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72章 極善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啊——”

    騰空而起的一行人足下失去重心,直到船被江水托起至少半米高了才反應過來,接著男男女女都開始放聲的尖叫。

    船艙內部那半躺著的女人與其丈夫也跟著被飛甩而出,驚惶之下叫得十分厲害了。

    關鍵時刻,老道士氣沉丹田,穩住自己的身形,一面想要去抓宋青小。

    與他有相同反應的,還有宋長青。

    他第一時間將抓在手中的那老仆一放,轉而去想要扶住小師妹。

    但先前極力掙扎的老婦人,在重心不穩之下,反倒是不肯松手了。

    宋長青才剛一放手,她一面鬼吼鬼叫,一面伸出胳膊,將宋長青的脖子牢牢勒住,整個人都像是掛在了他身上一樣。

    船體持續飛高,直到蕩出一米多高后,頓了片刻,又疾速的下降。

    宋長青強忍將這老婆子抓扯下來扔出去的沖動,任由她吊著自己,一面與宋道長一左一右將宋青小的手臂牢牢抓住,深怕她在這一場浩劫之中受傷。

    老道士的目光凝重,比在牛車上的時候還要嚴肅的多。

    船體‘鐺’的落回水中,潑濺起大量的浪花。

    “發生什么事了?”

    眾人如同落湯水餃,‘撲通、撲通’砸落到船上。

    水波蕩漾開來,推搖著船身如搖籃般的亂晃。

    ‘喀喀、喀喀!’

    地面上的那陶罐來回滾動,發出刺耳的聲響,像是一道示警的鐘聲。

    灑落在船木甲板上的黑狗血迅速滲入木板之中,像是被甲板吸收了一樣。

    ‘吱嘎!吱——嘎——’

    木板底下像是有什么東西在拉扯鉆鋸著船,聲音越來越近,船的底部受到創擊,開始微微的震蕩。

    “小心——”

    老道士聽到身下的聲響,不由大聲提醒。

    只見地板開始抖動,那些潑灑的黑狗血如同被什么東西吸吮干凈了一樣。

    潑灑狗血的地方此時黑褐色的影子已經浸得無影無蹤,可是那灑落過狗血的甲板底下,卻有東西開始鉆擊著木板,發出如鉆木般的刺耳聲響。

    摔倒在船上的眾人一見此景,嚇得瘋狂蹬腿后縮。

    老道士一手抓著宋青小的手,單手結印:

    “天地玄明,三清至尊。道法無量,助我斬靈!”

    他話音一落,袖口一轉,一柄桃木小劍落于他掌心之中。

    老道士手掌一握,那小劍的劍尖隨即將他掌心刺破。

    血液溢了出來,頃刻之間將那小劍浸澤。

    隨著他咒語一出,那桃木小劍眨眼功夫化為一道紅光,迅速往跳動的甲板方向重重斬落!

    ‘轟!’

    靈光化為無上正氣,在即將碰觸到甲板的剎那——

    只見甲板之上涌出大股大股黑色的濃霧,劇烈的轟鳴聲響里,大股大股黑色的黏液噴涌而出,如同飄搖的海藻,一下撞往那桃木劍所化的紅光。

    黑紅力量相碰,只對峙半秒功夫,隨即黑氣迅速將紅光包裹。

    無數黑煙蒸騰而起,化為萬千飄揚的觸手,密密織織的將那紅光纏住其中。

    這密集陰氣早有準備,且恐怖異常。

    趁著老道士的心神被那船中女人分散之際,殺了個措不及防。

    黑光纏住桃木劍,‘嗤、嗤’的響聲之中,如同燒得通紅的烙鐵沉入水中一般。

    紅光被黑線所壓制,劍尖的下半部分遭到陰氣的腐蝕,紅芒暗淡,半截劍身化為腐水,‘滴滴答答’的落下地來。

    與此同時,飛濺而起的水流并沒有化為水珠灑落,而是在半空之中剎時一變,也同樣化為密織的黑幕,將船體包裹其中。

    “啊——”

    “鬼啊——”

    眾人驚聲的慘叫里,老道士卻發出一聲悶哼。

    桃木劍被陰氣所玷污的時候,他的力量被吞噬,令他吃了一個不小的虧。

    “孽障——”

    他強忍靈力反噬的劇痛,一聲大喝,還想要再出手時,耳邊卻聽到少女傳來的輕輕嘆息聲了。

    “唉……”

    宋青小輕嘆了一口氣,緊接著老道士就覺得自己原本握住宋青小的手被她反掌握住,抓著他往后退縮,像是想要他袖手旁觀。

    老道士下意識的轉過了頭來,目光之中露出驚怒交加之色。

    但下一瞬,他隨即一聲大喝,將另一只手攤開。

    那被黑線纏住的半支桃木劍開始瘋狂亂顫,顫動之中,半截劍身‘喀’的一聲斷裂開來。

    余下的一小截桃木迅速被黑氣吞沒,而另半截劍體則‘嗖’的一聲飛落回老道士的掌心里面。

    他一將桃木劍握住,靈力便隨即涌入劍身里面。

    只見那半截短木劍迎風而漲,頃刻之間化為一柄三尺長劍。

    “退后一點!”

    老道士沖著宋青小一聲厲喝,手臂一振間,將自己的手從她反握之中掙脫了開來。

    他一個箭步上前,雙手握劍,用力的往那瘋狂噴涌出無數黑氣的甲板黑洞中插了進去——

    紅芒大盛!

    道家的陽剛之力斬入陰氣里面,將無數黑絲斬斷。

    ‘啊——’

    像是有無數冤魂、厲鬼的慘叫聲同時響了起來,那些絞纏的黑氣如同細密的海帶,拼命的亂拱亂鉆。

    那原本如同藤羅般疾速上漲的黑氣被紅光掃斷,高低不同的尖叫聲混雜為一種令人難忍的鬼嚎,刺入人的神魂里面。

    斷裂的黑色絲線‘轟’的一聲爆裂開來,形同炸開的煙霧彈。

    黑、紅二氣交碰之間,形成強烈的沖擊波。

    劇烈的沖擊下,老道士下意識的瞇了瞇眼。

    他的衣裳如打足了氣的氣球般,‘呼呼’的鼓了起來。

    正在他瞇眼之時,破裂的甲板之下鉆出了一張漆黑的怨靈之臉!

    一股比先前還要陰森萬分的氣息在船艙之中布散開來,黑氣翻騰之中,只聽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摩擦聲響。

    船上的眾人就見到那劍體的底部,鉆出了一個黑漆漆的頭顱來。

    那頭顱一鉆出甲板,便探出兩只漆黑帶泥的手掌,‘啪’一聲撐到了甲板上面。

    它手掌上像是裹滿了淤泥,腐臭非凡,一拍落甲板,那黑爪上的爛泥便四濺。

    惡臭隨即傳開,被它碰到過的甲板疾速腐爛。

    洞口擴大,一張難以用語言形容其恐怖的腦袋從那甲板之中爬了出來!

    垂落在它腦后的頭發被甲板支棱出來的一些邊角刮散,它腦袋轉了幾圈,傳來‘咕咕’的異響,大股大股如同瀝青般的黏液隨著它轉動的姿勢掉落下來。

    “啊——”

    那臉充滿怨毒,一雙眼睛如同死魚般泛著灰白,外面又像是蒙了一層滑膩的黑色黏膜般,使得那張臉看來瘮人萬分。

    它出現得極為突然,老道士離得又近,靈力的大量消耗以及受傷影響了他的反應力。

    再加上他受力量碰撞的光芒所影響,正瞇著眼,等到感覺到陰風測測的時候,已經晚了。

    只見那具像是從泥地之中爬出的腐尸雙手將桃木劍握住,它身上尸氣極重,雙掌碰到長劍的劍身之時,發出‘嗤嗤’的灼燒聲響。

    劍體本身就是由道家正宗力量催生而成,此時被它一握,便飛快腐爛。

    “師傅……”宋長青一見形勢不妙,大喊出聲。

    而這會兒陰氣侵襲了劍體,那三尺長劍頃刻之間便化為黑灰被黑線絞散。

    原本受制的那群鉆涌出的黑絲在劍體被毀的瞬間,便‘轟’的一聲爆發,化為一股無形的勁道,用力撞擊往老道士的肚腹,發出‘砰’的聲響來!

    老道士的身體一被擊中,大量黑氣從他后背穿透開來,將他的身體拉成一道彎弓般。

    “噗——”

    他噴出大股鮮血,血氣刺激著那群張揚的黑氣,仿佛令它們更加兇殘。

    隨著老道士一受傷,四周的聲音這一瞬間都像是盡數消散。

    眼前的一切動作變慢,他的反應受到陰氣的影響,開始變得遲鈍,只能看到人群之中,原本抓著宋青小的手的宋長青將抱住自己的老婦人撕扯開,目眥欲裂的想要不顧一切往他沖來。

    “別沖……”

    他動了動嘴唇,像是想要說話,但發出的聲音細如蚊吟。

    從黑洞之中鉆出的那具腐尸近在他的面門,沖他張嘴撕咬而來。

    不知怎么的,老道士想起了臨出門前,自己點的那一柱香,還未碰到香爐便已經熄滅。

    “莫非今日難逃此劫?”

    云虎山一脈向來算卦奇準無比,既然祖師并不保佑自己這一趟沈莊之行,想必這一趟出行就是生死劫,強求也沒有用。

    他眼中閃過一絲認命,但下一刻,他佝僂的后背一下又挺了起來:

    “不——”

    老道士突然之間想起,自己的小徒弟就在他的身后。

    如果他一死,以宋青小的力量,必死無疑。

    他原本修的是順天之道,認為生死自有命數、輪回,一次死亡不過是將來另一回重始的開端。

    可是這種順心意的修煉之法,在涉及到愛若性命的小徒弟的時候,他的心境便再難保持淡然。

    “孽障,你敢!”

    他一聲大喊,哪怕受了陰氣重傷,可這會兒卻仍一往無前,欲將宋青小擋在風雨后面。

    老道士擺出一副拼命的架勢,將所有的靈力全都凝聚到掌心之中,準備往腰側重重一拍。

    宋道長的身體表面蒸騰出大量的靈力,正統道家術法之下,那些原本囂張至極的纏繞黑線也像是感應到了什么般,迅速縮開。

    見此情景,宋青小的目光一閃。

    她曾自爆過金丹,老道士此時的情況,便證明了他有想要自爆的打算。

    以他化嬰之境的修為,若他以自身為代表,引爆元嬰、法器,想必也能重創這些陰氣與陰尸。

    “長青,將青小帶開!”

    他的喊聲之中,宋長青如同一頭蠻牛,二話不說往陰尸的方向攔腰沖了過來:

    “師傅,您護青小!”

    他甚至已經放棄了自保的打算,以環抱陰尸的方向,顯然是想要阻止它傷害老道士。

    “啊啊啊——”

    四周摔得七暈八素的普通人放聲慘叫,正在這時,老道士的耳中像是又聽到一絲若隱若現的輕嘆。

    “唉。”

    這一聲嘆息之后,一股清冽異常的寒意沖拂而來。

    他沒有注意到,半空已經緩緩開始出現雪片,那原本兇厲非凡的陰尸在這寒意影響下,動作開始變慢。

    一道輕風徐徐從他身側吹過,所到之處,陰氣避逸躲閃。

    ‘呯’的聲響中,像是有什么東西拍到了陰尸的身上。

    這聲音瞬間將幻咒打破,正欲自爆的老道士只覺得眼前一花,接著一道身影已經擋到了他身體前面。

    他受到了陰氣影響,反應變得有些遲鈍,接連眨了數下眼睛,才像是看清了擋在自己面前的人般,不由發出一聲驚駭異常的呼聲:

    “青小……”

    這一情急之下,氣血翻涌,原本還未平復的氣血又開始沖撞了起來。

    老道士這會兒急得眼珠通紅,可算是理解了先前宋長青的感受,一個錯步出現在她身側:

    “你……”

    他剛一開口,便瞪大了雙眼,話頭像是被人當中掐斷,極度震驚之下半晌說不出話來。

    ‘嗬——’

    那才從甲板之中爬出來的陰尸被宋青小掐住了脖子,UU看書 www.uukanshu尸體已經被提了起來。

    霸道非凡的冰系靈力從她掌心之中涌出,瞬間將它身上如同滑落黏液一般的腐液凍結。

    吞吐而出的陰氣被白霧封鎖,它的動作變慢,緩緩抬了起來,像是想要抓撓她的手臂。

    但冰雪從它脖子處開始往四周擴散,以極為迅猛的速度蔓延至它胳膊、手腕,最終將它抬起的長爪凍在了離她約半掌長的地方,徹底凍結。

    宋青小的手仿佛只是輕輕一掐,‘吭嗆——’

    脆響聲中,那凍為冰雕的陰尸的脖子被她捏斷。

    冰系靈力作用之下,陰尸的身體瞬間被撕裂,‘轟’的一聲化為粉沫灑落下來。

    地面上那些飛纏的黑線一見陰尸死亡,隨即往她足下纏了過來。

    她的腳尖往前輕輕一邁,寒冰隨即將甲板封鎖,宋青小伸手往那些黑氣隨手一抓——

    如同絲帛被生生撕裂開的斷響聲傳來,無數陰魂厲鬼的慘叫聲中,一大把黑線被她抓握到了掌心之上。

    其他黑氣被冰雪絞碎,隨著她腳掌落地,冰晶應聲而裂。

    ‘哐鐺’的響聲之中,冰雪將所有陰氣掃除。

    殘余的陰煞之氣似是知道她并不好惹般,‘嗖’的縮回甲板下面。

    ‘嗖——’

    四周原本張揚開的黑氣也像是知道好歹,眨眼之間便消散,那些即將包圍船艙的水幕再度化為江水,‘嘩’的如瓢潑大雨般灑落下來。

    “……啊……”

    嚇得鬼哭狼嚎的眾人被這些陰寒的江水當頭一潑之下,頓時一個激靈,都紛紛清醒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