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98章 埋伏

前方高能
     劍氣四溢!

    數道淡藍的靈息舒展開來,交相輝映,在半空之中化為瑰麗無比的光,照亮了沈莊的夜空。

    劍光在半空之中停了片刻,接著無聲的碎裂,化為千千萬萬無數的藍色的光點。

    形同飛舞的螢火蟲,飄蕩在半空。

    下一瞬,那些藍色的光點迅速怒放,化為一朵朵淡藍色的冰霜蓮荷。

    所到之處,將那成形的血絲斬落!

    劍氣包裹之下,萬千陰魂、厲鬼被卷入其中,那一張張臉上根本還沒來得及露出驚恐、詫異的神情,便隨即被劍氣絞破。

    這是一場無言的殺戮!

    宋青小修的并不是專門的捉鬼驅邪之道,可力量一途以強輾弱,卻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在霸道異常的滅神術面前,處于她氣機籠罩范圍內的厲鬼被肆意收割,卷入劍氣的鋒芒之中。

    黑色的血絲寸寸碎裂,最終化為無數血點,像瓢潑大雨般‘嘩嘩’灑落。

    宋青小之所以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大威力的劍招,是因為她想要速戰速決,將這些厲鬼迅速的斬殺了。

    沈莊化為鬼域,這里的鬼魂在陰氣的滋養下格外的多,數之不盡。

    若是一旦被它們纏住,后續可能還會有更多陰魂厲鬼趕到此處。

    莊內還有一個隱匿的魔煞,而宋道長他們已經先行了一步。

    四周像是下了一場蓮荷雨,那光暈照亮的地方,房梁屋垣無聲的垮塌,化為齏粉灑落。

    ‘叮鈴鈴——’

    正在這時,數道清脆的響鈴聲再度響起。

    宋青小睜開了雙眼,眼中金芒一閃而過。

    接著她手腕一轉,手中的劍頓時化為一條長鞭。

    她振臂一揮,冰鞭用力甩出。

    ‘啪!’

    冰鞭在半空之中打出數道殘影,殘影發出刺耳的破空鳴響,飛往巷角四處。

    不多時,先前還嘻笑的孩子聲音頓時化為尖厲的慘叫:

    “哇——好痛——”

    “嗚嗚嗚,爹,娘!”

    無數孩童被打哭的嚎喊聲同時響起,夾雜著急促的鈴響。

    只見那鞭影挾帶著數條銀光,‘嗖’的落回她的手中。

    那是幾條被強行絞斷的銀鐲,上面還帶著鈴鐺,是那些圍跟在后面的小鬼手足上所佩戴之物。

    銀鈴一落入她手,迅速黑化,其間透出股股黑霧,陰氣格外濃重。

    鬼童一遭鞭打,痛得凄厲大哭,但卻不敢再像先前一樣肆意笑弄。

    而就在此時,隨著鬼童的哭喊,前方突然傳來沉冗的腳步。

    ‘嗒!嗒嗒!’

    尸氣、煞氣蜂涌而來,看樣子像是從城中心的方向傳來的。

    “糟了。”

    打了小的,來了老了。

    小鬼的哭喊聲引來了一大群鬼物,正從城中心的方向飛快的往四周掠出。

    宋青小獨自一人倒是無所畏懼,可是以老道士、宋長青等人為首的一群人前往的方向卻正是城中心處。

    她將手掌一握,那發黑的鬼鈴發出一聲哀鳴,隨即被她捏碎了,化為粉沫從她掌心灑落。

    “收!”

    宋青小將手一收,那冰鞭與萬千冰荷隨即化為無數光點,‘嗖’的飛往她身體之中。

    等到這些靈力收回之后,她將眼一睜,才往老道士等人的方向趕了過去。

    而另一邊,老道士領著眾人跑了數息之后,卻隱約覺得有些不大對頭。

    距離宋青小與他們分離不到十五秒的功夫,但是后方卻已經半點兒動靜都聽不到了。

    那遮擋人皮燈籠的光影的暗紅血光消失得無影無蹤,最重要的,是宋青小的聲音、氣息,一會兒功夫便聽不到了。

    “師傅,小師妹呢?”

    在這樣的鬼地方,宋長青掛念著獨自留下來的宋青小的安危,逐漸有些按捺不住。

    “什么小師妹?”

    人群里,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一個男人聽到了他的話,順嘴接了一口。

    這一句話,頓時令宋道長師徒覺得不對勁兒了。

    “青小不見了!”

    “哪來的什么青小?”有人不明就里的問了一聲,前方領路的吳寶才也逐漸停下了腳步。

    “我的小師妹,在船上救了大家的姑娘!”

    一關系到宋青小,宋長青頓時就不淡定了:

    “先前有小鬼索錢,厲鬼尾隨,她留下來斷后了——”

    “沒有啊。”

    其他人一聽這話,頓時大呼冤枉:

    “小道長,你是不是記錯了?”

    隊伍之中,吳寶山顫聲開口:

    “我們隊伍里,沒有什么姓宋的姑娘啊?從一開始,我娘不就請了你與宋道長下山幫忙的嗎?”

    “路途確實遇到了危機,可都是老道長奮力施法解圍的啊?”

    大家又急又怕,迭聲開口:

    “而且我們也并沒有遇到什么小鬼索錢,哪兒有聲音呢?”

    “……”

    “……”

    宋長青與老道士一個急剎步,相互望了一眼,都透過人皮燈籠的綠光,看到了對方的臉上那種震驚到無以復加的神色。

    不到一分鐘的功夫,這里的人竟然將宋青小的存在全部遺忘了,仿佛被施了法咒!

    “吳嬸,你應該記得吧?”

    一聽眾人否認,宋長青一下就急了,忙不迭的要去問人群之中的吳嬸。

    可是這會兒吳嬸的臉上卻露出又怕又茫然的神色,聽到宋長青咬牙切齒的問話,怯聲聲的道:

    “什么青小?長青,你是不是昏了頭了?”

    她的神情焦急又害怕,不像是假的:

    “你師傅就你一個弟子,出門也只帶了你,哪來的青小呢?”

    就連在牛車之上,與宋青小表現最為親近的吳嬸也將她忘了。

    “怎么可能……”

    宋長青年紀輕些,脾氣急躁,正想反駁,老道士卻像是想通了什么般,一把將他的手扣住:

    “鬼打墻!”

    他十分篤定道:

    “我們中鬼打墻了。”

    說到這里,老道士的心直往下沉。

    與宋青小分開不過一會兒功夫,沒想到幾人不知不覺竟全都中了鬼打墻,由此可見沈莊陰氣的可怖。

    進入鬼打墻的范圍之內后,意志薄弱的人的神識、記憶都會受到影響而扭曲。

    可是深刻的記憶并不容易被輕易抹去,宋青小一路以來非凡的表現,注定了眾人對她是極為依賴的。

    而此時大家在轉眼之間就將一個原本十分依賴的人忘得一干二凈,仿佛連她的存在都不記得——

    “……我們要小心了。”

    老道士的語氣之中帶了幾分輕顫,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了他的心頭。

    ‘嘭嘭!嘭嘭!’

    心臟像是感應到了他的緊張,開始瘋狂的撞擊著他的胸腔,引起了他五臟六腑的舊傷,帶來陣陣隱痛。

    大家是察覺到他的緊繃,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道長,還走嗎?”

    最前頭的吳寶才怯生生的問了一句,大家隨著老道士放緩了腳步后,他一個人沖在前面也感到異常的恐怖,說話的同時不由自主的退回了人群之中。

    “先別走。”

    老道士沉聲吩咐:“我們被困進了鬼打墻內,得找到出口。”

    否則再怎么奔跑,也只是徒勞無功。

    他深呼了一口氣,總覺得左右后方,都像是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自己一行人的存在,可是他卻猶豫了一下,不敢輕易的回頭。

    ‘呼——’宋長青也長長的喘了口氣,察覺到他的緊張,與他相互對視了一眼。

    “怎么了?”

    有人見師徒二人神色不對,不免問了一句,就聽到老道士喝斥:

    “別回頭!”

    先前大家與宋青小分頭行走,就是因為后背有鬼物糾纏不休。

    此時宋青小留下之后,眾人被引入鬼打墻的陣中,此時身后說不定是百鬼夜行,如同人間地獄了。

    “后……后面……有什么?”

    眾人本來已經如同驚弓之鳥,一聽老道士這句提醒,已經嚇得說話都不大利索。

    可是老道士提醒得還是晚了。

    在他說話之時,有性急的人已經率先轉過了身。

    原本以為會看到一副置身地獄般的場景,可是最先轉過身的這人卻在轉身之后,發出一聲驚呼:

    “咦?”

    他長長的喘出了一大口氣,語氣之中帶著一種劫后余生般慶幸的困惑:

    “什么也沒有呀?”

    老道士一聽這話,面露驚愕,他與宋長青以及其他人都同時齊齊轉身——

    身后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仍是錯落有致的胡同小巷,巷口被人皮燈籠的光照得綠瑩瑩的。

    街道之上空蕩蕩的,不要說鬼影,連樹影也沒見到半個。

    唯有凹凸不平的青磚地面,在綠光的映照之下,顯出陰森森的詭異感覺。

    “竟然什么也沒有!”

    老道士瞪大了雙眼,有些不敢置信:“難道我猜錯了?”

    老街四通八達的小道安靜極了,整座沈莊此時像是除了聚集在此地的幾人之外,安靜的仿佛一座已經荒廢了多年的鬼城似的。

    最重要的,是先前落后眾人不遠的宋青小也消失了。

    宋長青顧不得去想這些,他在轉身之后,沒有看到鬼影,也沒看到宋青小身影時,已經忍不住了。

    “小師妹!小師妹!”

    他大聲的喊了兩句,沒有得到回應,表情便逐漸有些不安了。

    “我去將小師妹找回來。”

    他將身上的包裹提得更高,二話不說就要往后方沖。

    “等下——”

    一干人中,兩人是眾人之中唯二的修道者,吳寶才在前面領路,原本宋青小斷后,兩師徒一左一右走人群的外側。

    此時宋長青二話不說往后沖,一下便沖到了后方,老道士忙不迭的伸手要來抓他,想要喊他等一下。

    他的手穿過幾個橫站在師徒二人之間的普通人,一把將宋長青的胳膊拽住:

    “別——”

    后一個字,被老道士吞入喉嚨之中。

    他轉過頭的時候,看到了站在了自己身旁的那個男人的臉。

    此人正是那父母妻兒俱在沈莊的男人,他此時一臉的茫然之中夾雜著惶恐,顯然是為了眼前空無一‘人’的街道而感到有些不解。

    可令老道士吃驚得聲音都消失的,并不是他這會兒的神情。

    而是透過他的那雙瞪得很大的眼睛,映出了與眾人視線之中截然不同的另一幕——

    潑天的血光之下,無數怨鬼從墻頭、巷尾之中鉆爬而出,帶著猙獰陰冷的神色,正瘋狂的往眾人爬涌!

    地面血流成河,墻壁也像是由無數的血肉筑就。

    殘肢斷臂漂浮在血泊之中,戾氣逼人的戾鬼成群結隊的以極快的速度追趕著眾人。

    這是地獄!

    “快跑!”

    寒顫從老道士的脊椎升起,飛快蔓延至他四肢百骸。

    雞皮胳膊立了起來,腦海短暫的因為驚嚇而呈現片刻的空白之后,憑著修道之人過人的毅力,老道士很快的回過了神,發出一聲大吼!

    “怎么回事?”

    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老道士已經二話不說,用力將宋長青往后拉扯。

    這是他出于愛護徒弟的本能反應,宋長青甚至還沒有回過神來,便已經‘咚咚’退后了數步!

    緊接著眾人聽到了老道士如雷鳴般的暴吼,他不顧一切摸到了自己的腰側口袋,掏出一把銅錢,往天空之中一灑而出:

    “天地正氣,太上借法!”

    ‘鐺鐺鐺——’

    脆響聲中,銅錢飛灑上天,老道士不顧一切,將攔在自己面前的那些普通人如老鷹捉小雞一般狠推往后。

    “怎么回——”

    后頭的數人被他手臂一拂,胸口便像是壓砸了一座大山般,逼得他們身不由己的退步。

    正納悶之間,那銅錢飛往半空,頃刻之間組成一柄長劍,垂落在眾人頭頂處。

    隨著老道士咬破舌尖,UU看書 www.uukanshu 一口精血被他重重噴出,那銅錢劍再度發出光芒。

    光芒所照之處,綠光消融,血光閃現。

    青黑色的那些古舊的墻磚之上,大股大股的黑血涌出。

    “啊……”

    痛苦的呻_吟聲里,一只只手扒開濃膩稠厚的血漿,從里面鉆了出來。

    地底有血液涌流,不遠處的城巷口,一只只鬼影、一具具殘尸,站起來了!

    這銅錢劍的紅光所到之處,如同照妖鏡般,將鬼打墻所粉飾的虛偽‘太平’打破,顯出了沈莊的真實殘酷。

    “啊……”

    看到這一幕的人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呼。

    哪怕是見識過黑船上煞尸圍城,卻也比不上此時身處地獄之中的驚悚。

    宋青小是誰?

    宋青小就是那個曾以星辰大陣護住眾人,以一劍斬開紅光,進入百年之前,劈開江河的宋道長的小徒。

    鬼打墻破了,眾人都想起來了。

    可卻好像是太晚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