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404章 原因

工程大佬
     本想先打電話詢問一下被打監理的現在情況,突然陳陽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

    “喂,劉大哥!”

    “陳陽,我剛剛聽說,你的工人把監理給打了?是不是有這么一回事?”劉宏詢問道。

    陳陽聞言一陣無語,好事不出門,這壞事傳千里。

    恐怕現在整個綠化工程都知道自己的工人把監理給打了這事。

    “確實有這件事情!”陳陽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現在正在了解情況,感覺想要處理好這件事有些頭疼啊!”

    電話那頭的劉宏說道:“遇到這樣的事情確實有些頭疼,不過辦法也不是沒有,你先塞點錢給被打的監理看看,看他收不收?如果他要是收了,那這件事情就好解決。如果不收那你就要從其他方面考慮了。”

    “還有,下來你要花點錢請所有監理吃個飯,堵住其他監理的嘴,盡量不要讓所有監理對你們這里產生抵觸情緒,不然你今后的工作不好弄。”

    如果能花錢擺平的事情最好,陳陽最怕花錢都處理不好,那就有些難辦。

    “多謝劉大哥的這個提議,下來我試一試。”陳陽說道。

    “如果需要我幫忙盡管開口,我和監理那邊關系還是蠻好的。”劉宏笑道,“等一下我給范總監打個電話,和他嘮嗑嘮嗑。”

    陳陽說道:“那就麻煩劉大哥了,如果請監理吃飯的時候我把你帶上。”

    掛斷電話后陳陽準備給安全員打個電話過去,想想后決定還是先把事情了解一下,然后親自去看一看那名被打的監理。

    “姜叔叔,您為什么要打監理?”陳陽來到姜大海的旁邊問道,“您先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一下,是什么原因居然讓你忍不住想要打監理。”

    姜大海聞言小聲的說道:“我當時正在栽種苗木,那名監理來了后看見我栽種的苗木說不合格,叫我撥出來。我當時就問他為什么不合格,他說有幾珠苗木不合格,達不到規定的標準,叫我挖出來不要在栽種。”

    “當時我按照他的要求把他所說的不合格苗木挖出來,然后我正準備栽苗木的時候他看見我挖的坑時說我那坑不合格規范,然后劈啦啪啦的說了一大堆話,其中還說了很多的尺寸,把我都聽懵了,弄得我當時不知道該怎么做。”

    陳陽聽到這兒感覺這監理的做法沒什么毛病,但是就是感覺他有點在挑毛病。

    “后來呢?”

    “我就向他請教具體的栽種方法,他說叫我問去我們施工員,他沒有免費教我的栽種苗木義務。我當時也就沒有在繼續問他,就打電話給施工員。而在我打電話的時候這名監理不知道哪根神經發瘋了,突然把我剛剛栽種的苗木撥了四五株起來。”

    “我當時就質問他為什么要拔我栽的苗木,他說他抽檢幾株看我栽種的合不合格。我知道他是監理的身份,所以沒有和他計較。然而這名監理好像拔起癮了一樣,接連又拔了幾株起來,當時我心里那個氣啊,就和他爭吵起來,最后沒忍住一激動就給了他一拳。”

    這就是事情的經過?

    不就是拔了幾株你栽的苗木嗎?

    人家是監理,你讓他拔就是了,干嘛火氣那么大就打了人家。

    “老板,事后我看了一下現場情況,前前后后監理一共拔了十二株苗木。”中級管理員說道,“我們項目部給工人栽種一株這樣的苗木是八元錢一株,十二株苗木就是九十六元,這是姜工三個小時左右的成果。”

    咦,自己怎么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栽種苗木陳陽并不是按照工天給工人發工資的,

    而是按照計件的方式給工人算工錢。

    一名工人如果給他兩百塊錢一天栽種苗木,那么他一天可以慢吞吞的栽個二十多株左右,良心發現可以多栽種幾株,感覺效率低而且還拖延工程進度。

    如果按照計件的方式給他多少錢一株,那么工人一天會拼了命的干,這樣一天下來至少是四百元起步,雖然給的錢多但是工程進度加快了很多。

    至于栽種的質量陳陽也給他們打過招呼,如果管理員抽查到不合格的就扣錢,而且還要重新栽種,直至合格為止。

    此時此刻陳陽算是知道了原因的所在點,監理一會兒的功夫就把姜大海三個小時的成果給毀滅了,讓姜大海今天白白的辛苦三個小時左右,損失了差不多一百元。

    這對于打工者來說心里能不氣嘛!

    陳陽也不知道該怎么說,遇到這樣的事情他總不能把姜大海臭罵一頓,UU看書 .uukanshu.com 然后攆人家走人。

    不過陳陽是不準備繼續讓姜大海呆在這個工地上干活了,如果讓他繼續呆在這個工地上恐怕監理都不敢下工地來檢查。

    理由很簡單,陳陽的工地上有人要打他們監理,他們監理害怕被打所以不敢來。

    “姜叔叔,下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你可不要在動手打人了,不管怎樣打人就是不對的。”陳陽說道,“雖然對方令人十分討厭,但是畢竟人家是監理,我們施工方得罪不起。”

    “哎,姜叔叔,我也不開除你。你把行禮收拾一下,我叫人送你到我另外一個工地上去上班。記住,下次千萬要忍住。”

    “你想要打他也要找個合適的時機,比如工程結束…”

    送走了姜大海后陳陽揉了揉太陽穴,接下來他要面對的就是被打的監理,頭疼啊!

    如果是遇到好說的監理,那么這件事情可能三言兩語就能解決掉;而根據剛剛姜大海所說的話來看,這名監理恐怕不會那么好說話。

    “你和我一起去看看那位監理。”陳陽對著中級管理員說道,“對了,先打個電話問一問安全員或者測量員,那邊的情況如何?”

    中級管理員聞言立刻聯系起安全員來,幾分鐘中級管理員掛斷了電話。

    “那名監理對他們兩人很抵觸,從始至終都沒有和他們兩個說過一句話。”

    這不是抵觸他們兩人,而是抵觸我們這個工地上的所有人啊!

    “叫他們兩人回來,看來還得我們兩個親自去一趟!”

    喜歡工程大佬請大家收藏:()工程大佬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