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又見邵鈞儒

美食從和面開始
     車子在四合院門口停下,上次徐拙見到的那個司機已經在等著了,還幫忙給徐拙在旁邊的停車位上占了個位置。

    要不人家是有錢人呢,這安排得真是貼心。

    這次不是徐拙一個人來的,郭興旺也過來打下手了。

    畢竟雖然邵鈞儒點名要的是肝膏湯,但真做的話肯定不能只做這一樣,怎么也得準備一桌菜才行。

    郭興旺口才好,而且在徽州時候洗菜切墩好幾年,這方便的經驗比較豐富。

    所以徐拙就讓他一塊兒來了。

    畢竟是自己人,這種跟有錢人接觸的機會不多,所以讓郭興旺見見世面開開眼界,省得回頭見到竇藝瓊的父母和親戚們會不知所措。

    來的路上,郭興旺一直拿著手機拍個不停,一邊拍還一邊感慨:“這可是大G啊,還是高配大G,真是牛逼,牛逼PLUS!”

    他不是沒見過大G,之前在省城的時候,這貨沒少開袁康那臺車。

    不過袁康那臺配置沒徐拙這個高,價格差了一百萬,而且那是老款這是今年的新款,感覺上還是有區別的。

    再加上新買不到一星期,到處都是嶄新的。

    車上甚至還滿是新車特有的那種皮革味兒,坐在這種車里,自然就會想拍攝兩張扎照片發出去得瑟了。

    徐拙把車子停好,沖還在拍照的郭興旺說道:“別拍了,下來準備卸車,等忙完這些,你要想拍我給你放一天假,讓你可勁兒拍。”

    要是能把這個任務完成了,那可就算是得到了三億的優惠了。

    郭興旺把手機收起來,推門下車,熟練的打開后備箱,開始往外拿里面的各種食材和調味品。

    徐拙拎著那一大壺高湯進了四合院。

    來到廚房后,看到這里面已經收拾好了,甚至還特意換了一套嶄新的廚具和灶具。

    應該是擔心徐拙不習慣,這些廚具和灶具居然和四方食府后廚是同款。

    這細節,讓徐拙覺得不把肝膏湯做好,都有點對不起邵鈞儒的良苦用心。

    兩人把后備箱里的菜品全都拿過來之后,

    沒有立即做菜,而是根據職業習慣,先接了一些清水,把整個廚房全都清理了一遍。

    包括灶具廚具鍋碗瓢盆以及洗菜池等等。

    這樣做出來的菜品不僅更加衛生,而且也能讓心理不再惦記這些。

    要是不洗一下的話,總有種做出來的菜品不干凈的感覺。

    清洗過后,兩人先把準備好的調料拿出來,按照使用習慣在灶臺旁邊擺好。

    接著將準備好的食材拿出來,該浸泡的浸泡,該去皮的去皮。

    雖然這會兒距離中午還有好幾個小時,但本著趕早不趕晚的原則,兩人還是提前動手了,省得到了中午那會兒忙不過來。

    除了菜品之外,徐拙還特意弄了點糯米,打算給邵鈞儒做一道他老家的美味——珍珠圓子。

    邵鈞儒的老家是湖北沔陽地區,也就是現在的仙桃市。

    珍珠圓子是沔陽地區一道很有名氣的美食,也是沔陽三蒸中的一道經典菜式。

    所謂的沔陽三蒸,其實并不是特制三種菜品,而是泛指這地區的三類蒸品,第一種是蒸畜禽,第二種是蒸水產,第三種是蒸蔬菜。

    珍珠圓子,屬于畜禽類的蒸品,因為這道美食中要用到豬肉,而且肥肉瘦肉都要用到。

    徐拙把糯米淘洗兩遍,放進清水中浸泡,浸泡的時候還不忘往水里放兩勺鹽,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蒸出來的糯米更具色澤,賣相更好一些。

    除了珍珠圓子之外,徐拙還準備了差不多有十三四種菜品。

    分量都不多,主要是讓老人家嘗個味道。

    今天來吃飯的人,據說不光邵鈞儒,還有邵鈞儒邀請的客人和他的家人,所以徐拙沒敢掉以輕心。

    九點多的時候,邵鈞儒拄著拐杖,在兩個中年人的擁簇下,來到了四合院中。

    他剛進來,就來到廚房和徐拙打招呼。

    “小拙,今天真是辛苦你了,為了我這把老骨頭,讓你這么折騰。”

    徐拙趕緊客套兩句,表示這是應該做的。

    開玩笑,有三億現金在那頂著呢,不管換成誰,都會這么主動和熱情吧?

    兩人聊了幾句,廚房外面的兩個中年人走了進來,邵鈞儒給徐拙做了介紹,兩人一個是他兒子,一個是他外甥。

    家里的企業就是這兩人做起來的,所以這會兒一塊兒跟了過來。

    對于這座四合院,這兩人應該是頗有微辭的,畢竟邵鈞儒張口就給徐拙打五折,這么轉出去的話也太虧了。

    但這是邵鈞儒名下的產業,也是國家贈與的,兩人根本無權插手邵鈞儒的事兒。

    今天跟過來,主要是過來看看徐拙是不是個騙子。

    用三億現金買下理論上價值六億的四合院,那可真賺得不少。

    而之所以用理論上這個詞匯,是因為好地段的四合院,往往是有價無市的存在,比平均值高一截。

    就邵鈞儒這套四合院要是拿出去拍賣的話,怎么也得八億。

    假如遇到適合的主顧,或許能賣得更高。

    這種前后兩個院落而且面積巨大的四合院,在京城真挺少找的,也就故宮旁邊的那些四合院,才能跟這院子媲美。

    徐拙跟兩人打了招呼之后,便繼續回廚房忙活。

    邵鈞儒則是滿懷希望的帶著自己的兒子和侄子在四合院里轉悠,回憶著當年這院子里發生的一些事。

    臨近中午的時候,邵鈞儒請的客人也都到了。

    是好幾位看上去跟他差不多歲數的老人,每個老人身邊都跟著一兩個人,把院子里擺著的一張大圓桌坐得滿滿登登的。

    這些老人,這應該是當年一塊兒回國的同學。

    那時候意氣風發的年輕人,變成了現在滿頭華發的老人,讓人不免感嘆韶華易逝。

    “還記得嗎?那天咱們就是在這院子里,和冶金部的領導一塊兒吃了飯,定下了用咱們的頭腦撐起共和國重工業的調子。

    當年那么多人,在這院子里坐了好幾桌,但現在只剩下了咱們老兄弟幾個。

    來吧,咱們坐下來說,今天有位年輕人要給我做當年咱們在這院子里喝不夠的那份肝膏湯。

    那會兒都剛從國外回來,UU看書 www.uukanshu 都有些靦腆,那晚咱們誰都沒吃過癮。

    所以今天,咱們可以盡情的吃盡情的喝了。

    等啥時候咱們一閉眼,到了那邊見到曾經并肩奮斗的老兄弟,也能挺直腰桿給他們說,咱們,撐起了共和國的重工業發展。”

    他們剛剛落座,邵鈞儒就激動起來,不停的感慨著。

    他這輩子幾乎都奉獻給了重工業,奉獻給了國家,這會兒再坐在當年回國后吃飯的地方,不免有些感懷。

    廚房里,郭興旺把徐拙準備好的涼菜往托盤里端,一邊忙活一邊說道:“共和國重工業?乖乖嘞,這位邵爺爺什么身份啊?這么牛批嗎?”

    徐拙點了點頭:“確實很牛的,甚至可以說是現代工業史上必定留名的存在。

    別愣著了,趕緊把前菜端上去,我開始做小炒了。

    幸好準備得菜品多,不然這么多人,今天還真有點抓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