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79章 紅霧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星辰大陣的強悍遠超老道士的想像,以強悍的防守打破了他以往對于應敵法器的認知。

    “好好呆在圈子里,不要出來。”

    煞尸的嘶吼、攀爬聲中,宋青小的聲音傳進老道士等人的耳朵里,令他愣了一愣。

    這一刻,在歡喜的同時,也有許多疑問涌上老道士的心里。

    他目光之中閃過諸多復雜的情緒,最終卻被他硬生生的壓了下去,化為一聲低喝:

    “聽到了嗎?不要出去,呆在圈子里。”

    宋長青也跟著重復他的話,跟周圍人吩咐:

    “不要出去。”

    大家又慌又怕,四周都是鋪天蓋地的尸群,源源不絕。

    江底‘咕嚕、咕嚕’的氣泡聲響中,那攀爬聲不絕于耳。

    紅光映照之下,大家像是墜入了十八層地獄,腐臭的味道、猙獰可怕的尸群,形成這些人畢生難忘的夢魘。

    “青小,你也進來。”

    危急時刻,老道士擔心小徒弟安危。

    他雖說親眼目睹宋青小斬殺沈太太一家四口的神通,可此時的尸群數量太多,且這些腐尸不知死了多少年,沉寂在河道之中,此時皆被陰煞之氣一一喚醒,數量多了也實在驚人。

    既然這星光有如此威能,他也希望宋青小躲進這圈子里,避上一避。

    老道士憂心忡忡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她仍背對著眾人,盯著大江的方向,聽聞老道士的話后,并沒有轉身。

    ‘呼嘯’的陰風吹得她散碎的頭發如同漂浮的海藻般飛揚,裙角的輕紗被高高撩起,上面像是氤氳著藍色的煙霧,往四周散逸。

    ‘咚!’

    一聲重響傳入眾人耳膜之中,震得江水都像是要沸騰,發出‘汩汩’的響聲。

    ‘咚咚咚!’

    緊接著,一陣震耳欲襲的疾響打破了江面的靜謐,甚至將煞尸的嘶吼、動靜都壓制了下去。

    老道士先是一愣,緊接著氣血翻騰。

    本身已經受傷的身體在這聲響之下受到極大的影響,靈力開始在他體內穿橫,沖擊著筋脈,再度加劇他的傷勢。

    “這,這像是戰鼓聲!”

    作為晚金年代出生的老道士,經歷過戰爭,自然也聽得出來這鼓聲不對勁兒。

    最為恐怖的,是隨著這鼓聲一響起,他發現遠處江面的紅光大盛。

    血紅色的光芒穿破黑霧的封鎖,照亮了整個江面,使得黑船蒙上了一層紅光。

    流涌的江水化為血紅,本來就已經十分兇悍的腐尸群,在聽到鼓聲響起的剎那,更是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變得異常兇狠!

    它們前赴后繼的沖擊星辰大陣,一時之間腐肉殘肢亂飛,靈力的氣勁形成疾流,不絕于耳。

    星辰大陣之外,這些腐尸被斬殺的殘碎尸身很快堆積了厚厚一層。

    “殺!”

    一道仿佛由萬千將士所組成的嘶吼從紅色的光幕之中傳了出來,震人心神,駭得普通人雙股顫顫,肝膽俱裂。

    這一聲‘殺’字剛一出口,江水化為層層巨浪席卷直下,氣勢萬分驚人。

    船上原本飽受煞尸之苦的眾人一聽到不對勁兒,強忍內心恐懼抬起了頭,恰好就看到了那被染紅的江水奔騰而下的這一幕,紛紛發出絕望而又驚恐的尖叫聲:

    “啊——”

    “救命!”

    “船要翻了!”

    這樣大的浪頭,不要說一艘黑色的小船經不起它猛力一擊,恐怕就是再大一些的官船,在這巨浪擊打之下,也要碎裂。

    現時煞尸圍攻,尚有星辰大陣阻止。

    若是浪打船翻,到時眾人紛紛落入水中,恐怕難保活命。

    ‘喝!’

    ‘嘶吼!’

    煞尸的咆哮聲響中,眾人顧不得船舷攀爬的煞尸,紛紛散開了些,想要各自抓住船舷穩住身體。

    “別亂動,別離開圈子!”

    老道士傷勢極重,一看情況亂了,不由喊了一聲。

    可是大家早就已經慌了神,這會兒如無頭蒼蠅一般亂沖,甚至混亂之下撞擊著他的身體。

    宋長青顧不得其他,只得勉力將受傷的老道士護住,一面也沖著眾人喊:

    “別亂動,不要離開圈子——”

    話音剛落,有人在推擠之間被撞往星辰大陣之外。

    陣外圍守的匍匐尸群直立起上半身,探出雙臂。

    “啊!”

    那被擠出的正是前往沈莊探親的男人,驚呼聲中,慌亂的向前面的人伸出手,想要穩住自己的身體。

    但下一刻,星芒大震。

    清冷的光輝瞬間亮了起來,‘卟’的輕響聲中,將他半個落出的身體絞碎。

    ‘刷刷——’

    殷紅的血沫化為雨霧亂飛,先前還慌亂異常的眾人,瞬間石化在原地,瑟瑟發抖不敢出聲。

    那男人的慘叫余聲未絕,無頭的尸身栽落下地。

    血腥味兒刺激著尸群,令它們更加躁動不安。

    星辰大陣不僅是能護住陣內的人,同時更是一大殺陣,進入陣中的人是生是死,全憑宋青小的意志。

    “……”

    眾人只看到這陣法先前殺煞尸,保人命的一幕,現在看到有同伴被毫不留情殺死,其刺激不亞于第一次見到吳嬸被女鬼附身時的場景。

    “為,為什么……”

    老道士先前喊了半天沒有作用,此時一旦有人死了,倒令眾人乖順。

    眾人強忍心焦,坐回原位,強忍內心恐懼,又恨又怕的問:

    “這,這不是殺僵的法陣嗎?為什么,還會殺人?”

    “我說過了,好好呆在圈子里。”

    宋青小的聲音傳進了眾人的耳中,平靜得像是不帶半分情緒,令大家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栗。

    不知為何,這群人敢于質疑面冷話少的老道士,卻不敢在此時頂撞宋青小的話語。

    她說完這話,遠處滾騰而下的浪流已經沖刷而至,帶著震天水聲,撞擊上船體。

    “啊……”

    大家顧不得再去管星辰大陣殺人一事,都怕船身在這巨浪的沖擊之下碎裂。

    可是眾人預期之中的碎裂聲響并沒有傳來,水浪連成一排,如傾塌的大廈般,正在這時,宋青小握劍的手迎著巨浪一斬——

    ‘嗖!’

    劍氣化為銀河,將血紅色的巨浪撕裂。

    銀芒之下,浪頭一分為二,所到之處被劍氣凍結,往船身兩側沖刷而開。

    血紅色的波浪如同咆哮的猛獸,以排山倒海之勢從眾人頭頂、身側‘轟’的奔涌而過,緊接著如瀑布般‘嘩啦’涌落江水里面。

    水浪巨大的動靜將一些扒拉著船舷的煞尸打翻,而處于旋窩之中的黑船卻十分穩固,僅只是微微一顛。

    濺起的巨大波浪帶著一股令人聞之欲嘔的血腥味兒,如同瘋漲的潮水,爭先恐后的撲進船艙里面。

    驚恐萬分的眾人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緊接著卻感到船身一震——

    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拉扯著黑船,逆著水流前行一般。

    前方紅霧翻滾,喊殺聲震天。

    翻騰的紅云之中,像是又有一波更大、更急的巨浪翻涌而來。

    ‘砰!’

    ‘轟隆!’

    驚天動地的聲響不絕于耳,傳至永清河兩岸。

    “這船怎么回事?”

    江水滾滾而下,船沒有人劃行,卻以極快的速度往那泛著紅光的霧駛去。

    到了這樣的地步,眾人都看得出來紅霧之中危險至極。

    以此時船行的速度,恐怕不出片刻,便會進入霧中。

    驚魂未定的眾人既不敢探頭往四周去看,也想不出任何法子來。

    不少人靠著船舷痛哭,一臉的絕望之色。

    正在這個時候,宋青小突然開口:

    “我去看看。”

    說完這話,她將手一握,那被她握在掌中的冰劍便隨即化為冰系靈力,涌入她的掌心里面。

    這個時候,宋青小的存在對于船上眾人來說,便如救世主一般。

    聽到她要前往那紅霧之中,有人歡喜,有人不安。

    “你要去哪看?”

    老道士本來捂著胸口,強忍傷痛,深怕出聲之后給她添了麻煩。

    可這會兒一聽此話,卻又有些坐不住了,抓著宋長青的手,一下就站了起來。

    “我去紅霧之中探一探。”

    說話的人是宋道長,宋青小終于轉過了身來。

    大家一聽這話,先是一喜,但又想像到了什么般,露出焦慮的神色。

    唯有老道士大駭,當即喝道:

    “不能去!”

    那先前出現的紅衣女鬼擺明有古怪,她出現之后,永清河內鉆出了這么多陳年腐尸作怪。

    若非星辰大陣的守護,恐怕船上的眾人早就被這些煞尸撕裂,化為冤魂沉入河中,永世不得超生。

    女鬼說完話后,便離奇消失,緊接著紅光閃現,紅霧之中喊殺聲震天。

    隔著百十丈遠,老道士都能感應到紅霧之中的殺機,令他倍感不安。

    “宋青小,我不允許你去!”

    老道士深怕她不聽話,又語氣嚴肅的重復了一遍。

    “紅霧之中很危險,不要去,青小,你聽話,我跟你大師兄都會保護你的。”

    這位從下山以來,一直表現剛強的老道士,此時眼眶之中有渾濁的淚光隱現:

    “我出門之前,求了祖師保佑,此行必定有驚無險。”

    他這話不知是在安慰宋青小,還是安慰他自己。

    說到后來,語氣之中已經帶了幾分慌亂。

    “我就是去看一看。”

    宋青小微微側過半張臉,飛揚的發絲貼在她臉頰邊:

    “您放心就是了,我很快就會回來。”

    她耐心的和老道士解釋:

    “紅霧之中有鬼魂作遂,牽引著這條船,如果不將它解決,會將船帶進里面。”

    那紅霧非同一般,船只若進入其中,未必出得來。

    雖說其他人的死活與宋青小不相干,可船上還有老道士師徒,她并不愿這師徒兩人死在里面。

    除此之外,自然還有更重要的理由。

    如今大霧封境,黑船是前往沈莊唯一的‘通道’。

    而若是黑船半途被吞噬,‘通道’被鎖,她的任務自然也會受到影響,宋青小絕不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會將星辰大陣留在這里,護你們周全。”她抬起眉睫,那細長的眉毛像是一柄清冽逼人的劍,壓在她清澈的眼眸上面:

    “如無意外,在船進紅霧之前,我會回來。”

    這是她的承諾,也是在安撫著老道士的忐忑不安。

    可這會兒老道士哪里細想得過來這些,他只是不停的搖頭:

    “不行,我不允許你去。”

    “道長,讓她去吧。”

    其他人一聽宋青小要將星辰大陣留下,都隱晦的露出松了口氣的神色。

    “宋姑娘吉人自有天像,自有神靈相助。”

    星辰大陣的厲害大家已經見識過,正如宋青小所說,只要老實呆在圈中,便不會出問題。

    如此一來,大家安全暫時得到了保證,這些煞尸不能傷他們分毫。

    與此同時,宋青小又能進入霧中,若是可以將那女鬼、沈莊的事情解決,豈不是兩全其美?

    “宋姑娘身手不凡,定不會有事的。”

    大家深怕老道士阻攔,UU看書 www.uukanshu 你一言我一語的勸阻。

    “閉嘴!”

    之前一直以來表現得寬容正義,就連面對沈太太有心刁難的時候,都展現出道家風范不與她一般計較的老道士,此時如同一個被激怒的老父親般:

    “你們勸的人可愿讓你們的兒女骨肉前去冒險?”

    他急怒攻心,瞪大了眼,怒視著周圍的人。

    其他人在他瞪視之下,心虛的別開了臉,老道士更覺得不甘:

    “若是不愿,為何要讓我的孩子去冒險?”

    “我們力有不足——”

    “住口!”老道士聲音嘶啞,大聲的罵:

    “你們之中不乏少壯之輩,卻也龜縮不前,你們這會兒如此口出狂言,不過是仗著有這陣法相護,不如讓青小將陣法收走,大家各憑本事,能活幾時便到幾時。”

    “那怎么行——”

    其他人一聽他這樣說,都不由面色一變:

    “上天自有好生之德——”

    老道士也不理他們,只是看著宋青小:

    “別去。”

    說話的功夫間,船又前行了數十米,那紅光越來越亮,若隱若現的血腥味兒中,江上的紅霧已經往這邊緩緩的飄移了過來。

    宋青小又將頭轉回江面,她心志堅定,事關任務,這會兒下了決心,又哪容易被人撼動心意:

    “您別擔憂,我去去就回來。”

    她說話的同時,抬腿踩上了船舷。

    那船行的速度很快,可她身體卻站得極穩,一踩上船舷,便只聽‘嘩啦’巨響中,一股江浪拍打而來。

    只是浪花在碰到她身體的剎那,便像是被某種力量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