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我大意了啊,沒有閃【五千二百字】

美食從和面開始
     剛做好的門釘肉餅非常燙,特別是里面的湯汁,因為富含油脂,所以溫度遠遠高于一百度,要是剛出鍋就吃的話,很容易把嘴巴燙傷。

    所以有經驗的人,都是出鍋稍稍晾一會兒再吃。

    不過也不能晾太久,因為這肉餡中富含牛油,溫度一低就會凝固,吃起來又黏又膩,所以門釘肉餅要趁熱吃,假如涼了的話,需要重新放在電餅鐺中熱一下。

    稍稍晾了一會兒之后,倪長業把端著一個小碟子,夾了一個門釘肉餅放上去,然后在上面淋了一點香醋,開始準備品嘗。

    肉餅里面的湯汁較多,而且非常油膩,所以吃的時候最好配著醋吃,這樣不僅解膩,而且醋還能稍稍降溫,避免出現被燙傷的危險。

    倪長業作為一個京城人,很懂得門釘肉餅的吃法。

    他用筷子先在肉餅上面的邊上挑開一個口子,然后送到嘴邊,小口嘬兩下里面的湯汁。

    這樣既能品嘗到肉餡的鮮美,同時也能防止湯汁過多、咬的時候四處飛濺的情況發生。

    嘬兩口之后,他這才用筷子夾起肉餅,翻一下面,開始吃下面蘸著醋的一面。

    而且吃的時候,也得小口小口的吃,不能太大口,因為吃太大口的話,不僅湯汁會飛濺四射,溫度依然很高的肉餡,也有可能會把口腔燙壞。

    這樣小口小口的吃,一邊吃一邊細細品味門釘肉餅的鮮美,非常棒。

    不過假如不喜歡蘸醋吃,也可以直接用筷子夾著吃或者拿著吃,反正這玩意兒跟水煎包、生煎包之類的小吃差不多,喜歡怎么吃就怎么吃。

    只要不怕把湯汁濺射到別人身上引起打架斗毆,怎么吃都無所謂。

    倪長業吃完了徐拙做的門釘肉餅之后,沖他豎起了大拇指:“你是我見過學廚藝最快的人,一學就會,就你現在這水平,開店賣門釘肉餅的話,絕對能超過京城百分之九十的店。”

    這評價已經很高了,但徐拙卻沒有任何高興的意思。

    因為他剛剛得到門釘肉餅的技能之后,就直接用菜品升級獎勵升到了C級,既然打算在店里上新,自然要把級別升上去了。

    甚至徐拙還在考慮要不要升為B級,因為他覺得C級的味道雖然已經超級棒了,但是賣相上多少還有些平庸。

    不是說賣相不好,主要是看起來跟別的門釘肉餅沒啥區別,無非就是兩面焦黃的顏色更加均勻,側面的面皮透出來的肉餡兒更加清晰,同時造型更圓一些。

    但整體來說,卻不夠驚艷。

    沒有那種讓人一看就眼前一亮的感覺。

    假如提升到B級,在京城應該就沒有對手了。

    但升級到B級的代價太大,饒是徐拙有一堆菜品升級的獎勵,他也不敢亂用。

    因為把其他菜品砸到B級的話,說不定效果比門釘肉餅還更好呢。

    倪長業不知道徐拙的想法,還在由衷的夸著,煎過的面皮香酥,而側面沒有煎過的,吃起來則非常筋道。

    好吃的面皮配上絕佳的肉餡,讓倪長業這個老國宴主廚都有些恍惚。

    這是一個剛學會門釘肉餅的年輕人做出來的?

    說是做了幾十年門釘肉餅的老師傅他都信。

    徐拙笑著推說以前就會做水煎包之類的面食,對打肉餡兒更是經驗豐富,所以他做門釘肉餅上手才會這么快。

    他笑著問道:“倪爺爺,假如我在店里上新門釘肉餅,您覺得如何?”

    倪長業愣了一下,他原本夸徐拙做的肉餅好吃,那是站在個人角度上對一個后輩的夸獎。

    假如徐拙上新的話,那就屬于公事兒了。

    既然是公事兒,就不能用私人關系來衡量,而是得從店里的實際利益出發。

    比如上新了這道小吃,對店面的整體形象是提升還是下降,顧客會對店面產生什么樣的態度,這些都是菜品顧問需要考慮的。

    不是說一道菜好吃就可以上,首先這道菜要復合飯店的整體形象和氣質。

    不然,就算味道好,他也不建議在店里上新。

    倪長業盯著盤子里的門釘肉餅看了一會兒,表情有些遲疑:“從味道上來說,這絕對夠在店里上新了。

    從京城地區的飲食文化來說,上新門釘肉餅也不是不可以,就是這肉餅的顏值……跟路邊攤賣的那種相比,也就稍微好一點。

    但人家沒那么高的房租壓力,賣五塊錢一個還有得賺,你準備定什么價格?”

    這就是聘請一個菜品顧問的好處,一下子就能看出癥結所在。

    這門釘肉餅從味道上和習俗上來說,上新都沒問題,但就是有一點,顏值太低。

    顏值低了不僅不好賣,甚至還會給顧客一種店大欺客、割韭菜等印象,這樣,對店面的發展非常不利。

    這個問題,讓徐拙也有些糾結。

    他考慮再三,然后不動聲色的把門釘肉餅的技能,升級到了B級。

    要玩就玩一把大的,反正菜品升級技能的獎勵沒啥用,與其留著還不如梭哈一下呢,全當是買彩票了。

    一番操作過后,B級的門釘肉餅技能正式到手。

    不愧是船新的版本,做法上改進了很多,更重要的是,門釘肉餅的顏值,還真被提高了不少。

    大概是這種面點類的食品不至于提升到B級,所以徐拙強行把技能提升上去之后,門釘肉餅的做法,就出現了跨界情況。

    在原本的做法上,有了在表面刷蛋黃液的操作,這樣做出來的門釘肉餅顏色會非常金黃,比直接用油煎要好很多。

    另外,在肉餅快要做好的時候,多了一個往平底鍋里倒淀粉水的步驟,這樣就導致做出來的門釘肉餅,底部會出現一層非常漂亮,也非常好吃的冰花狀的網格。

    這種網格的因為酷似北方冬季能夠見到的冰花,所以用這種手法做出來的鍋貼,叫冰花鍋貼,但在南方,一般會叫做金絲鍋貼。

    現在這種方法用在了門釘肉餅上,確實讓肉餅的顏值提高了一截。

    徐拙打算做出來試試,行的話,這不正好可以上新了嘛。

    B級的門釘肉餅,做法上稍稍有些不同,首先是把配料中的紫皮洋蔥改成了大蔥,另外門釘肉餅的個頭進一步變小,這樣會讓肉餅看起來更精致。

    最重要的是,限定了牛肉的部位。

    B級做法中,只能用牛肩肉,也就是牛前腿根部的肉,這個部位的牛肉肥瘦相見,沒有筋膜,肌肉纖維較細,吃起來口感很嫩,最適合做餡兒。

    當然了,也非常適合涮火鍋。

    不過缺點是,這個部位的牛肉一般價格稍微高一點,而且還得專門預定。

    嘖,不愧是B級菜品,用料比C級講究多了。

    這會兒拍攝現場沒有牛肩肉,加上視頻已經拍攝完畢,所以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早點去菜市場買塊牛肉,然后再重新做一次。

    因為視頻的形式已經用過,短時間內做兩期同樣的視頻也不合適,所以徐拙打算改成直播。

    明天和倪長業一塊兒做,讓倪長業用傳統做法做門釘肉餅。

    而徐拙則是用B級做法來做,兩種形式對比,讓季明宇和李浩于可可等人也都參與進來。

    反正是周末,大家都沒事,不如趁著這個機會,把門釘肉餅的熱度先烘托上去,這樣以后店里推出的話,就不用再過多宣傳了。

    第二天一早,徐拙便去附近的菜市場買做門釘肉餅要用到的各種食材和配料,全部買齊之后,他在路邊的一個小店隨便吃了頓早餐,然后給還沒起床的于可可也打包一份。

    全都弄好后,提著打包的早餐和采購的食材回家。

    老爺子不在家吃早飯,他最近挺忙的,一直在為魯菜的重新崛起而奔走著,早飯什么的都是去跟季文軒一塊兒吃,然后兩位老人再聊一下廚師聯盟的發展情況。

    反正現在四方食府還沒開門營業,所以老爺子就一直在忙著自己的事兒。

    回到家之后,等于可可洗漱完畢吃了早飯,季明宇正好開車也到了,徐拙便和于可可提著食材下車,去拍攝視頻的工作室直播做門釘肉餅。

    季明宇開著車,先把徐拙和于可可送過去調試設備,然后又開車去接李浩孫盼盼以及今天重要嘉賓倪長業。

    上午十點,直播準時開始。

    這場直播的時間,預計在四小時做有,正好把午飯時間橫跨進去,大家可以一邊吃一邊跟直播間的粉絲互動。

    徐拙也會趁著今天,公布一下新店的一些內幕。

    比如會有烤鴨,會上一些京城地區特有的小吃。

    但一些省城那邊已經成名的菜品,比如甜皮鴨麻辣羊蹄之類的菜品,也會保留,畢竟這是徐拙的立足之本嘛。

    開始直播后,照例由季明宇開場。

    他介紹了一下今天直播的內容,然后介紹了今天參與直播的人。

    直播間的人對于大家都不陌生,所以季明宇簡單介紹一下之后,就把話題扯到了門釘肉餅上,而徐拙和倪長業,則開始制作。

    倪長業用的是傳統做法,徐拙用的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創新做法。

    兩種做法做出來的門釘肉餅到底哪個更好吃呢,這問題不僅李浩季明宇幾人好奇,直播間的人也都討論不休。

    今天雖然徐拙參與了直播,但他卻沒怎么說話。

    一來是因為他一直在做吃的,這個時候要是喋喋不休的一個勁兒說話,擔心口水啥的噴到面團和肉餡里。

    這種場面,哪怕沒潔癖的人也會受不了。

    第二就是,有季明宇在,而且做的還是季明宇從小吃到大的門釘肉餅,徐拙就算想說話也插不上嘴。

    整個直播過程,幾乎就是季明宇的一個京城美食回憶錄。

    他從門釘肉餅開始,把小時候那些心心念的美食全都說了個遍,一邊說還一邊吃著放在一邊打廣告用的徐小廚牌小零食。

    今天的主題本就是吃的,旁邊徐拙和倪長業也一直在做吃的,加上作為主講的季明宇也一直在聊吃的,而李浩于可可孫盼盼甚至還在旁邊不停的試吃各種徐小廚品牌的零食。

    這讓不少看直播的人都表示餓了。

    特別是今天是周末,不少人看直播的時候還沒起床,這會兒看到的聽到的全都是吃的,真有點受不了。

    所以很快,直播間的評論區和彈幕上,就不停的出現已點外賣等文字。

    甚至還有人看李浩吃東西看上癮了,直接在彈幕上下注,賭李浩吃完一整只甜皮鴨之后,還會不會繼續吃旁邊的醬板鴨了。

    這些吃的用的,在別人的直播間其實也會出現,不過人家出現這些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當成裝飾品或者硬廣告展示用的,除非金主要求吃,一般情況下是不吃的。

    但是今天這場直播,直播間里擺放的那些吃的無一幸免,幾乎全都被撕開品嘗了一遍。

    撕得最歡的就是老板娘于可可和她的閨蜜孫盼盼,兩人撕開之后品嘗兩口,覺得好吃了就多吃點,不喜歡吃或者覺得膩就直接遞給李浩。

    而李浩則是來者不拒,給什么就吃什么。

    他們聊的歡樂,吃得舒暢,再加上旁邊還有個大帥哥在做吃的,讓直播間的人大呼上當。

    好好的睡懶覺不行么?非得躲在被窩里看直播,然后把自己看得餓到胃疼,還不想起床找吃的。

    對于懶得動的人來說嗎,這還算好的。

    最難受的是那些已經點了外賣卻要等差不多半小時的人,幾乎每隔一分鐘就要打開外賣軟件看一下配送進度。

    這種煎熬和折磨,并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相反,隨著徐拙和倪長業逐漸把門釘肉餅做出來,直播間的人,哪怕隔著屏幕,也仿佛聞到了香味兒一般。

    特別是徐拙做的門釘肉餅,看上去就非常誘人,不僅金黃香酥,而且下面還帶著一層焦酥的網。

    這個被徐拙稱為金絲門釘肉餅的小吃,硬生生讓直播間的觀看人數少了三成。

    少了的這些人,全都點外賣去了。

    甚至有不少人還特意搜他們本地的餡餅來點,為的就是過一下吃肉餅的癮。

    然而什么樣的餡餅,看起來都沒徐拙做的金絲門釘肉餅誘人。

    特別是李浩和季明宇開始試吃的時候,更是把大家肚子里的饞蟲給勾了出來。

    而季明宇也是有意思,拿著肉餅咬的時候,故意湊近攝像頭,讓看直播的人都能夠清晰的聽到,門釘肉餅外皮那香酥的聲音。

    直播間的人頓時瘋了。

    “求求你做個人吧!”

    “長得也不差,為啥就不能做點人事兒呢?”

    “臥槽,越說越來勁了,他還在吃!”

    這會兒不知不覺已經直播了倆小時,徐拙和倪長業也已經把各種做的門釘肉餅做好,這會兒大家坐下來準備吃午飯。

    剛剛在做餡餅的時候,徐拙還忙里偷閑做了炒肝兒。

    而倪長業也在等待面團醒發的時候,做了幾樣小涼菜,這會兒正好能配著吃。

    B級的門釘肉餅技能,讓徐拙堅定了上新的念頭,甚至連倪長業也不在說什么,因為做出來成品,已經完全脫離了門釘肉餅這道小吃身上的市井氣息,變得有些高大上起來。

    不僅賣相精致了,顏值也有了成倍的提升。

    可以說只要擺盤過關,甚至可以可以當成高檔點心來售賣。

    倪長業很高興,不僅僅是因為把一道京城傳統小吃進行了推陳出新,更重要的是,他的這種改良,讓原本的市井小吃有了登臨大雅之堂的可能。

    想想京城的別的小吃,在想想魯菜中還有不少味道超棒但賣相不好的菜品,假如都能夠提升顏值的話,倪長業認為這些菜品將會煥發新的活力。

    他仿佛找到了新的研究方向一樣,決定等徐拙的新店開業后,就開始研究這些。

    身為行業的前輩和領路人,要給后輩留下些什么,這樣等到了九泉之下見到自己當年入行的領路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也算有個交代。

    倪長業思緒萬千,腦子里飛快的想著很多,甚至連嘴里吃的食物是什么味道都沒有品嘗出來。

    跟他相反,旁邊的幾個年輕人倒非常愜意。

    特別是季明宇,搞怪耍寶過后,就開始一邊吃一邊跟大家聊天。

    期間還因為吃的太快,導致肉餅的里面的湯汁飛濺出來,濺到旁邊李浩的身上。

    李浩則不管不顧的繼續吃著,對這些完全不在意。

    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對美食的向往……這大概就是李浩的心中所想。

    一直到吃完之后,他才發現身上居然有不少湯汁。

    這些湯汁有一些是季明宇搞怪時候不小心噴上去的,但更多的,卻是李浩自己吃的時候,給滴身上的。

    孫盼盼有些無語的踢了他一下:“你看你,吃個飯就不能看著點,這弄得哪都是。”

    這會兒還在直播,李浩看了一眼,直播間的人好像也在討論自己得吃相。

    他笑著湊在攝像頭前,一邊用濕紙巾擦身上的湯汁一邊笑著說道:“我以前沒吃過門釘肉餅,還以為跟吃灌湯包子那樣,把湯喝完就行了。

    誰知道這肉餅,把湯汁喝完之后,肉餡里還會有湯汁,我大意了啊,沒有閃,這才弄了一身。”

    說完他為了轉移話題,特意扭臉問徐拙:“明天還有直播嗎?準備直播什么內容?”

    徐拙笑著說道:“明天去四方羊蝎子館,吃羊蝎子!”

    羊蝎子館開業大半月,該去宣傳一波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零點看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