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77章 歌聲

前方高能
     眾人意識到此時自己聽到的歌聲極有可能來源于厲鬼、精怪之后,便都失去了欣賞之意,反而變得忐忑無比。

    那哼唱的小調卻并沒有停止,反倒越來越高亢,像是帶著穿破云霄之力,擊破黑霧的阻擋,傳入眾人的識海里。

    “別多聽,捂住耳朵,抱守心神。”

    聲音越發顯得凌厲,像是緊繃的弦,弦斷便會傷人。

    老道士生性警惕,出聲提醒周圍的人。

    大家一聽這話,都忙不迭的聽從他的吩咐,伸手死死的堵住了耳朵。

    “沒有用的。”宋青小背對著眾人,緩緩開口:

    “這聲音來自于陰氣的干擾,直接通過神識傳遞。”

    只要人的意識還存活,便會難免受聲音的干擾,捂緊耳朵也是沒有用的。

    果不其然,她話音一落之后,大家也發現無論如何堵塞耳朵,那聲音仍舊能清晰的傳進眾人的腦海之中。

    ‘咚咚咚’的急促雜亂的心跳聲中,眾人拼命的搖著頭,死死的閉緊了眼睛,以抵御這越來越高后令人感到頭皮發麻的調子。

    但好在這種高亢的歌聲并沒有持續許久,約十來秒的時間之后,那高到像是連成一線的尖叫聲突然戛然而止。

    “呼——”

    這一會兒功夫,吳嬸等人身上已經被冷汗浸濕。

    聲音消失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極度的靜謐。

    仿佛吹刮的江風都在這一瞬間停止,但耳朵遭受到先前的那一波音波攻擊后,不知是不是因為緊張帶來的后遺癥,趕車的老頭兒甚至覺得自己的耳朵里像是出現了‘嗡嗡’的耳鳴聲響。

    這種空曠到極致的安靜并不能使人感到舒適,哪怕知道周圍有星辰的守護,可老道士等人還是都抬起了頭。

    直到看到宋青小的身影還在對面數米開外的船舷處,一干人才長長的松了口氣。

    “啦——啦啦——”

    這一口氣剛松懈,那少女柔和的哼曲聲又響了起來。

    只是這一次的哼唱聲比之先前的肅殺要溫柔不少,仿佛帶著輕柔浪漫的安撫似的。

    但眾人并不敢松懈,因為在這輕哼聲響起的剎那,前方茫茫的江面之上,突然有紅光閃了數下。

    像是黑霧之中有人點起了一盞紅色的小燈,燈光沖破黑霧,傳入眾人的眼簾之內。

    隨著這紅光一響起,少女歌聲越發清晰。

    ————

    沈莊一直以來都很富裕,又水上交通發達,使得此地極為繁榮,常年都有人往來不絕。

    若是沒出事時,河道之上時常都能聽到裝了歌女的船只,往來穿梭,尋找喜好風雅的客人。

    吹拉彈唱之聲不絕于耳,哪怕夜晚時分,也能聽到靡靡歌聲。

    可此時是什么時候?

    四周沒有人煙,眾人前一刻才遇了鬼。

    這會兒見到燈光,聽到歌聲,大家并沒有第一時間以為碰到了人,反倒各個都頭皮緊繃,緊張得死死咬住了嘴唇。

    只見紅光越來越近,除了歌聲之外,還能聽到船只劃開水流發出的‘嘩嘩’的波浪聲。

    黑霧被分開,一艘小船從黑霧的方向緩緩往眾人的方向飄了過來。

    那小船并不大,恍惚看去似是僅能容納一人而已,有些像少女采菱時所劃的小舟。

    船頭處點了一盞小燈,散發著紅色的光暈。

    “那船上有人!”吳妮兒喊了一聲。

    那船駛得近了,只見船上果然側身匍匐著一個人影。

    從那婀娜的身影看來,應該是個俏麗的佳人,披散著一頭烏壓壓的濃密發絲,穿了一身紅色的紗衣。

    那細紗織得十分輕薄,隨著船行而飄逸,

    像是一串縈繞在她身側的紅色霧氣,將她婀娜有致的身段包裹在內。

    輕飄飛了起來,露出了她一雙修長玉潤的腿。

    紅光籠罩之下,她的一只腿微曲,一只玉足卻踢出了船外,掛在了船舷之上,沉入了江水之中,踢打著江水前行。

    ‘嘩啦——嘩啦——’

    水花被她一只雪白如玉的腳踢了起來,同時歌聲也隨之響起:

    “大紅燈籠高高掛,龍鳳花燭爆火花,梳妝打扮穿喜服,等著郎君把房入——”

    “啦啦啦——”

    眾人聽到了她的歌詞,竟像是唱的新婚喜事。

    從外表看來,此女半點兒不見陰邪之處,也不像之前附身于吳嬸等人身上的鬼物。

    甚至以老道士的修為,也沒有感應到她身上有絲毫陰氣的存在,不由開始懷疑此人到底是不是鬼了。

    鬼物陰氣重。

    越是修行的時間長,那股陰怨之氣會化為煞氣,擋都擋不住。

    可此時他卻沒有感應到這女子身上有絲毫的陰怨之氣,仿佛就是一個憧憬著新婚,唱著情歌的普通少女罷了。

    而宋青小先前擺出這樣的陣仗,又將眾人圍在了圈中,擺明是認為來者不善的。

    聯想到她之前出手之兇殘的程度,老道士不由有些擔憂:

    “青小——”

    他喚了一聲,接著就聽到宋青小冷冷的道:

    “唱的什么亂七八糟的,聽不懂!”

    “……”

    她這話一說完,對面唱歌的少女一下就僵住了。

    那提起的玉足抬在半空之中,像是一卷錄影帶被人按了個暫停鍵似的。

    歌聲也跟著停了下來,前行的船失去動力,也跟著在江心之中頓住。

    ‘滴答!’

    一聲水花聲響,不知是黑船上的那具被沈太太撕破了臉的尸體滴落的血,還是那少女舉起的腳上沾的水珠落入江水之中。

    但這一聲水滴聲響,將這靜寂打破。

    “不好聽嗎?”

    少女幽幽的聲音傳了過來,像是帶著幾絲憂怨的感覺。

    “有話直說不好嗎?”宋青小氣定神閑,平靜的看著停在遠處的那小船:

    “唱什么歌?”

    “……”老道士的眼皮抽搐,吳嬸等人都覺得這樣的對話如果不是發生在鬧鬼的沈莊,若是兩個妙齡少女這樣對話,真是有些尷尬了。

    “不好聽嗎?”

    “你死于洞房花燭時嗎?”宋青小沒有理她的問話,而是直接問道:

    “你叫什么名字,生于哪一年?丈夫是誰?為什么死的?”

    說話的同時,她分出一縷心神沉入識海,試煉任務顯示著:白首之約。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00000。

    這一路行來都只遇鬼怪,指向都與沈莊有關。

    東秦無我的身份還只是猜測,任務的線索都不大明顯,好不容易走到現在,遇到了一個女鬼,終于說出了一點兒令宋青小感興趣的線索來。

    “不好聽嗎?”

    那側臥的女子卻并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像深受她的幾連問打擊般,話語之中露出泫然欲泣的抽噎聲來,好不惹人憐愛。

    “你只會說這一句話?”宋青小皺了皺眉頭,眼中不免露出有些苦惱的神情來。

    她一直按捺沒有出手的原因,就是感應到此女身上的陰煞之氣極重,遠非之前那些道行低微的陰鬼可以比擬的。

    還以為遇到了與任務相關的鬼怪,可如果她只會重復這一句話,可能就是自己將她高估了。

    看樣子,這只是一個普通的鬼,但至少透出了與任務的少許關聯。

    想到此處,宋青小嘆了口氣,寒冰緩緩在她掌心之中出現,幻化為一枚長約三尺的冰劍。

    “青小……”

    老道士宅心仁厚,怕她莽撞出手,錯殺無辜。

    但他話沒說完,宋青小就像是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一般:

    “師傅。”她平靜的將老道士的話打斷,對于這位一直以來表現得正直而仁義,且又對她百般愛護的老道士,她展現出了難得的耐心來:

    “此女頭上的那盞燈可不平凡,以魂靈之力才能點燃。”

    況且她能從陰煞之氣的阻撓之中一路平安來到此處,可見她的非凡。

    “江水之中陰氣很重,普通人碰到都能凍傷皮骨,可她卻能赤足踢水,獨身一人駕著小船來到這里,顯然有些能耐。”

    宋青小的這話一說完,老道士的目光變得謹慎了起來。

    他也發現了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不該以單純的感應陰氣來斷定對方是不是鬼怪!

    老道士看不懂那紅衣少女頭頂的那盞燈的來歷,但從宋青小所說‘魂靈之力才能點燃’中可以得知,此燈的不凡。

    更何況此時的沈莊外圍何等可怕,方圓百里都已經沒有人煙,像是被布下了一個巨大的鬼打墻船。

    自己這一行如此多人,費盡千辛萬苦才能來到此處,中間還死了沈太太一家四口不說,連船上的一個男人都被咬死,才行到此處。

    偏偏這少女敢獨身外出不說,正如宋青小所說,她穿著一身紅衣,赤足踩進江水里面。

    “我們的船在前行,她的船卻沒有再動,又能和我們保持不近不遠的距離,這可不是一般鬼魂能辦到的手段。”

    宋青小這話又提醒了老道士,他再定睛一看,果然如她所說一般,他的表情微微一變,像是懊惱于自己沒有認出此鬼一般。

    “不好聽嗎?”

    遲遲得不到宋青小的回應,那少女的聲音迅速的陰冷了下來。

    她好像并不在意宋青小與老道士關于她身份的討論,反倒對于宋青小評價她歌聲的話耿耿于懷。

    甚至在宋青小再一次的沒有回答她這話之后,她的語氣降至冰點:

    “我唱的不好聽嗎?”

    說話的同時,她一直側躺著的身體終于動了,那滿頭鋪散的青絲緩緩灑落,如瀑布般墜入水中,她以極慢的速度緩緩的轉過了頭來。

    那如云的黑發映出一點雪白的面龐,那臉轉了一半,令人感到恐懼萬分的是,她轉過來的那半張臉,如同平鋪的紙板。

    沒有眉骨與鼻梁的曲線,也不見長翹的睫毛,與她婀娜動人的身段給人的印象截然相反,這轉過來的半張臉像是被人抹去了五官。

    吳嬸等人的恐懼心瞬間飆升至頂點,想要尖叫,卻又怕引起了這女鬼的注意一般。

    “我唱的不好聽嗎?”

    那女鬼的臉完全的轉了過來。

    這是一幕極為恐怖的畫面,絲毫不亞于先前沈太太的尸變。

    那絕美的身影之下,是一張平整的面龐,沒有眉毛、眼睛、鼻子與嘴唇。

    說話的時候,聲音像是被一層薄薄的絹蒙住了般,從她那平整的臉龐中散逸出來。

    “你的臉呢?”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她那一張臉上,她的臉平整一片:

    “就算死了,也無臉見人嗎?”

    “……”

    這話一說完,四周的空氣迅速陰寒。

    ‘呼呼’刮過的風也停止了,前行的黑船也像是遭到了什么神秘力量的阻止一般,停了下來。

    少女舉起的那只玉足上水珠順著足底緩緩滑落,匯聚在腳后跟處,‘滴答’一聲落進了江水里面。

    “你們的死期到了!”

    那無臉少冷至極的開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像是終于被宋青小的話所激怒,竟不再重復的問她先前的問話。

    “我要你們死在此處!”

    她冷冷的話音一落,那舉起的玉腿重新落入江水之中,發出‘撲通’的聲響!

    水波濺了起來,陰風‘嗚嗚’的再次刮過。

    她滿身飛揚的紅色紗裙像是燃燒的焰火,飄出數米長,接著緩緩沉入江流之中!

    在她話音一落后,宋青小二話不說,握緊手中的冰劍,用力往她的方向斬出。

    劍氣劃破長空,帶起一道長長的,形同橋梁般的霜霧,‘轟’的一聲將小船斬中。

    冰系靈力輕易將紅紗撕裂,但在碰到船的剎那,還未來得及將這女鬼連船一并封住——

    那女鬼冷笑了兩聲,船頭的紅色燈光閃了兩下,竟瞬間熄滅了。

    與此同時,那女鬼的身影、船只在眨眼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那紅紗還未消失。

    飄揚的紅紗落入江水,轉瞬將江水染紅。

    ‘嘩嘩嘩——’

    先前還平靜的江流,像是須臾之間便變得水流湍急了許多。

    江水自上而下奔涌,如同奔騰的波滔,異常澎湃洶涌。

    可說來也怪,這艘載滿了人的黑船,卻在這水流之中逆風前進,像是被無數雙無形的手推著飛快往前走。

    “水,水……”

    船上眾人被這一番異變驚得不輕,一個靠著船舷的男人壯著膽子往江水之中看了一眼,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水變紅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