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比鵝肝還好吃的魚肝?

美食從和面開始
     季明宇說的那家日料店,在三里屯附近。

    徐拙跟著導航來到這家日料店門口時候,發現門口已經開始排隊了。

    這個點兒就開始排隊,說明這家日料店的名氣和水平還是相當可以的。

    季明宇是在這家日料店包房里做直播的,徐拙在門口報了報房號之后,服務員便領著他往里走。

    這家日料店的大門很小,就是那種經典的日式小門,門上掛著半截布簾。

    但是進去之后就會發現,里面很大,特別是大堂,布置得很有日本特色,宮燈什么的裝飾得也很好。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大堂正中間掛著的一個大大的魚型燈籠。

    這燈籠魚的造型看上去有些扁,頭很大,頭上還頂著一盞小燈,有點像是動漫中的燈籠魚,看上去蠢萌蠢萌的。

    包房在樓上,徐拙在穿著和服的服務員帶領下,來到了季明宇所在的包房。

    包房是推拉門,徐拙把門拉開,就看到了里面,正坐在榻榻米上一邊吃東西一邊對著直播用的手機侃侃而談的季明宇。

    “喲喂!看看誰來了嘿!”

    季明宇把直播的手機轉過來,讓大家看到徐拙的身影。

    然后他沖徐拙說道:“徐拙哥,趕緊進來,你不在我這吃飯都吃不香。對了,換一下鞋啊,他們這榻榻米不能穿鞋進來。

    我都納悶了,既然在咱們國家開飯店,就不能按照咱們國家的規矩來?

    弄個桌椅板凳多好,這要是吃飯的人有腳氣,那味兒得多竄啊,人家約會的對象怕是立馬會吹。

    所以說,還是中餐好,沒有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人家日料店請季明宇過來做宣傳的,畢竟季明宇是京城本地人,一口地道的京片子特別是討喜。

    結果這貨倒好,直接開始吐槽人家包房搞榻榻米的設定。

    不過越是這樣,越不像是在恰飯,粉絲們的接受程度也更高一些。

    其實剛剛在大堂的時候,服務員就問徐拙要不要換鞋,當時徐拙還有點好奇,

    心說這又不是洗浴中心,我換個毛的鞋啊。

    現在他才知道,包房里都是榻榻米,不能穿鞋進去的。

    他把鞋子放進門口的鞋柜里,順便拿出一雙木屐,方便一會兒去衛生間的時候穿。

    收拾好這些之后,他抬腳進去,來到榻榻米中間放著的小方桌前,盤腿坐下。

    其實旁邊也有和室椅,就是那種在榻榻米上用的無腿椅,不過徐拙坐不慣這玩意兒,覺得還是盤腿坐比較合適。

    坐定后,他剛跟直播間的人打個招呼,就有服務員端著盤子進來,盤子上放著一個用熱水燙過的毛巾。

    徐拙擦手的時候,季明宇說道:“剛剛吃的那個魚,再上一份吧,另外還有什么招牌盡管上,我徐拙哥來了,排面肯定得重新拉起來。”

    桌上剩下的殘羹冷炙全都撤了,服務員先上了兩份小涼菜。

    這在日料中,被稱為先付。

    所謂的先付,就是最先上的下酒菜,也就是中餐中的小涼菜,不過跟中式小涼菜不同的是,先付的量很少,基本上一兩口就沒。

    另外先付的味道一般是甜酸咸三種,因為這三種味道,最能調動人的食欲,讓人變得有胃口。

    而且這三種菜,也比較佐酒。

    日料中,先付是伴隨著第一道酒上的。

    吃兩口菜,喝一口酒,讓身心都進入享用美食的狀態,這樣才算是進入就餐的正題。

    徐拙吃了口小涼菜,旁邊的服務員立馬倒了一小杯清酒。

    原本徐拙是沒打算喝酒的,因為他覺得吃飯就吃飯,非得跟酒牽扯什么。

    但是看到直播間里大家踴躍的要求喝完,甚至還有不少人刷打賞的時候,他便端起了酒杯。

    既然粉絲們熱情高漲,他也不能潑大家冷水。

    不過徐拙并沒有喝完,而是喝了一小口,淺嘗輒止。

    又吃了一口小涼菜之后,前菜來了。

    這樣一道一道的吃,分量都不多,徐拙好奇的看著墻上掛著的簡介:“這也不是懷石料理啊,為什么按照懷石料理的規則上菜呢?”

    旁邊的服務員說道:“您是貴客,自然要以貴賓的方式來招待。”

    徐拙:“……”

    你們可真是不放過任何一個宣傳的機會。

    說不定明天就會拿自己來日料店吃飯的照片在網上做推廣。

    不過做就做吧,反正這是季明宇接的活兒,自己就當幫兄弟的忙了。

    一道一道的菜上了,不少菜徐拙都是才吃一兩口,就會被服務員撤掉換上新的。

    季明宇已經吃得差不多了,這會兒坐在主陪的位置上,一邊喝茶一邊吐槽:“日本人就這點不好,吃飯還整這么小的桌子,兩仨菜擺滿了。

    直接弄大桌子,擺上個幾十道菜,這才像回事嘛。對了小妹兒,那魚呢?快點上,讓我徐拙哥好好嘗嘗。

    他要是覺得好吃了發條微博,能頂你們做半年推廣。”

    說完他又對徐拙介紹道:“哥,你是不知道,他們這里做的魚是真好吃,怎么做都好吃。”

    徐拙放下筷子,端著酒杯又抿了一口:“啥魚啊被你說得這么神乎其神的,河豚嗎?那玩意兒我可不敢吃啊。”

    日本人對河豚情有獨鐘,哪怕為此付出生命,也要一品河豚的美味。

    徐拙雖然也想知道河豚的味道,但一想到河豚那致命的毒素,便沒了興趣。

    世界如此美妙,何必為了一口吃的就拿命開玩笑呢。

    季明宇搖搖頭:“關西人才吃河豚,這家店是日本關東的,人家吃的是鮟鱇魚,UU看書 www.uukanshu 所謂關西河豚關東鮟鱇嘛。

    鮟鱇魚可是好東西,別看長得丑了吧唧挺隨便的,但是肉的味道特別好,不管咋做都特好吃。

    特別是鮟鱇魚的魚肝,哎喲喂,那味道可真沒治。

    口感細膩綿滑,入口即化,比那種最高檔次的巧克力口感還好一截,我個人覺得,甚至比鵝肝都美味。

    剛你來之前我一個人就吃了兩份魚肝,等會兒你也可以嘗嘗。

    那味道,那口感,真是沒得說。”

    徐拙原本沒在意,但是聽著聽著,他便放了筷子。

    難道自己隨意出來轉轉,還真找到了合適的食材不成?

    鮟鱇魚肝,這個倒是可以做成肝膏湯試試,能夠媲美鵝肝的存在,想來味道和口感應該是不差的。

    嗯,等會兒先嘗嘗,行的話就跟店家說說,買一些鮟鱇魚肝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