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999章 0鈞

前方高能
     街道平靜的偽裝被撕裂,越來越多的血液涌流。

    血光所映照之處,顯出這座鬼城真實的一幕。

    一只半匍匐在地上的血尸仰起了頭,長長的頭發被黏稠的血浸濕,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涌,‘滴滴答答’的掉落在地面之上。

    一道令人觸目驚心的刀傷從她的頭蓋骨處斜砍而下,幾乎將她半個頭顱劈開了。

    臉頰裂開巨大的缺口,暗紅的血液‘汩汩’流出。

    “痛——”

    一只眼珠被搗得稀碎,另一只眼珠卻因為劇痛而瞪得極大,完整的保留了她死前的痛苦。

    在咆哮聲中,她的嘴大大張開,吐出一根烏黑的舌頭。

    那舌頭探出一尺來長,舌尖上黑氣翻涌,在即將刺入宋長青肚腹的剎那,宋長青恰好被老道士抓著丟往后處。

    “啊!!!”

    尖厲的嘶叫聲中,女鬼探出浸泡在血泊中的手掌試圖來抓住宋長青。

    但那手掌僅只是從宋長青飛揚的衣袍間擦過,‘嗤’的響聲下,衣料被鬼氣腐蝕,一道深深的血痕卻透過被腐化的衣料,印到了短褂之下的褲子上頭。

    鬼叫化為神識攻擊,鉆入眾人耳中。

    老道士強忍耳膜刺痛,抓出一大把黃符,用力貼往這女鬼臉頰處。

    ‘轟!’

    符光在碰到鬼氣的剎那,瞬間化為火、雷攻擊,順著女鬼臉頰上被砍切開的大縫,鉆入骨中,令她眼珠變得通紅。

    “走!”

    老道士一擊即中,頭也不敢回,沖著眾人一聲怒吼。

    已經駭得呆若木雞的眾人在他這雷霆一震之下回過神來,都尖叫著轉身往后奔逃。

    ‘嘶——嗤。’

    此時墻壁四周,血漿消融,一條條斷臂伸出,萬千條曝露在外面的血管涌動。

    曾慘死在這里的鬼魂被喚醒,發出痛苦的吟哦,紛紛張開了手,妄圖將這些闖入鬼城的人拉入地獄之中。

    墻壁蠕動,化為尸山血海所筑成的舊墻,一張張陌生而痛苦的臉,帶著臨死前的不甘與怨毒,阻攔著這些逃亡者。

    那頭被劈成了兩半的女鬼失去了宋長青這樣一個血肉豐沛的獵物,卻改而換成了老道士,咧了咧嘴角。

    她一笑之下,那劈開的臉交錯,血液大股大股往外涌,濕漉漉的頭發上,滴落的血連成絲。

    相比起宋長青,老道士的修為更高,氣息也更深厚。

    面對這樣一個以捉妖驅邪擅長的老道長,她并不怵,反倒雙掌撐地,后背一拱,胸口與地面之間拉出千線萬縷的血線,尸身便站起來了。

    她一站起身,便格外的兇猛,厲嘯聲中,那舌頭往劈開的臉頰一掃,連血帶符,一下便盡數被清掃進她嘴中。

    老道士見此情景,瞳孔緊縮,還來不及出手,便見她一聲暴喝!

    血光沖天而起,粘黏在她身上的那絲血色絲線‘嗖’的探長,擰為一股約如手腕粗細的血管,‘轟’的擊中半空中的銅錢劍。

    銅錢劍應聲而碎,化為無數碎片射擊往四周。

    正道的劍光隱沒,這里化為尸山血海般的閻羅殿了。

    老道士的心直往下沉。

    他并不是傻子,此地的厲鬼之兇悍,壓根兒不是他能扛得住的。

    聽到懸掛的法劍一碎,他根本不敢癡纏,隨手抓出腰間的符紙,如不要錢般往外灑落。

    ‘吼!’

    ‘痛!’

    符光如流星閃過,所到之處有鬼魂發出痛呼。

    那離他最近的女鬼見到光芒閃過,便隨即格外兇悍的伸手來拍。

    趁此時機,老道士二話不說轉身就退走。

    沈莊大兇!這里的麻煩并不是他能解決得了的。

    唯今之計,只有先逃離這里。

    看樣子此地離城中心的距離并不是很遠,老道士只希望吳嬸的娘家已經快到了,眾人可以躲進去,暫時避上一避。

    想到這里,他不由大喊了一聲:

    “寶才!”

    他急促的喊聲透過嘶吼的鬼群、血尸群,傳進了前方領路的吳寶才耳朵里。

    “你外祖家還有多遠?”

    喊話的同時,追在后面的女鬼一見獵物逃脫,發出憤怒的咆哮聲。

    她腳掌用力一落地,‘嘩’的濺起大股血漿。

    飛濺而起的血化為萬千縷黑絲,擰為一股,疾速往老道士的雙腿纏去。

    與此同時,尖厲的鬼嘯聲中,她的腦袋越裂越開,‘嗤’的一聲疾響,長舌化為黑影,探出兩三米。

    老道士聽到身后響聲,強忍驚懼,憑借對鬼氣的敏銳,足尖點地,身體高高彈射而起。

    ‘轟!’

    血絲從他腳底滑出,撲了個空。

    ‘滴答。’血滴落入地面,所到之處墻壁兩側的鬼魂迫不及待的伸出長舌來舔。

    一旦舔食,便也變得格外暴戾,伸手去抓扯老道士。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危急關頭,老道士將手中早就準備好的一張黃符紙往自己身上一貼。

    ‘呯!’大股濃霧散開,老道士的身影在半空之中一頓。

    這一頓之下,墻壁兩側的鬼影一把將老道士的左右雙臂抓在掌心。

    只是下一瞬,一條黑色的長舌如同索命的利刃,‘噗’的扎進老道士的后背心。

    舌尖之上突然延伸出無數黑色血絲,眨眼之間就將那老道士捆得嚴嚴實實。

    那些血絲還來不及吸食老道士身上的靈力與血氣,緊接著老道士的身體卻轟然炸裂。

    大股金光迸發開來,那些血絲被炸得斷裂,化為膿血落地。

    一大截舌頭斷開,粘黏著半張剪成人形的黃紙一并掉落到血泊之中,還如蛇般掙扎不停。

    “好痛——”

    女鬼那張猙獰可怖的口中發出一聲凄厲的痛鳴,而約數米開外,老道士的身影在半空之中狼狽現身。

    他利用替身紙人陰了女鬼一把,替自己爭取了少量時機,拉開了一段距離。

    女鬼受此創擊,更加暴怒。

    地面的舌頭卷動,黑血涌動之間將那半截替身紙腐蝕。

    血光之中,另一個新的裂面女鬼再度出現,速度比先前的女鬼還要快、還要兇悍十倍不止!

    老道士險險脫身,心中本來已經焦急如焚。

    眾人原本被圍入鬼打墻中,好不容易破了幻境,卻遇到了如此兇悍至極的邪物。

    此地動靜如此之大,眾人的尖叫聲,大量鬼物的現身,照理來說,半個城鎮恐怕都能聽到聲音。

    大家與宋青小分離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以她能耐,這些動靜可瞞不過她耳朵,早該趕至。

    莫非先前她留下來斷后,也遇到了什么危險不成?

    一想到這里,老道士頓時心急如焚。

    永清河上的時候,宋青小已經展現出了非凡的能耐,照理來說老道士不應該如此著急。

    可關心則亂。

    在他心中,想到宋青小的時候,第一反應仍是自己愛若性命的小弟子。

    若她在這里出事,無異于剜他的心肝。

    老道士失了方寸,恨不得立即到了吳嬸的娘家,安頓了這些人后去尋宋青小的蹤跡。

    沒有聽到吳寶才的回應,他不由又厲聲喚了句:

    “寶才——”

    “啊——”

    回應他的,是一道無比恐懼的慘叫聲。

    吳寶才的聲音從前方傳了回來,還有其他的人也像是遇到了什么危機一般,接二連三的發出慘叫,竟然‘咚咚咚’的往回跑了過來。

    搞什么?

    身后已經出現了兩只裂面女鬼,她受了老道士的耍弄,此時戾氣重得驚人。

    森然鬼氣之下,老道士只覺得后背發毛,半步都不敢停。

    而這些人跑得好端端的,竟不知死活往回走——

    莫非,莫非前方也出現了什么危機?

    這個念頭一涌入老道士的腦海,接著他就聽到吳寶才凄厲的慘叫:

    “僵尸啊,好多僵尸啊——”

    說話的功夫間,只聽整齊劃一的沉重腳步聲響了起來:砰——砰——

    每踏一步,整座已經淪為鬼域的沈莊便顫了一顫。

    煞氣騰空而起,一股濃濃的尸氣從城中心的方向席卷而至。

    這股濃重的煞尸之氣下,那些城墻之中缺胳膊斷腿的鬼影頓了一頓,接著發出更兇殘的嘶吼聲。

    血光沖天,籠罩城鎮。

    遠處又有綠瑩瑩的光芒亮起,與血影相輝映,使得這里成為活生生的人間煉獄。

    慘叫聲不絕于耳,霧氣之中先前逃亡的人又一路慘叫著回到這里。

    “……”

    老道士的身體瞬間冰涼,感覺今日說不定要死在此地。

    修道之人,本來已經看破生死,以他修為以及累積的善緣,若是正常死去,將來必有福報。

    可沈莊之中鬼氣濃重,死在此處,受陰氣、煞氣的影響,魂體恐怕迷失,會萬劫不復,淪為此地一抹失去理智,只受怨恨、恐懼支配的怨靈。

    “長青——”

    關鍵的時刻,老道士像是打定了主意,前掠的身影突然一頓,竟像是不準備再逃般,身體浮立在半空之中,喚了自己的大弟子一聲。

    他此時面色平靜,不再像先前一樣忐忑。

    宋長青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抬起了頭,打量著自己的師尊:

    “師傅——”

    “我準備將這些鬼物先鎮住,弄出一個保護罩。”

    老道士平靜的說道,同時咬破了手指,像是虛空在畫什么法陣。

    大量的靈力從他體內逸出,像是半點兒不留余地。

    “不——不要,師傅——”

    宋長青像是猜到了什么一般,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雪白,一雙眼睛中有水氣浮起。

    “傻孩子。”

    師徒二人心意相通,老道士看他這模樣,表情也柔和了些許,不再像以往一樣嚴厲。

    “沈莊之事,遠比我們想的還要艱難一些。”

    他手上畫符,嘴中卻說個不停:

    “你答應我,一定要找到你的師妹!”他臉頰動了動,眼中也露出不舍:

    “將她平安帶離此地。”

    黑霧之中,吳寶才等人的身影接連現身,后方人皮燈籠的光照之下,一大群至少達到了魃尸之境的亡靈正往這方逼近。

    女鬼的尖叫聲中,兩條漆黑的長舌凌空飛起,往老道士的身體如同飛箭般刺去。

    他閉了閉眼睛,深呼了一口氣。

    死到臨頭,老道士不懼生死,卻唯獨有些遺憾還沒有見到宋青小,不知她安全與否。

    下一瞬,他頭頂之上紫光沖天,一個與道士面目相似的紫嬰鉆出半個身體。

    紫嬰的出現,使得老道士氣息極盛。

    女鬼的那只充滿了黑紅血絲的獨眼之中,露出畏懼又貪婪的神色。

    只頓了片刻,她就像壓抑不住內心的貪婪之意,兩條長舌探了過來。

    紫嬰的身體迸發出強大的靈壓,化為光芒掃射大地。

    光芒之下,那些戾氣稍弱一些的陰魂頓時受到重創,發出痛苦的慘吟。

    “師——”宋長青帶著哭音的呼叫聲中,一道細微的破空聲突然響起。

    ‘嗖——’

    一團紫光如同流星,劃破血光充盈的天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疾飛至老道士的身側。

    那紫芒所到之處,所向披靡,陰鬼退避,煞氣無法阻止。

    紫氣之中包裹著一支半透明的長劍,UU看書 .uukanshu.com 劍內一條金色小龍影游移。

    劍芒穿透兩條漆黑的長舌,僅留下一道殘影,速度快得那女鬼似是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叫之聲,那長舌便已經被劍光撕裂。

    小龍的金影透出劍體之外,將濃郁的煞氣逼退,把老道士身側清理出一片難得的空隙之地。

    “——傅——”

    宋長青的驚呼聲音調一頓,仰頭往半空看去,只見那劍停在老道士的身側,如同催命的神物,令百鬼避逸。

    發生了什么事?

    不止是宋長青愣住,就連準備自爆紫嬰的老道士的動作也是一頓。

    已經駭得心神大亂的眾人一見此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有人高聲喊了一句:

    “宋姑娘!”

    “宋姑娘,宋姑娘!”

    有人喊了第一句后,其他人迅速反應了過來,都異口同聲的爆發出瘋狂的呼叫聲。

    眾人以為必死無疑,卻不料絕境逢生。

    一見那劍光出現,哪怕還沒有見到人,卻已經心生希冀。

    ‘咚咚——咚咚——’

    眾人屏息凝神,既像是在歡呼,又夾雜著期盼之際——

    “我被攔了片刻。”

    冷冷清清的女聲響起,靈力涌動之中,一只白皙的手探了出來,將懸浮在半空的誅天劍握在手里。

    隨著劍一被握住,宋青小的身影也隨之出現,另一只手抓住了老道士正欲拍碎丹田的手臂:

    “您沒事吧?”

    “啊啊啊!!!”

    大家一看到宋青小的身影,當即如吃了定心丸般,紛紛喜極而泣,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