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燒餅夾醬肘子

美食從和面開始
     早上七點,徐拙坐著季明宇的車,慢悠悠的加入進了早高峰的車流中,去看四合院。

    原本于可可也想跟來的,但一聽說七點之前就出發,頓時覺得這種事兒女孩子家家還是不參與為好。

    畢竟公司那么多事兒等著呢,可沒有那么多時間去看四合院。

    而且看得上也買不起,徒增煩惱。

    徐拙今天之所以這么早出發,自然不光是為了看四合院,而是聽季明宇說,今天要去看的那家四合院附近,有家燒餅夾肘子非常出名。

    所以徐拙打算去嘗嘗味道。

    嗯,雖然現在已經是餐飲大佬知名廚師了,但是徐拙本身也是個比較熱衷于各種踩點打卡的干飯人。

    不然當年上大學時候,他也不會跟著《舌尖》的播出,飛到全國各地嘗美食了。

    而季明宇是個喜歡湊熱鬧的主,加上這兩天因為在網上賣慘晉升為一線主播,心情高興之余也想跟徐拙分享一下心情。

    一聽說徐拙要用車,當即就表示全程陪同。

    兩人昨天研究怎么開車去那四合院的時候,季明宇發現居然在他上小學的附近。

    那附近可不光有四合院,而且還有一家賣了幾十年燒餅的小店,店里做的燒餅夾肘子特別好吃。

    季明宇幾乎是從小吃到大。

    哪怕現在已經大學畢業,有時候饞了也會喊上發小一塊兒過去吃。

    原本不光他倆會來,李浩孫盼盼于可可等人也表示過來打卡,嘗嘗這邊的燒餅夾肘子啥味兒。

    但今早,這些人不約而同的鴿了徐拙和季明宇。

    所以這會兒車上只有倆人,其中一個還邊開車邊打哈欠。

    “我們家那些親戚對郭哥很滿意,原本他們想說房子的事兒,但后來一想,萬一提房子的事兒兩人黃了,我表姐絕對會把單身的原因甩到這些親戚身上。

    其實,很早之前我表姐談過一個對象,但是八字還沒一撇呢,我們家的那些親戚就跳出來。

    什么沒房子不能在一起,月收入不到五萬沒什么可談的,

    談戀愛不是扶貧……

    反正都是這類話,連番轟炸。

    硬是把我表姐那個男朋友嚇得提出了分手。

    現在我表姐好不容易又找到一個對眼的,這些親戚可不敢再那樣了,不然就我表姐現在那脾氣,可饒不了家里的那群親戚。

    親戚們也很清楚,所以他們明智的沒提這一茬,我表姐也樂得清閑。”

    親戚嘛,都是這樣,跟他們無關的事兒,他們能夠上竄下跳的發表意見。

    不過一旦有可能會引火燒身,他們就能表現得很豁達,很開明。

    一說到郭興旺,徐拙突然發現一個問題,自從上次直播過后,郭興旺在后廚變得非常勤奮和有責任心。

    雖然過去他也挺勤快的,該管的事兒也會去管。

    但是這兩天,卻跟打了雞血一樣,在忙完自己本職工作的同時,還會主動幫助那些學徒切墩洗菜等等。

    甚至有時候后廚傳菜的忙不過來,他還會幫忙把菜品送過去。

    總之,就是一刻都閑不下來。

    這種情況讓徐拙有些意外。

    按理說好不容易找打了中意的伴侶,而且還是京城有好幾套房子的富婆,郭興旺應該變得松懈才對。

    但現在,他仿佛變了個人。

    這難道也是愛情的力量?

    這會兒閑著沒事,徐拙將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季明宇也有些意外:“喲,還有這么回事啊?那郭哥的身體扛得住嗎?別到時候還沒跟我表姐結婚就先累倒了。

    回頭我得跟我表姐說一聲,看這是什么情況。”

    徐拙懷疑郭興旺去了竇藝瓊家之后,覺得兩家差距太大,所以有種奮起直追的想法。

    不求也立馬能在京城買房,但至少也得往這個方向奔不是。

    他打算今天看完四合院,就找郭興旺聊聊,別這么一直忙下去把自己給累倒。

    弄得原本對員工不錯的四方食府,成為打工人的噩夢。

    快八點的時候,兩人終于到了地方,而且好巧不巧的還趕上了一個車位。

    把車子停好之后,兩人溜達著向季明宇說的燒餅店走去。

    剛拐進胡同口,徐拙就看到前面有不少人在排隊,季明宇咂巴著最說道:“本來想早點過來不排隊的,結果因為堵車還是到了這個點兒。

    咱也跟著等吧,且排著呢。”

    兩人站在隊伍后面,慢慢的等著。

    說是很慢,其實也就等了十幾分鐘,畢竟這是早餐店,約有半數人都是打包直接帶走的,就算在這吃的,也都匆匆吃完就走人。

    在這種生活工作節奏超快的城市,能坐下來吃早餐已經很奢侈了,很少有人能夠細嚼慢咽的慢慢品嘗。

    “倆燒餅夾肘子,要大份的,另外再來兩碗炸豆腐湯。”

    季明宇在店門口麻利的報了飯,然后掃碼付款,拿著收銀員遞過來的小票走進店里,到窗口那繼續排隊。

    不過這個排隊就快很多了,前面就三個人,而且都在等燒餅夾肉。

    窗口里有三個人,一個在后面的燒餅爐上做燒餅,另一個在旁邊的案板前面切醬好放涼了的脫骨肘子。

    第三個人則是拿著新做出來的燒餅,用菜刀片開,然后根據客人點的大份還是小份,把切好的肘子夾進燒餅里。

    剛做出來的燒餅熱騰騰的,表面沾滿芝麻,香酥掉渣。

    將外表黑乎乎里面肉卻是白嫩的醬肘子塞進去,香味兒頓時就出來了。

    徐拙不自覺的咽了一下口水,這種時候,哪怕不餓呢,看到這種畫面也會忍不住的想咬上兩口。

    特別是大份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塞得滿滿的醬肘子甚至把燒餅都撐成了一個圓球。

    看著就讓人特有食欲。

    季明宇用肩膀碰了一下徐拙說道:“徐拙哥,你做醬肘子的水平有這高嗎?這些肘子看著是不咋的,但是味道和口感真是絕了。”

    徐拙笑著搖搖頭:“術業有專攻,醬肘子我也只是略懂而已,不過你要想吃,回頭我可以做點試試。

    反正,店里早晚得上,等過兩天不忙了,我就試著做點嘗嘗。”

    季明宇一聽,眼睛頓時睜得溜圓。

    “天哪,你連這個也會?太神奇了吧?”

    徐拙微微一笑,表情淡定。

    這算什么,有潛心好學的技能在手,不管什么菜品,讓咱看一眼就能學會。

    醬肘子這種美食,就更不在話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