茶。

    一小晌午過去了,林義也算明白了金壽這次來找自己的目的,他在為他的新政:“舊村改造”到“城市更新”尋找盟友。

    深城城中村的改造,牽扯極廣、蛋糕大、紛爭多,派系復雜,外界的關注目光也多如繁星。作為一個新就任深城的金壽來說,政商兩塊,都需要團結強有力的盟友才能把自己的執政理念徹底落實下去。

    雖然金壽在粵省一畝三分地耕耘多年,有著一套自己的利益班底和商人鐵桿盟友。但他的心很大,想借助改革開放的這股春風讓自己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而自從歐尚shoppingmall的選址事宜接觸林義起,也有兩年多了。他親眼見證了林義的崛起,也見證了步步高超市、步步高電子和北極光微電子的一飛沖天。

    四十多年的生命征程里,他也是見多了各色各樣的“人物”,但在商業這一塊,他對林義以這個年紀取得這樣的成就,也是贊嘆不已。

    看過來、看過去,簇擁在自己身邊的一群群商人里,竟然沒人可以與這少年媲美。

    每每一個人獨處時,甚至在表面波瀾不驚的內心深處,金壽也對林義的經營天賦寫一個“服”字。

    金壽曾經不止一次想過:林義要是不花心就好了,要是自己女兒看上林義就好了。

    他是真的欣賞這天賦異稟的少年。每次見他都要女兒去傳信,其實也是存了私心的,就是給金妍和林義創造交流的契機。

    甚至于每次兩人談天說地、聊古論今,都會留下金妍在一邊給兩人烤肉、烹茶,除了讓女兒漲見識外,何嘗不是變相制造一種相處機會呢。

    人,恒古都崇拜強者。

    金壽認為自己不例外,認為女兒也不會例外。

    自己女兒只要接觸林義多了,聽林義厲害之處多了,時間久了都會潛移默化。

    雖然他從來沒有就女兒的感情之事發表過任何看法和言談,但卻一直在做潤物細無聲的事宜。

    暗示雖然隱晦,不過他相信,女兒終會有開竅明了的一天。

    而且,他也看得開,就算金妍和林義最終啥事情也沒有。但至少能開拓女兒眼界,在今后的談婚論嫁上有自己的看法和堅持。

    金壽的小九九,林義不得而知,主要是沒往這方面深入想過。而且一直很純粹的認為,沒有可能。

    關于新政,金壽找林義,除了認可他的商業實力外。也是抓準了林義在體制內跟腳錢、時間短和資歷不足的弱點。

    這也是相比于萬科這類背景錯綜復雜的老牌房地產商,金壽更愿意引入林義進場的原因。

    理由很簡單:新人和老油條比,更容易感恩自己和擁護自己。

    而林義作為歐尚shoppingmall的擁有者,在粵省也是名氣不小的房產經營者。

    所以金壽認真,只要餌料下的足,就不怕林義不會“上鉤”。

    ...

    聽著金壽的侃侃而談,林義之前一直笑著沒發表任何看法。

    不過面對說了一陣后就眼神灼灼望著自己的深城大家長,林義知道,自己也該展示點真才實學了。

    原因無它,展示真才實學即是一種表態,也是提升自己內外段位的事情,可以讓人覺得自己更加的視野宏大、目光久遠。

    畢竟自己大部分產業都在深城,都在人家的巴掌之下,想要安全升空,金壽這一關是繞不過去的坎。

    既然如此,面對這道私人考題,那為什么不好好做答、為什么不讓人家高看一眼呢?

    只見林義抿一口茶想了想說:“現在國內的城中村和舊工業區改造項目開發商并不存在“實施主體”的稱謂。就算滬市的老城區改新,改造單位的選擇大多也是通過傳統的招標或掛牌方式。

    我個人認為,深城想要真正踏上城市更新之路,取得矚目成就,應該著手于國土資源部在粵省試點的土地節約集約化利用優惠政策。

    要是在政策上允許“三舊”改造項目用地協議出讓,一定能給深城自行探索的“三舊”改造活動送來改革的春風...”

    洋洋灑灑,林義接著在城市更新全流程操作逐步規范提供了新鮮看法。

    比如,借鑒域外經驗,提出了“拆除重建”、“功能改變”、“綜合整治”三類更新模式。

    其中拆除重建類城市更新項目最為復雜,也是影響最大,應該綜合整治為主,綜合拆除為輔等等。

    而涉及城市更新項目從單元計劃申報,到專項規劃編制審批,再到實施主體確認、房屋產權注銷等一系列規范化操作流程,林義也是根據前生的所見所聞,侃侃而談,娓娓道來。

    此外,有關城市更新項目地價測算、容積率審查、配建保障性住房與產業用房等項目實操內容,林義都有章可循、有規可依,根據后世經驗提供了獨特見解。

    ...

    最后,林義還說,“現在城中村的地理位置優越,每一塊土地都是誘人的香餑餑。只要傳聞中的國家房產新政落實,將來都會成為開發商的必爭之地。”

    “雖然城中村的開發會受到房產開發商的千呼百應,但有積極的、不積極的,甚至隔岸觀火的...

    ...

    ...而且就我個人而言,城中村改造雖然利益巨大,很誘人。但與新地塊相比,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因為涉及的新老勢力太過復雜,卻也非常麻煩,容易出事和招致一些長手長腳的耳目...

    就算有你們的支持,過程肯定也非常復雜和曲折。光一個安置拆遷的第一步,就不是一身“正義”能解決的了的。

    這個過程的扯皮、花費的時間和金錢必然是巨大的...”

    見桌對面的兩父女聽的認真,林義也笑說,“當然了,我好的壞的說了這么多。但這畢竟是深城,畢竟是改革開放的最前沿,也是珠三角的關鍵和心臟,商業潛力不可限量,受到的關注和政策傾斜也是有著不無可比擬的優勢,這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了安置拆遷的難度,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太陽背面的陰暗事...”

    Ps:我好像好久沒求求求了...

    另:沒時間檢查,先去工作,要恰飯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373章 ,對論)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從1994開始》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