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辦烹飪學校?

美食從和面開始
     倪長業有些意外:“你找這么多國宴主廚,僅僅是為了當顧問嗎?”

    他的話外之意就是,假如只是當顧問的話,沒必要請那么多人。

    開飯店是做生意,又不是什么研討會,請那么多顧問完全沒用,只會白白浪費金錢。

    而且徐拙自家就有徐濟民這個老牌國宴主廚,跟于培庸也基本上是一家人,這種情況下,再請別人當顧問,這不是多此一舉嘛。

    這個問題,還真把徐拙給問住了。

    他想了想,然后說道:“我心里邊有個計劃,就是想在以后恰當的時間,弄個學校或者類似的組織,讓諸位的衣缽能夠得到繼承和發揚。

    不過現在這事兒還沒有眉目,估計得再等幾年,等我有了全盤的計劃之后再說。”

    他不知道說什么好,所以只能往傳承上面去扯。

    老年人,特別是老年廚師,都在意這些。

    盡管大家都有很多徒弟,但這些老廚師的徒弟,之所以跟著學手藝是為了養家糊口,所以每個人都不可能,也沒有那份精力去把一個老廚師所有的烹飪技法全都學會。

    大部分人,都是只學一個皮毛,覺得能夠獨當一面,就火急火燎的出師開始掙錢。

    這種情況下,雖然徒弟不少有種桃李滿天下的感覺,但當師父的卻總覺得沒有人完全繼承衣缽,心里多少有些遺憾。

    不過烹飪這一行,想要真正找個衣缽傳人,還真是不容易。

    年輕時候帶徒弟,心浮氣躁的,而且還要忙后廚和家里的事情,根本沒多少精力去琢磨帶徒弟的事兒。

    教授過程,大多簡單粗暴。

    而等年老的時候,和年輕人有了代溝,教徒弟的時候不免有些絮叨,惹徒弟厭煩。

    等到退休賦閑在家,回過頭來才意識到,雖然教過很多徒弟,卻沒一個人能夠完整的繼承衣缽。

    這種遺憾,幾乎每個老廚師都有。

    所以徐拙借著這個由頭請大家當自己店里的顧問,就名正言順了許多。

    至于最后弄不弄學校,這個并不重要,因為這些老師傅在四方食府的后廚找個對眼的廚師當徒弟去培養,也是可以的。

    只要能提升四方食府廚師們的水平,其他方面就不重要了。

    徐拙剛在心里為自己找了個好理由沾沾自喜的時候,系統的提示音,卻突然在腦海中響了起來。

    “叮,宿主志向遠大,觸發主線任務,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

    徐拙:“……”

    狗系統你不講武德啊,老子就口嗨兩句糊弄一下老先生而已,居然還給我來任務,而且還是主線任務。

    我勸你耗子尾汁!

    不過吐槽歸吐槽,他還是認命的點開了任務詳情。

    主線任務:建立烹飪學院。

    任務詳情:請宿主在五年內,建立一所以培養廚師為目的的烹飪院校,使得老廚師們的手藝得以傳承。

    任務獎懲:任務成功,宿主將會隨機得到十道各大菜系的A級菜品;任務失敗,宿主將會遭遇一場史無前例的經營危機,有很大幾率破產。

    任務時限:五年內。

    任務提示:無。

    看完之后,徐拙有些詫異,十道A級菜,狗系統啥時候這么大方了?

    看來難度很大啊,不然也不會給出很大幾率破產的懲罰。

    反正就逼我做任務唄。

    徐拙無奈嘆息一聲,舉杯把酒喝完。

    然而剛剛還覺得不錯的老年份五糧液,這會兒卻有種苦酒入喉心作痛的感覺。

    以后再也不敢胡亂口嗨說大話了,不然不定會觸發什么任務呢。

    唉!

    外人都覺得當個掛逼挺爽的,

    因為只要一開掛就無敵。

    但只有當事人心理清楚,掛逼也有掛逼的難處,掛逼也有掛逼的痛苦。

    開學校,這應該是一個廚師干的事兒嗎?

    趁著吃飯的工夫,徐拙隨手一搜民辦學校,結果就有些瞠目口舌了。

    因為現在這種比較專業一些民辦院校非常普遍,比如各大快遞公司都有自己辦的快遞學校,為的就是給快遞行業補充新鮮血液。

    除了快遞行業之外,別的例如建筑等專業性很強的行當,也都有自己的培訓學校。

    這些學校都有短期的,也有長期的。

    而學生,也不是從社會上招收的,而是先進行面試,再簽訂用工合同,然后再送到學校去學習。

    這有點像是崗前培訓,不過培訓的時間有點長而已。

    假如是這種學校的話,徐拙倒是有能力開一個,甚至他連學校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四方烹飪學院。

    根據字越少事越大的原則,這個名字,估計能讓很多人都誤以為是個大專院校,這無形中也會是一種宣傳。

    離開倪家之前,徐拙把正在弄的魯菜廚師聯盟給倪長業簡單說了一下,并且要請他出席兩天后的成立大會,到時候和老爺子季文軒等人一道,成為廚師聯盟的顧問甚至是發起人。

    這種榮譽,對徐拙來說完全沒用。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對于倪長業這類在烹飪圈子奮斗了一輩子的人來說,卻有點受寵若驚。

    他一再表示,當個顧問就行,發起人就算了,畢竟自己沒出力,當發起人的話受之有愧。

    不過徐拙可不會輕易放過這么好的一個活招牌。

    國宴主廚啊,而且還是改革開放前的國宴主廚,在如今絕對是國寶級的廚師,拉到魯菜廚師聯盟中,絕對能給整個聯盟加分不少。

    也就倪長業這人脾氣怪,再加上他不屑于炒作,不然在京城早就火了。

    兩人推托半天,最終倪長業答應徐拙擔任這個發起人,不過他的名字,要排在最后面,不然他就拒絕出席。

    徐拙答應下來后,和賀國安一塊兒告辭離開。

    從倪家所在的胡同往地鐵站走的路上,徐拙問了賀國安一個問題:“賀伯伯,我知道你在烹飪學院教得不太痛快,要是咱自己弄個專業培訓廚師的學院,你覺得咋樣?”

    賀國安愣了一下,隨即搖頭說道:“咱一個店統共才多少個員工啊?這樣劃不來吧?”

    徐拙笑笑:“您把目光放遠一點,京城的季家烤鴨店,揚州的第一樓,安徽的望月樓,湖南的湘滿樓等等,只要跟咱關系好的飯店,都可以一塊兒拉過來。

    這樣的話,生源是足夠了,教師也應該沒啥問題,因為我看好多廚師都想過一下教學的癮。”

    賀國安聽完徐拙得敘述,表情有些意動:“要真弄成的話,那回頭我可得去擔個職務,把在烹飪學院留下的遺憾彌補回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