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435章 家屬

工程大佬
     “工程大佬 新()”查找最新章節!

    “老板,當時我就在現場,還是我安排他去隧洞里抽水的,哪知道他剛剛走進隧洞準備插電的時候,隧洞上方會突然掉落一塊石頭下來,又恰好砸到了他的腦袋上。”

    咦,難道是這小伙子命中有此一劫,不然為什么會這么巧。

    “掉落下來的石塊有多大一塊?”陳陽詢問道。

    陳陽猜測這掉落的石塊應該沒有多大,如果太大那么這名小伙子肯定當場就洗白,不可能還堅持到現在這個時刻。

    “那塊石塊大概有四五斤重的樣子。”中級施工員回答道,“如果這名小伙子帶上安全帽進入隧洞,或許傷勢就沒有那么重。”

    什么!

    這名小伙子沒有帶安全帽就進入隧洞了?

    一塊四五斤重的石塊從五六米高的高度自由落下,不知道會產生多大的重力,陳陽雖然會算但是心算還差點火候。

    “當時你為什么不叫他帶好安全帽才進去?”

    陳陽真的不知道說什么為好,他一直強調安全問題安全問題,可是最后還是發生了安全事故。

    “當時我想他就是進去插一下電就出來了,所以也沒有去注意太多,哪知道他一進去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中級施工員有些“委屈”的回答道。

    算了,現在也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得先看一看這小伙子的具體傷勢情況。

    搶救室門外,陳陽和中級施工員耐心的等待著。

    大概多了十多分鐘后,兩名護士從里面走出來,陳陽立刻上去詢問道:“護士你好,請問里面的病人情況怎么樣?”

    “情況不是很樂觀,那條傷口實在是太長了,我都好像看到腦漿流出來了。”其中的一名護士說道。

    “具體情況我們也不好說,得看我們醫生如何說,你們在等等吧,我們醫生出來會告訴你們他的情況的。”另外一名護士說道。

    陳陽聽到兩名護士的回答后心里一沉,在醫院的護士都是見過各種病人的情況,

    所以心里大致都會有一個自己的衡量標準,雖然和醫生會有一些差別。

    此刻兩名護士都這么一說,說明情況有些八九不離十了。

    轉眼之間半個小時過去了,搶救室的大門再一次打開,一名醫生領著幾人走了出來。

    “醫生,里面的病人情況怎么樣了?”

    醫生帶著口罩說道:“傷勢很嚴重,希望能夠熬過今晚。你們是傷者的家屬嗎?”

    “不是,我是他的老板。”陳陽回答道。

    “那傷者的家屬來了嗎?”醫生問道。

    “應該快要來了!”

    醫生聞言說道:“我們為傷者動手術前需要傷者的家屬簽訂一份協議,不然這個手術我們不敢做。現在等傷者的家屬來了在說,看他們同不同意做手術。”

    這肯定得同意吧,不做手術難道躺著等死。

    “這個手術太危險了,成功的幾率太小,很有可能病人走不下手術臺,所以需要家屬親自簽字才行。你們急忙聯系傷者的家屬,越快越好,我們好準備手術。”隨后醫生補充道。

    醫生這話頓時就把陳陽弄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當醫生離開之后陳陽才緩過來,然后急忙打電話給中級管理員,詢問受傷小伙子的家屬什么時候到醫院。

    一會兒陳陽收到了中級管理員發過來的聯系方式,這是受傷小伙子家人的電話。

    陳陽直接聯系對方方便些,省得中間轉來轉去的麻煩。

    電話撥通后是受傷小伙子的父親接的電話,開口就詢問自己兒子的情況,陳陽只好把具體情況簡單的告訴了他的父親。

    并且陳陽知道了受傷小伙子的父母還有兩個小時才能到市中心醫院,這漫長的時間還真是煎熬。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后劉宏給陳陽打來了電話。

    “陳陽,你是事情忙完沒有?現場我也看了,等一下我們一起吃個飯,邊吃邊聊,如何?”接通電話劉宏在電話里說道。

    陳陽看了看時間,這還差十多分鐘就到中午一點過了,于是說道:“劉大哥,中午恐怕不行,我這里遇到一點突然情況,需要我親自處理一下。”

    “什么突然情況?”劉宏好奇的問道。

    “工地上有名工人在隧洞被掉落的石頭砸中,腦袋上砸出一條十多厘米的口子。醫生說很嚴重,現在我在市中心醫院等工人的家屬過來。”陳陽簡單的說道。

    陳陽本不想告訴劉宏這件事情的,但是想到自己可能會向他請教一些問題,所以還是告訴他為好。

    “你現在在市中心醫院里?”劉宏問道。

    “嗯!”

    “那你等我,我馬上過來。”劉宏說道,“我還說和你吃完飯后到市中心醫院看看我這腳,你在市醫院里正好。”

    聽劉宏要來市醫院,陳陽心想自己正好可以和劉宏聊一聊這事。

    半個小時過去,劉宏來到了市中心醫院,不過劉宏并沒有前去看腳,而是直接找上了陳陽。

    醫院里的某個角落里。

    “你那工人情況挺嚴重的,如果生命力頑強,或許能夠挺過這一劫。”劉宏了解到情況后說道,“你們公司購買保險沒有?”

    陳陽說道:“當然購買了保險,而且還是購買得最好的那一種。我們已經報了保險公司,也不知道這種事情能夠賠多少?”

    當初準備進場施工的時候國鐵一局就要求購買保險,沒有購買保險還不準施工,陳陽當時就安排周紅麗去做這件事情,因為周紅麗認識這方面的熟人。

    “現在事情才發生你就想著賠償,哪有那么快的事情。這種事情肯定要等事情結束后鑒定傷者的等級后才進行賠償。”劉宏說道。

    陳陽笑了笑,覺得自己有點想得太多了。

    接下來陳陽陪著劉宏去找醫生看腳,由于劉宏找的熟人,所以很快就把腳看完了,然后劉宏陪著陳陽等傷者的家屬。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某一刻陳陽的手里響了起來,一看是受傷小伙子的家人打來的。

    陳陽、劉宏和中級施工員三人在醫院繳費處找到了受傷小伙子的父母,還有他的姐姐和姐夫。

    “陳老板,我兒子劉翔現在情況怎么樣了?”劉和強再次詢問道。

    劉翔,受傷小伙子的名字。

    旁邊,劉翔的母親和姐姐姐夫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陳陽的身上。

    陳陽說道:“目前兒子的情況稍微有點糟糕,醫生建議盡快動手術。不過這個手術有一點的風險,所以要你們簽訂一個協議才行。”

    “我們要簽訂一個什么協議?”劉翔的姐夫問道。

    “好像是風險協議,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帶你們去問一下。”話落陳陽就帶著他們前往負責的醫生那里。

    醫生的辦公室里。

    “醫生,我兒子的情況嚴不嚴重?”劉翔的母親問道。

    “情況很樂觀,你兒子……”

    接下來醫生把劉翔的情況一五一十的給講了出來,最后把一份協議書放在他們的面前。

    劉翔的家人看著這份協議書,突然間感覺這份協議書重若千斤,而那支筆……

    不簽,兒子活下來的機會渺茫。

    簽了動手術,同樣面臨著風險,但是自己的兒子有一定幾率的活下來。

    一時間劉翔的家人陷入了沉默中,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突然間劉翔的母親小聲的哭起來,這哭聲聽得陳陽的心里是那么難受,那么的自責。

    此刻醫生補充道:“動手術的費用需要三十多萬,如果要做手術就準備好錢。”

    “這……”劉和強的目光看向陳陽。

    三十多萬對于他們這種家庭而言無疑是一筆巨款,想要拿出來談何容易。

    陳陽聞言說道:“錢的問題不用擔心,只要動手術,我立即去把錢給交了。”

    目前陳陽能做的就只有這些,希望劉翔的家人在錢這方面沒有什么顧及。

    只要能夠把劉翔給醫好,花在多的錢陳陽也愿意。

    幸好這一家人沒有找陳陽鬧,目前的注意力都在劉翔的身上。

    而且陳陽也期望這一家人不要和自己鬧,大家和和氣氣的把這件事情商量處理,陳陽這邊該出錢的出錢,該出力的出力。

    劉和強拿起筆快速的在協議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我們盡快安排手術!”

    走出醫生的房間,陳陽快速的前去繳費,醫院是要看見錢才動手術,沒錢它才不管。

    陳陽這次繳了四十萬在醫院里,就光手術費都是三十多萬,繳個三十萬顯然是不夠的。

    “陳老板,我兒子是怎么受傷的,你能告訴我們嗎?”此刻劉和強找到陳陽問道。

    陳陽說道:“當時我也沒有在現場,不過我的施工員就在現場,讓他給你說一說當時的情況。”

    接下來陳陽就叫中級施工員把事故的經過詳細的講給劉翔的家人聽,而他則是和劉宏聊起安置房的事情來。

    “你看了現場,你準備做哪兩撞樓?”陳陽好奇的問道。

    “做哪兩幢樓都一樣,不過為了不打斷你修建其他的樓房,我要么做最開始的兩幢樓,要么做最后的兩幢樓。”劉宏回答道。

    陳陽這次中標的安置房一共要修建十六幢小高層樓房,他感覺自己修建兩幢樓房有點太少了。

    “也行,你想做哪兒我不會強求你。”陳陽說道,“至于這個價格下來我們在商量,你現在恐怕連一些單價都沒有看到,所以下來先讓你看一看單價。”

    劉宏說道:“你應該不會讓劉大哥虧本來做的,所以這個單價應該都在我的接受范圍之內。不過,我還是看一看為好,我心里好有個數。”

    “對了陳陽,十六幢樓你才分兩幢樓給我做,是不是分的有點少了?”

    分得有點少了?

    陳陽是害怕分多了給劉宏做,到時候做不出來,既然他這么說,那在分兩幢安置房給他又如何。

    “少了,那我在分兩幢安置房給你,如何?”陳陽笑道。

    “這還差不多嘛。”劉宏說道,“剩下的十二幢安置房樓房你自己修還是想承包出去給別人?”

    “目前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人可以介紹給我,反正這么多我的人都忙不過來。”陳陽說道。

    以前工程少的時候嫌系統獎勵的人太多了,現在工程不斷的在增加,陳陽又感覺系統獎勵的人太少了。

    沒辦法陳陽只能分包出去給別人做,反正只要是自己的工程系統都會認賬的,獎勵給他進度獎勵。

    “我想你也會分包出去給別人做,畢竟太多了。”劉宏說道,“對了,不知道周新金有沒有興趣,我下來打電話問一問他。”

    周新金?

    他現在恐怕有些忙不過來,最近又是道路工程又是水電站的擋墻工程,他根本抽不出時間來在搞另外的工程。

    “周老板現在有些忙不過來,他在我水電站工程上忙碌著。”陳陽說道,“對了,你問一問李老板,他有沒有興趣?”

    “這家伙的實力有點強,如果他想做我可以分包四幢樓房給他做。”陳陽突然想到李老板這個人來,于是叫劉宏去問一問。

    上次李老板找到他是因為璀璨明珠工程的事情,當時陳陽沒有怎么答應他。

    現在有新的工程出來,陳陽覺得可以找李老板合作一次。

    “行,下來我問一問李老板,如果他有興趣我就帶他來找你。”

    “好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就麻煩劉大哥了。”

    這個時候中級施工員來到陳陽的面前說道:“老板,傷者的家屬叫我們給他們找個晚上休息的落腳的地方。他們說對這里不是很熟悉,讓我們替他們找一找。”

    劉宏插口道:“家屬既然這么說了,那就按照他們的意思去辦。我看這一家人目前還是蠻好說話的,所以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

    “就在醫院周圍開兩間房給他們住,每天也就是三四百塊錢。發點善心在給他們一點生活費,這樣對方心里也好受一點。”

    陳陽覺得劉宏說得有道理,于是立即安排中級施工員去辦理這件事情。

    “劉大哥,你說萬一劉翔這小伙子沒有走出手術臺,那時候我該怎么處理這件事情?”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435章 家屬)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工程大佬》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