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喲喂,真沒治了嘿!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人人小說網]

    徐拙雖然也想嘗嘗杏仁酪涼了之后是什么味道,但現在卻有點抵擋不住熱杏仁酪的誘惑。

    特別是那股子杏仁特有的甜香味兒,直往鼻孔里鉆。

    杏仁的味道跟別的干果類食材不一樣,別的食材,大都香得很熾烈徹底,比如核桃,比如花生,比如松子等等。

    全都是香中透油的那種。

    杏仁的香味兒反而有些單薄,聞起來反而有股子淡淡的苦味。

    這種苦味,配上原本并不濃烈的香味兒,初聞的時候,甚至讓人有點不習慣,甚至有些抗拒。

    但是聞慣了之后,這種味道就越聞越舒服,甚至讓人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它不夠濃烈,卻足夠溫婉,猶如春日潺潺溪水邊開的一朵野花一般,看似不起眼,但認真觀察后卻會發現,一切都恰到好處,一切都很完美。

    這種淡淡的味道,配上乳白色猶如酸奶一樣的賣相,讓杏仁酪這道小吃得到了升華。

    不用吃,光端在手中聞著這股味道,就讓人心里平靜,有種莫名的踏實感。

    徐拙用勺子在碗里攪動一下,這粘稠的質感,跟酸奶更相似了。

    不過兩者的味道卻完全不同,特別是熱的杏仁酪,不管味道還是端在手中那略略發燙的感覺,都跟酸奶不一樣。

    用勺子舀起一點送進嘴里。

    口腔中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杏仁酪那種出眾的絲滑感覺。

    這種感覺實在美妙,甚至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吃進嘴里的之后,這種絲滑的口感配上杏仁酪的溫熱,再加上香甜的味道,一口下去,讓人頓時有種忘乎所以的感覺。

    舒服,溫潤,猶如撫摸一塊上好的玉器一般。

    怪不得宮里的那些妃子都喜歡吃杏仁酪呢,這玩意兒不光對身體好,對內心也有很強大撫慰作用呢。

    徐拙慢慢吃慢慢品,很快就把一碗熱乎乎的杏仁酪給吃完了。

    吃完后?嘴里還殘留著淡淡的杏仁味兒?不濃烈,卻有種恰到好處的美。

    徐拙把手中的空碗放下后?也差不多到了吃午飯的時候。

    這會兒已經將近一點了?吃午飯稍稍有些晚,不過沒辦法?誰讓這幾位老人高估了自己的身體素質,同時也低估了手推石磨的難度呢?

    他們年輕時候確實可以把石磨推得猶如裝了馬達一樣?但是那是年輕時期?跟現在可完全不一樣。

    在大家的預想中,就算自己身體不行,還有徐拙呢。

    奈何徐老板是個死宅,身體素質一般?也就這兩年因為系統的緣故?在身體素質方面才勉強算個合格廚師。

    但是一些體力活對他而言,還是有些勉強。

    今天的菜品有點家常,有抓炒里脊、蔥爆羊肉、酸菜白肉、炒合菜、它似蜜、賽螃蟹以及幾樣比較難得的野菜,而主食,則是炸醬面。

    這些都是京城很常見的家常菜?特別是酸菜白肉,這道源自東北的菜品?在京城頗受歡迎。

    酸菜的的酸味中和了豬肉的油膩,而豬肉中的油脂則是賦予了酸菜豐腴的口感。

    兩者的結合?讓這道菜成了百吃不厭的菜品,不管配什么主食都恰到好處。

    不過今天餐桌上的主角?不是這些肉菜?也不是那幾樣季文軒的徒弟開車專門去郊區挖的幾樣山野菜?而是大家老夫聊發少年狂最終卻成了笑話的杏仁豆腐。

    不活動胳膊腿不知道自己真的上了歲數,就連幾位老人中最沒啥正形的老爺子,這會兒也感慨連連,沖季文軒笑著說道:

    “要是這會兒老戴揍你的話,我估計還真有點護不住你。”

    季文軒哈哈一笑:“咋地,

    咱老了,他老戴不會老啊?”

    老爺子搖搖頭:“不,主要是老戴平時看起來太陰鷙,就跟影視劇中反派一樣,這種人不太好招惹。

    唉,都怪我,當年老戴挺陽光一個人,被我揍一頓之后,一直到離職都沒笑過,他現在表情時不時就陰鷙一下,大概也是與此有關。

    好端端老帥哥,整得跟九千歲一樣,嘖。”

    他還想再奚落兩句的,不過被于培庸笑著打斷了:“行了行了,老戴又不在這,你還沒完沒了了?

    小拙,這杏仁豆腐你出力最大,你先嘗嘗。”

    熬好的杏仁漿放進冰箱的冷藏室之后,降溫很快,到了吃飯的時候,溫度已經徹底降了下來,所以吃飯的時候直接就裝盤開吃。

    杏仁豆腐的吃法有兩種,一種是干吃,一種是帶湯吃。

    所謂的干吃,就是把杏仁豆腐從模具中取出來,然后用到切成四方塊均勻的擺放在盤子里,最后淋上一些糖桂花。

    而帶湯吃,就是在涼開水中放入冰塊,把切好的杏仁豆腐放進去,UU看書.uukanshu.com 再淋上糖桂花。

    這樣吃著冰冰爽爽,糖桂花的味道不會太濃,跟味道清淡的杏仁相得益彰。

    不過一般情況下,只有炎熱的夏季才會這樣泡在冰水中吃,因為這樣能夠長久的保持冰爽的感覺。

    那種炎熱的天氣中,要是用干吃的方式,估計吃到一半,盤子里的杏仁豆腐就會因為溫度升高而失去冰爽的口感。

    這會兒因為溫度還沒升高,所以自然用的是干吃法,就是直接切成大塊裝盤,上面用勺子淋上一些糖桂花。

    做法簡單,看上去有種簡約而不簡單的美感。

    盡管于培庸發話讓先吃,但徐拙卻沒有真的動筷子。

    開玩笑,在座得都是老人,他一個小輩要是真第一個動筷子的話,估計老爺子立馬就會生氣,而且還是生大氣的那種。

    因為年輕人不懂事,大家不會嘲笑年輕人,只會取笑家里的大人沒教育好。

    徐拙跟大家謙讓一番,最后老爺子率先動筷子,給自己夾了一塊杏仁豆腐送進嘴里,略微品嘗之后說出兩個字:

    “利落!”

    這兩個字原本跟美食不搭配,但是用來形容杏仁豆腐,卻非常完美。

    因為杏仁豆腐這道甜品,既不粉糯,也不綿軟,而是一直發脆的質地。

    這種質地使得杏仁豆腐吃起來不糊嘴,不黏膩,非常舒服。

    試想一下,炎炎夏日,來上這么一碗口感利落冰爽的杏仁豆腐,這絕對是非常難得的享受。

    用京城人的話說就是:

    “喲喂,真沒治了嘿!”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人人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