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邵鈞儒的條件

美食從和面開始
     既然有機會以半價的方式買套四合院,那徐拙自然不會錯過。

    何況這是在京城開店的隱形獎勵,要是拒絕的話,那真對不起狗系統的良苦用心了。

    就算退一步講,邵鈞儒提出自己難以做到的條件,徐拙覺得也沒什么,聽聽又不犯規,大不了不買就是了嘛。

    邵鈞儒欣賞著幾年沒見過的小院,仿佛陷入了某種回憶中一般。

    良久之后,他輕輕一嘆,把自己的條件說了出來。

    “歸國那年,冶金部的領導在這個四合院里請我們吃飯,當時做飯的廚師是特意從外事招待所請來的,做了滿滿一大桌子菜。

    具體的菜式我已經記不起來了,唯獨一道菜,到現在還記得,記憶猶新,甚至難以忘懷。”

    徐拙知道,正題來了。

    這會兒自己應該接話了。

    他像個說相聲的捧哏一樣,順著邵鈞儒的話問道:“那是一道什么菜啊?”

    邵鈞儒卻沒有回答,而是自顧自的說道:“吃了那頓飯之后,這四合院就送給我了,然后我一輩子都在為機械,為冶金,為祖國的強大而努力著。

    我這輩子遇到很多人,吃過很多飯,我兒子因為有倆糟錢,家里請的也都是名廚大師。

    但我卻從沒有再吃過那道菜了。

    同樣菜名的菜品我吃過不少,但是味道口感,卻相去甚遠。

    小后生,你能給我做出這道菜嗎?”

    徐拙:“……”

    您倒是說菜名啊!

    不過關系著三億資金,徐拙的耐心出奇的好。

    他又問了一遍:“那是一道什么菜啊?”

    邵鈞儒輕輕嘆了口氣:“肝膏湯,川菜的肝膏湯。”

    肝膏湯?

    這……

    這雖然是一道瀕臨失傳的菜,但也沒有多神奇的地方吧?

    倒不是徐拙看不起這道菜,

    主要是他剛剛得到雞豆花的技能,而且還在店里成功上新,每天都有不少人來店里品嘗。

    而跟雞豆花差不多同一級別的肝膏湯,雖然做法上更復雜一些,但總體來說也是清雞湯類的菜品。

    這兩道菜跟開水白菜,并稱為川菜中的“湯菜三艷”。

    這三道菜雖然都用清湯,但卻各有特點。

    比如味道最鮮的是開水白菜,口感最細膩的是肝膏湯,而雞豆花,算是顏值最高綜合評價最好的。

    徐拙現在自己會做雞豆花,以前也沒少吃魏君明做的開水白菜。

    湯菜三艷中,只有肝膏湯最陌生。

    不過這個陌生也是相對的,前幾年徐拙還在上大學的時候,某個春節老爺子閑著無聊,和徐文海一道把這道肝膏湯做了出來。

    當時為了那口湯,老爺子還特意買了一些天價竹蓀。

    做出來的味道確實很不錯,但要說讓人多年難以忘懷,就夸張了。

    反正在徐拙看來,肝膏湯跟開水白菜雞豆花都差不多,并沒有多出奇多讓人難以忘懷。

    邵鈞儒居然幾十年都記著這個味道,而且還一直找不到同樣口味的肝膏湯,這就很讓人難以捉摸。

    徐拙很想問他,是不是當年回國時候略微顛沛,連著幾天沒吃上什么像樣的東西,所以冷不丁見到好吃的,就有種“餓時吃糠甜似蜜”的效果。

    不是那道肝膏湯有多美味,主要是饑餓狀態下吃的,所以就印象深刻。

    在加上是冶金部的領導陪同,做菜是又是國宴廚師,而且還贈送了一套二環內的四合院,這種種驚喜,都會在主觀意識上,不自覺的加到肝膏湯上。

    印象深刻,也就不足為奇了。

    不過這話徐拙只能在心里嘀咕兩句。

    畢竟身為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加上家里不缺錢不愁吃喝,這里面的道理邵鈞儒不會想不通的。

    徐拙要是拿這話忽悠邵鈞儒,那這套四合院他是真不想要了。

    不管能不能做到,都先做了再說。

    不能還沒動手做,就先說別人的不對。

    事關三億資金,徐拙覺得邵鈞儒怎么都是對的,不可能有錯。

    收起心思,徐拙開始打聽當年那碗肝膏湯的神奇所在:“邵爺爺,您能說一下當年您吃過的那份肝膏湯的情況嗎?

    里面都有什么配料,放沒放竹蓀?口感和味道怎么樣,高湯是在這邊熬的,還是廚師帶過來的?

    還有,您還記得那位廚師的姓名嗎?”

    徐拙問得很詳細,他想最大限度的還原當時那碗湯的具體內容,然后再根據這些,把配料和做法推導出來。

    當然了,具體行不行徐拙也不知道,只能多打聽多問問。

    等回去后跟老爺子和于培庸他們好好聊聊這事兒。

    邵鈞儒想了想說道:“就是一碗很普通的肝膏湯,碗里除了清湯和肝膏之外,別無他物,不過味道超極鮮美,肝膏的口感也極為細膩。

    做肝膏湯的是位老師傅,沒過幾年就過世了。

    我曾經找過他的后人,無奈人家已經不涉足這一行了,手藝也已經失傳。”

    嘖,這可真是一點提示都不給啊。

    既然這方面打聽不到,徐拙也就放棄了。

    他覺得等潛心好學的技能冷卻完畢后,把肝膏湯的技能學到手,然后再用菜品升級的獎勵給砸到A級,一樣能夠做出美味的肝膏湯來。

    不過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符合邵鈞儒的要求。

    徐拙覺得可以試試,就算不行,到時候也可以在A級肝膏湯的基礎上進行改進,比現在空想強多了。

    想到這里,徐拙沖邵鈞儒說道:“我可以試試,不保證能夠做出您想吃的味道,但絕對不難吃。”

    這話讓邵鈞儒當即來了興趣:“小后生很有自信嘛,UU看書 www..com那行,那我就等著了。中秋節之前,你只要做好了都可以找我。

    不過一旦過了中秋節,這四合院就會進入拍賣流程,就沒法給你了。”

    中秋節……

    這會兒距離中秋節差不多還有五個月,徐拙覺得問題不大。

    要是五個月時間還做不出一碗肝膏湯,那自己就真的枉為掛逼了。

    雖然用這么長時間去研究一道菜有些不可思議,但換個角度考慮問題,就立馬讓人動力十足。

    比如,五個月掙三億資金。

    這么一想,是不是很來勁?

    徐拙覺得是時候搏一搏了。

    魯迅曾經說過: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為了讓家里的老人住上四合院,為了能夠節省三億現金,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