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脫骨而已,簡單!【祝大家新的1年…

美食從和面開始
     ,最快更新美食從和面開始最新章節!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徐拙倒是沒拒絕,這會兒還不到九點,直接做臭鱖魚的話確實有點早。

    所以自己先展示展示手藝熱熱身,確實挺有必要的。

    大家一塊兒來到后廚,這里已經特意騰出來一個單獨的灶臺,方便大家操作。

    畢竟是親家來做菜,趙記私房菜這邊給予了很大的方便和尊重。

    徐拙走過來的時候,趙記私房菜的廚師長提著一條五斤多重的鯉魚走了過來。

    不過他還沒說話,徐文海便說道:“換一條換一條,這一條太大了,就算沒廚藝的人也能把骨頭給拆出來。

    換條小的,這樣才能顯示出技術水準。”

    徐拙:“……”

    您可真是我親爹啊。

    人家弄條大的就是擔心我這邊做不到怕丟面子,您可倒好,上來就要求把難度調高一大截。

    看來是時候再給陳桂芳打個小報告了。

    徐文海說的確實沒錯,魚越大,魚骨就越成型,魚肉也越厚實,可操作的空間很大。

    因為脫骨的時候,只要不把魚皮弄破,哪怕魚肉部分全都切出去呢,理論上來說也算成功。

    而且魚越大,魚皮也越結實,就算不小心劃到,魚皮也不會說破就破。

    但魚要是小一點的話就不一樣了,特別是一斤出頭的魚,這種魚因為身體剛剛發育成熟,沒多少肉,魚骨魚刺卻已經齊全,在脫骨的時候,稍有不慎就會捅破魚皮,導致操作出現翻車事故。

    徐文海對自家孩子有自信,所以讓廚師長換成了小魚。

    其實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理兒,特別是那位廚師長,昨天趙金馬讓他準備鯉魚的時候,他滿腦子都是“就這,就這”的吐槽。

    名氣那么大的年輕廚師,

    又是什么烹飪界的希望,又是百年一遇的烹飪天才。

    然而做個魚肉脫骨而已,居然用五斤左右的大魚。

    這種魚,隨便一個人都能把骨頭給剔出來吧?

    剛剛他提著魚過來的時候,原本還想不軟不硬的諷刺兩句,結果還沒開口,就被徐文海給堵回去了。

    嗯,老徐在后廚干了半輩子,這里面的彎彎繞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所以為了不讓自己兒子被人看扁,他主動要求換魚。

    一斤出頭的魚,脫骨難度是最大的,看你們還有什么意見。

    很快,一條一斤出頭的鯉魚就被拿了過來,徐拙洗洗手,接過魚之后,沖那位廚師長說道:“一條沒意思,再來一條唄。”

    那位廚師長還以為徐拙擔心會失誤,笑了笑又拿來一條。

    徐拙將其中一條活蹦亂跳的鯉魚拿起來放在案板上,先用刀背在鯉魚魚鰓上面的部位敲一下,鯉魚抽搐兩下就不再動彈了。

    然后徐拙將鯉魚的魚鱗刮掉,用菜刀把魚肚子切開,將里面的內臟掏出來。

    做完這些之后,他用菜刀順著開口處往里面切,一直把鯉魚肋骨和脊骨連接的部位切開,這才換成小刀,小心的把魚的肋骨剔出來。

    接著如法炮制,把另一面的魚肋骨也剔出來。

    這樣做完之后,他把鯉魚的魚肚子盡量分開,魚肚朝上放在案板上,用菜刀的刀尖將魚頭和脊骨連接的部位切斷。

    然后換一把窄長的剔骨刀,從魚頭后面下刀,貼著脊骨,把魚脊骨給剔出來,一直剔到魚尾的部位才停下來。

    兩邊都剔好之后,小心的將脊骨從魚肚子里拿出來。

    現在整條魚除了魚頭和魚尾之外,就沒有一根魚刺和魚骨頭了。

    這一手操作,看得其他人目瞪口呆的。

    特別是那位廚師長,這會兒再也不取笑徐拙了,甚至還有些自愧不如的感覺。

    這種脫骨方法倒是不難,難的是徐拙這種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可以說沒有一定的工夫和經驗,是做不到徐拙這種水準的。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大家之所以震驚也是這個原因。

    其實在場的人,都能做到徐拙這種水平,但一想到年齡差,大家心里面的那點優勢,就蕩然無存了。

    徐拙把這條魚放下之后,順手將另一條魚提在了手中。

    剛剛那條魚是開膛破肚之后剔骨的,而現在,徐拙打算挑戰一下整魚脫骨,也就是在魚皮完全沒有被破壞的前提下,將魚骨頭給剔出來。

    這難度比剛才大得多。

    也更考驗技術,特別是魚的內臟要跟魚骨一塊兒出來,要是把魚的苦膽弄碎的話,那么整條魚就算是徹底廢了。

    徐拙刮掉魚鱗之后,先把魚鰓摳掉,再去掉魚牙,然后就拿著一把細長且薄的剔骨刀,從魚鰓的部位伸進去,開始剔骨。

    這難度不是一般的大,不僅操作空間小,而且鯉魚的魚骨也比較復雜,前半截有肋刺,后半截有排刺,稍有不慎刀子就會從魚皮的部位給捅出來。

    不過徐拙好歹也有技能加持,所以整個過程可以說是有驚無險。

    等他從魚鰓的部位把整條魚的魚骨和內臟一股腦掏出來的時候,在場的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這一手,真是厲害。

    郭樹英看了趙金馬一眼:“你教的?”

    趙金馬苦笑一聲:“我哪有這個本事啊,肯定是徐濟民,那老東西的廚藝可是很高的,許多已經失傳的小竅門他也懂得,只是嘴巴太臭了。”

    徐文海和徐拙父子倆干笑兩聲,都沒有接茬。

    老爺子的水平確實高,但嘴巴也確實臭,所以兩人沒辦法反駁趙金馬。

    不過也不用反駁,因為下午老爺子就到了,有機會切磋嘴上功夫的。

    徐拙把兩條魚擺在案板上笑著說道:“這怎么樣?還湊合吧?”

    郭樹英點點頭:“很厲害了,我跟你這年紀的時候,是絕對沒這水平的。”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既然小拙完美的把脫骨的技法展示了出來,UU看書 www.uukanshu. 那接下來咱就按照說好的流程,開始做臭鱖魚吧。”

    這是之前就說好的,這會兒名師大廚齊聚,郭樹英自然也想把徽菜的當家菜好好展示一下。

    這會兒臭鱖魚已經準備好了,還是郭樹英他們昨天來的時候帶的,正好今天可以用上。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操作,旁邊的馮衛國就說道:“臭鱖魚不用急著做,這會兒距離上午還遠著呢。

    小拙把這兩條魚給完全脫骨了,與其扔掉,咱們還不如討論一下,這兩條魚到底該怎么做,才能體現出整魚脫骨的魅力。

    你們覺得呢?”

    ————————

    2020年終于過去了,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體健康,闔家團圓,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咱們明年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