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84章 不妙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船坊內的木板色澤并不深,那幾個鮮紅的血腳印在木板之上份外鮮明。

    尤其是潑灑了江水上去之后,那些血液像是活了過來般,順著水流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往外溢展開去,在船艙內部暈開大團大團的紅漬來,仿佛盛開的巨大花團。

    “刷不掉。”幾個女人挽起袖子,拿了刷子坐在木板上,拼命的刷洗著這些印子:

    “怎么會刷不掉呢?”

    宋青小冷眼旁觀著這一幕,并沒有出聲。

    第二夜悄然來臨。

    這一晚江風特別的大,吹擊著船坊,使得江上以鐵鏈穿并的船只相互撞擊,發出‘哐哐’之聲。

    寒風從船坊的紗簾、窗戶吹進來,在艙內‘嗚嗚’的打著旋兒,帶來刺骨的寒意及血腥味兒。

    幾個膽顫心驚的女人興許是擔憂昨日的事再一次發生,入睡之前,竟不再像昨天一樣各自找個角落睡,而是距離靠近了些許。

    宋青小仍以殺死那巡察的監管使兩次的彪悍舉動,占據了船坊內的大床。

    到了天亮之時,‘咚咚咚’的腳步聲再一次響起。

    本身就睡得不大安穩的眾女聽到腳步聲的剎那,便如見了鬼般的睜開了眼睛。

    才不過兩天的時間,她們的臉色就已經十分難看了。

    抱貓的女人雙頰已經失去了光澤,眼眶下方出現兩團青影,像是已經餓了一段時間的難民。

    幾女都像是預感到了即將會有什么事情發生一般,沒等腳步聲靠近,便已經死死咬緊了牙關。

    那神色,好像是在等著死神的降臨。

    ‘咚咚咚——’

    心臟劇烈沖擊著胸腔,發出雜亂無章的撞擊聲。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陰影再度逼近,映在了那門口被吹拂的紗簾之上。

    ‘淅淅瀝瀝’的水花滴落的聲響中,血腥味兒從紗簾的縫隙傳了進來。

    ‘滴答!’

    ‘滴答!’

    隨著水滴落在木板上的聲音響起,船坊內的眾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地面有帶著血色的水漬往船坊內滲進。

    “吃飯啦——”

    一道異常嘶啞的男聲傳進了坊內眾女的耳朵內,那嗓子像是灌了水,說話時好像還能聽到水泡滾動時的‘咕嚕’聲。

    船坊內的幾個女人眼中露出駭然而又絕望的神情,好似惡夢再一次重臨。

    門簾被一只腫脹發白的手拉開,在那紗簾之上留下一個醒目的水印。

    一張熟悉而又詭異的臉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那眼皮被血糊住,但眼眶中卻有大量夾著血色的水花順著眼瞼往外淌,流出兩道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色淚痕。

    昨日再次死于宋青小的手中,且被眾人扔進了江水內的尸體,再一次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他的身上還裹纏著昨日幾女為了防止他起尸時拴捆的絲帛,此時如同吸飽了水的海帶,垂掛在他身側,令他走路時的姿勢異常的古怪。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幾個女人的臉上,她們的表情已經駭怕到了極點。

    幾個女人死死的咬住了牙關,絕望蔓延至她們的眼中,令她們的眼珠都在發顫。

    抱貓的女人緊緊的抱住懷中的貓,仿佛將其當成自己的精神支柱,不讓自己心理防線崩潰般,大氣也不敢喘。

    只是宋青小卻能從她們臉頰顫抖的肌肉看得出來,她們畏懼的并不是眼前這尸變歸來的鬼怪。

    相比起這男人兩次亡者歸來,她們仿佛更害怕當日殺死這男人的事情敗露般。

    她彎了彎嘴角,露出一絲若有所思的笑容來。

    既然那紅衣女鬼還不露面,那她倒要看看,這女鬼還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過來。”

    與前兩日一般,宋青小沖著這具歸來的僵尸招了招手,喚他到自己面前來。

    那男人眼皮動了動,眼珠雖說已經被她拍爆,但仍像是準確的找到了她的位置般。

    他咧了咧被泡得腫脹發亮的嘴,‘汩汩’的響聲中,有江水從他口角噴出,他抬腿緩緩往宋青小的方向走了過來。

    幾個女人的表情微微一變。

    抱貓的女人絕望的眼睛之中好似多了一絲其他的光彩,她緊緊抱著懷里的貓,看著那尸體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宋青小的方向走了過去。

    ‘嗒。’

    ‘嗒、嗒。’

    男人已經走到了宋青小的面前,幾個強忍恐懼的女人緩緩抬起頭來,屏住了呼吸,看著這極為恐怖的一幕。

    一如前兩日般,男人以遲鈍而僵硬的動作伸出了手來,但在沒有碰到宋青小肩頭的時候,就已經被她格開。

    她的腿再度踹出,‘砰’的一聲踢到了男人的小腿上面。

    但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男人的小腿如同鋼筋鐵板,她這一下踹出之后,竟將她的力量擋了下來,并沒有像昨、前日一樣折斷。

    她探出去想要擰斷他腦袋的手被一股力量擋住——一只冰冷潮濕的手掌抓住了她的手腕。

    被江水泡得軟趴趴的皮膚牢牢貼著她的肌膚,水跡順著相貼的地方涌了過來,順著她的手腕逆流而上,像是想要鉆進她的毛孔,繼而鉆入她的骨髓之中一般。

    “擰不到了——”

    男人陰測測的望著她笑,那被血粘住的眼皮顫了顫,像是想要再度撕開。

    “唔——”

    這一幕落進幾女眼中,令她們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隱忍的嗚咽。

    宋青小坐在床榻之上,那被泡發了至少一倍有余的僵尸站在她的面前。

    腫脹的尸身將她的身形完全遮擋,落進眾女眼中,令她們生出不好的預感來。

    希望像是被打破,恐懼開始在幾女心中蔓延。

    那泡發之后變形扭曲的臉往宋青小靠近,說話時一股淡淡的尸氣隨著冰冷的水珠從尸體的嘴中噴濺出來。

    冷水噴落到她臉頰的瞬間,令得宋青小一個激靈,脖頸之后雞皮疙瘩瞬間就立了起來。

    但這種感覺只是影響了她片刻,很快她的目光恢復了清明。

    她的力量她心中有數。

    融合了藍血之后的肉身經歷過兩次雷劫的洗禮,如今已經不亞于七階巔峰之境的妖獸。

    先前她踹出的這一腳,不要說一具尸體,哪怕就是煉制過的鋼筋鐵骨,也要被她生生踹斷。

    可是這具尸體卻擋了下來,可見有很大古怪。

    不過這種念頭只是在她心中一轉,危機當前,宋青小很快將這一絲雜念壓抑了下來。

    沒等這男人的眼珠睜開,她另一只手一攤——

    一支以冰雪凝鑄的短劍出現在了她掌心里面,她反手一揮。

    ‘嗖!’

    劍氣化為銀虹,‘鏗’的一聲砍到了他脖子上面。

    脖子在這股力量斬擊之下,裂開一條巨大的豁口。

    ‘噗嗤’的聲響中,大股大股水流像是瀑布,從那裂口之中涌了出來,順著脖子往下蔓延。

    “我要殺你,可不只是擰斷脖子而已。”

    她話音一落,又運足力量,再度往他的脖子處砍了下去。

    ‘砰!’

    那裂口再受一記斬擊,又被切得更開。

    半個脖子被撕裂,男人沉重的腦袋往一側歪垂下去。

    他不得不放開了宋青小一只手,以便去抬住自己的腦袋。

    宋青小推了他的尸體一把,騰出些許空間,又雙手握劍,再度砍了出去。

    ‘噗通!’

    這一次劍氣順利的從他脖頸穿透,將殘余粘黏的頸子斷切。

    腦袋‘咚’的一聲落地,那無頭的尸身晃了晃,‘砰’的倒落地面。

    宋青小甩了甩因為用力過度而酸脹的胳膊,站了起身來。

    她的目光落到了不遠處的幾女身上,她們的目光呆愣,仿佛不敢置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眼里的絕望化為混沌之色,但細看之下卻好似有一絲光彩出現。

    好似破開云霧而出的太陽,迅速將這一絲陰霾驅散。

    “還愣著干什么?”

    宋青小手握著冰劍,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幾個跪坐在地上的女人,淡淡的吩咐:

    “去打飯。”

    她面前還擺著一具正在抽搐的尸體,被斬落了腦袋之后,那男人好像還未氣絕,伸出濕嗒嗒的手掌想去抓她,卻被她提足踩了下去。

    腳輾壓著泡發漲大的手掌,發出‘吱唧’的響聲,還有血水四溢。

    ‘喀喀’的骨頭斷裂聲在宋青小腳下響起,那手掌極力掙扎,卻無法逃脫她的鉗制,最終如條僵死的蟲,安靜了下去。

    宋青小一手提著冰劍,一手漫不經心的將手腕上被男人抓捏之后留下的水漬擦去,神色平靜,像是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她的手腕處明明留下了一圈青紫的印記,但她卻半點兒沒有發出慘叫與痛哼。

    幾個女人的目光之中緩緩出現一絲光澤,那抱貓的女子不再需要她出言訓戒,主動再次將貓藏起,提起昨天那只打飯的桶,打了簾子出去。

    她這一次打回來的飯比昨日還要多些,里面的羹湯幾乎要滿溢了出來,使她提著的時候都有些吃力。

    那年紀最輕的少女一見她平安歸來,忙不迭的起身去拿碗。

    與昨日一樣,羹湯分為了五碗,但今日份量頗多,桶里還剩了一些。

    負責分配羹湯的抱貓女子猶豫了一下,看了宋青小一眼:

    “不如,你也吃些——”

    這是從前日宋青小進入這船坊以來,這幾個女人第一次對她試著釋出微弱的善意。

    其余幾個正端著碗狼吞虎咽的女人也點了點頭,那年紀最小的絹兒喝羹的動作一頓,偷偷將臉龐從碗后挪出少許,露出半只充滿了紅血絲的眼睛:

    “你的臉色有些糟糕,可能是昨天沒有吃太多的東西——”

    “吃點兒吧。”抱貓的女人又勸了一句。

    其他三個女人沒有說話,吞咽的聲音中,她們將臉藏在碗后,偷偷的打量著宋青小的反應。

    她沒有照鏡子,但能從幾個女人的神情、語氣之中,感應得到她們說的應該是真的。

    從她邁入古怪的紅霧,進入這百年之前后,她的力量就受到了影響。

    隨著時間的流逝,不僅止是她的力氣在減弱,同時她的靈力、神識也跟著在減退。

    在砍殺這具尸體的時候,靈力有些不聽使喚,甚至用了數次,才將其砍倒在地。

    若無意外,在接下來的時間中,這具尸體恐怕會再度回歸,而她靈力一旦減弱,極有可能會陷入危機里。

    抱貓的女人提著桶,桶內裝著肉湯,散發出香濃的氣息。

    令宋青小感到有些不妙的,是她原本對于這樣的食物已經失去了需求的身體,此時在聞到肉湯的味道時,肚子竟發出‘咕咕’的鳴響之聲。

    一種久違的饑餓感涌上了心頭,令她嘴中開始瘋狂的分泌唾液。

    熱氣滾涌而上,將那抱貓女人的臉龐映得有些模糊。

    她可能以為宋青小沒有聽到她說的話,不由提著桶往前邁了一步,離宋青小近了些:

    “吃一些吧,填填肚子——”

    她小心翼翼的勸:

    “你已經兩晚都沒有吃過東西了……”她的目光隔著熱氣與宋青小的眼神相對:“吃了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 你會感覺好一些。”

    ‘咕嚕!’

    肚子傳來饑餓的聲響,肉湯的吸引力大增。

    饑餓影響了宋青小的狀態,使得她提在手中的那把冰劍都像是維持不住,開始逐漸融化,并往下滴著冰水。

    她的力量在減弱,體內的筋脈像是在漸漸枯萎。

    宋青小眼皮下垂,掩住了眼中的冷意。

    如果她沒有猜錯,此時喝過了肉湯之后,她的力量才會得到恢復——才能應付被她殺死的男人尸身的又一次回歸。

    可是這試煉場景之中,又哪里有這么好的事?

    這肉湯對她如此有用,其中必定有鬼。

    “不用了。”

    她搖了搖頭,克制住身體本能的渴望,平靜的回了抱貓的女人一句:

    “你們分食就是。”

    她這話一說完,抱貓的女人愣了一愣。

    其他人已經大口在喝,發出‘咕嚕、咕嚕’的喝湯聲。

    就連抱貓女人懷中的那只白貓也像是餓了,不安的鉆出一只腦袋,發出‘喵喵’的叫聲。

    見宋青小一再拒絕,那女人也并不再勸,當即點了點頭,很快也端起了自己的那一碗,快速的喝了起來。

    不多時,幾人喝完,都以一種極為詭異的眼睛盯著桶中剩余的飯食。

    幾人像是要打了起來,但宋青小坐在一側,以一種警告般的眼神盯著幾女。

    她數次斬殺男人尸身,在這間船坊之中建立起了獨一無二的威信。

    在她目光之下,幾女不敢造次,最終決意將剩余的粥分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