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434章 出事

工程大佬
     如果陳陽不是看在兄弟之情的面子上,他們這一個多月所作出來的工程量來算,兩人最多也就是十萬塊左右,按照合同所簽的先付百分之八十那也就是七八萬塊錢。

    要知道陳陽簽這個工程合同的時候付款方式是按完成的進度所付款,好在前幾天國鐵三局撥了百分之二十的備料款給他,不然陳陽都還得墊錢支付給兩人。

    而且這次給兩人的錢想必他們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所以下個月陳陽還得給兩人準備一筆錢付給他們,如果換做其他人陳陽可不會這樣干。

    自己合同簽的是什么付款方式,那么他和下面的人簽訂的付款方式也是如此,根本不會像對待李義和周小桂這樣對待其他人。

    陳陽還不是考慮到了李義和周小桂手里沒有多少錢,每個月支付一點錢給他們,這樣他們所面對的壓力也輕松很多。

    “陽子你放心,我們現在基本山有些頭緒了,這個月保證能夠完成百分之三十,甚至完成百分之四十的工程量。”李義拍著胸脯保證道。

    周小桂本想說什么,但是看見李義都這樣保證了,他也只能跟隨著附和李義。

    “現在你們連百分之十的工程量都沒有完成,這個月你們能夠完成百分之三十我就感到很不錯了,畢竟我對你們的要求并不是很高。”陳陽笑道,“最近我手里又投中了大工程,可惜你們兩人的能力不夠,不然我再承包一點給你們做。”

    兩人聞言頓時一驚,心想陳陽還陣勢厲害,居然又投中了大工程!

    可惜他們兩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不敢在接其他的工程來做,不然他們還真想在承包一點工程來做。

    “現在我們的能力確實不夠,等做個兩三個工程出來那能力自然就鍛煉出來了。別慌,慢慢來,反正這錢是永遠掙不完的。”李義笑道。

    此刻徐夢羽拿完菜坐在陳陽的旁邊,然后微笑的看著李義和周小桂說道:“我隨便拿了一點菜來烤,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不喜歡吃。”

    “我們兩個又不挑食,什么都可以吃。”李義說道,“陽子,這次你和徐美女拍婚紗照還順利嗎?那個地方真有網上所說的那么好嗎?”

    “網上肯定有夸大的成分在里面,不過那里的風景確實不錯,有時間你們可以帶著女朋友去旅游一番。”陳陽笑道。

    陳陽知道兩人現在都是單身狀態,李義是從始至終都沒有聽說他耍過女朋友,而周小桂耍過卻分手了。

    “女朋友還不知道在哪個丈母娘那兒養起的。”周小桂苦笑道,“對了徐美女,你身邊可有單身的姐妹,給我們兩個介紹介紹撒?”

    李義聽到周小桂這話后雙眼頓時一亮:“對啊,怎么把陽子的女朋友給搞忘了。徐美女,我們的終身大事就全靠你,把你身邊的美女些都貢獻出來吧。”

    兩人的話頓時就把徐夢羽弄得有些不自在,目光看了陳陽一眼后問道:“你們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子,我看有沒有合適的?”

    “現在我們還有選擇的權利嗎?只要是女的就行。”李義哈哈笑道。

    陳陽聞言頓時一陣無語,隨即對著徐夢羽說道:“有合適的就給他們介紹一個,他們兩個可都是潛力股,絕對有升值的空間。”

    “那我下來問一問。”

    “感謝,萬分感謝!”

    第二天一早陳陽就和徐夢羽到部隊里的工地上看了一看,把之前現場存在的問題了解清楚,然后匯報給陳金河,讓他知道自己還是來工地上看了那些存在的問題。

    在此期間陳陽遇到了李義他們口中所說的蔣工,初次交流感覺此人還是蠻好溝通的,并不像李義他們所說的那樣難溝通,可能是接觸的時間少還沒有發現吧。

    不過陳陽能夠感覺出來這位蔣工對工作的認真負責,從工人開始上班半個小時后他就聽說蔣工來工地上,然后在兩處施工處不停的穿梭,直至工人下班為止他才結束。

    或許李義和周小桂就是煩蔣工這一點,時時刻刻的都盯著他們的現場,想做點假都十分困難。

    中午陳陽在工地上吃完飯后就帶著徐夢羽返回昌西市,兩人到昌西市后并沒有回辦公室,而是直接回到家里休息。

    11月10日,空氣中透露出一股寒意。

    八點半陳陽就來到了辦公室里,在辦公室里坐了大概半個小時后劉宏慢悠悠的帶著楊總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你這腳好一些沒有,看你這走路還真是難受。”陳陽關心的問道,“你應該多養兩天的,沒必要這么早就到處活動,小心把你這腳再次弄嚴重。”

    劉宏說道:“沒事,我已經問過醫生了,慢慢的走還是可以的。你去看過安置房現場沒有?我們什么時候出發?”

    “我還沒有去現場看過,今天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現場就有我的人帶你們去看一下。”陳陽說道,“等一下我的人就過來的,你們跟著他去就行了。”

    最近系統獎勵給了陳陽一名初級施工員,所以陳陽就讓這名施工員負責安置房現場工作,等白水溝大橋驗收完成后就把中級管理員調過來管理。

    “你還有什么事情要忙?”劉宏好奇的道。

    “我璀璨明珠已經審批下來可以修建商場了,所以我要到現場去看一看。”陳陽緩緩的說道,“這個事情比我任何工地都要重要,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推辭。”

    這是前天中級預算員告訴陳陽的事情,所以陳陽要到璀璨明珠現場這事是早就決定好的,如果沒有這事陳陽就會帶著劉宏到安置房那里去走一趟。

    “哦,你璀璨明珠商場居然這么快就審批下來了。”劉宏驚訝道,“那我接了你安置房的兩幢樓房來修,那豈不是就做不了璀璨明珠的附屬工程?”

    劉宏可是記得陳陽答應過他的,要分一部分附屬工程給他做,劉宏可是一直惦記著這事。

    就在此時楊總走進了陳陽的辦公室,陳陽立即叫楊總隨便做,然后為楊總泡了一杯茶。

    “答應你的絕對不會食言。”陳陽說道,“一段時間沒有見楊總,感覺楊總憔悴了不少。聽劉大哥說,楊總做過一段時間房建工程,對不對?”

    楊總笑道:“何止是一段時間,房建工程和市政工程我做得最長,快有二十多年了。”

    “都是一些老前輩些了。”

    幾分鐘后初級施工員開著皮開車來到了辦公室里,陳陽相互介紹一番后初級施工員就領著劉宏等人離開前往安置房工地上去。

    新區一期的安置房一共有十幾幢,每一幢都不是很高,劉宏想要做哪兩幢樓房仍由他去選擇,陳陽也不會特定去指定劉宏必須修那兩幢安置房。

    半個小時后陳陽來到了璀璨明珠現場,現場的中級管理員是之前在理達縣工地上的管理人員,理達縣還沒有驗收完成,沒辦法缺人所以就把他們幾人給調過來。

    璀璨明珠現場已經有工人在砌筑圍墻,也就是陳陽拍賣所得的整塊地已經在安排工人砌筑起來,只留一道大門可以進出。

    “這圍墻什么時候可以砌筑起來?”陳陽詢問道。

    看見現場稀稀疏疏的幾個工人在忙碌,他們要把這接近一公里多的圍墻給砌筑好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

    “老板,眼前砌筑的工人是我昨天從周圍鄉村找的工人,我們的工人還沒有進場。”中級管理員說道,“我今天已經把我們要招募工人的信息貼出去了,或許中午的時候就有人來。”

    陳陽聽到自己的工人還沒有來時就陷入了沉思,因為如果工地上沒有自己的工人來帶領,那么這個進度肯定會減慢不少,所以每個工地必須得有自己工人的身影。

    可以說系統獎勵給陳陽的工人就是陳陽的眼睛,他們在收集各方面的信息,然后反饋給管理員些,然后管理員些整理后反饋給陳陽,不然工地上的一些情況陳陽不可能知道這么清楚。

    “綠化工程馬上就要完工了,明天我從那里先調十名工人過來幫忙。”陳陽想了想說道,“你這邊在招十一二名砌筑工人,二十多名小工便可,有這些工人應該能夠在一個星期之內完成圍墻的砌筑。”

    中級管理員聞言點了點頭,對于陳陽的安排沒有任何的異議。

    陳陽在現場看了看說道:“測量員把點這些全部放出來沒有?”

    “測量員和材料員去市里購買儀器去了,大概明天就開始放線。”中級管理員說道,“老板,這座商場是老板自己投資建設的嗎?”

    “是老板......”

    陳陽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原來是便道工程的中級管理員打來的電話。

    “喂,什么事情啊?”陳陽問道。

    “老板,現場出事了。一名工人在隧洞里工作的時候不小心被上面的掉落下來的石頭砸中,頭部受傷嚴重,具體情況尚不明確。”中級管理員急忙說道。

    什么!

    居然出現這樣的事情!

    “趕緊把他送到醫院去。”陳陽急忙說道,“受傷的工人是我們的工人還是其他工人?”

    “不是我們的工人,是我們請的工人,一名年輕小伙子。”中級管理員說道,“這名小伙子已經在送往醫院的途中,救護車也在來的途中。”

    “我馬上去醫院等他們,你把現場保護好!”

    陳陽和旁邊的中級管理員交代幾句后就開著車趕往醫院,在路上他聯系上了負責送受傷工人去醫院的管理員,得知受傷的小伙子頭部流了很多的血,隱隱可見一條差不多十厘米長的傷口。

    市中心醫院里,陳陽來到醫院的時候他所等的救護車還沒有到醫院里。

    大概等待了二十多分鐘后,一輛救護車駛進了醫院里,當看見從里面走出來的中級施工員時陳陽知道這是自己所等的救護車。

    “情況怎么樣?”陳陽急忙來到中級施工員的身邊詢問道,“救護車上的醫生怎么說?”

    中級施工員沒想到自己老板會在這兒,于是說道:“情況很不樂觀,一直處在昏迷中,血一直流個不停,畢竟傷口在腦袋上,并且傷口還那么長,救護車車上的醫生都說挺嚴重的,不知道能否救過來。”

    居然這么嚴重!

    要是搶救不過來死掉了那該怎么辦!

    陳陽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心里不慌那是假的。

    現在他最希望的就是這名年輕的小伙子沒事,能夠救過來。

    很快陳陽的手機鈴聲想了起來,一看是中鐵一局江橋打來的電話。

    “喂,江經理!”

    “陳陽,我剛剛聽說你工地上有工人受傷了,你知道這事嗎?”江橋詢問道。

    “知道,我現在就在醫院里!”陳陽說道,“江經理,遇到這樣的事情我應該怎么處理,你對這方面的經驗比我豐富。”

    電話那頭的江橋聞言說道:“我有個屁的經驗。現在受傷的那名工人情況如何?”

    “情況很不樂觀,腦袋上有條十厘米長的傷口,血流不止,處于昏迷之中。醫生說挺嚴重的,不知道能不能救過來。”陳陽如實匯報道。

    “居然這么嚴重!”江橋說道,“你通知對方的家人沒有?”

    “還沒有!”

    “這種事情你還是通知一下對方家人,讓對方家人知道這事。你先把事情的經過了解清楚,安撫好對方的家人......”江橋在電話里說了一大堆話。UU看書 www.uukanshu

    電話掛斷陳陽立刻給現場的中級管理員打過去電話,叫他聯系受傷小伙子的家人,讓他的家人盡快來醫院一趟。

    “老板,醫院喊交錢!”

    陳陽剛剛掛斷電話,中級施工員就在陳陽的耳邊說道。

    “交多少!”

    “叫我們先交十萬!”

    陳陽沒有任何遲疑就趕緊找地方交錢,他可不想因為沒有交錢醫院就不救命而耽誤受傷小伙子的治療。

    錢交好之后陳陽才送了一口氣,然后才問道中級施工員:“這是怎么回事,你當時在現場沒有?”

    還在找"工程大佬"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