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新店名字確定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

    徐拙原本就是在一旁看笑話,順便在心里吐槽老爺子,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到最后還要教訓人家。

    這也忒不講武德了。

    但沒想到的是,自己就是站在一邊吃瓜而已,居然也能獲得好處,而且還是整魚脫骨這種高難度刀工技法。

    整魚脫骨的難度很大,徐拙以前見徐文海在家練過。

    他總覺得這一技法對魚太過殘忍了,從魚鰓的部位下刀,將魚骨頭整個剔出來,而這個時候,還盡量要求魚是活著的,因為只有這樣,魚肉吃起來才更加鮮嫩美味。

    嘖,想想就覺得好痛苦。

    不過現在這個技能到手,徐拙滿腦子都是找條魚試試技能用著咋樣。

    整魚脫骨這個技能,一般適用于比較高端的魚類菜品,比如那道組成“鮮”字的魚羊鮮,有種做法就是把魚整體脫骨,然后將羊肉塞入到魚肚子里進行烹飪。

    除了魚羊鮮之外,其他一些魚類也有脫骨的做法。

    不過除了脫骨之外,具體的烹飪方式倒沒什么變化,這其實就是魚類的一個高端吃法而已,消除吃到魚刺的危險。

    要說味道或者口感,其實并沒有提升多少。

    相反,有些脫骨手法不到家,導致魚肉剩下沒多少或者魚刺沒清理干凈,這樣的魚吃起就讓人很不爽。

    不是吃不過癮,就是有可能卡到魚刺。

    當然了,有技能拿挺好的,徐拙自然不會抱怨系統多管閑事。

    相反,他還希望系統以后多這樣來幾次,吃瓜的時候得到技能獎勵,這種好事兒真是讓人做夢都能笑醒。

    徐拙開著季明宇的車帶著老爺子去了租房的地方。

    現在裝修已經正式開始,所以白教授前兩天已經回揚州了。

    家里剛剛沒了老人,現在又多了個老爺子。

    老爺子進門把東西放下來之后,換了套衣服便準備出門,去看看山東味道和惠民飯店。

    天天見陶亮和谷全運在群里活躍,作為魯菜的前輩,老爺子來到京城自然得去他們的店里看看。

    畢竟以后都是一個組織上的人了嘛。

    而且老爺子大概率是會出任魯菜廚師聯盟理事長這一職位的,所以提前跟自己手底下的骨干打好關系,也利于以后的工作展開。

    原本徐拙要送老爺子去的,但他堅持要自己坐地鐵,所以徐拙就沒堅持。

    不過他還是給季明宇打了個電話,讓季明宇去山東味道那等著,等老爺子到了之后就直播老爺子探店,這樣既能幫陶亮打廣告,又能增加老爺子的影響力,同時也能提升季明宇的粉絲數。

    一箭三雕。

    安排好季明宇去直播之后,徐拙開著季明宇的車,前往公司,帶著于可可和今天在季家烤鴨店混了一頓飯的竇藝瓊,去實地看一下羊蝎子店的店面。

    這類要求不是很高的門店京城很多,各種小胡同里也全都有。

    不過出于粉絲們打卡不方便的原因,徐拙偏向于地鐵站口附近,對于小胡同什么的,能不選還是不選。

    畢竟京城的那些小胡同,連京城本地人都有可能會轉暈,更別說那些來京城旅游的外地人了。

    相對來說,還是地鐵口附近更方便尋找。

    除了近地鐵口之外,徐拙的另一個要求是盡量方便停車。

    不過這一條并不是強制的,還是看性價比,假如性價比可以,沒停車位也沒事。

    嗯,畢竟是比較市井的羊蝎子店,不用太考慮配套設施。

    這類菜品,只要味道好,讓顧客蹲著吃都沒可題,但假如味道不好的話,你服務再周到都沒用。

    上午于可可和竇藝瓊已經通過二手房交易平臺鎖定了幾個門店,面積都在三四百平左右,位置都挺不錯,就是價格上有些出入,所以大家決定全部實地看一遍再做決定。

    出發之后,徐拙才發現開車是個很失誤的事兒,因為路上太堵了,堵到徐拙在不得已下,在一個地鐵站口附近找了個收費停車場把車停進去,記好位置之后,乘坐地鐵前往。

    這會兒因為不是早高峰和晚高峰,地鐵上倒是一點都不擁擠。

    三人從下午一點開始轉,一直轉到晚上八點,才算是把附近符合要求的門店轉了一遍。

    因為是整租,不是買門店,所以這種店門的價格挺低的,哪怕在三環內,價格也在徐拙的接受范圍之內。

    剔除掉一些必須一次性支付一年房租的門店,徐拙選出了三四個不錯的門店,打算明天帶倪大成再去這幾個店看看。

    在這方面,倪大成才是專業的,徐拙想聽聽他的意見。

    另外選定之后,馬上就會動工裝修,所以徐拙還得讓倪大成看看,后廚有沒有需要變動的地方。

    下午在轉悠的時候,三人路上閑著沒事,還把羊蝎子店的名字給搞定了。

    名字很平平無起,就叫四方羊蝎子館。

    在省城的時候,四方兩個字就已經被徐拙注冊成了商標,現在開店自然就拿來用了。

    這既能增加四方這個招牌的品牌影響力,同時也能讓自己的粉絲有認同感。

    可以說兩全其美。

    在討論這個店名的時候,竇藝瓊好奇的可答:“徐拙,這羊蝎子店的名字都有了,正在裝修的新店名字啥時候取好啊?

    就算你瞞著網友們,UU看書 .uukanshu也該給裝修公司那邊說一聲吧?他們下周可就開始裝外墻了,你還準備讓他們先空著嗎?”

    其實店名早已經想好了,做設計圖的時候也都加上去了,不過徐拙到現在還在猶豫,到底叫四方食府還是四方飯莊。

    飯莊兩個字比較傳統,現在京城那些清朝時候就開門營業的飯店,基本上都是以飯莊為后綴。

    但是從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飯莊兩個字多少有些土氣。

    而食府相對來說就大氣一些。

    當然了,四方酒樓這個牌子也不是不能用,只不過在省城就是酒樓了,來到京城,怎么也得在稱呼上升級一下。

    不過系統到現在也沒給提示,所以徐拙也不知道選哪個名字比較好。

    這會兒他原本想把自己中意的那個名字喊出來的,但轉念一想,覺得還是投機一下比較好。

    所以……

    “可可,你覺得咱們的新店叫四方飯莊好,還是叫四方食府好?”

    徐拙很雞賊的把這個難題甩給了于可可。

    他自己選的話,很有可能被系統坑,而于可可選卻不會這樣。

    反正從系統附身到現在,狗系統很多次都是圍著于可可轉,所以這會兒,徐拙打算讓自家媳婦兒決定一下新店的名字。

    于可可歪著腦袋想了一下,然后說道:“四方食府吧,這個名字聽起來大氣一些。”

    她話音剛落,徐拙腦海里就傳來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新店命名完成,特獎勵宿主B級招牌魯菜——詩禮銀杏,恭喜宿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