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菜品確定

美食從和面開始
     剛剛大家都已經嘗過鮟鱇魚肝豆腐了,對鮟鱇魚肝的味道有了一定的認識,所以再吃肝膏湯的話,心里多少有了點準備,這也導致那種驚艷感少了很多。

    不過盡管已經知道了鮟鱇魚肝的味道,但幾人剛剛吃肝膏湯的時候,依然被驚艷得有些失語。

    就是那種張著嘴巴卻不知道說什么好,滿腦子都只剩下世界上怎么還有如此美妙的食物的感慨。

    今天徐拙做的兩份肝膏湯應該都是最頂尖的了。

    鵝肝不用說了,這種脂肪含量低的鵝肝,做出來的肝膏湯在保證香味兒的同時,還沒有任何油膩感,不會像肥肝那樣讓人覺得膩得慌。

    而鮟鱇魚肝,可是被譽為海底鵝肝的存在。

    而且相對于鵝肝,鮟鱇魚肝沒有那么大的噱頭,沒有那么多附加值在上面,價格相對來說也低廉不少。

    從這種角度來說,鮟鱇魚肝比鵝肝更好一些。

    這兩種食材放在一起,再配上清澈見底的清雞湯,絕對是全場最矚目的焦點。

    鮟鱇魚肝做出來的肝膏湯,口感更柔軟一些,細膩程度也更高一些。

    雖然顏值上和鵝肝做的很相似,但口感上的區別卻很明顯。

    也正是這樣,導致在場的人全都有些為難。

    兩種肝膏湯都非常美味,還有點不分伯仲的感覺,但兩種肝膏湯的口感又有種明顯的區別,所以真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你覺得這兩樣肝膏湯,哪種最好吃?”

    見大家有些為難,徐拙主動問了于可可。

    嗯,看這丫頭選什么吧,她選什么就讓邵鈞儒先嘗什么。

    他對于可可的運氣還是挺自信的,不然怎么就追到了這么好的自己?

    正美滋滋的自我YY時候,于可可張口說話了,不過她卻沒有選擇哪樣最好吃,而是為難的說道:“這根本沒法選嘛,兩樣都上新好不好,讓顧客自己選擇。

    或者干脆那樣,蒸的個頭小一點,每一份放兩種肝膏,這樣不是就不用做選擇了嗎?”

    徐拙愣了一下,

    覺得這個法子確實很不錯。

    回頭要是上新的話,可以用這種方式來制作,省得大家難以抉擇,而且放兩塊肝膏的話,也能明目張膽的減少分量了。

    一份湯里就一塊圓滾滾的肝膏的話,稍微小點顧客就會覺得不劃算。

    但放兩塊的話,哪怕兩塊的個頭加在一起沒有一整塊大,只要不擺在一起,也會顯得很多的樣子。

    不過這次給邵鈞儒做就不必了。

    畢竟他是想找尋幾十年的老味道的,菜品的賣相要盡可能的做成當年他看到的樣子,這樣才能讓他更有代入感。

    要是搞什么創新的話,只會讓他認為是故弄玄虛。

    為了那三億塊錢,還是算了吧。

    想到這里,徐拙笑著說道:“你這個提議還真的不錯,回頭上新的話,我真打算試試的,把兩種肝膏都加進去。

    但是現在,非讓你挑選出一樣肝膏湯的話,你會選擇哪一種呢?”

    于可可陷入了沉思,顯然,徐拙的問題讓她很糾結。

    她又分別品嘗了這兩種肝膏湯之后,這才艱難的選擇了鵝肝。

    “嗯?為什么選鵝肝,不是說鮟鱇魚肝更好吃嗎?”

    于可可想了想說道:“鮟鱇魚肝是好吃,但是軟軟和和的,吃多了的話就稍稍覺得有些膩,沒有鵝肝和雞湯結合得好。”

    鵝和雞都是禽類,所以從搭配上來說,鵝肝和雞湯更配一些。

    而鮟鱇魚肝,還是更適合和魚湯搭配。

    畢竟魚湯的鮮味,和雞湯的鮮味還是有區別的。

    而且魚湯更寡淡,而鮟鱇魚肝相對于鵝肝來說脂肪也有點多,用來配魚湯的話,倒顯得非常完美。

    既然于可可已經做出選擇,徐拙也做出了讓邵鈞儒試吃的決定。

    雖然距離中秋節還早,雖然還有很多動物肝臟還沒有試驗,但徐拙卻不相等了。

    一是剩下的那些肝臟,不太在西餐的范疇中,外事招待處的人大概率不會準備,他們肯定是從西方人飲食習慣方面著手的。

    所以鵝肝和鮟鱇魚肝的幾率相對來說更大一些。

    除此之外,徐拙上學時候就沒有拖到最后一刻鐘才交卷的習慣,基本上把選擇題做完就打算出去走人的。

    現在走向社會,這個毛病依然沒改。

    在生活中不管遇到啥事兒,都還遵循著早剃頭早涼快的原則。

    不過盡管已經打算交卷了,但徐拙卻沒有著急去做,而是決定先讓自己的內心平靜平靜,順便再多練幾次。

    交卷時間,被徐拙定在了二十天后的一個周末,也就是6月中旬。

    那個時候雖正是華北平原收麥子的時節,天氣干燥,適合喝一些清湯。

    二十天一晃而過。

    這二十天里,徐拙辦了不少事兒。

    比如給公司和店里配了幾臺車,比如給店里上新了幾道菜品,順便和季明宇李浩拍了一些視頻,做了幾場直播等等。

    到了約定這天,一大早,徐拙就開著他新配的座駕——一款黑色的奔馳AMG G63。

    這次買車,徐拙原本沒想鋪張浪費,覺得買臺G350就行,反正都是大G系列,外觀也大差不差,G350一百多萬就能拿下,不用有多大的壓力。

    但是去買的時候,于可可翻了翻4S店的圖冊,喜歡上了G500的時光銘刻特別版,白色的車身配上黑色的線條,有種別樣的復古美。

    可惜這款車沒貨,倒是象征高端的AMG系列的G63,有白色的時光銘刻特別版。

    于可可對車子的性能什么的完全不了解,UU看書 www.uukanshu 一看有白色的,立馬就表示拿下。

    就這樣,徐拙以差不多三百萬的價格,買下了一臺奔馳G63,比袁康那臺大G還高一個檔次。

    車子的后備箱里,放滿了各種食材和一大壺熬好的濃高湯。

    等會兒到地方用雞胸肉掃一下,這些高湯就會變得清澈見底。

    徐拙去的方向,是邵鈞儒家的四合院,前幾天徐拙跟邵鈞儒約著品嘗肝膏湯的時候,邵鈞儒就連忙讓人把四合院給收拾了一下。

    既然是記憶中的美食,那自然要在充滿記憶的地方來吃了。

    所以,今天徐拙要在那個四合院的廚房里做菜。

    要是事兒能成的話,就算是提前適應一下自家的廚房。

    要是事兒沒成,那也沒啥遺憾,畢竟也算是體驗了在價值六億的院落中做飯的感受。

    不算白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