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436章 處理

工程大佬
     “工程大佬 新()”查找最新章節!

    “如果這個小伙子沒有走出手術室,那么剩下的無非就是賠償的問題。”劉宏說道,“和他家屬能夠達成賠償協議,那么這件事就很好處理,直接給錢就是。”

    “假如和他家屬沒有達成賠償協議,那么只有走法律程序來解決,這種也是最麻煩的處理。”

    這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不過最后劉翔怎么樣,這賠償絕對是少不了的,只是賠償多少錢的問題。

    現在陳陽心里想的就是只要能夠把這件事情完美的解決掉,沒有任何后遺癥,那花費再多的錢也無所謂。

    當然,公司是為工人購買了保險的,這種事情保險公司肯定得承擔一部分賠償。

    想到這里陳陽立即給周紅麗打了一個電話,把這件事情告訴她一聲,讓她問一問保險公司的賠償是怎么一個賠償法。

    七八分鐘后陳陽掛斷了電話,此刻劉翔的父親劉和強來到了陳陽的面前。

    “陳老板,我兒子在你工地上傷成這樣,你們應該給我們一個說法?”劉和強說道,“我就只有這么一個兒子,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讓我們兩個今后……”

    陳陽急忙說道:“劉叔叔,你放心,不管花費多大的代價,我會叫醫生竭盡全力的醫治你兒子的。至于后續的事情我們等你兒子沒什么問題后在說。”

    現在陳陽也不確定劉翔還有沒有以后,只能盡量的說一些好聽的話給劉和強聽。

    劉和強聞言便沉默不語,不遠處劉翔的姐姐和姐夫一直在安慰劉翔的母親,陳陽本想上前安慰一下,最后想一想還是算了。

    “陳老板,剛剛我給那人說給我們找個晚上落腳的地方,不知道……”

    “劉叔叔,我已經安排他去辦理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陳陽急忙說道,“你們放心,后勤這一部分我會安排好,絕對不會讓你們操心一下。”

    聽到陳陽這話后劉和強心里算是舒服一些,隨即問道:“那我們吃飯這些是我們自己解決還是……”

    “你們吃飯這個問題嘛……這樣,我在醫院門口找一家餐館,叫餐館為你們做好一日三餐,你們只需要去吃就可以,

    這樣如何?”陳陽詢問道。

    旁邊的劉宏感覺陳陽對這些家屬太好了,如果是他根本就不會這樣處理。

    現在受傷小伙子的家屬來了四人,在餐館吃飯平均一天至少也是五十,四人就是二百。

    萬一今后受傷小伙子的家屬繼續來人,那一天的消費肯定會翻倍,這樣算下來這筆開銷可不小。

    當然還有居住的費用,如果是開旅館居住,長時間這樣下去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不過劉宏也不好出面說話,畢竟每個人處理事情的方式不同。

    反正劉宏知道,這受傷的小伙子最快沒有兩三個月是別想走出醫院的。

    兩三個月一直呆在這里,那這筆費用少說也有十幾萬吧。

    此刻的陳陽根本就沒有考慮這些問題,他想的就是好好的安置好一些家屬,今后劉翔還得他們來照顧,他只是偶爾抽個時間來看一看情況就行。

    當然,這是劉翔能夠走出手術室,一切順利的情況下。

    假如,劉翔沒有走出手術室,那這些安排也就多此一舉。

    劉和強聽到陳陽的這樣安排,心里頓時好受很多,然后返回了家人那里說了陳陽給他們的安排。

    半個小時候中級施工員返回陳陽的身邊,他已經為劉翔的家屬在旅館里開了兩間房間。

    陳陽立刻安排中級施工員帶著劉翔的姐姐和姐夫去看旅館開的兩間房間,然后帶著兩人把今后吃飯的問題也解決掉。

    等這些事情都安排好后陳陽心里稍微緩了一口氣,接下來他也就可以離開醫院,而醫院的事情就交給劉翔的家人來負責。

    “劉叔叔,我還有事情需要忙就先離開了,你們的吃住我也安排好,所以請你們放心。”陳陽說道,“接下來如果有什么事情給我打電話,我的電話你們是有的。”

    劉和強聽陳陽說要走,當即就說道:“陳老板,你走了這里怎么辦,你必須得在這里。或者你得安排人在這里,我們有事打電話你萬一不來怎么辦。”

    陳陽聞言一陣無語,聽這話對方這是怕自己跑了。

    在說,發生這么大的事情,陳陽怎么可能會跑。

    俗話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啊!

    “劉叔叔,你把我留在這里也沒用啊。你兒子現在在醫院需要錢醫治,我得去想辦法找錢,如果你把我留在這里,那醫治你兒子的錢你們出,那我就留在這兒陪著,怎么樣?”陳陽說道。

    劉和強聞言又說道:“那你把他就在這兒。”

    把中級施工員留在這兒?

    那自己工地上怎么辦?

    “劉叔叔,他就是我工地上的一名工人,你把他留在這兒你覺得起作用嗎?”陳陽說道,“劉叔叔你放心,我是不會跑的,我的電話二十四小時都開機,你打來電話我肯定會接的。”

    劉和強想了想,最終他才放陳陽離開醫院。

    下午五點過,陳陽終于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

    “周姐,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情你報了保險公司后,保險公司怎么說?”陳陽走進辦公室便遇見了周紅麗正在整理文件。

    “保險公司說我們不確定傷者的具體情況,所以暫時還不能處理。不過保險公司叫我們把現場發生事故的照片,醫院的發票等等收好,最后要用這些東西。”周紅麗簡單的說道。

    現場劉翔的情況確實不能確定,所以最后才需要保險公司。

    “行,那下來可能要多多麻煩周姐,幫忙處理一下這事。”陳陽說道,“唉,工地上發生這樣的事情真的讓人頭疼,但愿這名小伙子能夠挺過這一關。”

    辦公室里陳陽靠在沙發上休息著,沒一會兒徐夢羽走進了他的辦公室里。

    “我聽周姐說,你工地上有名工人被石頭砸到了腦袋,嚴不嚴重嗎?”徐夢羽詢問道。

    陳陽說道:“就是挺嚴重的,隨時有生命危險。今天把家屬安排好,晚上好像要開始動手術,希望能夠聽到一個好消息。”

    徐夢羽聞言沉默了一會兒,隨后安慰道:“你也不要太累了,吉人自有天相。”

    “但愿如此!好了,今天你也不要做飯了,我們出去吃。”

    11月11日,天空陰沉沉的,感覺這天隨時要塌下來一樣。

    七點半,陳陽快速起床洗漱,然后吃過早飯來到了辦公室里,隨后給劉和強打去電話。

    “劉叔叔,昨晚你兒子的手術做了嗎?”陳陽詢問道。

    陳陽還是主動關心一下劉翔的情況,他也好提前安排一些事情。

    劉和強沒想到陳陽會主動詢問自己兒子的情況,在他的印象中像發生自己兒子這樣的事情,哪個老板不是避而驅之,哪還會主動打電話來詢問。

    “陳老板,我兒子昨晚十一點開始動的手術,凌晨二點過才推出的手術,目前我兒子在ICU里觀察,每天只能中午二點可以看一下。”劉和強說道,“我詢問過醫生,我兒子目前還沒有度過危險期,還得繼續觀察。就昨晚醫生告訴我,已經輸了五萬多塊錢的血液,好像交的錢堅持不了幾天了。”

    “陳老板,我兒子后續的費用不知道陳老板你那里準備……”

    劉和強仔細的詢問過自己兒子的傷勢,醫生告訴他有一定的幾率挺過去,但是需要的費用非常的昂貴,所以希望他們要有心理準備。

    現在劉和強迫切的希望陳陽那里不要掉鏈子,一旦掉鏈子自己兒子那里恐怕就有些危險。

    陳陽說道:“錢的問題請劉叔叔放心,醫院如果說沒錢了,我就會去交。”

    “那就好,那就好!”

    陳陽掛斷了劉和強的電話后沉思了一會兒,現在他已經交了四十萬在醫院里,不知道在交四十萬夠不夠。

    不過陳陽不會一次性交那么多,醫院說差多少錢他就交多少,交多了醫院的事情有些說不清楚。

    過了一會兒劉宏給陳陽打來了電話,詢問陳陽今天是否有空。

    早上的時候劉宏打電話給李老板說了安置房的事情,李老板一聽頓時來了興趣,表示想要和陳陽合作,承包幾幢安置房工程來做。

    如果陳陽有空,那么他就帶李老板來陳陽的辦公室商談,如果沒有空,那么就只有約個時間談。

    劉宏知道陳陽有點忙,加上昨天發生這樣的事情,想要抽出一點時間恐怕有些懸。

    “今天恐怕沒有時間,我等一哈要去國鐵一局匯報昨天的事情。”陳陽嘆了一口氣說道,“要不晚上的時候和李老板見一面,把安置房的事情簡單的商量一下。”

    劉宏在電話里說道:“可以,那我晚上先約一下李老板,你有時間就給我來個電話。對了,你那位受傷的工人目前情況怎么樣了?手術效果如何?”

    “劉翔還沒有渡過危險期,不過醫生說只要肯花錢,那么挺過來的機會還是挺大的。”陳陽說道,“好了,下來我給你電話,我還有事就不和你聊了。”

    半個多小時候陳陽在電腦上修改出了一份報告,這份報告是由現場的中級管理員和中級施工員整理寫出來發給他的,上面寫的是關于劉翔受傷的詳細經過。

    這份報告是國鐵一局江橋需要看的,所以陳陽必須弄好后才前往國鐵一局交給江橋。

    當然報告上的內容有些修改,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劉翔沒有帶安全帽就進入隧洞,這一點是萬萬不能寫進報告里面的。

    時間緩緩的流逝,早上十點過陳陽出現在江橋的辦公室里。

    江橋認真的看著陳陽交給他的報告,大概四五分鐘后放下了手中的報告。

    “一直在提注意安全問題安全問題,不管怎么提最終還是出現了事故。”江橋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傷心情況怎么樣?”

    陳陽立即把劉翔的情況詳細的告訴給江橋,江橋聽后皺起了眉頭,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良久之后江橋說道:“這是一個無底洞啊!你現在都交了四十萬給醫院,剩下的費用不知道還要交多少進去。”

    “就算把他醫好,評殘后還要給一大筆賠償費用,這筆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而且還要面臨上面的罰款,這幾天上面肯定會有人找我們談話,詢問這件事情。麻煩!”

    確實挺麻煩的,主要是要處理的事情太多。

    “江經理,這次我工地上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們國鐵一局是一個什么態度?”陳陽詢問道。

    這件事情陳陽不知道國鐵一局是否也有一點責任,他曾打過電話詢問周紅麗的老公李浩,畢竟李浩是律師,對這方面應該熟悉一些,可惜對方暫時無法接通,所以陳陽也沒有在繼續打。

    “之前我以為工人的傷勢不是很嚴重,現在聽你這么一說事情還比我想象的要嚴重一些。現在我們國鐵一局的態度就是把工人醫治好,之后我們在說其他的事情。”江橋緩緩的說道。

    額,陳陽沒想到江橋會這樣說,這明顯是現在不想管理這件事,完全甩給他自己來處理啊。

    “江經理,你們國鐵一局可不能這樣,得站出來說句話才行。”陳陽說道。

    “你要理解一下,現在我代表的是國鐵一局。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江橋說道,“我得把你交給我的這份報告上報給上面,看上面如何說。”

    “那……江經理,我現在身上沒有那么多錢,醫院那里我已經交了四十多萬進去,我已經拿不出來了,你看你這邊……”

    陳陽想從國鐵一局套一點錢出來,表示自己目前很困難。

    江橋說道:“錢的問題你自己想辦法,我們這邊目前真的愛莫能助。”

    唉,又是預料中的結果,想要從國鐵一局弄點錢還真是難。

    就在這個時候,陳陽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劉叔叔!”

    “陳老板,醫院說交的錢沒有多少了,叫我們趕快交錢!”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436章 處理)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工程大佬》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