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64章 偶遇

前方高能
     靜謐的環境之下,大家只能聽到激烈的心跳、壓抑的呼吸的時候,宋青小冷不妨的開口,聲音雖說不大,但仍令已經草木皆兵的吳嬸重重一抖。

    但她顫完之后,卻奇異的發現緊繃的神經松了一松。

    “哪,哪有人啊?”

    吳嬸有些茫然的抬起頭,目光往四周轉了一圈。

    周圍青蒙蒙的,空氣之中浮蕩著密集的水汽,形成鋪天蓋地的濃霧,幾乎將周圍的視野全部封鎖住。

    人的視線最多看到數米開外,再遠一些便是灰蒙蒙一片了,只是隱約可以看到一些青影,興許是霧中的建筑物。

    她努力瞪大雙眼,卻并沒有發現宋青小所說的來人,倒是耳朵里面隱隱捕捉到還有幽怨的女聲回音:

    “鬼……啊……”

    這一聲回音嚇得她一縮脖子,冷汗又冒出來了。

    宋道長雖說也對宋青小的話感到有些不解,但出于對小徒弟的信任,他并沒有說話,而是放出神識往四周搜索。

    只是此地鬼氣森然,濃烈的陰煞之氣幾乎將他的五感封閉了,神識在此地起不了多大作用,僅只是比其他人好許多罷了。

    他放開神識之后,也沒有感應到有活人的存在。

    正當老道士懷疑宋青小突然說出這話是不是中邪的時候,數道細碎凌亂的腳步聲果然鉆進了他的識海中。

    “真的有人來了。”

    宋道長精神一振,話音一說出口后,他再側耳側聽:

    “像是有好幾人。”

    他在幾人心中的威望與宋青小不同,有他這一肯定之后,吳嬸等人自然便是深信不疑了,當即面露喜色。

    “如果有人出現就好了,正好問問路。”

    大家在濃霧之中走了一陣,已經心慌意亂,此時聽到有人出現,都拉長了脖子去看:

    “道長,

    在哪兒呢?”

    說話的功夫間,大家果然就聽到‘悉索’的腳步聲傳來,只見前方像是有一大片青色的陰影在移動。

    趕車老頭兒與那男人緊緊擠在宋道長、宋長青的身后,吳嬸則是死死抱住宋青小的胳膊,牙齒撞得‘咯呼’作響。

    雖說有宋道長保證是有人過來,但見到那陰影在霧氣之中穿行,帶著濃霧移動的場景,還是很讓幾人害怕。

    約兩三分鐘后,那些陰影離得近了,腳步聲也重了些,還夾雜著‘呼哧、呼哧’的凌亂喘息。

    如此一來,眾人便確定來的應該是人了。

    幾人喜出望外之下主動往前方迎了過去,那對面來人聽到幾人腳步聲,反倒站住了。

    一時之間呼吸聲也屏住,便唯有聽到‘呯呯呯’的急促心跳。

    隔了許久,對面才有人顫聲問:

    “對面來的,是人還是……”

    趕車的老頭兒一聽這聲音,像是隱約覺得有些耳熟,不等宋道長發話,就開口問道:

    “對面可是曾家老弟?”

    宋青小早從對方氣息就已經認出這群人身份,只是并沒有出聲。

    “你是劉老哥?”

    這雙方一互相稱呼,竟像是一下認出彼此來了。

    霧氣另一端的,竟然是先前在黃鼠狼群圍攻的時候,與眾人分道揚鑣的那一撥人。

    只是當時他們堅持不肯再與眾人同行,最終因為再三糾纏鬧得不歡而散,卻沒料到竟會在此處碰到,真是撞了邪了!

    不過與趕車老頭欣喜的語氣不同,對面的人哪怕是認出了熟人,不止沒有感到親近,反倒像是遇到了什么驚恐異常的事情一般。

    只聽一個婦人高亢的尖叫了一聲:

    “鬼啊——”

    接著就見霧色之中,這群人竟二話不說轉身就跑了。

    “跑什么?”

    趕車老頭兒一下有些懵了,不由看了宋道長一眼,臉上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他們估計遇到了鬼打墻,遇上什么邪門的事兒。”

    老道士對于妖邪手段頗為了解,此時這樣一說之后,趕車老頭兒不由渾身一抖。

    “長青,將他們追上,讓他們停下再說!”老道士吩咐了一聲。

    這個地方陰氣很重,極有可能有鬼物混淆其中,他們這會兒嚇破了膽,各自沒頭蒼蠅似的亂跑,一旦遇到厲鬼,恐怕命也要交待在此處。

    宋長青應了一聲,抓緊了包裹,沖進了濃霧之中。

    幾人緊隨其后,都往先前逃亡的幾人方向追了過去。

    只是這些人不知先前受到過什么樣的驚嚇,此時跑得奇快無比,霧氣之中陰氣又重,像是有意阻隔,只追了幾步,一行人竟然將他們完全追丟了。

    不止是那群分離的人在霧氣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先前被宋道長派出去找人的宋長青都消失了。

    這下眾人不敢再亂跑了,深怕幾人也再次走丟。

    無奈之下,老道士開口說道:

    “我們手挽著手,絕不能分散開了。”

    大家應聲而動,吳嬸拉著宋青小的手,另一邊則抓著趕車的老頭兒,而趕車的老頭兒則抓緊了另一個男人,宋道長走在宋青小的身側,隨時注意著周圍的舉動。

    幾人緩緩前移,約走了七八分鐘后,霧氣再一次開始發生變動。

    宋青小的瞳孔一縮,接著就聽到霧氣之中傳來的‘咚咚咚’的跑步聲響,同時還夾雜著喘息之聲。

    她抿了抿嘴唇,就感應到吳嬸將她的手重重一握,像是有些驚喜的道:

    “有人來了。”

    像是聽到了她的說話聲,對面的人慌慌張張的問:

    “是,是吳嬸么?”

    “道長,是長青的聲音。”

    說話的人正是先前離開的宋長青,他像是認出了吳嬸,大步往這邊走了過來。

    只見霧氣之中出現了數道青蒙蒙的影子,為首的就是宋長青,那半路下車的幾人都神色不安的跟在他的身后。

    “師傅。”

    他臉色發白,空著雙手,身上背的那個行囊已經不知道被丟到了何處,見到宋道長的剎那,他像是有些歡喜,往前邁了一步。

    “你找到他們了?”

    趕車老頭兒一見大家聚齊了,當即像是要將手一松,上前迎接眾人。

    “且慢!”

    正在這個時候,老道士突然發出一聲厲喝!

    他的眉毛倒豎,眼中露出冷光,整個人如同怒目天神,往排成一列的幾人面前跨了一步。

    趕車老頭兒等人好歹也是經歷過數次波折的人,一見老道士的神情,就知道不大對頭。

    再想到他先前提及那群逃跑的人可能遭遇到了什么怪事,老頭兒的笑意一僵,又畏縮的抓緊了身邊人的手,又退回了隊伍之中,不敢再說話了。

    “師傅……”

    宋長青一聽他喝斥,好似有些不知所措,喚了他一聲,往前一步,像是還想要解釋什么,接著就聽老道士喝道:

    “站在那里先別動。”

    “仙長,您讓我們過來吧。”

    跟在宋長青身后的幾人哭喪著臉,爭先恐后的道:

    “這霧中有,有鬼啊……”

    “先前我們遇到過了你們,結果幸虧曾家老哥發現了不對頭,才不致被厲鬼所害。”

    “對啊,所以我們遇到你們的時候,才會轉身就跑。”那婦人尖聲尖氣的道:

    “幸虧宋小哥追了上來,跟我們解釋清楚,我們才會倒回來尋找你們的。”

    幾人說到這里,都想要靠過來:

    “道長救命啊。”

    “你們站在那里先別動。”老道士又警告了一聲。

    他話音一落,手已經伸進了腰側的口袋之中,作出了要摸符紙攻擊的動作。

    幾人見他語氣剛硬,態度也很是堅決,都不敢再吭聲。

    “師傅,我是長青啊……”

    宋長青果然不敢再動了,但嘴里卻仍道:“您怎么了?”

    “哼!”老道士冷哼了一聲,不為所動,看了他一眼,眼中帶著平靜之色:

    “你的包裹去哪了?”

    “包裹?”那宋長青原本以為他要問話證明自己身份,卻沒料到他張口竟然會問出這么一句話來,當即有些呆怔,末了很快反應過來:

    “我先前急著追人,所以跑了兩步,便……”

    “胡說!”他話還沒說完,就聽宋道長大聲斥喝:

    “那包中放的是青小的東西,你絕不可能隨意丟棄的。”他說到這里,很是惱怒:

    “你到底是何方鬼物,膽敢冒充我的徒弟!”

    “師傅,冤枉啊。”宋長青一聽這話,大聲的喊冤:

    “我當然知道包中裝的是小師妹的東西,只是先行放下,稍后再取拿就是了……”

    “住口!”

    老道士再次喝道:“一派胡言!”

    對面幾人一聽他這話,都像是十分恐懼一般,當即退了兩步,離宋長青遠了一些,像是想往眾人這邊走:

    “他,他竟不是人嗎?道長救我。”

    “你們也站住!”

    老道士見這些人果然站定,又冷笑了一聲:

    “果然有鬼。”

    他這話一說完,那幾人像是想要開口解釋,卻聽老道士說道:

    “那幾人性格刁潑,又最是胡攪瞞纏,怎么可能如此聽話,我說站住就站住。”

    在黃鼠狼群圍攻的時候,那群人纏著宋道長要求他護送,在他拒絕之后仍不甘休,癡纏不休。

    若非當時宋長青沉臉拉人,宋道長一時之間還不好輕易脫身。

    可眼前這些人一被喝斥便站住了腳,果然是有很大問題的。

    吳嬸等人一聽這話,都覺得又怕又不知所措。

    而對面的人則是愣了一愣之后,狡辯道:

    “道長請聽我們解釋,我們也知道先前癡纏不對,惹您厭惡,所以……”

    “花言巧語!”老道士沉著臉,將他們的話打斷:

    “鬼話連篇。”

    “道長冤枉啊。”那婦人連聲喊冤,她身旁一男人見他神色冷肅,看起來像是極不近人情,不由轉而向吳嬸以及趕車老頭兒等人哀求:

    “吳家嫂子你幫我說說。”

    “劉老哥,你收了我的錢,我們可半路就被趕下你的車了啊。”

    “大家都鄉里鄉親的,我們怎么會是騙人的呢?”

    “這個地方陰森可怖,大家共同上路才更安全,我們也只是無依無靠,想要保全性命罷了。”

    “要是沒有道長護持,我們可能會被霧中的厲鬼抓走。”

    “劉老哥,我們村子相鄰,你家大孫子剛準備了束修,準備入學,兒子在縣里一家鋪子當學徒……”

    說話的人對于趕車老頭兒家中的情況像是份外熟悉,將他的情況說得分毫不差,不像是假的。

    “道長,您看……”

    趕車老頭兒半信半疑,既是感到有些害怕,卻又被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心亂如麻,深怕他們真是鄉親,卻被老道士強行趕走。

    “他們不是那群人。”

    見吳嬸幾人都被說得心慌,老道士搖了搖頭:

    “不到黃河心不死。”

    他沉了臉,說道:“我問你們,既然你們都說交了錢上車,我且問你們,你們總共交了多少錢呢?”

    “九枚大金元呢。”那婦人聽他這樣一說,便成竹在胸的回道。

    她話剛一說完,先前還有些忐忑不定的趕車老頭兒的臉‘刷’的變得慘白,哆嗦著退后一步不再開口。

    在牛車上的時候,驅除了陰魂設下的迷障之后,宋道長讓他將裝錢的荷包交出來過。

    荷包內總共裝了八枚大金萬盛年間所出的大金元,加上他當時為了給孫子交的入學的花銷所拿出去的那一枚他以為的‘銀元’外,可不總共是九枚么?

    眼前的幾人,確實都不是人!

    “哼!果然露出了馬腳!”

    老道士冷笑了一聲,說話的功夫間從腰側摸出一張靈符,嘴中厲聲喝斥:

    “四方大帝,顯神通!誅邪!”

    符紙化為金光,斬往宋長青等人處。

    光芒將霧氣逼散,先前還一臉或哀求,或急切,或慌亂的人群,頓時變得陰冷而沉默。

    ‘宋長青’的臉色迅速化為青白之色,目光陰冷了下去,見到符光斬來的剎那,先是一慌,緊接著‘嘿嘿嘿’的開始冷水。

    ‘轟!’

    光影斬落到他所站立的方向,UU看書 .uukanshu.com 他的身影僵了片刻,接著在光影之下如同鏡中的影子般,轟然碎裂開來了。

    “你們逃不出去的。”

    “你們逃不了的……”

    “嘿嘿嘿嘿嘿……逃不了的……”

    這些先前還在哀求解釋的人,嘴里發出冷笑聲,緊接著身影在符咒力量之下被相繼擊破,‘呯呯’化為一股青黑之氣,消散于四周。

    一股焦糊臭氣傳揚開來,先前那一撥人瞬間一一化于無形了。

    ‘咚咚咚咚咚——’

    親眼目睹了鬼物出現的吳嬸等人駭得膽散魂飛,只覺得雙腿軟得如同兩條棉花搓成似的,再也邁不開腳。

    胸腔之中像是揣了一只兔子,正跳得厲害之際——‘嗒嗒嗒。’

    又有幾道凌亂的腳步聲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