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鮟鱇魚肝

美食從和面開始
     鮟鱇魚,俗稱結巴魚、哈蟆魚、海哈蟆、琵琶魚等,一般生活在海平面以下2500米的海底深處,為近海底層肉食性魚類。

    鮟鱇魚頭部上方有個肉狀突出,形似小燈籠,是由鮟鱇魚的第一背鰭逐漸向上延伸形成的。

    在黑暗的海底,小燈籠會發出微弱的光芒,以此來吸引附近的小魚,達到捕獵的目的。

    這也是鮟鱇魚最大的特點。

    鮟鱇魚沒有魚鱗,長相丑陋,但確實味道和口感都極為鮮美的食材。

    特別是鮟鱇魚的肝臟,被稱為海底鵝肝,甚至在一些美食家眼中,鮟鱇魚肝是超越鵝肝一般的存在。

    鮟鱇魚因為飯量大,吃得多,因此造成肝部也異常碩大。

    一條成年的鮟鱇魚,其肝部能生長到體重的四分之一,碩大的個頭也給人們的食用提供了先天條件。

    畢竟要是長得太小的話,說不定就會被漁民給扔掉,就此錯過了魚肝的鮮美。

    而個頭大了的話,就算不怎么好吃,一般情況下也舍不得扔掉的,好歹也是肉嘛。

    除了魚肝之外,鮟鱇魚的魚肚據說也是非常美味。

    跟肝臟一樣,鮟鱇魚的魚肚個頭也很大,鮟鱇魚能夠吃下跟自己身體相等的獵物,作為消化器官的魚肚,其個頭可想而知。

    在我國的沿海城市,對于鮟鱇魚的內臟,一般只吃魚肝和魚肚,但在日本,鮟鱇魚的魚腸也是極美的一種食材。

    據說涮火鍋,吃起來比鵝腸更爽脆。

    不過徐拙沒吃過,所以對于這種傳聞的真假不太清楚。

    除了內臟之外,鮟鱇魚的魚肉口感也非常鮮美好吃。

    跟其他魚類不同,鮟鱇魚的魚肉吃起來,有種水豆腐的那種鮮嫩Q彈,讓人吃過一次就會念念不忘。

    另外,鮟鱇魚的脊骨也很好吃。

    鮟鱇魚的脊骨是軟骨,也就是常說的脆骨,口感爽脆,嚼起來不費牙。

    至于剩下的魚皮魚鰭等等,也都能吃,可以說整個鮟鱇魚,除了魚頭的大骨頭太硬沒法下咽之外,

    剩下的全身都能吃。

    在日料中,鮟鱇魚的地位非常高,甚至跟河豚不相上下。

    這也是關西河豚,關東鮟鱇這一說法的來源。

    日料中鮟鱇魚的不同部位,都有不同的吃法。

    比如鮟鱇魚肝,一般會去掉血管之后用清酒和食鹽稍稍腌制,然后裹起來在鍋里蒸,蒸熟后就能直接切片食用。

    除了這種原汁原味的吃法之外,鮟鱇魚肝還可以用生煎、熏烤等方式來烹制,味道都非常出眾。

    在徐拙用手機查鮟鱇魚肝的相關資料時候,他等待的鮟鱇魚終于上來了。

    首先上來的,就是安康魚肚。

    安康魚肚吃起來口感跟雞胗很相似,但相對雞胗而言,又沒那么費牙,肉質也更加細膩,吃起來別有一番滋味,甚至不會讓人覺得這是下水。

    吃完了魚肚之后,端上來一盤鮟鱇魚生。

    軟軟嫩嫩的鮟鱇魚肉擺放在盤子里,看上去還在微微抖動,由此可見,這鮟鱇魚是現殺的,甚至在切片裝盤的時候,整條魚還沒死透。

    隨著魚生上來的,還有日式醬油和芥末等魚生蘸料。

    徐拙用筷子挑起一點芥末放在魚肉上,然后再把魚片夾起來,在醬油中蘸一下送進嘴里。

    芥末的辛辣和醬油的咸鮮,把原本就鮮嫩的魚肉襯托得極為鮮甜。

    加上鮟鱇魚本身比較軟,膠質多,所以吃起來口感非常綿密柔軟,而芥末的辛辣和醬油的咸鮮,正好化解了魚肉的油膩。

    其實鮟鱇魚更適合燉一下做火鍋,因為這些膠質能夠讓魚湯變得濃稠鮮香,不管涮菜還是喝湯,都極美。

    魚生很好吃,甚至超越了徐拙對生魚片的認知。

    就沖這么好吃的魚肉,徐拙覺得自己也應該買幾條鮟鱇魚好好琢磨琢磨,假如可以的話,他甚至還想在店里上新一些鮟鱇魚的菜品。

    在國內,鮟鱇魚的價格并不高,而且只有沿海地區的人食用。

    假如能在店里上新的話,徐拙覺得利潤應該是不小的。

    不過鮟鱇魚有個缺點,那就是無法養殖。

    漁民用拖網在海底打撈,有時候多,有時候少,甚至有時候一條都遇不到,產量完全沒法保證。

    而且就算打到,也不保證是鮮活的。

    假如四方食府上新這道食材的話,鮮活肯定是主打的賣點,甚至還要在大堂里弄一個大號的水族箱,讓顧客自己挑選要吃的魚。

    但這些都還只是設想而已,具體行不行,還得看具體的情況。

    比如原材料供應了,比如菜品的設計了,比如食客的接受程度了。

    店面一大,顧慮就會增多,現在四方食府的經營,已經不是徐拙一個人拍腦袋就能決定的,不管做什么,都要經過論證才行。

    只有這樣,四方食府這條大船才會行駛的更加平穩。

    正在思索的時候,鮟鱇魚肝端了上來。

    鮟鱇魚肝的做法非常古樸,應該就是用清酒和食鹽稍稍腌制一下,然后就裹起來下鍋蒸制。

    這做法,跟鵝肝醬很相似,甚至連吃法也很相似。

    這種方式做出來的魚肝,在日料中一般會蘸著醋或者醬油食用,但徐拙這會兒卻什么都沒蘸,夾起一片就送進了嘴里。

    徐拙始終相信一點,好的食材,是不需要用調料進行多余的搭配的。

    另外,他這么嘗試,也是為了看看鮟鱇魚肝到底有多好吃,值不值得自己去做肝膏湯的實驗。

    魚肝剛一入口,徐拙就有種吃了一塊鵝肝的感覺。

    不過細品之下就能發現,UU看書 www.uukanshu嘴里的這塊肝臟,比鵝肝的的香氣要柔和,同時口感也更加柔軟一些。

    但這不是說鮟鱇魚肝比鵝肝差,相反,徐拙越吃,越覺得鮟鱇魚肝確實是超越鵝肝的存在。

    至少在他為數不多的吃鵝肝的經歷中,鮟鱇魚肝確實非常出眾。

    或許以后有機會吃到頂級鵝肝的時候,會推翻這一結論。

    不過現在,他鑒定的認為,鮟鱇魚肝就是比鵝肝好吃。

    入口細膩綿滑,脂香持久柔和,在香味兒中還透出鮟鱇魚肝特有的清鮮,吃完之后嘴里還有微微發甜的回甘。

    這簡直就是自己夢寐以求的食材。

    甚至比鵝肝更加適合做肝膏湯的食材。

    有了這鵝肝之后,徐拙握了握拳頭。

    邵鈞儒的那套四合院,老子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