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58章 我來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師傅,進來。”

    鐵甲人的身上先是沾染上了血,打死一只黃鼠狼后,緊接著有更多的黃鼠狼躥爬上來,撕咬它們的身體。

    牛車之內,伸手緊抓著車板的宋長青看到這情景,不由大喊了一聲。

    這些黃鼠狼已成氣候,且數量多不勝數,像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驅使,異常的兇狠。

    紅霧越發濃郁,那夾雜了陰煞之氣的血腥味兒令人聞之作嘔,明顯不是一頭死去的牛可以導致的。

    昏暗的光線中,只見四周都是閃著紅光的一對對眼睛。

    ‘吱吱吱!’

    此起彼伏的尖銳嚎叫聲里,車體被撞得‘哐哐’作響。

    先前還放話說要下車去殺黃鼠狼的人,此時縮在車子之中瑟瑟發抖,死咬著牙關一聲都不敢再吭。

    黃鼠狼實在太多了,好似殺之不絕!

    一波掌心雷擊打下去,打死十來只,又有更多的黃鼠狼群踩著同伴的尸體一涌而上,前赴后繼。

    哪怕宋道長的道法專克妖邪,可在這些黃鼠狼群面前,卻仍顯出幾分狼狽之色。

    他一把抓住爬到自己手臂處的一只‘吱喀’尖叫的黃鼠狼,用力將其擲往地面,隨即身體一晃,躲過了一只黃鼠狼的飛撲,閃進了牛車之中。

    車體因為他的進入劇烈晃蕩,門口兩個銅甲兵迅速將他空出來的位置占住,把守住了車門處。

    ‘噼里啪啦’的撞擊聲響里,宋道長從腰側的布口袋里掏出一把銅錢,攤在了自己的左手掌心之中。

    那銅錢共有七枚,他掌心一動間便豎直排列成行。

    “師傅——”

    宋長青一見此景,不由發出一聲驚呼:“你這就動用此物了嗎?”

    老道士并沒有理他,而是咬破右手中指,并以食指相并,將血順著排列的七枚銅錢劃過。

    血液沾到銅錢的剎那,便隨即消失。

    宋道長伸手虛空了一下這排列成豎行的銅錢,嘴中輕喝:

    “起!”

    他話音一落間,那銅錢紅光一閃,原本散落的銅錢頓時化為一柄銅錢劍,豎直懸浮在半空。

    這玄之又玄的一幕令得車上眾人嘆為觀止,不等眾人開口,那劍便‘嗖’的順著車門口飛出,懸掛于頭頂上方處!

    劍一懸掛上去,剎時綻放出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化為無數劍光,‘嗖嗖嗖’斬落。

    黃鼠狼群的慘叫聲不絕于耳,頃刻之間死了許多。

    但這一劍卻像是消耗了老道士不少的靈力,隨著這劍光一出,他的氣息像是衰敗了許多,又從腰側的口袋里狠心摸出數瓶藥物,看也不看的便吞入腹中。

    有了此劍相守,道士的壓力瞬間小了許多。

    車內原本忐忑不安的眾人面色也好看了不少,紛紛贊出言贊嘆:“仙長真是神仙法術。”

    宋青小的目光卻落到了老道士掛在腰側的布口袋上,沈莊之行他應該是早有準備了,臨出門前,她注意到宋道長的這口袋裝得很滿,如今還在沈莊的路上,卻已經被掏空大半了。

    吃完了丹藥之后,宋道長像是緩過了一口氣來,還來不及調息打坐,便隨即睜開了雙目。

    “這些黃鼠狼不太對頭。”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數次以精血驅動符咒對他來說已經頗有些吃力了,話音里帶著幾分疲憊之色:

    “一般黃鼠狼就算修成精怪,也不可能如此厲害。”

    這些已經有別于一般的妖怪,關鍵是數量奇多,令老道士疲于應付。

    黃鼠狼記仇,惹到一只,便會遭到一窩報復。

    可此時看來,何止像是惹到了一窩,倒像是將附近方圓百十里的黃鼠狼窩全捅遍了!

    照理來說,

    這些東西就算難纏,可只要施展雷霆手段震懾,死傷的數量一多,自然便會將它們逼退,以圖將來再尋機報復。

    但老道士先是點豆成兵,又以符咒驅除,不止沒能令它們退卻,反倒像是更瘋了。

    那銅錢劍懸掛在車頂之上,威力無窮,卻并沒有將它們嚇住。

    這種反常的情況令得老道士的臉上現出憂心忡忡之色:

    “它們身上有一種陰氣,像是遭到什么‘人’驅使的。”

    若真是如此,要想將黃鼠狼群驅散,除非將幕后主使者揪出,否則便唯有將此地滿山遍野的黃鼠狼全殺了。

    “我們還在前往沈莊的路上,若在此地就被消耗大量法力,進入沈莊之后——”

    宋長青抓緊懷里的包裹,有些擔憂的說了一句。

    “唉——”他的擔憂也正是宋道長害怕的地方,如今聞聽此言,唯有道:“事到如今,只有走一步再看一步了。”

    “我們不如倒回去算了。”

    一路接連遇到妖鬼,雖說有老道士在,可始終有人忍不住了,再次打起了退堂鼓。

    “還怎么倒回去?”

    宋長青看了他一眼:“此時前進、后退的路都被封了。”

    “我們上車的時候,就已經沒有退路了。”他說完這話,看那人還有些不服,不由便道:“不信你下車看看就知道了。”

    外面黃鼠狼正兇悍,就連老道士都被逼得倒退進車里,眾人哪里敢出頭。

    沉默了半晌之后,又有人張口問道:

    “這些妖禍,是不是吳嬸帶來的?”

    大家聽到現在,也品出味了。

    問話的人不等別人回答,就略有些不快的道:

    “它們是不是要找吳嬸的麻煩?要不……”

    “……”

    這話一問出口,其他人的臉上露出或忐忑、或不安,又隱隱夾雜著幾分附和般的神色。

    “別胡說!”

    老道士瞪了眾人一眼,冷聲道:

    “妖鬼邪祟本身就是怨氣深重的害人之物,哪有什么道理可講的?”

    他說話的功夫間,那銅錢劍上的血光已經暗淡了許多,像是有些鎮不住這群黃鼠狼了。

    先前被劍光逼退的黃鼠狼群再次尖叫著靠攏,車體四面八方傳來‘咔咔’的聲響,像是無數爪子攀爬上車壁周圍、頭頂處。

    外面老道士粘貼的符紙被黃鼠狼群撕裂,車壁被用力搖晃,利爪勾抓著車廂的木板,發出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響。

    ‘吱吱——’

    車廂底部也傳來抓撓的聲音,一下一下的像是刮進了眾人心頭。

    “道長……”

    大家嚇得驚聲尖叫,總覺得自己身下、背后以及頭頂到處都是黃鼠狼禍。

    “別慌——”

    老道士強作鎮定,伸手安撫眾人,一面沉聲吩咐大徒弟:“長青,你隨我下車!”

    話音一落間,再次去摸自己腰側的口袋:

    “我……”

    他還沒來得及再摸出東西,一只微涼而柔軟的手掌便將他的手背壓住:

    “我來。”

    少女輕細的聲音傳進眾人耳中,聽到道士話后應答了一聲的宋長青原本準備起身下車的,但聞聽少女的話,當即愣了一愣。

    老道士也怔了片刻,目光落到宋青小的臉上,卻見她神色冷淡,眉眼間的嬌憨盡去,竟然像是一夜之間便長大了許多,好似完全變了個人。

    “青小?”他先是喚了一聲,等到反應過來,臉色一沉,斥道:

    “胡鬧!”

    剛一說完,車廂底部就被一股力量重重撞擊。

    ‘吱——’

    一聲長長的鳴叫聲里,數條尖銳的爪甲抓破厚厚的木層,透進車底。

    刺耳的抓撓聲中,那長爪用力一撕,木屑亂飛之間,一只呲牙咧嘴的黃鼠狼腦袋鉆進車里。

    那黃鼠狼眼冒紅光,咆哮聲間鼻頭、嘴角血沫橫飛,神態極為猙獰。

    “啊!”

    車廂內眾人一見它兇相畢露,都尖叫不止,瘋狂退讓躲避,深怕被它嘴邊的血沫噴到,染上什么陰氣。

    宋道長目光一凝,正欲再摸符紙之時——

    一只細長的手掌伸了過去,一把將那探出頭來的黃鼠狼脖子抓在了掌心里。

    緊接著宋青小手掌用力一握,不需施展靈力,僅憑肉身力量,‘砰!’

    那被她握在掌心中的黃鼠狼的半個腦袋便被她捏碎,血肉爆綻而出,噴射了一地都是!

    血肉殘渣染紅她白皙修長的手指,黃鼠狼的叫聲戛然而止。

    她伸手一松,還在抽搐的黃鼠狼尸身順著那破開的巨洞落了下去,砸中了數個圍攏過來的黃鼠狼群。

    “……”

    眾人又驚又怕,慘叫聲也跟著一滯。

    而車底之下的那些本來暴躁無比的黃鼠狼群,不知是不是因此而懾,竟然像是有所顧忌一般,在車底之下打轉,不敢再像先前那只同伴一樣鉆進車里。

    它們猩紅的眼珠隔著車廂底的大洞與眾人相望,繞著那被捏爆了頭顱的黃鼠狼轉悠,發出凄慘的嚎叫聲。

    宋青小低垂著頭,黑暗的環境中,她的瞳孔的周邊化為金影。

    殘余的黃鼠狼的血液順著她的手掌緩緩往下滴——

    ‘滴答!’

    血珠滾滾而落,滴在那被她捏死的黃鼠狼的尸身之上,隨即詭異的一幕發生。

    ‘嗞嗞——’

    只見那血珠頃刻之間化為暗紅的冰晶,以這一滴血為中心,寒意迅速蔓延開來,迅速將那具黃鼠狼的尸體包裹在內。

    冰系力量鋪蓋開來,像是湖面蕩漾開來的一圈漣漪,并疾速往外擴散。

    ‘吱吱吱——’

    黃鼠狼群發出凄厲的慘叫,像是感應到了可怖的殺機,竟然開始瘋狂后退。

    可它們的速度遠不及寒系力量,寒意所到之處,將這些黃鼠狼群凍結。

    ‘嗞嗞嗞!’

    冰雪封蓋住車體四壁,并強行將此地溫度降低。

    空氣之中的冰系力量驅散陰寒之氣,將那些飄浮在半空之中的血珠凍結。

    懸掛于牛車門上的那柄銅錢劍上也被蒙上了一層寒霜,斬殺的力量減弱了數分。

    眨眼的功夫間,車廂外的攀爬、抓撓、怪叫,以及宋道長召喚出來的銅甲人大戰黃鼠狼的聲音也很快消失。

    大家感覺到溫度疾速下降,像是一會兒功夫便進入了冬季。

    車外靜得厲害,車內的眾人只看到漆黑的車底之下,那一雙雙紅色的眼睛消失,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宋青小放出神識,感應到大半黃鼠狼群被自己殺死,僅有少量終于被嚇破膽逃入山林后,這才緩緩坐直身體,皺眉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發,發生了什么事?”

    極度安靜之下,有人忍不住問了一聲。

    “長青!”

    宋道長看到宋青小捏死黃鼠狼的那一幕時,臉上露出極度驚訝之色,但只是轉瞬間,他就將這表情壓制了下去,緊接著吩咐大徒弟:

    “你守住車門!”

    他隨即看了周圍其他人一眼:

    “你們都尋些東西,隨我下車。”

    外頭的聲音突然消失了,這些黃鼠狼來勢極兇,顯然不可能如此大陣仗后,僅只殺死了一頭牛便輕易退去。

    這些東西已經成精,狡猾無比,興許是打著什么鬼主意。

    無論如何,都需要去打探一番,再拿主意。

    “道長……”

    聽了他的話,大家都有些害怕,臉上露出不情愿之色。

    老道士雙眉一豎,眼中閃過怒色:

    “怕什么?這些東西雖多,可終歸是畜生,我們這么多人,不用術法也能殺死它們。”

    宋青小的舉動雖說突兀,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也提醒了老道士,這些黃鼠狼雖說有些道行,可妖怪修行始終與人類不同,從體形、力量上人類始終勝過它們。

    老道士感應到了它們身上的邪祟之氣,令它們力量大增,但眾人若是齊心協力,拼死反擊,也未必不能將之逼退。

    他還要保留靈力,以便進了沈莊之后應付那里的陰魂厲鬼,絕不能在此坐以待斃。

    “連我的弟子都可以殺死此物,怎么你們就不行?”

    宋道長喝斥完,其他人雖說害怕,卻也不敢出聲。

    車廂內并沒有什么武器,眾人只得各自取了長凳、木棍等物,膽顫心驚的隨宋道長下車。

    “嘶——”

    原本以為下車之后必會是一場惡戰,這些黃鼠狼興許是故意裝腔作勢,引誘眾人下車偷襲。

    大家都做好了準備,卻沒有料到,一下車來,看到的是冰封滿地!

    無數密集的黃鼠狼尸身被凍結在冰雪之中,形同冰雕,栩栩如生。

    寒冰往外鋪延開數里,草葉之上結出了霜凍,遠處匍匐的牛尸也被凍結,空氣中的血霧被驅散。

    驟降的溫度下,竟然飄起了雪沫。

    “這,這是怎么回事?”

    不止是車上的眾人,就連宋道長見此情景,也都大吃了一驚。

    他雖也修道術,可與宋青小之間境界相差太多,她在動手的時候,這老道士全然沒有察覺。

    那十來具召喚出來的銅甲人也被凍住,身上還掛了數只已經被凍得僵硬的黃鼠狼尸體。

    大家站在雪地之中,凍得直跺腳呵氣,卻又隱隱感到一絲劫后余生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