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邵老湯

美食從和面開始
     用人名來命名一道菜品,在國內其實挺常見的。

    常見的菜品中,比如東坡肉、東坡肘子、西施舌、貴妃雞、昭君鴨、李鴻章雜燴、左宗棠雞、麻婆豆腐、宮保雞丁、宋嫂魚羹等等。

    這類菜品的名聲很大,有的甚至已經成了當地的發展旅游的金字招牌。

    正是這樣,所以徐拙也想用邵鈞儒的名字給即將上新的肝膏湯命名,以此來紀念這次贈送四合院的美談。

    不過這事兒行不行,還得看邵鈞儒的意思。

    畢竟是拿人家的名字來命名一道菜品,雖然頗有紀念意義,但還得看對方怎么想。

    要是認為侵犯了人家的姓名權,侵犯了人家的名譽權,那徐拙還真不能用。

    徐拙沒有立即聯系邵鈞儒,因為這會兒邵鈞儒剛剛幫忙把這事兒圓過去,自己就提出命名的事兒,總會給人一種急功近利的感覺。

    還是再等等,等到真正上新的時候,再聯系邵鈞儒。

    而這兩天,讓公司那邊把這事兒再炒作炒作。

    嗯,往好的方面炒作。

    淡化贈送四合院的事兒,重點說一下邵鈞儒幾十年惦記一道菜,重金求而不得,耄耋之年才算柳暗花明,遇到了會做這道菜的徐拙。

    然后再講一下徐拙聽聞邵鈞儒的要求后,特意放下手頭的工作去省城找魏君明學菜的事兒。

    盡可能的升華徐拙尊重老人的形象。

    然后再重點說一下,邵鈞儒吃到久違的美味的那種激動,和半價贈送四合院的豪情。

    反正就是把這事兒,打造成烹飪界的一樁美談,讓行業的人也與有榮焉。

    這樣做的好處,自然是在宣傳的同時,也淡化大家對徐拙的那種眼紅的情緒。

    嗯,遇到這種事兒,誰都會眼紅的,徐拙要做的就是讓大家的這種情緒淡化掉,同時樹立起自己正面的形象。

    不過這事兒具體怎么操作,徐拙是不懂的。

    他只負責做菜,剩下的事兒,還是交給專業的人比較好。

    兩天后,

    網上關于這事兒的討論,已經從眼紅徐拙這么好的運氣,變成了邵爺爺太厲害了、徐老板是真的尊重老人等熱點。

    而邵鈞儒的個人簡歷和成就,也一并被發布到了網上。

    幾個曾經聘請過邵鈞儒擔任特別教授的工業大學,也紛紛站出來給邵鈞儒打卡,一些邵鈞儒曾經呆過的重工業工廠,也向邵鈞儒表達敬意。

    這種情況下,嫉妒眼紅徐拙的人,真少了不少。

    兩天后,徐拙開著車,帶著公司四方餐飲投資管理公司總經理于可可、四方食府門店經理廖志恒和四方食府行政總廚賀國安,一道前往邵鈞儒家里拜訪。

    邵鈞儒現在住在位于京郊的西山別墅中,這一帶算是京城有錢人扎堆的地方。

    這里空氣好,安靜,而且能夠遙望京城,人口密度也比較低,特別適合養老。

    徐拙開車過來的時候,邵鈞儒正在一個穿著唐裝的中年人的帶領下,練習著名的養生操——八段錦。

    幾人沒有立即上前打招呼,而是靜靜的站在一邊。

    等邵鈞儒把一整套八段錦做完后,這才笑著過來打招呼,并說明了來意。

    邵鈞儒有些意外:“用我的名字命名一道菜?這……這合適嗎?那些帶名字的菜品,可都是歷史名人,我這,資格不夠吧?”

    他雖然表情有些疑惑,但臉上卻帶著笑意。

    很明顯,能讓自己的名字命名一道菜品,而且還是跟自己淵源頗深的一道菜,邵鈞儒自然是高興的。

    就是有些忐忑而已,總覺得自己的資格不太夠。

    徐拙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笑著說道:“您放心邵爺爺,您的資格絕對夠,知道網上現在都咋說您嗎?

    他們都說您是國寶級的專家,是共和國現代工業的開拓者。

    這份榮譽,可比一大截歷史人物都厲害。”

    徐拙說完,擅長和人打交道的廖志恒也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他想用美食的形式,把這一美談流傳下來,以此來記錄人世間的美好,同時也用來督促同行業的那些廚師和從業者。

    認真對待每一個顧客,說不定就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反正總而言之,這是一件對烹飪界頗有意義的事情,四方食府做這事兒,并不是為了炫耀什么,更不是為了利益。

    而是想為行業的發展,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嗯,把這么一件事上升到行業,邵鈞儒就算想拒絕,也會掂量掂量。

    更何況,人家根本就沒想拒絕。

    這么一番推辭之下,邵鈞儒“勉強”答應了下來,為了顯得重視這件事,他還特意跟在國外談生意的兒子通了電話,聊了對方對這件事的看法。

    嗯,得征求一下兒子的意見,畢竟自己老子的名字要跟一道菜交織在一起了,他要不同意的話,這事兒還真不好辦。

    邵鈞儒的兒子倒是挺開明的,他這會兒正在一家餐廳吃美式的左宗棠雞,一聽說這事兒之后,立馬舉雙手贊成。

    還特意跟徐拙聊了一會兒,并且希望徐拙把這道菜多發展幾家餐廳,光四方食府有還不太夠,盡量讓更多的飯店也上新這道菜。

    這倒不是難事兒,因為省城的趙記私房菜、魏家酒樓、徐家酒樓,還有揚州的第一樓、長沙的湘滿樓、徽州的望月樓、京城的季家烤鴨店等等有關聯的餐廳,只要徐拙打個招呼,UU看書 www..com同時把做法傳過去,人家上新也是分分鐘的事兒。

    不過叫什么名字呢?

    現在備選名字有鈞儒湯、邵老湯、無價湯等菜名。

    徐拙其實更傾向于鈞儒湯,因為這個名字能夠直觀的反映出邵鈞儒的存在,而且這兩個字,也顯得很親切。

    但缺點也很明顯,就是不夠尊重老人。

    對一個老人直呼其名,在國外很正常,但在國內,這樣做是有些失禮的。

    特別是回頭邵鈞儒的后人,張口閉口的提著自家長輩的名字,這多少有些讓人說不過去。

    所以大家商量一下之后,打算把用鵝肝做成的肝膏湯,命名為邵老湯。

    這個名字剛確定下來后,徐拙突然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宿主創造出名人系列菜品,特獎勵A級招牌浙菜——西湖醋魚,恭喜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