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是時候亮出A級烤鴨技能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沒等到任務的提示音,卻等到了來自蓉城的張躍進。

    張躍進是已故的烹飪泰斗張正德的兒子,從事餐飲行業,因為張正德遺囑的關系,在徐拙決定來京城開店的時候,給徐拙投資了一千萬。

    張躍進現在來京城,自然是參加四方食府的開業儀式的。

    當然了,除了參加開業儀式之外,張躍進來京城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談生意。

    徐拙新店的各項采購還沒落實,現在只是蹭著季家烤鴨店來實現食材采購的,短時間內這樣還行,但時間一長,弊端就會顯現出來。

    食材采購,除了要求食材品質之外,議價權也是很重要的。

    像四方食府這種依靠季家烤鴨店來采購食材,基本上已經失去了議價的能力,人家說什么價格就得給什么價格,很被動。

    而且食材采購被人卡著脖子的話,是很被動的。

    雖然季文軒不會這樣做,但人家畢竟是個大企業,老總不做這種事兒,不代表手底下的人不做。

    畢竟,小鬼難纏嘛。

    所以這次張躍進來京城,就是談這事兒的。

    除了四方食府之外,中原這邊的魏家酒樓、趙記私房菜、徐家酒樓等和徐拙都能扯上關系的飯店,再加上揚州的第一樓,徽州的望月樓等等飯店,都可以合作共贏。

    另外,魯菜廚師聯盟里的那些飯店,也可以拉攏一批。

    反正張躍進這次來京城,是打算玩一票大的,弄一個全國食材供應的聯盟,直接從原產地大批量采購,再通過物流運轉到各地。

    由于沒有中間商,加上采購量巨大,這會有巨大的議價權,能夠間接降低飯店的采購成本。

    采購成本降下來后,利潤就會多一些,飯店的生意也能有所起色。

    而且大家聯合起來,不僅有著巨大的議價權,甚至連物流的價格也能壓下來。

    自從在網上了解過魯菜廚師聯盟成立的過程之后,張躍進就有了這個想法,不過這想法雖然挺好,但是實施起來卻不容易。

    因為大家跟張躍進也不熟,最多覺得是徐家的一個親戚而已。

    想要贏得大家的支持和信任,還需要一個人氣高能力強的人來操持而已。

    徐拙,就是張躍進挑中的人選。

    當然了,這事兒剛開始肯定需要和方方面面的人扯皮,徐拙自然是做不來這些的,所以張躍進已經想好,到時候讓徐拙掛個名就行。

    至于具體的事務,他會拉著于長江和陳桂芳一塊兒來做。

    相對于徐拙來說,于長江和陳桂芳就太適合做這種工作了,特別是陳桂芳,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

    她能夠在短時間內把中原省城的菜品副食的配送業務給拿到手,甚至達到壟斷的效果,靠的可不僅僅是徐家的牌子和老爺子的名氣,主要還是手腕和能力夠強。

    不然,就算有名氣有人脈,也不一定能夠成功。

    張躍進見到徐拙之后,就拉著他來到一個沒人的包房,將自己的打算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這事兒不需要徐拙做什么,只要徐拙能夠把圈子里的這些飯店老板召集到一起,剩下全都由張躍進來完成。

    反正能談成,大家就一塊兒做生意。

    談不成,那就再想別的辦法。

    當然了,不管成不成,徐拙的這份人情,張躍進都會承下的。

    按照輩分,張躍進跟老爺子一輩兒,是徐拙的長輩。

    長輩需要幫忙,徐拙自然不會推辭,更何況當時一聽說來京城開店,人家二話不說就通過公司轉來一千萬現金。

    而張躍進也比較敞亮,拉著徐拙問道:“孩子,你有啥需要張爺爺幫忙的盡管開口,別不好意思,我來找你幫忙,要是不幫你做點什么,心里總有些過意不去。”

    徐拙笑著拒絕了:“就是趁著開業攢個局而已,幾個電話的事兒,您不用這么客氣。”

    張躍進卻不依:“話可不是這么說的,雖然只是幾個電話而已,我把手機打爛了都攢不成這個局,還得看你的面子才行。

    孩子,你要不說的話,那我就再往你那公司注資一千萬,你看咋樣?

    最近半年,我把公司一些不怎么賺錢的業務給砍掉了,同時還轉讓出去幾個地段不好的門店,現在手里大把的現金等著投資。

    你要缺錢,我可以再給你投點兒。”

    現在賬上的錢已經完全夠用,加上網絡銷售一直居高不下,所以現金方面很充足,甚至到了完全用不完的地步。

    所以徐拙干脆的拒絕了張躍進的這個提議。

    不過張躍進這么熱情的要幫自己的忙,還一副不依不饒的架勢,這讓徐拙在拒絕之余,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莫非,那個四合院的任務,跟張躍進有關?

    不過這會兒他不好意思提這一茬,因為還沒幫人家的忙,而且具體也不知道會有個什么效果。

    這會兒要是貿然說四合院的事兒,多少有點獅子大開口的意思。

    就算這個任務關系著張躍進,也得等事兒辦得差不多的時候再提,這樣人家更感激,自己這邊也多少理直氣壯一些。

    想通這些之后,徐拙沒再拒絕,而是表示等事后再說。

    張躍進也沒堅持,讓徐拙陪著把整個四方食府轉了一遍之后,便自顧自的離開這里,找他在京城的老朋友去了。

    張家雖然早些年因為戰亂逃離了京城,但建國后,跟京城這邊一直有聯系。

    現在來到京城,怎么也得去找這些老朋友老關系家里拜訪一下,加深一下關系,畢竟以后說不定就要在京城做生意了。

    送走張躍進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徐拙再次回到店里。

    他來到后廚,看到賀國安正帶著一群年輕的廚師站在烤鴨爐前,給他們講著烤鴨要注意的事項。

    店里的烤鴨前些天就已經烤出來,還讓店里的員工吃了幾天。

    做烤鴨的師傅是原來葛記飯莊的頂梁柱,水平很不錯,在徐拙看來,他做出來的烤鴨差不多有B級水平。

    正因如此,徐拙一直沒有得到施展的機會。

    不過現在,既然在教年輕的廚師做烤鴨,徐拙覺得,這是個一展身手的機會。

    他倒不是想出風頭或者裝逼什么的,只是覺得,B級的烤鴨,最多能夠在京城立足,卻達不到風靡全城的效果。

    畢竟B級以上,還有A級。

    而徐老板,恰好掌握著A級烤鴨的技能。

    開業之初,是時候亮出真本事,來閃瞎那些黑粉的狗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