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熊仔:我才是1家之主

美食從和面開始
     “熊仔,你不認識我了嗎?見到我非但不過來迎接,居然還撓我,你還想不想吃小魚干了?”

    老太太家,徐拙看著手背上的血痕,有點欲哭無淚。

    他下高鐵后,先去了趟魏家酒樓去看了魏君明,然后從魏家酒樓后廚拿了兩包烤干的小魚干,就直奔老太太家。

    好長時間沒見到熊仔了,他覺得這小家伙一見到自己就會撲過來。

    事實上到了老太太家,它確實撲過來了。

    但卻不是想象中那種撲到自己懷里撒嬌,而是上來就撓了一爪子。

    熊仔撓了徐拙一下之后,嗖的一下爬到貓爬架最上面,然后老神在在的開始舔爪子,對徐拙的話置若罔聞。

    仿佛他才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

    不過當徐拙把小魚干從包里拿出來之后,這小家伙就嗖的一下從貓爬架上跳下來,跑到徐拙身邊,不停的用腦袋蹭徐拙的腿,小尾巴還高高豎起并且小幅度擺動著。

    滿臉寫滿了虛情假意。

    徐拙抓了一把小魚干放進熊仔平時吃飯的盤子里,然后去衛生間用肥皂洗了洗手背上的傷口。

    等他再出來的時候,熊仔再次回到了翻臉不認人的狀態。

    “貓就是這樣,一段時間不喂就跟你不熟了。乖孫咋突然回來了?不耽誤京城那邊的生意吧?”

    老太太見到徐拙,臉上抑制不住的高興,作為老年人,最高興的事兒就是兒孫的陪伴了。

    其實上次四方食府開業的時候,老太太在京城住過幾天。

    這會兒滿打滿算也就是半個月沒見到徐拙而已,但老太太卻覺得好像很久沒見到自己孫兒了。

    徐拙說道:“廠里要上新的產品線了,我不放心,過來守著,估計得在這邊住半個月,奶奶您想吃啥,我等會兒給您做。”

    老太太一聽徐拙需要在省城呆半個月,就更高興了:“吃什么都行,只要是我乖孫做的,我都喜歡吃。”

    因為是晚飯,所以徐拙沒做那種太油膩的菜品,而是炒了幾個小炒,熬了一鍋白粥,又烙了幾張蔥油餅,一頓簡單的晚飯就這么做了出來。

    飯菜剛做好,陳桂芳和徐文海就來了。

    兩口子本來還不知道徐拙回省城的事兒,是看了徐拙在朋友圈發的被熊仔撓傷的照片,才知道自家的傻狍子回來了。

    然后這兩口子就過來蹭飯了。

    吃飯的時候,徐拙簡單問了陳桂芳和張躍進合作的事兒,得知正在穩步推進,便聊起了邵鈞儒要賣給自己四合院的事兒。

    徐拙說得很輕松,但是徐文海和陳桂芳卻越聽越覺得有些荒誕。

    再有錢的人,也不舍得用三億來換一道菜吧?

    再說這里面的三億,也是保守估計,實際價值應該會更高。

    特別是京城二環內的四合院,升值空間非常高,誰沒事兒會賣自己的四合院呢?而且還不是因為資金有問題,只是為了口吃的。

    首富也不會這么任性啊。

    “那四合院不會是他租來的,特意騙你錢的吧?”

    陳桂芳一副徐拙遇到片子的表情,讓徐拙有些無語起來。

    不過這事兒擱誰身上都會多想,陳桂芳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在陳桂芳眼中,自家的傻狍子也就做飯方面比較有天賦而已,至于做生意,那就差遠了。

    這會兒生意不錯,也有名氣,說不定還真的會被騙子盯上。

    徐拙無奈的說道:“這是張爺爺給牽的線,他要騙我的話,那張爺爺就是同伙。不管人家真的會不會打折,這頓肝膏湯我都會給他做的。

    畢竟是為了祖國建設奉獻了一輩子的人,就算沒有回報,也值得我去給他做頓吃的。”

    陳桂芳確實不相信邵鈞儒,但一提到張躍進,她就不說話了。

    因為之前徐拙在省城開四方酒樓的時候,張躍進投了一百萬。

    今年徐拙開四方食府,張躍進又投了一千萬,要不是資金實在夠用,他甚至還想再追加投資。

    雖然這是一種投資手段,但不得不說,人家是擔心錢不夠用。

    不然那么多賺錢的投資項目,干嘛非盯著徐拙不停的塞錢呢?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喝完畢后,徐拙又洗了點水果弄了個果盤,泡了一壺茶,一家人坐在客廳熱熱鬧鬧的聊到了快九點才散去。

    徐拙開車回到家里,他先洗了個澡,把臥室里的床單被罩換了一遍,然后躺在床上,開始教工廠里的工人做醬肘子的事兒。

    做醬肘子首先要采購特制的大鐵鍋,這種鐵鍋里面自帶一層金屬的篦子,能夠防止肘子粘在鍋底。

    徐拙在京城時候已經下單采購了這種鍋具,貌似明天能送到。

    至于要用的肘子也已經跟陳桂芳說好了,畢竟這是省城,食材供應方面是陳桂芳的強項,她已經聯系好了穩定的貨源,而且全都是六斤左右的大肘子,非常適合做醬肘子用。

    食材鍋具全都有,現在徐拙發愁的是工業化的流程。

    用工廠的方式來做醬肘子,肯定不能用廚房的方法,因為那樣效率太低。

    之前徐拙得到醬牛肉的技能時候,就分為廚房做法和工業做法兩種。

    可惜這次醬肘子沒這么劃分,徐拙只能自己揣摩。

    不過一直到第二天來到工廠,他也沒把這些流程給捋順,只能等開始做的時候,和曹坤一道進行推演測試。

    徐拙相信,只要做幾鍋醬肘子,做法流程自然就能弄懂。

    徐拙來的時候,正是廠里的早餐時間,他選這個點兒過來,一是懶得在街上吃早飯,正好來廠里蹭頓飯。

    二來是看看工人們的飲食水平如何。

    自從讓曹坤過來組建工廠之后,徐拙基本上就沒咋過問過管理問題。

    當時他就是玩票性質的做個實驗,反正這邊的工廠有各種優惠和免稅政策。

    不過網店那邊對工廠越來越倚重,銷量越來越高,產品線也越來越多,工廠的管理自然也顯得重要很多了。

    特別是工人們的身心健康問題,UU看書 .uukanshu.com 更是重中之重。

    畢竟這關系著食品安全,萬一有人因為待遇或者別的方面的問題心生怨念意圖不軌,很有可能就會造成公共安全事件。

    所以,這方面一定要引起重視。

    而工人的身心健康最重要的,就是飲食和工資。

    工廠的工資標準基本上是徐拙定的,非常優渥,徐拙并不擔心這方面有什么問題。

    倒是餐飲方面,一直就沒什么標準。

    而且就算有標準,只要想從里面摳錢,也非常容易。

    食材上打點折扣,調料上打點折扣,菜品的味道和口感就會差很多。

    比如學校食堂,有領導來檢查時候,菜品油潤,葷素適宜,但沒領導檢查的時候,基本上就是清湯寡水。

    徐拙擔心工廠的食堂也這樣,所以一大早就開車過來,突擊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