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記憶中的味道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道道的菜品端上了桌,邵鈞儒的兒子原本還有點不屑一顧,他總覺得是徐拙忽悠了自己老爹。

    但等菜品端上桌之后,他的這種想法就越來越淡了。

    因為徐拙的手藝,真的超乎他的想象。

    作為一個身價百億的生意人,他自然是識貨的,徐拙做的菜不光看起來很雅致,而且味道也特別出眾。

    剛開始的時候,他甚至還在想,回頭可以聘請徐拙當自家的廚師。

    不過等端上來的菜品越來越多的時候,他就知道,之前的想法有些兒戲了,這手藝,自然不可能當別人家的家廚的。

    聽桌上其他人說徐拙好像名氣很大的樣子,他用手機搜了搜,更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點可笑了。

    這名氣,這流量,直接出道當明星多好,還用得著這樣在油煙彌漫的廚房里忙活嗎?

    真是不懂現在年輕人的想法。

    不過從側面也反映出了,徐拙不是個騙子,至少自家這個四合院,人家沒有騙的意思。

    他要真想騙的話,那么多粉絲呢,隨便割點韭菜,就足夠買下這個四合院了吧?

    徐拙今天做的菜,全都是B級以上的。

    別說在場的人了,哪怕老爺子他們那群老牌國宴廚師過來,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所以,整頓飯吃得賓主盡歡,好多人都刷新了對一些菜品的固有印象。

    不過整個午飯的高潮,還是在肝膏湯端上來之后。

    肝膏湯是今天這頓飯的主題,也是邵鈞儒心心念了多少年的美味。

    當年急吼吼的要為國家做貢獻,沒有來得及品味菜的味道,就收拾行囊出發,等到多年后再回來,那個做菜的師傅已經故去,菜品也沒有傳下來。

    這幾乎成了邵鈞儒的心病,不過他不是那種張揚的人,所以并沒有花高價去懸賞,去四處找廚師做這道菜。

    他要積極點的話,估計魏君明早把這道菜給鉆研出來了。

    過去的人比較內斂,而且講究緣分,能夠遇到就說明自己足夠幸運,

    遇不到也不會真的四處去苛求。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心中的遺憾就會逐漸放大。

    特別是徹底退休之后,閑著在家沒事,腦子里不自覺就會想起那天晚上吃過的肝膏湯。

    因為惦記著這道美食的緣故,他試著在網上搜索,當年的國宴廚師還有誰,結果正好搜到徐拙和老爺子做菜的視頻。

    這一看,就沉迷其中了。

    跟徐拙一塊兒做菜的廚師有很多,而且都是名氣很大的人。

    所以邵鈞儒就靈機一動,打算讓徐拙幫自己做菜。

    他當然不覺得徐拙能做出來,但徐拙認識的大廚那么多,集思廣益之下,說不定就能把這道菜給做出來。

    不過他沒有立即行動,因為還想再觀察觀察徐拙,同時也在等一個和徐拙接觸的契機。

    終于,今年他等到了這個機會。

    因為業務關系來家里拜訪的張躍進,提出讓自己兒子幫忙尋找一座四合院的請求。

    細細打聽過后邵鈞儒才得知,是徐拙想買四合院。

    契機這不自己送上門了嗎?

    所以就有了張躍進帶徐拙看四合院的場景,有了做肝膏湯的約定。

    到了今天,肝膏湯如愿做了出來。

    其實接到徐拙電話的時候,邵鈞儒多少有點意外,因為這會兒距離中秋節還很遠,而且當時看四合院的時候,徐拙明顯對肝膏湯這道菜品不是很熟。

    這么短時間內,他能把肝膏湯給做好嗎?

    原本邵鈞儒以為會我徐濟民或者于培庸等人幫徐拙做,結果到了之后才發現,給徐拙打下手的,居然是個年輕人。

    這……

    他知道徐拙做菜的天賦很高,網上有太多能夠證明的視頻和相關言論了。

    但肝膏湯,真不是一道簡單的菜品啊。

    難道這孩子不想要四合院了?

    自從來到四合院之后,這種想法在邵鈞儒腦子里就沒停過。

    特別是開始吃飯之后,這種疑惑就更強烈了。

    他甚至開始反思,自己設置的時間是不是太苛刻了,早知道應該說過年之前了,這樣的話他能有更多時間練習。

    不過等徐拙肝膏湯端上來之后,邵鈞儒的這種想法,頓時一掃而空。

    原因就是,這肝膏湯的賣相,跟當年的那份一模一樣。

    現在的廚師,喜歡創新,喜歡在菜品種加入自己的理念,以此來顯得與眾不同,所以同一種菜品,不同的人來做,賣相也完全不一樣。

    甚至會產生南轅北轍的效果。

    但過去的廚師可不這樣,基本上師傅怎么教就做成什么造成。

    出于尊師重道的原則,基本上不會搞創新。

    所以徐拙很容易就在網上找到了過去肝膏湯的擺盤樣式,今天就是用這種樣式進行擺盤的。

    所以一上桌,就讓邵俊宇瞪大了眼睛。

    不過肝膏湯的味道到底如何,邵鈞儒心里還是沒底。

    他沒有直接去嘗肝膏,而是先用勺子舀了一點清湯送進嘴里。

    清湯的香味和鮮味很濃郁,不過濃郁得恰到好處,沒讓人覺得很沖,也沒讓人覺得很膩,讓人覺得完美的同時,也很好的打開了味蕾。

    “好!這湯做得很好。”

    不光邵鈞儒覺得好,桌上其他人也覺得這清湯簡直刷新了他們的認知。

    清如開水,味道卻如此濃郁。

    這年輕的小伙子,做菜水平真不錯。

    嘗了湯之后,不知道為什么,邵鈞儒對徐拙的手藝突然有了信心。

    或許是沒抱希望,所以喝了湯之后,那種驚艷感自然而然也會變得更強吧。

    邵鈞儒拿著勺子舀了一小塊肝膏送進嘴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剛一入口,他就瞪大了眼睛。

    這味道……

    這口感……

    不正是記憶深處的那種美味嗎?

    他驚訝的往廚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再看看桌上的那一小盆肝膏湯,總有種置身夢中的感覺。

    這么輕易就喝到了記憶中的美味?

    這也太……

    為了驗證不是錯覺,他又吃了一口,果然就是記憶中的味道,就是那種入口即化的感覺,就是那種鮮香的味道。

    他正感慨著的時候,徐拙再次從廚房出來,手中又端了一份肝膏湯。

    這看得邵鈞儒有些疑惑,咋又端過來一份?

    這是做多了還是怕不夠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