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91章 承諾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識海之中的任務提示著:白首之約!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00000.

    根據目前宋青小所得知的線索是,一百多年前,張守義與李國朝決戰于沈莊,最終造成無數冤魂慘死。

    沈莊因此化陽為陰煞之地,百年之后形成鬼域。

    只要是與沈莊有關系的人,體內會中鬼蠱。

    此蠱以一條黑線為引,會引來百年厲鬼附身。

    而在宋青小、老道士師徒等人前往沈莊的途中,遇一無臉女鬼,最終宋青小冒險邁入紅霧,進入百年前,弄清了當年的一些迷局。

    二人各自受‘九天玄女’托夢,一個為圖千秋霸業,一個則為了維護大金江山永固,濫殺百姓。

    這兩人罪孽深重自不必多說,但這一場禍事,如今看來卻并非天災,而是那自稱‘九天玄女’的身份不明者有意造成。

    也就是說,沈莊如今形成鬼域,其根源并不在于張守義的殺戮之舉。

    他只是這一場鬼禍之中的一個過程,真正的萬惡之源,還需要順著這條線索追蹤下去。

    “不瞞姑娘所說。”

    宋青小還在想著事,張守義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

    “我這一百多年,守在此處,總感覺李國朝的部署并沒有真正的‘滅絕’。”

    “這話怎么說?”

    她聽到這里,倒是心中一動,追問了一句。

    張守義的面龐已經看不出喜怒,但他目光之中陰氣閃了閃,沉默了好一會兒,像是在組織自己的思維。

    隔了好半晌后,他才說道:

    “我所指的李國朝軍部,并不是指真正的他們。”他手挽重弓,身板挺得筆直:

    “而是一種試圖侵占沈莊,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意圖——”

    宋青小一下就明白了他所指的意思,“也就是說,這一百多年的時間,這種惡意從沒停止?”

    “對!”

    張守義僵硬的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他犯下大錯,渾渾噩噩被困夢境,百多年的時光中,一直在與李國朝部隊抗衡。

    除了自欺欺人之外,同時張守義還感應到了那種真切的對沈莊的惡念,加深了這夢境的‘真’,越發令他無法清醒。

    “那就是說,背后謀劃這一切的‘鬼’,恐怕還未如愿以償。”

    張守義這一百年的時光一直在抵抗,但抵抗的未必是李國朝的部隊,還有可能是加諸于沈莊之中的一種惡意。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如此。”張守義冷冷的道,“若是讓我查出背后搗鬼的是誰,我必定不惜一切代價,哪怕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也決不能將她放過。”

    他說到這里,吃力的轉動眼珠,‘看’了宋青小一眼:

    “我想托姑娘一個事。”

    他一提起這個開頭,宋青小就已經猜到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題。

    張守義當年進入沈莊之后,屠城一事使他臭名昭著,死的也是不明不白的,心中的憤怒自然是可想而知。

    時至今日,沈莊迷團重重,他想要弄清背后主使者的決心不在背負著任務的宋青小之下。

    從宋青小自言進入百年前的李國朝的部隊之中,解開了李國朝不惜代價攻打沈莊的迷團,以及揪出了‘九天玄女’這么一個中間搗鬼的存在,可想而知她的實力不低。

    這個時候,張守義自然想要與她結交,令她幫助自己,查清那背后主使者的身份,并將其找出來。

    有她相助,這件事情自然也會十分容易。

    對于宋青小來說,涉及到任務,哪怕張守義不提,她也會追查下去,將此事刨根問底。

    但張守義既然主動提出來了,她自然要借此為自己謀些福利。

    “張將軍請說。”宋青小伸手撩了撩亂飛的發絲,將其別到耳后,含著笑意溫聲回了一句。

    果不其然,張守義恨聲道:

    “這背后搗鬼之‘人’其心可誅,害我至此,使我功敗垂成,罵名加身。”

    他當年不明不白死在沈莊,臨死不見父母妻兒,渾渾噩噩留在沈莊,肉身不能得以入土為安,陰魂滯留人間無法轉世。

    “此仇不共戴天,令我張某人難以忍下這口氣。”

    說話的功夫間,他手中的重弓涌出紅光,煞氣騰騰:

    “姑娘若能查出這‘九天玄女’身份,我張守義便欠你一個人情。”

    “可以。”宋青小含著笑意,一口答應:

    “不過這沈莊如今情況危急,追查過程之中,我可能也會需要將軍助力。”

    張守義聽聞這話,便大笑了一聲:

    “我如今在這世上已無親人。”

    當年平叛失敗,至今想來恐怕滿門都被皇帝屠盡,有沒有后人血脈也不知道。

    就算有后人僥幸逃脫,一百多年的時間之后,自己留下的只是罵名,張氏后人也未必會認自己。

    “……僅剩殘軀陰魂,游蕩在這世間,生不如死。”他鄭重起誓:

    “若姑娘查出背后主使者,弄清我們當年的死因,如此大恩大德,自然是要報的!有需要我的地方,只要你喚我名字,我與全軍將士,必定聽從你的召喚,萬死不辭!”

    “萬死不辭!”

    “萬死不辭!”

    城墻之上,那些將士的亡靈都齊聲的大喝,響應張守義的決定。

    “那就一言為定。”宋青小點了點頭,張守義也像是暫且放下了心中一樁大事。

    “既然如此,我便留守此處,等待姑娘的好消息。”

    他說完這話,伸手一揮。

    煞氣涌動之間,城墻之上的將士身影們逐漸隱去。

    張守義的身影也在漸漸的變淡,沈莊內那些堆積如山的尸體也化為幻影,慢慢消失。

    ‘呼——呼——’

    陰風陣陣刮來,江面上被宋青小斬開的水域也重新合攏。

    江水濤濤,那些堆積在城墻之下的尸體隱匿,被染紅的江水恢復正常。

    隨著大戰場景的消失,那漫天的紅霧聲、喊殺聲、戰鼓、號角的聲響統統都聽不到了。

    僅剩城墻之上怒號的陰風吹拂著宋青小的頭發、衣擺,發出‘悉索’的響聲而已。

    宋青小看著張守義消失,目光透過他剛剛站立的地方,望進了沈莊之內。

    此時的沈莊鬼氣森然,濃重的怨煞之氣幾乎遮天蔽日。

    若是青冥令此時意識復蘇,感應到這樣濃烈的鬼氣,不知該有多歡喜。

    她想到這里,又以神識去呼喚青冥令。

    卻見那令牌被一股黑氣包圍,她傳入的神識一碰到那黑氣,便如陷入大海,沒有得到半點兒回應。

    宋青小不由輕輕的嘆了口氣。

    這一趟沈莊之行,兇險萬分。

    除了有一個尚未露面,又已經達到虛空之境的東秦無我之外,還有沈莊之內那個還未現身的可怕‘女鬼’。

    此鬼手段通天,且有意將沈莊變成了她的養煞之地。

    根據老道士在船上所言,沈莊若是逆陽轉陰,便會養出一個魔煞,禍害三界眾生。

    且老道士提到了他的師傅,云虎山一脈上一代的掌門。

    在宋道長的口中,他的師傅修為遠勝于他許多,可卻自認為他無法解決沈莊的事。

    她雖還沒有與這女鬼正面交鋒,但無論是此鬼蠱惑張守義這樣的大將,還是驅使眾鬼的手段,都可以證明此煞非同一般,難纏無比。

    宋青小雖說已經達到了合道之境,可是手中銀狼沉睡,而作為應克陰邪、妖鬼一類的青冥令如今又陷入沉睡。

    前有東秦無我,后有這沈莊魔煞,情況對她實在萬分不利。

    好在她冒險進入百年前的紅霧之后不虛此行,除了打聽到了一些線索之外,還得到了張守義的承諾。

    此人生前就是個滿身煞氣的大將,死后魂魄被封印在肉身之中,陰差陽錯之下成就不滅之身。

    他手中重弓煞氣極重,不亞于法寶,此人手握重兵,厲鬼都不敢輕易近身。

    得到他的承諾,有他相助,對宋青小來說,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至于他提出的請求,查出那‘九天玄女’身份一事,宋青小也不算是全無頭緒。

    她想到了那趕車老頭兒收到的那一包出自大金開國之初的金元,從這‘買命錢’的來歷,便可推測得出,這拿出‘買命錢’的‘鬼’極有可能出身于金朝元年——也就是大金開國之初,三百多年前的朝代時。

    按照這個線索查下去,總能想辦法揪出這幕后之鬼的真實身份。

    “青小——青小——”

    “宋姑娘——”

    “……”

    正在這時,數道聲嘶力竭的驚呼聲透過迷霧,傳進了宋青小的耳朵內。

    老道士聲音沙啞,像是已經喊破了嗓子,卻仍有呼喚宋青小的名字。

    宋長青焦急的呼喚聲也夾雜其中:“小師妹——”

    宋青小的神色一凜,當即將長劍一收,往城墻之外邁了出去。

    她大步一邁,身上的寒意將濃霧驅退。

    霧中不散的惡靈似是對她身上的殺意極為畏懼,她所到之處,霧氣紛紛避退。

    數步之間,宋青小已經邁出濃霧。

    身后的城池消失,沈莊重新被陰煞之氣包圍。

    漫天濃霧包裹的江面之中,一艘黑船孤零零漂浮在江心之中。

    數點星光將船照亮,如同黑暗之中的一點明燈,圍住船上的幸存者。

    老道士站在圈內,向著宋青小消失的方向眺望,還在大聲的喊著宋青小的名字。

    他就像是一個痛失子女的老人,背脊都彎弓了下去。

    從先前紅衣無臉女鬼出現,再到江水變紅,最后宋青小邁入霧中消失不見蹤影,至今一直都沒有看到她歸來的影子。

    “老道長,先歇一會兒吧,您的聲音都沙啞了。”

    有人見他可憐,勸了他一句,老道士卻根本不聽,仍在喊宋青小的名字。

    “師傅——”

    宋長青有些擔憂的看他,伸手扶著他,想要讓他先坐下喘口氣。

    他年紀已經大了,又受了很重的傷,已經數日沒有歇息,此時臉色難看無比。

    且云虎山一脈修道之人對親近之人都有一絲感應,老道士前幾日心悸無比,說是宋青小托夢于他,此時陷入困境,向他哭喊求救呢。

    老道士愛徒心切,當即驚醒,便執意要喚徒弟回歸。

    此時宋長青一扶住他后,他隨即反手將大徒弟的手腕捉住,迭聲的道:

    “你要找到你的師妹!”

    宋道長頭發被江風吹得凌亂,幾天功夫,他整個人迅速衰老了下去,看起來滄桑又可憐。

    “她答應過我,會回來的,會回來的。”

    “你小師妹不會言而無信,你再多喊一喊,說不定她聽到了我們的喊聲,便會回歸——”

    他的聲音已經很啞,數日沒有吃喝,嘴皮都裂了開來,滲出鮮血。

    宋長青聽他吩咐,一一點頭。

    周圍的人也是惶恐不安,UU看書 .uukanshu.com 聽了老道士的話,同情之下也像是感染到了他內心的焦急,最終陪著他也一起大聲的呼喊。

    “宋姑娘——”

    “宋姑娘——”

    大家放聲大喊,聲音傳遞開來,老道士還在因為說話太多而咳,引發他體內傷勢,站立不穩一下癱軟到宋長青身上的時候,有人突然喊了一聲:

    “快看!”

    老道士福至心靈,像是感應到什么一般,不顧五臟六腑如焚燒一般的劇痛,用力將攔在自己面前的人墻推開一些——

    接著就只見前方霧氣翻滾,一道銀芒沖破天際,劈開了封鎖的濃霧,攪動了江水。

    劍氣映照之下,江面如燒沸的開水,滾滾冒著氣泡往兩側分開,露出一道長長的水痕。

    霧氣之中紅光已經消失,那寒芒驅散陰煞之氣,露出頭頂的一點皎月。

    今夜星光璀璨,光輝映照之下,霜雪漫天飛。

    一道高挑的人影從那濃霧之中邁了出來,令老道士瞬間安心。

    “你這丫頭——”

    他強提了一口氣,一直在等著這樣一個結果。

    口中雖說是帶著責備,可是那嘴角卻高高的揚起,像去了心頭的大石。

    如今看到這熟悉的身影歸來,老道士那一直高高懸起的心頓時落回原處。

    一口氣松下來后,他才像是終于感應到了傷勢的沉重,頭重腳輕之間,靈魂像是高高的蕩了起來,他當即站立不穩,直往后倒了下去。

    “師傅——”

    宋長青驚呼聲中,一只略帶寒意的手憑空穿過他的胳膊,將往后倒的老道士接住,一只手掌穩穩的托在了他后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