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我勸你好自為之【四千五百字】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品豆腐這道菜,主要看的是賣相,不過涉及到具體的評價,自然還是要品嘗一番才行的。

    不然的話,光憑借外表來打分,萬一味道方面有什么缺陷,這就成大型翻車現場了。

    所以,這道菜一般情況下都是先觀察賣相,通過賣相來確定菜品的大致分數和評價,然后再品嘗一下,看味道和口感方面,到底是加分還是減分。

    再講究賣相的美食,最終還是要吃進肚子里的。

    所以品嘗,是評價一道美食無可避免的一步,也是品評人最享受的一步。

    因為再美妙的視覺體驗,也沒有直接接觸,直接把食物放進口腔中慢慢咀嚼來得過癮。

    老爺子裝了一波逼之后,沒有直接動手,而是對鄭光耀說道:“老鄭,這里就你歲數最大,當年還曾經是廚師長,你先嘗嘗。”

    說話的工夫,這道一品豆腐就轉到了鄭光耀面前。

    老爺子關掉了桌子的轉動功能,盤子穩穩的停了下來。

    鄭光耀也沒拒絕,作為魯菜師傅,對清鮮類的菜品太有經驗了,而徐拙做的這道菜也足夠雅致,讓鄭光耀剛剛就有些一嘗究竟的念頭。

    他拿起勺子,從豆腐的邊上輕輕挖起一勺帶著一丁點兒餡料的豆腐,然后送進嘴里,慢慢品嘗起來。

    “嗯……這道菜不錯。

    豆腐入口爽滑,有點吃果凍的感覺,但卻沒有果凍那么彈牙,整體來說非常潤。

    再加上淡淡的咸味和胡椒味,讓這道菜吃起來很順口,有點吃蛋羹的感覺。

    小拙在做的時候應該加了豬油,香味兒很足。

    豆腐里面的餡料也很不錯,吃起來鮮香味美,咸味并不濃郁,跟豆腐摻在一起恰到好處。

    總體來說,這道菜做得非常完美,我年輕那會兒,可沒有這水平。”

    說完他把盤子往旁邊一推,對身邊坐著的戴震霆說道:“老戴你也嘗嘗,小拙這手藝可真是不錯。”

    就這樣,大家輪流著品嘗了起來。

    每個嘗過的人,

    都對豆腐的口感和味道有了新的感受。

    吃之前,他們已經預估了菜品的口感和味道,然而等豆腐入口之后,才發現預估的有些不足。

    味道居然有點超乎想象。

    這下,大家總算理解剛剛徐濟民為什么要裝逼了。

    要是自家的孩子有這么高天賦的,怕是天天拿著大喇叭在街上廣播。

    他們一邊品嘗一邊聊著一品豆腐,而廚房里的徐拙則是開啟了批量制作。

    這道菜相對來說比較清淡,而且食材豐富,口感一流,所以徐拙已經決定,把這道菜作為店里的主打菜上新。

    也算是給新店開業一個好的彩頭。

    新店開業,肯定有各路人馬過來評測,這個時候,得盡量把A級類菜品展示出來,爭取讓四方食府一炮走紅。

    同時也讓那些準備過來找茬蹭熱度的人閉上嘴巴。

    當然了,真正想挑刺的人,你不管怎么防范都防不住的,徐拙能做的,也就是盡量把菜品做得無可挑剔。

    徐拙一口氣做好了十來份之后,讓服務員端著給各個包房的賓客送過去,讓大家品嘗。

    跟老爺子那邊帶著審視的目光看待這道菜不同的是,其他包房的客人,全都被徐拙這道一品豆腐給折服了。

    全國各地有很多叫這個名字的菜品,但只有徐拙做的一品豆腐,才真的當之無愧。

    因為不管從味道口感還是賣相上來說,都無可挑剔,特別是那滑膩膩的口感,真有點吃蛋羹的感覺。

    對于大家的反應,徐拙倒是很淡定。

    畢竟這是A級菜品,差不多已經是菜品中的巔峰等級了。

    所以好吃到無可挑剔也很正常。

    中午的生意很好,門口排著長隊,還有不少粉絲特意過來,沒時間吃飯,只湊在前臺辦了張卡充點錢,就匆匆離去。

    用這種方式來支持徐拙,支持自己喜歡的偶像。

    除了這些人之外,更多的還是被菜品的味道打動的顧客。

    比如老楊頭,看到今天的充值折扣公告,二話不說就給自己充了二十萬,還表示以后逢年過節家里聚餐的時候,就不在家里做菜了,而是領著一大家子人來店里,坐在裝潢考究的包房里,吃著店里精致的菜品。

    這不更香嘛。

    跟老楊頭一樣想法的,還有附近的其他鄰居,大家也都辦了卡,進行了充值。

    今天充值有優惠,而且還送餐飲券,再加上這些人不咋缺錢,所以都充了不少錢,甚至有幾個老頭還湊在一起比了一番,覺得比人家的少了,又充了幾萬塊錢。

    老年人也喜歡攀比的。

    一天下來,店里光充卡充了上百萬,這讓原本還懷疑五年能不能回本的廖志恒,頓時張大嘴巴,有些不敢相信新店的人氣。

    不過這對徐拙來說,完全沒啥驚訝的,因為在省城那會兒,四方酒樓開業當天,生意也好得出奇,來辦卡的顧客絡繹不絕。

    現在這種情況,只是基操而已。

    等過幾天開始大面積宣傳的時候,生意應該會更好。

    有些飯店,新店剛開業就開始鋪天蓋地的宣傳,這是為了打響知名度。

    而四方食府不需要這樣,知名度已經夠高了,所以今天開業,宣傳方面也只是常規而已。

    市場部那邊打算下周再進行高強度的宣傳,因為這樣可以讓店里的員工假裝食客在網上刷一波餐后感。

    比如在知乎上提問,四方食府已經開業一周了,京城的人是怎么看待這家網紅飯店的?

    然后另外一個賬號,冒充吃過的顧客,來一番連圖帶視頻的精彩點評,點評結束后再讓李浩的公司把熱度刷上去。

    這不就妥妥的出圈了嘛。

    至于微博等平臺就更簡單了,直接把數據刷上去,同時徐拙這邊配合著出兩期視頻,再密集的發幾天微博,把店里的里里外外曬一遍。

    熱度自然而然就上來了。

    等熱度上來之后,生意自然就會上門。

    畢竟人的好奇心是很強的,特別是那些有錢有閑的人,會不自覺的產生好奇心理,在某個時刻,就會產生過來打卡一嘗究竟的念頭。

    假如好處,這又多了一個幫忙宣傳的自來水。

    假如對方不滿意,在網上各種差評,那就用小號說對方是黑粉,是水軍。

    這些操作現在基本上已經是網上的正常現象了,幾乎所有的行業,所有的企業都會這樣做。

    經營方面的事兒,徐拙是不怎么過問的。

    開業后第二天,徐拙在機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前來參加開業典禮的親友。

    比如特意從揚州過來的鄭光耀和烹飪學院的領導們,比如從浙江來的戴震霆和龐世杰,比如從上海來的趙光明等等。

    大家都挺忙的,不能在京城多呆,所以參加完開業儀式之后,便坐飛機回去。

    畢竟徐拙也挺忙的,大家就算留在這里,徐拙也騰不出時間陪著,還不如回頭不忙了,再約個時間聚聚呢。

    除了這些走的人,還有一些留下來的。

    比如張躍進,他會在京城呆一段時間,好好把他弄的那個供應商聯合經營的事兒給處理好。

    參與這事兒的人不少,徽州的望月樓、長沙的湘滿樓、揚州的第一樓、京城的季家烤鴨店、中原的趙記私房菜、魏家酒樓、徐家酒樓等等跟徐拙關系密切的飯店,全都表示會參與進來。

    除了這些店之外,魯菜廚師聯盟和中原那邊的餐飲行業聯合會,也有不少店家感興趣。

    畢竟跟著大佬有肉吃嘛。

    而且就算這事兒不成,至少還能蹭著徐拙的熱度宣傳一波,怎么算這事兒都不虧,所以大家都表現出了很大的熱情。

    從機場回來后,徐拙就一頭扎進廚房里,開始忙著做菜。

    一連做了三天,把他掌握的C級以上的菜品全都做了個遍,甚至連店里沒有上新的菜也做了出來。

    這些菜有的是送給前來打卡的粉絲吃了,不過更多的,卻是進了后廚廚師們的嘴里。

    讓廚師吃的目的,自然不是為了讓他們解饞,而是為了提高他們對菜品的理解能力。

    只有這樣,這些廚師們才能更快的領悟菜品的真諦,做出來的菜品,也會更加地道和美味。

    第四天的早上,徐拙剛來到店里,就接到了張躍進的電話。

    “小拙,上午你能不能抽空來我這邊一趟?我們商量了幾天,打算今天簽署一份意向協議書,大家都希望你能出面做個見證人。”

    徐拙一聽,自然滿口答應了下來。

    見證人這種事兒,其實前兩天徐文海回去之前,已經給徐拙提過了。

    這次的聯合經營,假如是徐拙提出來的,自然不需要找個見證人什么的,因為徐拙的名字就是個巨大的金字招牌。

    除非徐拙不打算要自己名聲了,不然他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名字有污點。

    但張躍進不一樣,張家雖然跟徐家走得近,但畢竟不是一家人,而且大家對張躍進也不太熟,這次也是因為徐拙的緣故,大家才覺得這事兒挺有奔頭,不過具體行不行,真不能拍腦袋決定。

    得好好考慮一下。

    鑒于大家不能一直留在京城,所以就打算先簽署一份意向協議,回頭大家可以在群里慢慢聊。

    盡可能的把所有漏洞部分都堵上,同時也盡量爭取自己的話語權。

    徐拙沒有著急去找張躍進,而是自顧自的來到餐廳,準備先吃點早餐再說。

    今天的早餐是豆漿油條,配上其他幾樣小吃,相對來說比較清淡,不過吃起來味道卻很好。

    徐拙給自己盛了一碗豆漿,里面放了兩勺白糖,又夾了兩根油條,盛了一小碟咸菜。

    他端著這些吃的來到一個空位上,剛坐下來享受這份早餐,郭興旺就湊了過來:“徐拙,我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徐拙捏著炸得香酥的油條咬了一口,好奇的問道:“發現什么了?”

    郭興旺說道:“我發現北方很多人居然是甜黨!”

    徐拙:???

    他還以為這貨在工作中有什么發現呢,結果就來了這么一句。

    最近追竇藝瓊,追得腦子透支了?

    郭興旺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指著徐拙面前的豆漿說道:“就拿這豆漿來說,北方人喜歡放糖,倒是南方,有好多地方都喜歡喝咸豆漿。”

    徐拙笑著搖搖頭:“你說的這個就太絕對了,就拿豆腐腦來說,北方好多地方都喜歡吃咸的,像中原有些地方,吃豆腐腦的時候,甚至還喜歡和胡辣湯湊成兩摻,這樣摻在一起吃,可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

    說完,徐拙繼續吃了起來。

    郭興旺卻沒急著離開,還在小聲嘀咕他的“偉大發現”。

    徐拙端著豆漿喝了一口,沖他說道:“等會兒我要去賓館那邊簽署一份協議,你家富婆應該也會去,你要不要一塊兒去看看,順便跟郭爺爺告個別,他好像今天中午的飛機。”

    郭樹英沒有著急走,而是在京城多呆了幾天。

    一來是了解一下張躍進弄的這個聯合供應的事兒,二來則是跟季文軒老爺子等人多聊聊天。

    而他這次來的時候,還帶了望月樓的幾個運營,特意去公司那邊取經,所以多呆了幾天。

    不過今天,他也要告別離開了,畢竟徽州那邊還一堆事兒呢,而且郭樹英打算明年去上海開一家新店,增加望月樓的影響力。

    這些事兒全都需要郭樹英來處理,所以比較忙一些。

    郭興旺一聽,臉色頓時垮了下來:“啊?她昨晚在微信上問我的問題我還沒想好怎么回答呢,這會兒見面的話好尷尬。”

    徐拙:???

    你倆開局那么好,咋就轉到網戀這方面了呢?

    現在創造個見面的機會,這貨居然一臉見光死的表情。

    嘖,越來越不懂現在的年輕人了。

    徐拙一副過來的人表情嘆了口氣,隨即問道:“啥問題啊,說來聽聽,說不定我能幫你回答呢。”

    徐拙沒有篤定說自己知道答案,而是用了說不定這個比較含糊的詞匯。

    原因就是,他的人設實在是太出名了,出名到他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能夠處理感情問題,所以干脆一筆帶過。

    郭興旺說道:“是這樣,昨晚瓊瓊問我,吃豆漿豆腐腦或者豆花的時候,是選擇甜味好還是咸味好,我當時腦子一抽,說了個雞肉味兒。

    結果她就不依不饒,要我做給她吃。

    徐拙,你能不能幫我做出來,我覺得很有研究價值啊。”

    徐拙:“……”

    我已經第三次無語了。

    人家問你個問題,你居然走神到這種程度。

    幸好你家富婆脾氣好,要換成網上那些擅長用鋼絲球的富婆,這么漫不經心的敷衍,絕對會給你來一次酷刑。

    他起身,UU看書 .uukanshu.com 拍了拍郭興旺的肩膀說道:“我勸你好自為之,反正我是幫不了你了。”

    飯后,把早上的工作安排妥當后,徐拙便溜達著去了不遠處的那家被張躍進定為根據地的賓館。

    他到的時候,張躍進他們正在吃酒店提供的自助早餐。

    等大家吃完后,便一塊兒來到會議室,開始簽署那份意向協議書。

    徐拙作為見證人,剛把名字簽上之后,系統的提示音突然在腦海中響了起來。

    “叮,宿主促成行業進步,特獎勵B級川菜菜品——雞豆花,恭喜宿主。”

    徐拙:啊這……

    這不就是竇藝瓊要的雞肉味的豆制品嗎?

    這算不算是量身定制?

    不過狗系統最近一直薅川菜的羊毛也是挺有意思的,下次總不會給開水白菜的做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