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93章 人鬼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

    ‘嘩啦啦!’

    流涌而下的江水被推開,船身在黑氣的簇擁下疾速逆風前行。

    前方濃霧翻滾,霧中像是有若隱若現的鬼影。

    黑船越行越快,船內涌入的一些水流,以及殘碎骨骸在極快的速度下不停翻滾,發出響聲。

    到了最后,船身半側而起,像是前面有一雙無形的手,拉著船前進,速度快得像是要起飛。

    ‘呼——’

    呼嘯的風響聲中,黑船‘嗖’的一聲騰空而起,在眾人的尖叫之下鉆進了濃霧之內。

    四周傳來不絕于耳的冷笑,像是有萬千陰魂不懷好意的圍繞著船上的眾人。

    “啊……”

    慘叫聲中,船身‘撲通’落入水中,蕩漾不止。

    那疾風已經消失,但臉上仍殘留著如同針刺般的痛覺。

    沖進黑霧之后,黑暗已經消失,天色竟然轉明。

    大家在黑暗之中呆的時間長了,冷不妨接觸光明,都覺得十分不適應,眼睛酸疼得很。

    “嘶……”

    有人捂著臉,雙手環胸,雙目緊閉,還發出心有余悸的慘叫聲。

    趕車老頭兒等驚魂未定,不多時就聽到吳寶山喊了一句:

    “道長,你們看!”

    他語氣激動,這會兒挺直了腰背,手指著一個方向,話中帶著驚疑未定。

    眾人聽他喊話,又驚又怕,強忍眼睛的不適,掙扎著將眼睛睜開一條縫隙,順著吳寶山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沈莊!”

    船上的一個女人喊了一聲。

    聽到這女人的話,吳嬸更是心急如焚,用力閉了兩下眼睛。

    淚眼迷蒙之中,她隱約看到不遠處的江岸果然出現了一座熟悉的碼頭影子。

    “果然是沈莊……”

    她一面牽了衣袖擦眼淚,一面驚嘆了一聲。

    誰都沒有想到,這船在江上漂移了多日時間,這一穿過濃霧,竟然就已經進入了沈莊的河域范圍。

    此時的沈莊與宋青小在百年之前看到過的沈莊并不一樣,護城河已經被人填平,修成了高而寬闊的碼頭。

    最引人矚目的,那修建在城墻之外的一排排長得極為茂密的高大而粗壯的桑樹,形成了沈莊獨有的風景。

    碼頭之下,停泊了大大小小的船只。

    令人吃驚的,是這些船上、碼頭處竟然都有人!

    宋青小放開了神識,發現這些人氣息雖說因為受到了陰氣的影響,而變得極度的微弱,但卻都是活生生的人。

    “這,這是怎么回事?”

    老道士等人也接二連三的睜開了眼睛,看到了遠處的情景,都發出驚呼之聲。

    前往沈莊的路途上并不太平,眾人一路歷經艱辛,遇到了妖怪、僵尸,好不容易才保住了一條命。

    原本以為進入沈莊之后,必定是陰氣森然,鬼影重重才是。

    甚至吳嬸因為先前回過沈莊一次,遇到了早就已經死亡的母親,后面又招惹了鬼魂,險些喪命。

    她本以為沈莊如此兇險,莊內的人恐怕已經兇多吉少。

    甚至抱了這一次回來,極有可能是替兄嫂等人收尸的奔喪打算,卻沒料到進來之后,看到沈莊竟然還有活人!

    碼頭上雖說不像以往一樣的熱鬧,但人來人往,倒也不算冷清。

    “這是人,”吳嬸想起自己之前回娘家的‘遇鬼’事件,不由抱緊了懷中的孩子,吞了口唾沫,小聲的問了一句:

    “還是鬼?”

    她問話的時候雖說沒有指名道姓,可一雙眼睛卻仍飄向了宋青小,顯然是在等宋青小的回應。

    船上的眾人聽了她這話也感到十分害怕,卻又不敢出聲。

    就連宋長青,也不由自主的轉頭看了一眼宋青小,等著她的回應。

    “有人有鬼。”

    宋青小答了一聲。

    碼頭處有活人,也有死人,鬼氣與微弱的人氣摻合在一起,形成一處詭異的人鬼‘和諧’相處的情景,實在是怪異無比。

    她話音一落,伸手一揮。

    那圍繞在船艙之中的七顆星辰便飛了回來,盤繞在她的身側,轉了兩圈之后,緩緩化為光點,爭先恐后的涌入她的身體里。

    “啊!”

    其他處于星辰包圍之中的人一見她的舉止,不由驚駭之下尖叫了一聲。

    大家這幾日以來受星辰保護,在煞尸群的圍攻之中全身而退,多日以來都感到無比的安心。

    此時宋青小冷不妨將這星辰一收,眾人沒了那星光照耀,總覺得不大安寧。

    “宋姑娘——”

    有人急得挖耳撓腮,喚了宋青小一句,想要央求她再將這星辰放出,但在她氣勢之下又不敢將這話說出來,面上卻露出不大樂意的神情。

    宋青小不管這些人的想法,手掌對著水面虛空一拍——

    ‘嘩!’

    靈力拍落江面,江水被推出層層漣漪,船身在這股力量的推移之下,如離弦的箭矢般往沈莊的方向飛快駛去。

    “這,這不是前往沈莊的路嗎?”

    人群之中一個年輕的男人見船開始前行,不由驚呼了一聲:

    “快倒回去——”

    “那怎么行?”老道士輕輕的咳了兩聲,看了他一眼:

    “我們好不容易進入沈莊,哪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可是,可是沈莊之中有,有鬼啊……”那年輕的男人哭喪著臉:“宋姑娘剛剛不提了么,這里有人有鬼,已經變成鬼城了,我們何必進這里去送死呢?”

    “不進沈莊,又能退回到哪里?”老道士看了這年輕人一眼,皺了下眉:

    “后路已斷,城中的厲鬼根本沒有給我們留后退的機會。”

    更何況,城中還有活人,以老道士的性格,在知道沈莊人未死盡之后,又哪里愿意見死不救呢?

    除了家在沈莊,城內還有至親的人外,那些尋親、訪友的都不大愿意進去。

    老道士一直以來就堅定的要進沈莊,此時自然反對。

    可在一部分人心中,宋青小、老道士都非凡人。

    既然宋青小敢獨身前往紅霧,進入百年之前的場景,解決了李國朝留下來的不死僵尸隊,那么此時帶著眾人退出沈莊,對她來說也并非難事。

    “我家有親人,還請道長垂憐,帶我們離開這里。”年輕男人說話的時候,還以眼角余光去看宋青小,擺明了這話是借老道士的口,說給她聽。

    半路之上,大家已經央求過一回,可遭到了老道士的拒絕。

    可多日的相處下來,大家已經幾乎摸清了老道士的脾性,他面冷而心軟,且又心懷正義,若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極有可能會令他回心轉意。

    有他開口說情,說不定看在師徒份上,宋青小會愿意護送眾人。

    “胡鬧!”

    只是在眾人心中好說話的老道士此時卻再一次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這年輕人,他大聲喝斥:

    “就算我答應送你們回去,在上了牛車,踏上沈莊的途中,你們就已經沾染上了因果。”

    他神色嚴肅:

    “就算能平安回去,可因果不除,不止自身難保,說不定還會禍及家人,不要干傻事。”

    “可——”眾人見他拒絕,有些不滿,還想癡纏。

    但話還沒說完,就聽宋青小道:

    “閉嘴!”她喝斥了一聲,“不進沈莊的人可以選擇立即下船!”

    她態度強硬,半點兒沒給眾人緩和余地。

    其他人敢跟老道士爭執,卻不敢跟她頂嘴,一聽她發話,頓時就蔫了下去。

    船很快靠近碼頭,已經可以看到停靠在江邊的船只上,許多人正在勞作的身影。

    “有貴客來啦!”

    看到黑船的到來,遠處的一艘停泊的渡船上有一個身穿短褂的男人大聲喊了一句。

    聽到他的呼聲,幾個面色蒼白,體肢僵硬的男人拖著沉重的步伐上了前來,停在渡船一側。

    ‘咚——’

    黑船靠近江邊,重重撞上渡船的船身。

    兩艘船體都重重的顫了一下,‘嘩’的濺起大股江水。

    那幾個面色蒼白的男人動作熟悉的撈起船上的纜繩,拋到了黑船之上,將船身固定。

    宋青小率先從黑船之上跳進渡船之內,目光就落到了渡船的一角擺著的一排蓋著的白布上面。

    那白布長約十米,兩米左右的寬度,下方遮搭的東西隱約露出身體的輪廓雛形。

    一股泥腥夾雜著腐爛的尸臭味兒從那白布之中若隱若現的透出,下方淌出漆黑的濃稠汁液,像是化開的瀝青。

    在她目光注視之下,其中一側白布角抖動了兩下,掀開了一角,露出一只已經腐爛了大半的腳掌。

    腳掌上大半的肉已經脫落,僅留下沾了腐肉的骨節,看起來有些瘮人。

    興許是察覺到了宋青小的目光,那腳趾骨抓了兩下,像是有些害怕的樣子。

    “客倌——”

    那先前喊話的男人像是意識到了宋青小的注視,極有眼力的湊了上前。

    他在經過那排白布的時候,伸腿踢了踢那掀開了白布的尸骨,嘴里發出‘喝喝’的兩聲斥責,臉上卻笑意不減:

    “您是第一次來沈莊吧?看著有些面生。”

    興許是時常與鬼打交道,令他鍛煉出了察顏觀色的本領。

    他似是察覺到了宋青小身上的強大威壓,說話的時候也帶了幾分恭謹與小心,背脊佝僂了下去,雙手以肚腹前交疊,十分乖順的樣子。

    被他踢了兩腳的那具腐尸像是有些害怕,腳趾勾了勾,將被它踢開的白布又‘抓’了回去,把它半腐的腳掌再度蓋得嚴嚴實實。

    船停穩后,老道士在宋長青的攙扶下也邁進了渡船之內,自然也看到了船上擺的白布。

    宋道長沒有看到白布底下尸體先前動彈的一幕,可他卻看得出來這些布蓋著的尸體的痕跡,再加上四周縈繞著不散的腐尸之氣,他自然明白這里擺放的是什么:

    “這是在干什么?”

    他穿著灰白盤扣短褂,寸頭都已經花白。

    哪怕受了傷,看起來臉色不大好看,可修道之人自有一股不同于普通人的精氣神。

    再加上他常年與鬼怪打交道,自然對于妖鬼、邪祟有一定的震懾力。

    幾個拉船的男人對他十分畏懼,在拴套纜繩的時候,特意避開了老道士的身側,繞了一大個圈,才上了黑船的。

    “老先生是外鄉人吧?”

    雖說老道士身上透出的對妖鬼的震懾力很強,可相比起宋青小來說,那接待的男人卻像是更愿意與老道士親近:

    “這是我們沈莊特有的產業——撈尸。”

    “撈尸?”

    其他下船的人戰戰兢兢的應了一聲,那男人就滿臉笑意的點了點頭:

    “是啊。這永清河、洛河之中,對我們來說,可是藏有說不盡的財富呢。”

    他看了吳嬸一眼,瞇了瞇眼睛:

    “這位應該是沈莊的人了,我聞得出味兒來,可是離家已經很長時間了吧?”

    吳嬸抱著孫子,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該點頭,還是該搖頭才好。

    按時間算,距她上一回前往沈莊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可聽這男人話中的意思,再加上這所謂的‘特有’產業,UU看書 .uukanshu.com 都令她陌生得很,仿佛已經很多年沒有回過沈莊似的。

    “河中有不少尸首,有些大部分是當年李國朝死在此地的部隊。”

    男人堆著笑臉解說道:

    “這些尸體沉在河中也是可惜,我們便想法將其撈起來,將其洗剝干凈,再送往城中的尸莊里,由專人煉制,可以變成特殊的勞動力,供我們使喚呢。”

    他說到這里,像是有些得意:

    “這樣煉出來的尸體,力量大得很,又不怕苦痛、勞累,承擔了不少粗重活兒,真的是好使。”

    說完,他伸手一指那還在拴繩的‘三人’,努了下嘴:

    “你們瞧,干的可起勁兒了!”

    下船的眾人有些因為進入沈莊之后提心吊膽,也有些因為船身撞上渡船之后還有些暈乎乎的。

    看到那三個行動僵遲的‘人’后,初時并沒有以為意,見他們面容僵硬,還以為是天生不擅言詞。

    一聽這男人的話,竟像是這些人都是死尸煉制而成,當即嚇得魂飛膽喪,險些哭嚎出聲。

    大家慘叫之中紛紛想往宋青小靠近,可越是焦急,那兩條腿卻像是棉花捻成,越使不上勁兒。

    說話的男人仍是一臉恭順的笑,像是并不知道這些人害怕的原因,熱情的道:

    “幾位進了沈莊,倒是也可以雇傭幾個煉尸,它們皮粗肉厚,又很好使,不需要錢、不吃飯,便能替你們干很多事。”

    吳嬸等人一聽這話,嚇得半死,哪里還敢應聲。

    男人說完這話,將手一攤:

    “對了,您幾位渡江而泊,拉船、停靠費,一共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