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92章 回歸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小師妹!”

    宋長青目光晶亮的望著出現在身邊的女孩,口中發出驚喜交加的呼喚聲。

    她身上還帶著從陰煞之氣中歸來的寒意,發梢之間像是沾染了水氣,穩穩的將癱軟的老道士扶在臂彎里。

    宋青小將老道士扶著坐回地面,靈力從她掌心之中鉆出,透入老道士后背心。

    替他梳理紊亂的筋脈,以及淤堵的血氣。

    片刻之后,隨著筋脈內的靈力理順,血氣疏通,原本面色臘黃的老道士很快恢復了幾分神彩,眼皮眨了眨之間,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青——”他聲音嘶啞,反手將宋青小的手腕緊緊抓住,像是深怕她再溜走消失一般,不錯眼的盯著面前的人:

    “青小——”

    掌心下握著的手腕溫涼,像是還帶著夜風的寒意,冰系靈力從她身上散逸開來,令老道士的心落回原地。

    直到這會兒,他才確認宋青小確實已經回來,而并非幻覺。

    他先是長長的郁結在心中的一口氣,放心之下先是有種失而復得的慶幸,眼眶一下濕潤,緊接著眉頭一豎,厲聲喝斥:

    “你這丫頭怎么回事?”

    老道士一想到她先前不聽自己的話,執意闖入大霧中的舉止,頓時又怒火攻心:

    “我不是說了霧氣之中兇險無比,讓你不要去嗎?”

    他一想到先前的情景,還后怕無比,消瘦的身體抖得厲害,把掌心之中的手腕抓得更緊:

    “你怎么就不聽師傅的話?”

    宋青小敢邁入紅霧,自然是有能從中全身而退的自信。

    雖說她估料錯誤,中途確實出了些岔子,導致她險些被困在了百年前的夢境之中,但幸好最終還是平安脫困。

    她已經習慣了單打獨斗,無牽無掛。

    此時聽到老道士的大聲斥責,既感陌生,卻又因他眼中毫不掩飾的擔憂、憐愛,而生不出反駁之心。

    倒是宋長青,聽到老道士罵人,不由有些不忍。

    他看了老道士好幾眼,又見宋青小低頭乖乖聆聽的樣子,哪里忍心,硬著頭皮央求道:

    “師傅別罵了。”

    他大聲的說道:

    “小師妹好不容易回來,讓她歇一會兒吧。”

    宋長青不說話還好,一說話老道士的炮火頓時便對準了大徒弟:

    “都怪你!”他舍不得喝斥最小的弟子,對于這個大弟子便沒了顧忌:

    “你從小事事依從她,把她寵得無法無天的,如今才敢干出這樣不要命的事!”

    他越說越火大:

    “此間事了之后,回了云虎山,我一定好好罰你!”

    “怪我怪我。”

    宋長青受了責備,也不生氣,憨憨的笑了兩聲,接著又神色暗淡:

    “若能回云虎山,師傅不要說罰我,就是打我一頓,我也歡喜得很。”

    “你……”老道士一聽這話,像是被人戳中了軟肋,當即話音一滯,眼中露出哀傷之意,那些燃起來的怒火像是遭人當頭潑了盆冷水,一下便消失得一干二凈。

    “我不管你們了。”他說著氣話,那雙昏黃的眼中像是有水光閃爍:

    “反正一個個大了,都有自己的主見了,也不肯聽我的。”

    “師傅別說這樣的話……”

    宋長青一見他神色黯然,不免急了,又認錯:

    “是我說錯了話,惹您不高興,您別生我的氣。”

    他說話的同時,又去看宋青小,給她使眼色,示意她說好聽的話哄哄老道士。

    “師傅,您為什么生氣?”宋青小歪了下腦袋,有些疑惑不解:

    “我能進霧中,自然有回來的把握,

    所以在離開之前,我就答應了您,一定會回來的。”

    如今她確實平安歸來,做到了當時的承諾,老道士為何還要這樣大發雷霆?

    她明明是很不聽話,冒險進入霧里,嚇得老道士不得安寧,一直提心吊膽至今,如今卻以這樣無辜的表情來問自己為何生氣。

    老道士眼皮疾跳,感覺好不容易平復的血氣又開始翻騰。

    可是她的一雙眼睛如此清澈,熟悉的眉眼是自己一手帶大,看著她一點點長成這個樣子的。

    只是以往眼神之間的那絲嬌憨已經一掃而空,變得從容而冷靜,像是一夜之間突然懂事。

    這會兒她歪著頭看自己,面露不解之色的時候,依稀可以看到幾分從前的影子,這令得老道士心中一軟,哪里還舍得生她的氣。

    “唉,你這丫頭。”他又氣她不聽話,又恨自己對她狠不下心:

    “這沈莊兇悍得很,你冒險進去,我跟你大師兄不在你身邊,若是遇到了危險,有誰來救你?”

    他說著說著,又覺得傷心:

    “我不問你發生了什么事,也不想知道其他,但你要記住,師傅只有你和你大師兄、二師兄三個弟子!”

    云虎山一脈修的是道法,老道士從當日進門之初,已經斷絕了俗家塵緣。

    養的三個弟子,都是手把手的教導,實在親近勝過血肉父子。

    “除了你二師兄年長才上山外,你與長青都是我一點一點帶大的。”

    她的命運多舛,出生之日便被父母拋棄,是老道士憐憫她,將她收養進云虎山下,呵護至今。

    “若你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又怎么獨自回去,面對云虎山列祖列宗呢?”

    老道士性情內斂,說不出煽情的話,便唯有板起臉教訓:

    “你要答應師傅,不要擅自離去,沈莊事了之后,必須隨我回云虎山去!”

    “怎么會是獨自回去呢?”宋青小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留意到他話中的意思:

    “就算我進了紅霧,還有師兄在呢。”

    宋長青看了她一眼,笑咧了嘴,露出一口白牙:

    “對啊師傅,難道小師妹是您的眼中寶,我就不是了嗎?我還在您身邊呢。”

    “去,去去去!”

    老道士看不慣他嬉皮笑臉的模樣,斥了他好幾聲,但此時宋青小重新歸來,兩個徒弟一左一右的陪在自己身側,不免也感到幸福無比。

    臉板了一陣之后,情不自禁的彎了彎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是啊老仙長,您的弟子如今平安歸來,也是一件幸事。”

    吳嬸忙不迭的出口打圓場,其他人也都迭聲道恭喜。

    在這樣熱鬧的氣氛中,大家似是將之前連日來的恐懼都忘了大半,沉浸在喜慶的氛圍里。

    宋青小能平安回來,不止是老道士開心,船上其他人也是十分的高興。

    畢竟沈莊之行如今才走了一半的路,已經發生了如此多事,眾人可以說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保命至今。

    而在路途之中,宋青小所展現出來的非凡神通甚至壓過了老道士。

    她追擊紅衣無臉女鬼進入了紅霧之中,如今還能平安回歸,可見她的本事。

    能在這樣危險的環境之下,有這么一個強大的人物護持,對于眾人來說自然備感安心,當然不希望她出什么事。

    大家說笑之間,老道士也被眾人恭維得滿臉笑意。

    好一陣后,他像是醒悟過來,想起了什么一般:

    “對了,你進入紅霧之后,可曾遇到了什么危機?”

    他緊盯著宋青小:

    “我前幾日恍惚間,總聽到你喚我的聲音,求我救命。”

    老道士本身受了傷,又加上擔憂她的處境,急得險些氣血逆流,走火入魔。

    若不是船上留有宋青小的星辰大陣在,憑他當時的傷勢,根本不足以抵御這些爬上船的煞尸,滿船的人都非得死在此地不可。

    “前幾日?”宋青小聽他這樣一說,倒是感到有些好奇,問了一句。

    “對啊。”宋長青點了下頭,小心翼翼的服侍著老道士盤腿坐穩之后,才回道:

    “你已經進入那霧中七日,你不記得嗎?”

    他說完,將這幾日船上發生的事都簡略的說了一遍給宋青小聽。

    那紅衣無臉女鬼出現之后,紅霧顯現,江水染紅,宋青小進入霧中,沉進江底的煞尸攻船,兇悍無比。

    一開始的時候,宋青小因為離船而走,大家都既是擔憂她的安危,也擔憂自己安危。

    可說來也奇怪,那星辰大陣就是在她走后也無比的穩固,擋住了這些涌涌不絕的尸群,保住了眾人性命。

    但湖底的尸體多得驚人,數之不盡,接連幾日時間一波又一波的爬出來,實在異常嚇人。

    老道士本身受了傷,既擔憂船上的情況,又因恍惚間聽到宋青小求救而感到不得安寧。

    直到第七日后,一道古怪的白芒出現,劈破天際。

    那白芒所到之處,將紅霧一掃而盡。

    船上的尸群也遭到這股氣勢圍剿,灰飛煙滅。

    白芒將江水撕開,斬入江底,自此之后,那響了七日的喊殺聲、戰鼓聲與號角聲像是瞬間停止。

    水中的血色逐漸沉淀了下去,那些尸群受到了這股氣勢的震懾,又像是失去了戰鼓聲、號角聲的號召般,終于不再現身。

    “我們當時猜這一切是不是與你有關系。”宋長青說道:

    “可是又等了許久,仍不見你回歸。”

    直到這會兒,老道士終于沉不住氣了,才開始呼喚個不停,深怕宋青小迷失在黑霧之中,找不到回來的路徑。

    他開玩笑道:

    “若不是你這會兒回來了,師傅還說再等半日,便要拼著身死,也要沖出這星辰之中,鉆進黑霧前去尋你。”

    老道士沉著臉沒有哼聲,但卻并沒有反駁宋長青這話,顯然是真這樣打算的。

    船上還殘留著不少煞尸的遺骸,失去了陰氣的滋養之后,它們迅速的腐敗,化為一灘黑水,將這艘黑船染得更加陰氣森森。

    大家都對宋青小進入紅霧中后發生的事感到十分好奇,只是吳嬸等人不好多問,直到宋長青將船上這幾日的經過一說完,宋青小沉吟了片刻,才說道:

    “我被困進了百年前的世界。”

    “啊?”

    宋長青一聽這話,大吃一驚。

    其他人也都感到不可思議,就連老道士也坐直了身體,示意她接著說下去。

    “當日我進入紅霧之后,就看到了李國朝的部隊正在攻打沈莊——”

    她簡略的將當日的情景說了一番,又將自己進入船中之后,誤打誤撞進入了抱貓女子等人的船坊一事娓娓道來。

    給慘死的抱貓女子等人留下陰影的男人化為不死的僵尸,日日歸來。

    她進入百年前的夢境之后,力量減弱,化為普通女子。

    在這樣的境地之下,哪怕她再是輕描淡寫,老道士依舊可以想像得到她當時遇到的危機。

    “直到第七日后,幾女砍下男人首級,夢境破碎。”

    眾人聽得直嘆奇妙,老道士也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也就是說,幸虧這幾個女子打破恐懼,夢境才破碎。”

    他轉念一想:

    “若是這幾女提不起勇氣,一直懦弱,受恐懼所擺布,豈非你會被困在夢中,難以脫身?”

    “只是短暫拖延而已。”

    宋青小淡淡應了一句。

    那時她已經看出了端倪,恢復力量的肉羹、內心另一個‘宋青小’的蠱惑,都是想要削弱她意志,想將她困住的一種手段而已。

    哪怕幾女仍不能覺醒,但憑宋青小的實力,終有一天也會強行打破夢境,不過還需要一些時間罷了。

    幕后設局的‘鬼’是困不住她的。

    不過抱貓女子等人受她影響,打破恐懼,不止是結束了折磨她們百年的痛苦,也提前令宋青小脫局。

    至于之后遇到的張守義,以及宋青小與他之間定下的約定,她并沒有再提起。

    眾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老道士啞然了一會兒,又道:

    “也就是說,UU看書www.uukanshu 那第七日的劍光,是你斬出來的?”

    宋青小點了下頭:

    “李國朝的殘部仍在,并且是造成了此地血流成河的原因。”

    戰鼓聲、號角聲吹響之后,這些百年之前戰死的人們受到陰氣的影響,仍不能安息。

    在聽到這些聲響之后,埋葬在河道深處的尸體再度歸來,才會不顧一切襲擊船只。

    所以她劈碎了李國朝的殘部,令得尸群終于得以真正安息。

    同時才引出了后面的張守義,得知一些對自己有用的消息。

    “這樣一說,這些人也是可憐人。”老道士驅邪鎮鬼一輩子,對于這種邪祟深惡痛絕。

    可此時聽到宋青小這樣一說,得知這些煞尸來歷之后,又憐憫他們慘境。

    “此間事了之后,我必定會盡量想辦法聯系一些舊友,來此地做一番法事,以超渡他們的亡靈,令他們得到安息。”

    大家面色凄凄,都贊老道士此舉功德無量。

    說了一番話后,沒有了煞尸攔路,船身竟然重重的動了一下,停了數秒之后,船體再度移動,逆著江水往前駛去。

    這一突如其來的動靜,令得船上的眾人吃了一驚。

    老道士、宋長青等慌忙轉頭往船外看去,只見那原本已經恢復正常的江水之中,不知何時又再度浮現出無數的黑氣。

    黑氣包圍著船只,像是萬千條觸手,推著船身前行。

    “這是前往沈莊的方向。”

    宋青小看了一眼,便隨即辨認出船行目的:

    “看樣子,她這會兒已經迫不及待,想將我們送進沈莊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