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除了買不起之外,別的都挺好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很清楚不便宜,也知道自己手里的資金有限。

    不過來都來了,他肯定還是要看看的。

    至于價格,這姓邵的老頭還沒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四合院絕對是天價。

    所以買就算了,進去看看格局什么的就行。

    這樣以后再看房子的話,也好有個參考。

    他笑著對邵老說道:“我的資金有限,只能說盡可能的滿足您要的價格,要是相差太多的話,那就算了。

    我不會求著您降價什么的,因為對您來說,那是損失。

    我不喜歡做那種損人利己的事兒。”

    邵老扭臉沖張躍進笑了笑:“嚯,還挺有性格。”

    說完,他沖站在一邊的司機擺擺手,司機立馬掏出一串鑰匙,走到四合院門口,用鑰匙把門鎖打開,然后把四合院的門打開,退到一邊。

    邵老拄著拐杖走到門口,對徐拙說道:“小后生,進來瞅瞅。

    人家賣房子都有專業的解說給顧客講解房子的用途和價值,我也不懂那些,不過你要愿意聽呢,我可以給你講一下當年我在這住的時候,這院子里曾經發生過的事兒。”

    他臉上的皺紋里寫滿了故事,話語中也帶著強烈的傾訴欲。

    徐拙跟老年人打交道次數那么多,自然也能分辨出來,所以他毫不猶豫走過去,小心攙扶著邵老:“那我就洗耳恭聽了。”

    兩人邁步走進了四合院的大門。

    這院子,徐拙覺得至少有五年沒來過人了,院子里的枯草遍地,而且枯草中還夾雜著今年新發的嫩芽,那種破敗的感覺就更強烈了。

    可以說這地方根本不用修飾,就可以拍一些荒村古宅之類的恐怖片。

    拋開破敗不談,這院子的布局倒是挺不錯的。

    院子很大,每一面都至少有三間房子,房子全都是老式藍磚房子,窗戶也是過去的那種木質的雕花窗,看起來很有年代感。

    除了東南西北各有房子之外,主房的兩邊還有兩條通往后院的過道,走過去能夠看到后面一個小小的院落。

    前院除了荒草就是幾棵孤零零的樹,比較單調。

    但是后院的綠植就豐富多了,有花草,有藤蔓,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綠植。

    不過因為沒有照料和修剪,這些綠植有些已經長瘋,藤蔓遍地,甚至有些已經延伸到了房頂。

    而有些則已經死亡。

    看了一圈之后,徐拙越發覺得買不起。

    這院子別說在京城了,哪怕在省城的市中心位置,少說也得上億。

    現在這位置,這地段和面積,人家定價五億都算是跳樓大減價了。

    徐拙又一次覺得自己大意了,真有點后悔沒提前給張躍進說自己的購買預算,導致弄這么高檔的一個四合院。

    幸好故宮禁止交易,不然張躍進說不定就讓自己看故宮去了。

    在四處看的時候,徐拙也聽邵老講了一下這四合院的故事,這里面自然也包含了邵老自己。

    邵老名叫邵鈞儒,民國生人。

    雖然他名字中帶著一個儒字,確是典型的理科男,早年曾留學西洋,學習機械知識。

    幾年后,他學業有成。

    當時正是國家百廢待興的時候,他響應號召,毅然辭掉工作,返回祖國。

    歸國后,他參與了一系列大型機械的安裝和研發,這套四合院,就是當時國家對他的嘉獎。

    他在這四合院里住了半輩子,在這里娶妻生子,開枝散葉。

    從一個意氣風發的青年,一步步成為垂暮的老人。

    在這期間,他經歷了退休,但又被某工業大學返聘,成為教授和科研帶頭人。

    可以說一輩子都奉獻給了自己喜歡和為之奮斗的機械行業。

    不過前幾年老伴過世后,邵鈞儒就搬去了京城西郊的別墅中。

    嗯,邵鈞儒的兒子是做鋼材起家的,得益于邵鈞儒的人脈和關系,加上他本身也極具商業頭腦,在鋼材行業中迅速站穩腳跟,然后涉足房地產行業,身價少說也有幾百億。

    這種身家的人,在京城住別墅,出門坐賓利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聽完了邵鈞儒的故事(炫富),徐拙對這位老人有了新的認識,同時對自己的貧窮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買不起,真是買不起。

    哪怕人家一直沒喊底價,他也知道自己買不起這么好的四合院。

    不過能夠認識邵鈞儒倒也不錯,至少自己圈子里的牛逼老頭又多了一位,而且還是最牛逼的存在。

    老爺子逼王的身份略堪憂啊。

    他正胡思亂想的時候,邵鈞儒看著徐拙問道:“小后生,這院子你覺得咋樣?還看得過去嗎?”

    肯定能看得過去啊,這個不用說,只不過我買不起而已……徐拙在心里直嘀咕。

    他很喜歡這套四合院,甚至在剛剛轉悠的時候,就在心里開始規劃整個四合院的的翻新了。

    比如在院子里種兩棵銀杏樹,比如在后院種一棵老太太喜歡的紫藤蘿等等。

    另外,有了這個院子之后,也可以把熊仔接過來了,它可以悠然在院子里爬樹嬉戲,不用老憋在樓房中那小小的房子里受委屈了。

    而且這四合院的房子多,于家和徐家的人全都住進來都有富余。

    以后兩家人可以全搬到京城來生活了,而不用像現在這樣家人分居兩地,想聽陳桂芳嘮叨還得視頻通話才行。

    看的時候,他想了很多。

    但想象力越豐富,失落感就越強。

    因為買不起,想得越多就越沮喪。

    所以在邵鈞儒發問之后,徐拙笑著說道:“邵爺爺,您這四合院我是超喜歡的,但我我能力有限,買不起這么好的房子。

    不過,我還是要謝謝您百忙之中帶我在這里走走看看,讓我見識到了京城四合院的魅力。

    您中午要是不忙的話,我想請您吃頓便飯。”

    邵鈞儒看著徐拙,笑了起來:“你這小后生,價格不問就這么拒絕,銳氣不足啊。

    身為一個年輕人,老這么瞻前顧后的可不好,不就是一個價格嗎?問一下又少不了一塊肉,說不定還會有驚喜呢,你說是不是?”

    徐拙一聽,難道這是系統所謂的難度降低一半?

    他好奇的問道:“邵爺爺,那您能說一下價格嗎?”

    徐拙雖然覺得有些不可能,但還是想試一下。

    萬一呢?

    萬一真的是系統所謂的那個難度降低一半的獎勵,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說不定買四合院的事兒,就能出現大逆轉呢。

    結果邵鈞儒握拳,慢慢抬起自己的大拇指和小指,比了個六。

    “一口價,六億,你覺得咋樣?”

    徐拙:“……”

    這價格倒是不錯,除了買不起之外,別的沒啥毛病了。

    他苦笑一下,剛準備拒絕,邵鈞儒就說道:“不過你要能做到我提出的一個條件,我可以半價賣給你。”

    半價?

    啥條件能一下子砍掉三億啊。

    徐拙剛準備拒絕,不過轉念一想,這個半價買四合院,不就等同于難度降低一半嘛。

    難道這就是系統的獎勵?

    想到這里,他毫不猶豫的問道:“邵爺爺,您說是什么條件?我想……搏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