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去倪家做客

美食從和面開始
     詩禮銀杏這道菜,最大的特點其實還是賣相。

    賣相好,才會受到文人雅士的追捧,才會成為孔府菜的代表菜,才會在各種大型宴席上得以現身。

    單論味道和口感來說,這道菜其實并不比其他菜品強,甚至還略略有些不如。

    但賣相提上去之后,一切都變得無所謂了。

    這就當今社會對女人的態度一樣,只要長得漂亮,有再多缺點都不缺追求者。

    這是個看臉的社會。

    于人如此,于菜也如此。

    菜端出來之后,客廳里就傳來了一陣驚呼聲。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于可可邀請孫盼盼過來串門。

    串門其實是個說辭而已,這丫頭主要是想炫耀一下徐拙做的詩禮銀杏。

    其實她還邀請了唐曉穎,不過唐曉穎趁著周末回省城了,打算帶一些衣服過來,所以錯過了今天的美食鑒賞環節。

    孫盼盼把補光燈架好,舉著相機開始拍照。

    一旁的于可可拿著手機湊在邊上,一邊拍攝一邊笑嘻嘻的說道:“現在不怪我讓你帶單反過來了吧?”

    孫盼盼撇了撇嘴:“你不是有微單嘛,打著拍美食的旗號讓我搬這么多東西過來,等會兒我可得多吃點,都把我給累瘦了。”

    倆人嘁嘁喳喳的一陣忙活,等拍完之后,這才放下手機和相機,準備品嘗徐拙做的這道美味。

    徐拙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隨手翻著B站首頁上的視頻:“盼盼,李浩呢,他咋沒過來?”

    孫盼盼說道:“他今天下午要跟徐爺爺季爺爺還有及文軒聯合做直播,原本沒他啥事兒,我尋思著可可讓我來肯定是吃好吃的,就忽悠他做直播去了。

    不然他在這兒的話,那我就吃不著這么好吃的銀杏了。”

    嘖,為了口吃的不惜找理由把自己男人遠遠支開,這夫妻感情可真好啊。

    “哇哦,這銀杏的味道真棒,愛了愛了。”

    于可可知道徐拙做的詩禮銀杏肯定好吃,所以她剛剛只顧拍照沒有急著吃。

    反正很美味,早吃晚吃還不一個樣嘛。

    但等她用筷子夾起一顆銀杏送入嘴里之后,才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道菜的魅力。

    銀杏表面因為掛滿了糖汁,所以口感滑潤潤的,而且這糖汁上面,因為有蜂蜜和桂花醬,吃起來香味兒非常濃郁。

    桂花的香氣、蜂蜜的香氣、豬油的香氣、焦糖的香氣,再加上銀杏本身的那種清香,使得銀杏入口之后,就呈現出了一種復合的香味兒。

    這香味兒讓人很舒服,配上掛在銀杏表面的那些糖汁,讓人有終于欲罷不能的感覺。

    而銀杏的口感也非常出眾,綿軟香糯,跟裹在表面的糖汁簡直是絕配。

    更重要的是,吃到最后這銀杏會有股淡淡的苦味,使得嘴里那種發膩的感覺頓時消失一空,把甜味兒襯托得更加明顯。

    本來嘛,女孩子對賣相好的菜品都比較喜歡。

    再加上味道和口感都絕佳的話,一下子就讓人癡迷了。

    兩人這吃相看得徐拙一陣無語:“銀杏果里面含有一定的毒素,雖然經過煮制,毒素可能會消散一些,但還有殘留。

    所以吃銀杏果的時候,一次不能吃超過十五顆,不然會有中毒的危險。”

    他也不知道這話對不對,反正只管說就是了。

    至于十五顆什么的,那只是給自己找個吃銀杏的理由而已,不然真讓這倆丫頭撒開了吃,這盤詩禮銀杏怕是連湯都不會剩下。

    他那一本正經的話把于可可和孫盼盼嚇了一跳,兩人很認真的一邊吃一邊數,吃夠十五顆就放下了筷子。

    這會兒盤子里還剩下一二十顆,徐拙很不客氣的給包圓了。

    嗯,想吃自己做的東西還得耍心機,好不好吃還用多說嗎?

    回頭四方食府開業,這道菜要作為甜品菜的主打菜品進行推廣,過幾天沒事了先拍個詩禮銀杏的視頻來預熱一下。

    這種顏值高味道好的,而且利潤空間巨大的菜品,絕對不能讓其躺在技能庫里面吃灰。

    再說了,這可是B級菜品,不管任何飯店,都會當成金字招牌的。

    可惜在徐拙這里,也就那樣吧,畢竟未來可是有好幾道A級在等著呢,就算放在甜品菜中,徐拙也早已經掌握了A級菜品蜜汁開口笑,不管從味道上還是從賣相上,都不弱于詩禮銀杏。

    吃完了這道菜品之后,徐拙又琢磨了一下詩禮銀杏這道菜的高端做法。

    也就是放進挖好的梨窩里的那種單人份做法。

    只要能增加利潤(劃掉),增加顏值,什么方式都值得進行嘗試。

    兩天后,在拍攝視頻專用的那間工作室中,徐拙和四方食府的行政總廚賀國安一塊兒拍攝了詩禮銀杏這道菜。

    兩人同時操作,徐拙負責做銀杏,而早已經證明過自己的賀國安則是負責削梨蒸梨以及最后的裝盤部分。UU看書 .uukanshu.com

    做出來的單人份詩禮銀杏美輪美奐,賣相十足。

    別說看視頻的人了,哪怕在現場拍攝視頻的幾個攝影師,也全都心動不已。

    拍完視頻之后,徐拙準備去換衣服走人的時候,賀國安喊住了他:“小拙,大成的父親想見見你,老先生看你為魯菜做了這么多事,靜極思動,想出山活動活動筋骨,不過在出山之前,他想見見你再做決定。”

    倪大成的父親名叫倪長業,他差不多算是跟老爺子同一時期的國宴廚師。

    不過因為負責的場地不同,隸屬得單位和部門也不一樣,所以兩人倒不怎么認識,只是知道有彼此這個人罷了。

    倪長業是個很軸的人,他自國營飯店退休前,其實有機會去北京飯店當總廚,奈何他這人不喜歡摧眉折腰,這事兒也就不了了之了。

    退休之后,倪長業住在位于三環內的一個四合院中,深居簡出,沒事侍弄一下院子里的花草和瓜果,倒也怡然自樂。

    不過他是自在了,倪大成卻不得不辛苦工作。

    一家人住在價值千萬的四合院中,手中的零花錢卻沒多少,這在京城,算是賬面有錢的“窮人”。

    現在,徐拙幫倪大成開羊蝎子店,順便弄魯菜廚師聯盟,這讓倪長業有了重新出山打算。

    不求掙多少錢,也不求能有什么好工作,只要能把自己那一身廚藝傳下去就行。

    所以,他想見見徐拙。

    見見這個最近風頭正盛的年輕人,看他到底是釣名沽譽之徒,還是真有本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