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65章 相遇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眾人已經如同驚弓之鳥,聽到腳步聲,頭皮頓時都發麻,一層層雞皮疙瘩從后背爬起,蔓延至周身。

    瑟瑟發抖之間,只見濃霧之中再次鉆出一群人,將先前那些鬼魂所化的青色殘影沖散。

    為首的正是人高馬大的宋長青,他一手抓著打成結的包裹帶子,一手還如同老鷹捉小雞般,提了個瘦弱發抖的男人。

    “師傅!”

    他一見宋道長等人,立即松了好大口氣:

    “可算找到你們了。”

    但幾人看到他的瞬間,都齊齊的瞪大了眼。

    他的影子從最初那個鬼魂所化的‘宋長青’的影子之中鉆出,只見那‘宋長青’逐漸扭曲、變淡,再加上他的出現,就仿佛給人一種先前鬼魂一散,濃霧之中再次衍生出另一個‘宋長青’出來的感覺。

    尤其是先前那鬼魂被識破的時候,所說的話如同詛咒般,還響在眾人腦海之中,更讓人膽寒。

    極度恐懼之下,吳嬸等人死死握緊了拳頭,張了張嘴,卻喊不出半點兒聲音來。

    “怎么了?”

    宋長青像是意識到了眾人的神色不對勁兒,往前邁了一步,只見吳嬸等人一臉崩潰之色,如同見了鬼般,臉色煞白,死死咬著嘴唇,卻說不出話來。

    見他上前,大家都只是瘋狂搖頭,卻互相拉著手,有致一同的后退,像是深怕他靠近了一般。

    “怎么回事?你們不認識我了?”

    宋長青一見眾人神情,不由轉頭往宋道長看了過去:

    “師傅,我是長青啊……”

    他這話一說完,那緊拉著趕車老頭兒的男人終于承受不住,喊了一聲:

    “鬼啊——”

    他撒腿要跑,卻在關鍵時刻又被老頭兒拽了回來。

    “他,他們可能也遇到,遇到那個了……”

    被宋長青提在手上的男人一見此景,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露出一副心有余悸,卻又萬分同情的神色:

    “可能跟我們之前一樣……”

    戰戰兢兢跟在宋長青身邊的人聽到男人這話,牙齒打顫,發出‘咯咯’的聲響,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回憶一般。

    “你們之前也遇到不對勁兒了?”

    老道士終于開口,卻并沒有第一時間去問徒弟,轉而問起這群人的話來。

    “嗯。”

    那人群中唯一的女人吞了口唾沫,因為恐懼,臉皮上的肉都在抽搐,嘴唇哆嗦著道:

    “我,我們自山坡,分,分開后,本來準備約好拆卸返——”

    她說到這里,目光之中露出深深的惶恐之意:

    “走了沒多久,就聽到身后有聲音傳來。”她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頓了頓,又接著說道:

    “就見到,老道長,您,您帶著兩位徒弟,以及劉家老哥等人趕了過來……說,說是不放心我們,還是準備護送我們,我們回去。”

    當時一行人在荒郊野道之中,前一刻才發生過黃鼠狼群襲擊的事件,大家都早被駭得魂飛魄散。

    四周大霧封山,能見度極低,視野受阻,眾人越走越是心寒之季,幾人都不由發生了爭執。

    老道士臨走之前給了他們一張符紙,對于誰拿靈符一事,這幾人都不能達成共識,彼此都想要將這符紙拿在手里。

    有人后悔不應該跟道士分散,也有人提議想把宋道長等人找到,先想個方法逼他送自己等人折返。

    正在這個時候,見到‘老道士’一行人出現,可想而知這幾人是有多么喜出望外。

    大家毫無防備,對出現的‘老道士’深信不疑,同時還因為那道靈符歸屬,想要請他當個裁判。

    哪知靈符拿出的一剎那,本來沉默冷淡的‘老道士’瞬間變了臉色。

    符紙迅速起效,照出了臉色青白的鬼魂陰測測的真面目來。

    陰魂一旦現身,當場將幾個爭論不休的人嚇得當場癱軟。

    “……”

    想到之前那一幕,說話的女人還在拼命的吞唾沫,身體‘漱漱’抖得十分厲害。

    “我們才知道,那些人是,是,是……”

    她‘是’了半天,卻始終沒有勇氣將‘鬼’字說出來。

    “……之后我們不敢再鬧,大家同時往回走,哪知,哪知竟會走到這個地方不說,同時,同時再次遇上你們……”

    他們先前遇了一回鬼,還對這些鬼魂十分信任,同行了一段路,直到見識到鬼魂露出真面目,險些被駭得魂飛魄散。

    在霧中被困了一段時間后,再次又遇上老道士等一行人,可想而知他們當時的心理感受。

    難怪在碰面的那一剎,這群人會嚇得飛奔逃離,喚都喚不回來。

    老道士目光沉靜,沒有說話,但內心深處對于這女人的話已經信了幾分。

    以他們在老道士心中渾不講理的形象,確實干的出來為了爭奪靈符而爭吵不休的事情來。

    “你,你,你說,你上車,給了我多少錢?”

    趕車老頭兒抓緊了吳嬸與男人,壯著膽子問了一聲。

    “一個大洋啊。”女人應道,不知是不是覺得一個大洋太貴,此時金錢的力量竟將她的恐懼感壓了下來:

    “當時你死活不肯少錢,若早知道是這么一個結果,我怎么也不來啊,花錢還找罪受,如今還不知道多久能回去哩……”

    她念念不休,顯然是十分后悔了。

    “我若早知道,也不收你們的錢,趟這渾水,可憐我的老牛……”

    “你可應承了這一行要退錢的,就算牛死了,怎么一半也要退的吧?”

    女人聽他哭牛,也有些不滿,又念叨了一聲。

    她這樣一說,趕車老頭兒反倒篤定了幾分:

    “是她,是他們!這劉吳氏貪財,不會有錯的。”

    “怎么說話的……”

    婦人聽了這話有些不滿,但那緊繃的語氣卻有些松懈了下來。

    幾人都是鄉里鄉親,彼此之間也算多少有些了解。

    大家緊繃的神經一松,宋道長的神識也感應了出來這些人都是人,并非鬼怪。

    只是眾人先前都被鬼迷過,這會兒雖說已經肯定,那吳嬸卻仍問了一句:

    “長青,你包里裝的是什么東西?”

    宋長青這才有機會開口:

    “是我師妹的一些隨身之物罷了。”

    他這樣一說,大家都長長的松了口氣:

    “這回看來是不會錯了。”

    幾人相互辨認了身份,這才靠攏了過來。

    宋長青覺得有些好奇,問了一句:

    “師傅,先前發生什么事了?”

    老道士就將之前遇鬼一事說了一番,幾人聽他再一次復述,都還心有余悸。

    后到的一隊聽說了萬盛元年的金元事件,都手腳齊抖。

    得知這一趟出事的緣故是因為可能受到了沈莊的影響,都后悔不迭。

    “這霧中陰氣很重,我們不要再分開。”

    霧里已經感應不到其他活人的氣息存在,想必不是已經逃離,就是已經被困在了某個地點出不來。

    老道士也打消了原本準備將趕車老頭兒安置在某一地點的念頭,準備先帶著幾人同行,說不定保命的機率還要更大一點。

    到了這樣的地步,眾人也知道沒有了回頭路。

    與其單獨行動,不如跟在有法力的老道士身邊。

    這會兒不要說老道士已經叮囑,經過先前的遇鬼事件,恐怕就是老道士趕人他們也絕不會離開。

    因此聽到他的話,大家都齊齊用力點頭,絕不敢再多言。

    “既然前方找不到人,我們不如退回車子的方向——”

    眾人說了一陣后,趕車老頭兒突然提出建議。

    老道士沉默了片刻,也嘆了口氣,點頭同意了他的看法。

    大家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摸了回去,走了幾步之后,突然吳嬸的腳步停了下來。

    “你們聽。”

    她的聲音里夾雜著惶恐不安,像是聽到了什么可怕的聲音一般。

    “怎么了?”

    一行人排在一列,她一停下之后,便拉扯著其他人也被迫跟著停了下來。

    有人不滿的問了一句,嘀咕了數聲,吳嬸態度有些粗暴的道:

    “別吵,你們聽,有聲音。”

    眾人不敢再出聲,沉默了片刻,果然就像是聽到有隱隱約約的聲音傳來:

    “……娘啊……娘……”

    “有,”有人像是也聽到了這喊話聲,又‘咕咚’吞了口唾沫:

    “有人在喊娘。”

    吳嬸聽到有人這么一說,剎時松了一大口氣:

    “看來我沒聽錯了。”

    但這口氣還未完全松完,她的心又高高的提了起來。

    這里半個人影都沒見到,倒是鬼已經遇了一撥,此時聽到有人‘喚娘’,聲音像是一個年齡不大的少女,細細尖尖,像是要斷氣了一般。

    既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但細聽之下,又仿佛響在耳邊,讓人毛骨悚然。

    “怎么辦?”

    有人帶著隱忍的哭音問出這話,像是下一刻緊繃的心弦就要斷裂。

    “娘啊……娘……”

    那聲音又傳了過來,像是喊得更急了些。

    “我們要不別走這邊。”

    趕車的老頭兒也怕了,看了宋道長一眼。

    到了這會兒,大家已經如同沒頭蒼蠅一般,根本分辨不清方向,也不知道到底該往哪邊行走,只想要找個地方先行躲起來。

    老道士此時成了眾人主心骨,只要他一發話,眾人毫不猶豫就會跟在他身后面。

    他還沒有出聲,那尖細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娘……娘啊……”

    “道長!”

    聲音越來越清晰了,這下眾人都全聽到了,雞皮疙瘩全立了起來,抓扯著頭皮肌膚,令得頭皮都隱隱像是有些刺痛了一般。

    大家催促著老道士下決定,這個時候吳嬸突然說話:

    “等下——”

    她像是認出了什么,隔了好一會兒,才帶著些哭腔道:

    “我怎么聽著,這聲音像是我女兒的聲音了?”

    雖說也怕鬼,可母親愛子女卻是天性,聽到女兒聲音的剎那,擔憂女兒出事的焦慮心情頓時壓過了對于厲鬼的恐懼感。

    “娘……娘啊……”

    那聲音還在喊,吳嬸已經開始焦急了起來:

    “道長,我們過去看看。”

    “不行!”

    老道士還沒有發話,其他人已經齊聲反對了起來:

    “這個地方哪來的你女兒?”

    “對啊,吳家莊距離沈莊數十里地呢,你臨行之前兒女又沒隨同,怎么可能在此時出現?”

    “恐怕也是跟先前那厲鬼化人一樣,想要來騙我們出現呢。”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吳嬸又猶豫了起來。

    她確實清楚的記得,自己臨行的時候交待了家中的子女,自己辦完事情就回來了。

    沈莊距離家里八十多里路,宋道長施展了仙法,才將幾人帶到了沈莊附近。

    就算自己前腳離家,后腳女兒也跟了上來,也不可能走得如此之快。

    這樣一想,她又不敢再出聲了。

    可是那聲音卻幽幽不絕,再次喚道:

    “娘……你在哪里?”

    這一回再喚人時,已經帶上了哭音,仿佛恐懼至極般。

    “不行。”吳嬸一聽到這聲音,又坐立不安了:

    “我得去看看。”

    她的態度十分堅定:

    “我們去看看。UU看書www.uukanshu.com ”

    對于女兒的擔憂,令她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勇氣:

    “就看一眼,如若不是,我也好放心。”

    她深恐宋道長不答應,又央求道:

    “道長,如果是厲鬼化了我女兒來蒙騙我,大家都聽到了聲音,想必這鬼物躲得也不遠,不管是逃是躲,恐怕難避這命中一劫。”

    “而如果是我女兒,若是被鬼物所拿,我明明聽到了,卻視而不聽,要是她出了什么事——”

    吳嬸說到這里,已經發出哭音來:

    “可是活活挖了我的心肝。”

    她已經打定主意,若是宋道長不答應,她拼了這條老命不要,獨自也要前去。

    大不了死在此地,與陰鬼為伴,也絕不妥協。

    吳嬸想到此處,還沒開口,就聽到宋道長發話:

    “我們去看看。”

    其他人頓生不滿,正要出聲,宋道長就道:

    “這會兒出現了吳沈氏的女兒聲音,也有可能出現其他人的聲音,你們家中就沒有妻子兒女嗎?”

    他的語氣有些嚴厲,訓得一行人都低下頭來。

    大家心中雖說不愿,但此時又不敢得罪老道士,便唯有強忍心中不樂意,牽了手順著那聲音的方向跟了過去。

    “妮兒?妮兒你在哪里呢?”

    吳嬸一面走,一面焦急的喚。

    “娘,娘!我們在這,我們在這呢!”

    得到她的回應之后,那少女的聲音頓時歡喜了起來,大喊了幾聲。

    眾人在老道士帶領之下往聲音的來源方向走了過去,一步邁出,那霧氣頓時散了開,前方豁然開朗,露出一個寬敞的碼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