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充滿春天氣息的食材

美食從和面開始
     無論是攤香椿雞蛋還是炸香椿魚兒,做法其實都不難。

    香椿洗凈切碎,放進攪散的雞蛋中,再撒一點點食鹽攪拌均勻,然后在油熱的時候倒進鍋里,端著鍋緩緩轉動幾下,讓蛋液在鍋里均勻的攤開。

    等到蛋液凝固之后,給雞蛋餅翻個面,然后順著鍋邊再淋入一些花生油進去。

    等煎到兩面金黃的時候,直接出鍋裝盤就可以享用美味了。

    這道菜最大的特點就是鮮。

    雞蛋的鮮和香椿的鮮混在一起,雙重的鮮美讓人甚至讓剛剛吃進嘴里的人有些大腦短路。

    這種美味,夾雜著春天的氣息,讓人猝不及防才會意識到,春天終于來了。

    從正月立春那天吃了春餅之后,每天都盤算著春天真正到來的時間。

    雖然從節氣上來說,立春就代表著正式進入了春天,但那個時候的京城依然是天寒地凍的,根本沒有任何春天的感覺。

    也就走在三路屯附近,那些在寒風中光著腿的小姐姐,才能讓人感知到春天的氣息。

    從立春一直等到樹枝上吐出嫩芽,等到大家開始在正午的時候卸下冬裝,空氣中開始有花香的時候,春天的腳步才算真正的走近了。

    而等香椿芽做的菜品端上餐桌,那股子特有的鮮美被吃進肚子里之后,這才能真切感受到春天的腳步,春天的氣息。

    香椿芽是北方人很愛吃的一種食材,不僅是因為好吃和生長期短,更重要的是香椿芽生長的時候,正是過去所謂的青黃不接的時期。

    在過去,青黃不接指的就是春天這段時間,陳糧已經吃完,而新糧這會兒還在地里長著。

    青,指的就是地里的莊稼。

    而黃,則是家里的糧食。

    青黃不接的時候,只能靠野菜之類的充饑,以此來渡過難關。

    剛開春那會兒,沒有吃的可尋摸,只有各種樹木的嫩芽,這個時候,美味的香椿芽就進入了大家的視線。

    等吃完了香椿芽之后,

    大家熟知的榆錢柳穗灰灰菜等清鮮的野味,才會逐漸生長出來。

    而等槐花掛滿枝頭的時候,差不多已經是春末時節,那會兒各種野菜已經在地里長得郁郁蔥蔥的,倒不用再發愁沒吃的了。

    相對來說,整個青黃不接的時期,早春是最難熬的。

    這個時候能吃的不多,滿打滿算也就是各種樹葉的嫩芽。

    這些嫩芽中,有些不能吃,有些有毒,味道美妙且不傷身體的,只有香椿。

    所以一直到現在,北方人也沒有割舍下對香椿芽的眷戀,甚至哪怕生活富足了,吃香椿芽的習慣也一代代的往下傳遞。

    現在這個年代,香椿葉早已經不是青黃不接時期果腹的食物,而成了春季時令的緊俏蔬菜。

    緊俏到什么程度呢?

    就拿早春來說,菜市場的香椿芽幾乎是肉價的兩三倍,甚至有的地方能夠賣到八九十一斤,簡直讓人驚嘆。

    不過等香椿芽大面積上市之后,價格會迅速回落。

    畢竟這玩意兒就是嘗個鮮而已,需求量并不算多大。

    香椿芽最常見的吃法就是攤雞蛋,香椿和雞蛋的結合非常完美,兩種食材都屬于非常鮮美的范疇。

    這樣結合在一起之后,不僅鮮味沒有互相遮蓋,反而還相互映襯得很完美,吃一口就能真真切切感受到春天的氣息。

    除了攤雞蛋之后,香椿和雞蛋相結合的美食還有一種,那就是香椿魚兒。

    香椿魚兒的做法相對于攤雞蛋也不難,把雞蛋打散,然后用筷子夾著洗凈的香椿芽放進去蘸一下,讓蛋液把香椿芽完全包裹起來。

    接著放進溫油中進行炸制,等炸到外表香酥的時候,就可以出鍋了。

    這種美食吃起來外酥里嫩,咬開后香椿的那特有的香味兒讓人非常迷醉,甚至有些不能自已。

    除了這些比較常見的美食之外,香椿芽還有很多吃法。

    甚至還可以做面條做窩頭什么的,雖然有些吃法徐拙聞所未聞,但在場的這些老人可門清得很。

    他們一邊吃著這美味的香椿菜品,一邊聊著過去災年荒年,青黃不接時期賴以充饑的那些野菜樹葉。

    這些話,原本他們是想說給自己的子孫聽的。

    但現在子孫常年不在身邊,他們只能說給徐拙聽。

    徐拙倒是無所謂,反正他受老年人歡迎的這個人設已經立了起來,而且相對于年輕人,他確實喜歡跟老年人在一起。

    因為這些老年人有著太多的生活感悟,這些感悟恰好是廚師進步的關鍵。

    吃著美食,喝著胡辣湯,因為有胡椒粉的緣故,加上溫度已經回升,所以每個人臉上都汗涔涔的。

    老楊頭用紙巾擦擦臉上的汗水笑著說道:“喝胡辣湯就得這樣,喝得渾身冒汗才舒服,身上的濕氣全都排出去了。

    可惜這會兒沒杏仁豆腐,要是再來上一碗杏仁豆腐,那才叫沒治呢。”

    杏仁豆腐是一種用杏仁做成的甜品,因為酷似豆腐,所以被稱為杏仁豆腐。

    在魯菜體系甚至整個中式菜系中,幾乎都有杏仁豆腐這道甜品,流傳度很廣。

    不過杏仁豆腐最大的作用是消暑去火,是夏天時候冷藏或者泡在冰水中吃的一種美味,這會兒雖然已經是春天了,而且溫度已經上來,但并不適合吃杏仁豆腐。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杏仁豆腐這道甜品,徐拙還不會做。

    所以他大喇喇的給老楊頭倒了杯茶水:“杏仁豆腐那種冰涼涼的東西這會兒可不能吃,等天再熱點的時候我給你們做,UU看書www..com 讓你們嘗嘗我的手藝。”

    徐拙的手藝已經通過了大家的驗證,大家并不懷疑,甚至還隱隱有些期待。

    這種期待,倒不是他們饞嘴,而是對徐拙廚藝的自信,最近幾次的聚會上,徐拙都做出了讓他們驚艷的美食,所以一聽說徐拙以后要做杏仁豆腐,大家都盼著品嘗呢。

    他們充滿激動的期待著,而身為當事人的徐拙則有些發愁。

    杏仁豆腐這道甜品,倒是是找老爺子學呢,還是找季文軒或者倪長業合適?

    適合教自己的人選實在太多,所以讓徐拙有點難以取舍。

    而且他選擇了其中一個,就有可能讓另外兩個老人不高興。

    看來,資源太豐富了,有時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兒啊。

    唉,真是頭疼!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