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88章 初醒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謝謝你——”

    幾個原本正瘋狂撕殺著那男人的女子,緩緩站起了身。

    她們的面前已經沒有了頻頻歸來的男尸,原本男尸躺著的地方,空空如也。

    幾個女人神情凄厲,帶著迷茫與解脫后的欣喜。

    如同剛從一場永遠無法蘇醒的大夢之中醒來一般,抱貓的女子往左右看了看,見到曾經那些熟悉的面孔時,不由啜泣出聲。

    “謝謝你,將我們從這一場惡夢中喚醒過來。”

    她長長的嘆了口氣,嘴唇輕顫,淚光盈于眼睫。

    “我們當年爭斗不休,被投入紅營,也只怨命運不公平。”

    進入紅營之后,大家相互怨恨,都認為是受對方牽連所致。

    紅營之中是人吃人的地方,她們受盡折磨,最終被人殺死,煮為肉羹。

    而被投入紅營前的那一夜,便成為了她們幾人的夢魘,哪怕死后為鬼,也被困在其中,難以掙脫出去。

    百多年的時光里,這幾個飽受摧殘的女鬼不停的回憶那一宿發生的事。

    當日掌控她們生死的巡察監管使,哪怕事隔多年,仍能令她們畏懼。

    宋青小的到來打破了平衡,她以強勢的姿態闖進這一場噩夢之中,且以雷霆手段將此人殺死。

    可是在幾個已經飽受折磨百年的女鬼看來,這造成了她們一生惡夢的監管者并沒有真正死去。

    宋青小一時的殺死并不算解脫了她們,但她的到來,卻又令這幾個可憐的女鬼本能的生出一絲希冀。

    所以每當在黎明到來的時候,那曾經主宰了她們生死,決定了她們最終悲慘命運的男人化為尸體,一次又一次的回歸,這是她們內心之中——對于恐懼的化形。

    心魔一起,斬之不絕,殺之不滅。

    可惜就是以宋青小的強大,也不能令她們完全打破心中的恐懼。

    當日她所說的話,在這幾個經歷過戰亂時期,飽經折磨而死的怨魂心中,并沒有真正打動她們的內心。

    在抱貓的女子看來,宋青小說的那一番話,不過是因為依仗著她強大的力量,所以為所欲為。

    所以之后的時間中,她的力量衰竭,靈力枯萎,境界也跟著退化,最終變成一個與她們相差無幾的‘柔弱女子’。

    夢魘之中,她們已經承載了百年的恐懼,既渴望得到救贖,同時也懷著一種想要拉人進入其中,與她們共沉淪的‘惡意’。

    但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大大出乎了幾女意料之外。

    宋青小并沒有因為力量的衰弱便認命,她展現出的兇狠、堅韌,將歸來的亡者一次次殺死。

    她已經猜到了羹湯的來由,卻強忍饑渴,不沾半分。

    不愿一飽口服之欲,而放棄身為人的本性。

    整整七天,她的忍耐力震懾了這些死亡百年的怨魂。

    她沒有受到軟弱意志的引誘,不屈服于饑渴、恐懼,而是憑借她的毅力,硬生生的將這曾經給抱貓女子幾人帶來苦痛,甚至死后也令她們不得安寧的尸身一一殺死。

    無論他變得多強,無論他的外形隨著每一夜的過去變得有多恐怖、猙獰,卻都無法打壓她的意志。

    這令得幾女的心態逐漸變化,從一開始的恐懼,到后來慢慢的面對過去,最終將惡夢戰勝。

    “一百多年了,我們總是困在這里,難以超脫,一日日重復著當年的場景。”

    抱貓的女子眼含淚光,顫聲說道:

    “如果,我們當年能夠團結一些,多點兒勇氣,便不至于落得這樣的下場。”

    可惜大家彼此防備、怨恨,甚至為了討好巡察的監管使,

    還相互陷害,最終投入紅營,還視彼此為仇人。

    直到死后,大家成為厲鬼怨魂,那種仇怨也沒有解開,延續百年,如今才大夢方醒。

    如果不是宋青小的意外闖入,如果不是受她的言行所影響,使得幾女紛紛提起勇氣,在這一場困境之中,她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擺脫這種夢魘。

    “娟兒妹妹……”

    抱貓的女子一連喚了數人,福了一禮:

    “我對不起你們。”

    她們在生的時候,曾視對方為心腹大患,彼此之間生了不少齷齪,結下絆子。

    如今才想明白,大家并沒有仇怨,甚至最終都先后死于非命。

    “喬兒姐姐,我也不對之處——”

    另一個身繞紅霧的年輕女子也輕聲的哭道:“當年也有很多對不住你們的地方。”

    宋青小聽她們一一道歉,這些曾經關系惡劣的女人,在一場長達百多年的噩夢之后,終于和解。

    大家抱頭痛哭,既為幾人悲慘的身世、結局,也有解脫后的欣喜。

    “姑娘,這里不是久留之地——”

    哭了一會兒之后,那抱貓的女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面色一變,提醒了一聲。

    ‘鏗鏘!’

    她說話的同時,船坊內的境面傳來碎裂的聲響,整座船坊劇烈晃動。

    濃烈的陰氣緩緩溢滿船坊之中,幾個女鬼再維持不住身前的面容,身體表面開始滲出血液。

    “沈莊之中有厲——”

    她話沒說完,便像是感應到了什么極為可怕的氣息存在一般,眼眶之中有股股殷紅的血絲涌動。

    一條條黑絲組成一張大網,將她的臉封印在內。

    她的眼中露出害怕,卻又解脫的神情,嘴唇動了動,無聲的吐出一個字。

    ‘喵。’一聲貓叫聲中,那喬兒的身影化為紅霧,被卷入陰氣之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其余幾個女鬼也接二連三出事,船坊內的景物迅速衰敗,家具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朽了下去。

    蛛網滿坊,窗欞腐蝕,垂掛的門簾如枯萎的鮮花,失去光鮮亮麗的色澤。

    腐臭的味道夾雜著濃郁的魔煞之氣,盈滿了整個船坊之內。

    宋青小的后背一點一點挺起,骨骼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殺!’

    曾經死于此處的那些屬于李國朝的部眾,經過百年時間,仍是冤魂不散,且在魔煞之氣的影響下失去了理智,變得兇悍無比。

    她心念一動之間,與她已經失去聯系許久的龍魂終于傳來回應。

    只見宋青小眉心之中一點金芒閃動,誅天化為龍魂,沖了出來,被她握入手心。

    宋青小將其握住,力量灌入臂膀之中,被她隨手一揮——

    ‘轟——’

    無上的劍氣化為銀芒,所到之處魔煞之氣瘋狂退避。

    這一劍的威力無匹!

    血紅色的霧氣閃避不迭,這一劍的鋒芒幾乎將被陰氣遮蔽的天空撕裂。

    一條條被鐵鏈所捆束的,曾屬于李國朝的戰船——承載著他妄圖在此登基為帝,成立不世霸業的船只,在劍芒之下被一一摧毀。

    ‘嘩啦!’

    劍芒劈裂橫垮江面的戰船,照亮了永清河的上空,同時落入江面之中,幾乎將已經被染紅的血河撕裂。

    河水沸騰,在霸道無匹的劍氣之下往兩側散開,露出河道以及埋葬在下方的尸體。

    “殺啊——”

    戰船的被毀,使得船上那些歷經百年仍戾氣不消的士兵亡靈被卷入劍芒的余威之中,一一撕裂,消失得無影無蹤。

    江水在氣流的卷束之下沖涌而起,將這些船只一一拍碎。

    宋青小漂浮在半空之中,遠望著沈莊的城池。

    城池之下堆積的尸體迅速腐化,血水干涸,從紅化黑,再變為斑駁的痕跡。

    城中那些在她進入此地之前,還在討論著‘張守義、李國朝’的聲音一瞬間消失得一干二凈。

    ‘嘩啦啦——’

    江流的涌動之中,宋青小靜靜的望著沈莊的方向,狂風大浪吹卷著她的頭發、衣擺,發出‘嘩嘩’的響聲。

    不久之后,城池之上,突然出現一道道身穿軍甲的身影。

    一個身穿軍甲,手持弓弩的男人望著江岸所在的方向,如臨大敵。

    那是一個年約四十歲的男人,滿面胡渣,糊滿了灰塵與血跡。

    但江面之上僅剩未平的洶涌波濤,當年曾與他交戰、圍困沈莊的老對手們,此時已經消失得一干二凈。

    在他記憶之中,曾經橫霸江面,封鎖了沈莊的李國朝軍隊所在的地方,此時站立了一個身穿淡藍紗裙的少女。

    “謝謝你--”

    幾個原本正瘋狂撕殺著那男人的女子,緩緩站起了身。

    她們的面前已經沒有了頻頻歸來的男尸,原本男尸躺著的地方,空空如也。

    幾個女人神情凄厲,帶著迷茫與解脫后的欣喜。

    如同剛從一場永遠無法蘇醒的大夢之中醒來一般,抱貓的女子往左右看了看,見到曾經那些熟悉的面孔時,不由啜泣出聲。

    “謝謝你,將我們從這一場惡夢中喚醒過來。”

    她長長的嘆了口氣,嘴唇輕顫,淚光盈于眼睫。

    “我們當年爭斗不休,被投入紅營,也只怨命運不公平。”

    進入紅營之后,大家相互怨恨,都認為是受對方牽連所致。

    紅營之中是人吃人的地方,她們受盡折磨,最終被人殺死,煮為肉羹。

    而被投入紅營前的那一夜,便成為了她們幾人的夢魘,哪怕死后為鬼,也被困在其中,難以掙脫出去。

    百多年的時光里,這幾個飽受摧殘的女鬼不停的回憶那一宿發生的事。

    當日掌控她們生死的巡察監管使,哪怕事隔多年,仍能令她們畏懼。

    宋青小的到來打破了平衡,她以強勢的姿態闖進這一場噩夢之中,且以雷霆手段將此人殺死。

    可是在幾個已經飽受折磨百年的女鬼看來,這造成了她們一生惡夢的監管者并沒有真正死去。

    宋青小一時的殺死并不算解脫了她們,但她的到來,卻又令這幾個可憐的女鬼本能的生出一絲希冀。

    所以每當在黎明到來的時候,那曾經主宰了她們生死,決定了她們最終悲慘命運的男人化為尸體,一次又一次的回歸,這是她們內心之中--對于恐懼的化形。

    心魔一起,斬之不絕,殺之不滅。

    可惜就是以宋青小的強大,也不能令她們完全打破心中的恐懼。

    當日她所說的話,在這幾個經歷過戰亂時期,飽經折磨而死的怨魂心中,并沒有真正打動她們的內心。

    在抱貓的女子看來,宋青小說的那一番話,不過是因為依仗著她強大的力量,所以為所欲為。

    所以之后的時間中,她的力量衰竭,靈力枯萎,境界也跟著退化,最終變成一個與她們相差無幾的‘柔弱女子’。

    夢魘之中,她們已經承載了百年的恐懼,既渴望得到救贖,同時也懷著一種想要拉人進入其中,與她們共沉淪的‘惡意’。

    但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大大出乎了幾女意料之外。

    宋青小并沒有因為力量的衰弱便認命,她展現出的兇狠、堅韌,將歸來的亡者一次次殺死。

    她已經猜到了羹湯的來由,UU看書 www.uukanshu 卻強忍饑渴,不沾半分。

    不愿一飽口服之欲,而放棄身為人的本性。

    整整七天,她的忍耐力震懾了這些死亡百年的怨魂。

    她沒有受到軟弱意志的引誘,不屈服于饑渴、恐懼,而是憑借她的毅力,硬生生的將這曾經給抱貓女子幾人帶來苦痛,甚至死后也令她們不得安寧的尸身一一殺死。

    無論他變得多強,無論他的外形隨著每一夜的過去變得有多恐怖、猙獰,卻都無法打壓她的意志。

    這令得幾女的心態逐漸變化,從一開始的恐懼,到后來慢慢的面對過去,最終將惡夢戰勝。

    “一百多年了,我們總是困在這里,難以超脫,一日日重復著當年的場景。”

    抱貓的女子眼含淚光,顫聲說道:

    “如果,我們當年能夠團結一些,多點兒勇氣,便不至于落得這樣的下場。”

    可惜大家彼此防備、怨恨,甚至為了討好巡察的監管使,還相互陷害,最終投入紅營,還視彼此為仇人。

    直到死后,大家成為厲鬼怨魂,那種仇怨也沒有解開,延續百年,如今才大夢方醒。

    如果不是宋青小的意外闖入,如果不是受她的言行所影響,使得幾女紛紛提起勇氣,在這一場困境之中,她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擺脫這種夢魘。

    “娟兒妹妹……”

    抱貓的女子一連喚了數人,福了一禮:

    “我對不起你們。”

    她們在生的時候,曾視對方為心腹大患,彼此之間生了不少齷齪,結下絆子。

    如今才想明白,大家并沒有仇怨,甚至最終都先后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