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4合院的轉讓協議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兩種肝膏湯不一樣的,這一盆兒是鮟鱇魚肝做的肝膏湯,剛剛那是鵝肝做的肝膏湯。”

    邵鈞儒聽了徐拙的解釋之后有些意外:“肝膏湯不都是用豬肝做的嗎?”

    徐拙:“……”

    怪不得你一直喝不到想喝的肝膏湯,光對肝膏湯的理解就有點狹隘,估計過去讓人做的時候,也一直強調豬肝的事兒,所以沒喝到。

    徐拙笑著說道:“大部分能吃的肝臟,其實都可以做成肝膏湯的,不過有些食材做出來的肝膏湯不太好吃而已,就像牛肝,口感就比較粗糙。

    豬肝是最常見的食材,但不代表這是最好的食材,鵝肝才是,這是我答應給你做肝膏湯之后,一樣一樣測試出來的。”

    徐拙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有些詫異。

    特別是邵鈞儒的兒子,他沒想到徐拙居然還用其他動物的肝臟一樣一樣的測試,更沒想到,其他肝臟也能做肝膏湯。

    當然了,這不是人家傻,主要是人家不是廚師,根本不懂這里面的道道。

    而平時接觸的到菜品,基本上也都是一些做法非常正宗的,比如肝膏湯,越是正宗的做法,越強調用豬肝。

    但這樣的后果就是,邵鈞儒一直吃不到他想吃的肝膏湯。

    現在換成徐拙,從食材方面入手,反而做出來邵鈞儒想要的美味。

    邵鈞儒旁邊的一位老人說道:“之前我也找人做過,人家也用好幾種肝臟來制作,為什么沒你做的這么好喝呢?

    你做的這個跟我們過去喝的一模一樣,而我找的那位師傅,也用了鵝肝,但做出來的湯,喝著卻非常油膩。”

    這個問題,徐拙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他只是諸位說了一下他的推測。

    當年負責做菜的是外事招待處的廚師,那些廚師常年給老外做菜,對于中餐和西餐都非常擅長。

    而之所以請他們給邵鈞儒等人做菜,大概是考慮到邵鈞儒這些人在國外生活好幾年,說不定已經習慣了刀叉,所以讓外事招待處的廚師過來,這樣做菜的口味上能夠有更多的選擇,也能防止出現吃不慣之類的尷尬。

    廚師提前寫了要用的食材,

    交給冶金部的人去采購。

    結果負責采購的人不知道西餐中的鵝肝指的是肥肝,買了一些農家散養的大鵝鵝肝回來。

    這種鵝肝因為沒有足夠的脂肪,所以沒法做西餐中常見的肥肝類菜品,主廚權衡之余,做成了中餐中名盛一時的肝膏湯。

    然后陰差陽錯的,居然成就了一道美味。

    也成了邵鈞儒等人多年來縈繞在心頭的一個執念。

    聽了徐拙自己推想出來的過程,大家都覺得有理,當年或許還真是這樣,陰差陽錯的把鵝肝做成了川菜中的肝膏湯。

    喝了記憶深處的肝膏湯之后,邵鈞儒又嘗了嘗鮟鱇魚肝做的肝膏湯,一樣非常美味,一樣超級好喝。

    徐拙用自己的手藝,結結實實的給眼前的這群有錢人上了一堂課。

    當然了,徐拙也只能在做菜方面給人家上課了,要論賺錢,論商業能力,論重工業方面的知識,在場的任何人都能把徐老板摁在地上摩擦。

    而且還是反復摩擦那種。

    徐拙隨便和他們聊了兩句,就去了廚房。

    這會兒郭興旺正在廚房里收拾呢,徐拙自然也不能在外面閑著。

    把所有菜全部上完之后,徐拙謝絕了邵鈞儒兒子上桌吃飯的邀請,和郭興旺在后廚隨便弄了點東西當午飯吃。

    當廚師的就這點不好,要是忙完去跟客人一塊兒吃飯的話,桌上都是殘羹冷炙,而且大家正在進行的話,完全插不上。

    你要是話多,那就來晚了自罰三杯。

    反正不管怎樣都吃虧,還不如在廚房吃呢,想吃什么吃什么,而且都是熱的,還不用吃別人吃剩下的。

    徐拙和郭興旺吃了點東西,又把廚房收拾了一下。

    剩下的調料和食材,還有用的全帶走,剩下的全當成廚房垃圾扔到門口的垃圾桶里,等會兒那個司機會送出去的。

    兩人收拾好之后,外面那桌人也吃得差不多了。

    邵鈞儒吃得心滿意足的,他沖徐拙擺擺手,笑吟吟的說道:“孩子,你做的這個肝膏湯真是絕了。

    按照咱們的約定,你能把肝膏湯做出來,我就這套四合院半價賣給你。

    現在,你完成了承諾,該我了。

    咱們簽訂一份協議吧,你看怎么樣?”

    徐拙連忙表示推辭,要是邵鈞儒送他點禮物啥的,徐拙也就收下了,但是這一下子優惠三億的價格,徐拙實在是……

    至少也得虛讓幾下不是。

    徐拙的謙讓并沒有打動邵鈞儒,這老頭顫巍巍的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疊A4紙,上面寫著關于這套四合院的轉移協議。

    價錢還是之前說的,原價六億,作價三億賣給徐拙。

    而徐拙這邊只要在一年內把錢付清,這套四合院就完全成了徐拙名下的產業。

    不過畢竟是半賣半送,所以邵鈞儒給徐拙定了一些規矩。

    第一,這套四合院三十年內不能出售,不能用于抵押貸款,不能轉讓出租,不能改變四合院的整體面貌。

    也就是說,整個院子要至少保存三十年,直到三十年后,徐拙才能隨意處置。

    當然了,要是遇到拆遷等不可抗力因素,這條自然不作數。

    徐拙對于這些條款倒是沒什么意見,這要是買到立馬轉出去,哪怕原價賣出去都能賺一倍的資金,比做啥生意都賺錢。UU看書.uukanshu.com

    至于整體面貌什么的,徐拙自然也不會折騰。

    四合院要的就是這種年代感,要是重新修成平房,那就失去了四合院的精髓。

    徐拙有些驚訝的把合約看了一遍,不過謹慎起見,他沒有立即簽字,而是看著邵鈞儒問道:“邵爺爺,我真簽啊?”

    邵鈞儒擺擺手說道:“別猶豫了,簽上你的大名,一年內湊夠三億,這四合院就是你的了,你還有啥可猶豫的?”

    他越是這么熱情,徐拙心里就越沒底。

    偏偏旁邊的幾個人都沒有說話,仿佛現在簽約送出的不是一套價值六億的四合院,而是菜市場六毛錢的大蔥一樣。

    什么情況呢這是?

    “邵爺爺,您能不能先給我說說,您就算送四合院,為啥就偏偏選中我了呢?

    難道僅僅是為了做一道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