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鮟鱇魚肝豆腐

美食從和面開始
     昨天剛請客吃飯,今天又要請客,這讓李浩有點喜出望外。

    下班之后,他等了會兒于可可和孫盼盼,然后直奔住的地方。

    今天吃飯的人就少了,因為明天是周末,唐曉穎下午坐高鐵回省城了,而竇藝瓊則是早早的回家煲劇去了。

    今晚郭興旺上晚班,使得竇藝瓊也變得無所事事起來。

    等他們到家的時候,才發現季明宇已經正躺在沙發上玩手機,廚房里傳來切菜聲,顯然徐拙在那邊忙活。

    李浩在沙發上坐下來,小聲看著季明宇問道:“廚房里這是啥動靜啊,有啥新奇的美食嗎?”

    季明宇搖了搖頭:“沒讓我進,說在外面等著就行,今晚是幫忙嘗新菜,你等著吧,肯定好吃。”

    “為啥啊?”

    “因為今天徐拙哥從我們做直播的那家日料店,買了十斤鮟鱇魚肝。”

    李浩只知道下午徐拙和季明宇一塊兒做直播了,沒看直播內容。

    所以這會兒聽到季明宇說鮟鱇兩個字,他立馬想起了距離西安不太遠的安康市。

    “安康魚干?我身為一個陜西人,咋不知道我們那邊的安康市有什么魚干啊,我記得安康市的特產美食是蒸面、炕炕饃和豆腐干啊。”

    季明宇:“……”

    都啥時候了還在這玩諧音梗?

    他在手機上打出鮟鱇兩個字,放在李浩面前晃了晃說道:“這是鮟鱇,一種深海魚,肉質非常鮮美,它的魚肝比鵝肝都好吃,等會兒你嘗了就知道,絕對超乎你的想象。”

    李浩對美食沒啥想象,只要能吃飽就行。

    而且他對花里花哨的日料和西餐都沒啥興趣,最大的心愿就是吃油潑面羊肉泡饃肉夾饃等地道的陜西美食吃到撐。

    嗯,吃飽喝足后打個滿是辣油味兒的飽嗝,那才叫一個美。

    在季明宇給李浩做海洋魚類科普的時候,徐拙則是在廚房,對比著教程做鮟鱇魚肝豆腐這道美食。

    鮟鱇魚肝做出來的肝膏湯已經做好了,就在旁邊的熱水里溫著。

    其實徐拙原本沒打算做鮟鱇魚肝豆腐,因為他沒有相關技能,也沒見別人做過,就看過相關視頻,加上今天在日料店嘗過。

    但他不做這個,又想不起做別的。

    也不是真想不起,主要是沒有相關技能,所以就算想到了也作不出來,貿然做的話,又擔心會翻車。

    所以,徐拙最終還是選擇了相對比較簡單一點的鮟鱇魚肝豆腐。

    他雖然沒有相關技能,但左右就是個蒸蛋羹而已,不過是多了個加肝泥的操作而已,徐拙覺得自己應該能夠做到。

    至少能保證不翻車。

    不過日式的做法就算了,這會兒家里沒芥末醬,也不知道日料店淋的醬汁是怎么調的,所以徐拙直接在蛋液中加了點食鹽,算是讓這道鮟鱇魚肝豆腐有個底味兒。

    等出鍋后先嘗嘗味道,要是這樣就好吃,那就不調味兒了,要是這樣吃著不行,再根據實際情況往里面淋生抽之類的調味品。

    總之一句話,這就是摸著咸雞蛋羹的做法過河呢。

    至于最終的成品跟日料店相比有多大差距,這個徐拙并不擔心。

    因為只要賣相好,這玩意兒就算差點意思,大家也是能夠接受的。

    而且雞蛋和鮟鱇魚肝的結合,就算難吃也難吃不到哪去。

    把魚肝放在細網篩子上,然后用勺子慢慢往下壓,這樣不僅能夠把魚肝中的筋膜和沒清理干凈的血管過濾出來,同時也能讓成塊的魚肝變成細膩的肝泥。

    過濾完之后,徐拙拿來幾個雞蛋,打在一個大碗里,先用筷子徹底攪散,然后把剛剛用過的細網篩子清洗干凈,放在盛著肝泥的盆上面,將攪散的蛋液倒進去,進行過濾。

    用篩子把蛋液過濾一下,能夠讓蒸出來的蛋羹沒有氣泡,同時口感也會變得更加細膩。

    過濾好之后,徐拙往盆里加了一點食鹽和一點白糖,用筷子在盆里攪拌,把蛋液和肝泥充分攪勻。

    做完這些之后,在盆上蒙上一層保鮮膜,用牙簽在上面扎一些小洞,然后放進蒸鍋里,開始蒸制。

    趁著蒸制的時候,徐拙趁機炒了幾道小炒。

    什么辣椒炒肉、蒜薹肉絲、酸辣筍瓜之類的,反正都是快炒類菜品,并沒有占用多長時間。

    等鍋里的鮟鱇魚肝豆腐蒸好的時候,徐拙也已經把菜給炒完了。

    徐拙先把這些菜和兩份肝膏湯端上桌,然后回到廚房,把蒸鍋打開,將里面的小盆端出來。

    揭開保鮮膜之后,頓時濃郁的蛋香味兒混合著特殊的脂香味兒就飄散而出。

    這味道不僅在廚房里彌漫,甚至把客廳里的幾個人都招了過來。

    “哇,這是啥菜啊味道這么香,是蛋羹嗎?”

    季明宇吸了吸鼻子說道:“我猜的沒錯的話,是鮟鱇魚肝豆腐,這是今天我和徐拙哥在日料店吃的一道美味,很好吃。

    我倆都吃飽了,這會兒做出來肯定是給你們嘗鮮的。”

    他說的沒錯,徐拙做出來確實給他們嘗鮮的,但今天不光是嘗鮮,主要是給兩道肝膏湯定定調子,看到底哪一道肝膏湯更復合邵鈞儒的要求。

    這一波沒任何參考,徐拙也沒法去找邵鈞儒一遍一遍的驗證。

    加上徐拙對自己的運氣沒啥信心,所以就寄希望于大家了,確切的說,是寄希望于自家媳婦兒了。

    嗯,憑借系統對自家媳婦兒的偏愛,她選擇的,應該通過的幾率更大一些。

    徐拙把盆端出來稍稍晾一下之后,便把盆倒扣著放在一個大盤子上,輕輕磕幾下盆底,里面倒扣的魚肝豆腐就穩穩落在了盤子里。

    接著徐拙用菜刀在盤子上橫豎劃幾下,把這些魚肝豆腐像是切蛋糕一樣分開,這道菜就算是完成了。

    其實這個賣相不怎么好,不過之前用盆蒸的,只能這么倒扣著。

    其實應該用蒸盤的,這樣就不用多此一舉的倒扣了。

    不過家里沒蒸盤,而且就算有,家里的蒸鍋也放不進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所以只能先這么倒扣著端上桌了。

    端上桌之前,徐拙從邊上切了一小塊嘗了嘗味道。

    入口綿滑,微微Q彈,吃起來還稍稍有些回甘,味道很不錯,不用再放別的調料了。

    端出來之后,徐拙大手一擺:“開飯!”

    他和季明宇是不怎么餓了,畢竟剛剛吃過日料,這會兒雖然也都拿著筷子,但卻只是象征性的夾了一點涼菜,放在嘴里慢慢咀嚼著。

    倒是于可可孫盼盼和李浩,三個人在辦公室餓了一下午,回家后又等了一會兒,早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所以一說開吃,三人就捧起碗,先扒拉好幾口米飯,這才夾著桌上的菜大口大口的吃著。

    一直等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時候,徐拙這才指著兩份肝膏湯說道:“來嘗嘗這兩碗肝膏湯,這是準備上的新品。

    你們嘗嘗,看哪一份喝了能有三月不知肉味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