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7章 傳說

前方高能
     “所以三百多年前,沈莊到底發生過什么樣的事?”

    當務之急,是要先問清楚大金萬盛元年的時候,沈莊發生的事故。

    老道士說過,鬼王的形成格外苛刻,除了天時地利,死去的女子出生、死亡的年月日時分別屬陰之外,同時此人臨死前還要含著那一口氣,才能保她魂體不滅,后面才成氣候。

    “對!”老道士點頭,又補了一句:

    “這樣的人死之后乃屬大兇,當年的沈莊絕對有異相發生,說不定有記載傳說。”

    他是降妖除魔的大師,對于這些事情的了解是相當專業的,所以說得極為篤定。

    時間、事件以及后續的詭異情景等三點都已經滿足,要想盤問出什么便簡單多了。

    沈家大宅里的‘人’都是沈莊居民,應該有一些線索提供。

    事關自己性命,吳嬸不敢怠慢,絞盡了腦汁努力的想。

    其他人也是慌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拼命的回想著,深怕錯過了什么。

    “我實在想不起來——”

    半晌之后,吳嬸哭喪著臉搖了搖頭。

    以她的年紀,一百多年前張守義屠城的事對她來說都已經很久遠了,許多細節都是從長輩口中聽說,再連猜再蒙。

    更別提三百多年前的往事,她更不可能清楚。

    沈家里的其他‘人’沉默不語,不知他們也跟吳嬸一樣不清楚,還是因為有沈太太魂飛魄散的緣故起了殺雞儆猴的作用。

    老道士的話問完之后,這些已經死去的亡靈都不開口。

    “唉——”

    正在這時,大堂正中的那個陰沉著臉的老頭兒突然長長的嘆了口氣:

    “沒料到我們沈家竟會落得這樣一個結果……”

    他臉上露出一絲傷感,看了一眼黑氣環繞的沈進峰,既是心痛又感不舍。

    “老頭子……”坐在他身側的那老太太一見他這舉動,有些著急,老頭兒便道:

    “我沈家已經死絕,我早就是孤魂野鬼,死過一次了,還有什么好怕的?”

    ‘撲——’

    老頭兒說話的功夫間,大廳內的火燭爆出細響,閃了數下,光芒比起先前又更亮了許多。

    “他們不敢說的,我來說!”

    他話音一落,便看著宋青小與老道士:

    “二位說的,十有沒錯了。”

    “我當日……”

    他從死前說起,到死后發現魂魄并沒有被拘入地府,而像是被困在沈莊之中,渾渾噩噩多年。

    此地像是與幽冥隔絕,地府的鬼差來不到此處。

    這里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像是阻隔著什么,將這些死于沈莊的陰魂困在了此處。

    聽到此處,宋青小莫名想起了自己進入百年之前,遇到張守義,鎮守在城墻之上的那一幕。

    他當時也說好像在抵抗著一股力量,不知與這老頭兒所說的阻隔有沒有瓜葛。

    老頭兒死后,眼睛能看到在生時所看不到之物。

    沈家以養蠶起家,到后期已經不再養蠶,專收蠶繭,招雇工人理絲織帛,再販賣商戶。

    “從十幾年前,我就發現家里陰氣密布!”

    陰氣從絲織品上散逸而出,擴及全家,形同一張密密實實的大網,將沈家的每一個人全都罩入其中。

    恐怕在當時的沈家人看來,那會桑蠶業發達,沈家興旺,實在是可喜可賀。

    但在老頭兒眼中看來,這滿屋子的怨氣、陰煞化為條條縷縷的黑絲,像是一層無形的大繭,將偌大一個沈莊都要盡數包裹于其中。

    他當時之驚駭,非同小可。

    中間曾試圖想要提醒兒孫,可是陰陽有隔。

    再加上他的這點兒力量,

    在這可怖的沖天怨氣相比起來,便如滄海一粟。

    別說沈家有危,就連死去的這些陰魂也受到了這些黑氣掌控,被一一控制住。

    日復一日的過去,那黑氣越裹越密,越來越多。

    老頭兒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時,卻不料有一天突然‘醒’了。

    他與老伴都回了沈家,昔日已經死去的鄰居也‘回來’了。

    家中的兒孫對他與妻子的回來仿佛并不詫異,只是一如往年一樣的對他侍奉著。

    這種感覺怪異極了,好像在兒孫的眼里,他與妻子并沒有死,只是出了一趟門,一直與兒孫們都在共同生活著。

    孫子沈茂才忘了他年幼、成長的這段過程間祖父母的缺失,他偶爾提及時,大家還十分詫異,反倒記錯了的像是他自己似的。

    如果不是沈家的那些密布的黑氣還在,且沈家的這些人極為詭異的被困在這些黑氣之中,老頭兒恐怕還要以為這個世界是自己瘋了。

    所以吳嬸回來的時候,老頭兒與妻子陰沉著臉喝斥她快走。

    沈家已經遇害,他們害怕女兒也死在這莊中。

    “我一直不明白沈家到底為什么有這樣的厄運,如今聽你們一說,才明白不過是有鬼王作惡。”

    老頭兒悲傷到極點,卻因為早就已經死去,連眼淚都流不出:

    “我不知道沈莊三百年前發生過什么事故,但我的祖母當年是沈家的外嫁女,沈莊被屠之后,為了延續沈家血脈,由我父親繼承沈姓。”

    他說道:

    “在我小的時候,我的祖母曾經和我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大意就是一戶沈莊的普通人家,其妻是當地出了名的紡織能手。

    丈夫開著一家綢緞莊,生意十分紅火,夫妻二人相互配合,日子過得蒸蒸日上。

    沈莊當年城中心處有一大片桑林,莊里的人都以這片桑林為生,對其格外愛護。

    桑林很大,有一回這妻子進桑林摘桑葉,像是在里面迷了路,當日天色已晚,還沒有回家。

    丈夫等到夜半三更,妻子仍沒回來,便有些急了。

    問清左右鄰居與相熟的人,最終聽說有人在白天的時候看到過他的妻子進了桑林。

    于是這丈夫召集了親朋好友,一起前往桑林尋人。

    說來也是奇怪,那桑林白天進來的時候不覺得如何,夜晚進來時,卻覺得瘮人得很。

    桑林之中生長的樹枝繁葉茂,月光透過枝葉灑了下來,像是妖魔鬼怪張開的手。

    林內靜極了,只能聽到風吹過樹林,枝葉相互摩擦之間,發出‘沙沙’的聲響,除此之外,再也聽不到其他的響動。

    進入這里的眾人下意識的也跟著屏住了呼吸,夜晚的桑林不知為何令人有種后背發涼的感覺。

    大家打著火把找尋,越深入桑林,也越覺得有種迷失方向的錯覺。

    四周樹影摩挲,月光照在地面之上,四周全是風吹葉響。

    前后左右都像是一片桑林之海,望不到盡頭與出路。

    眾人也覺得心中發毛,桑林像座迷宮,走了大半夜,不止找不到人,也沒找到出路。

    直到在天色將明的時候,一聲雞鳴報曉,瞬間便像是打破了這種詭異的魔咒。

    天色蒙蒙亮了起來,月光隱匿之后,很快眾人便找到了熟悉的道路。

    沒過多久,也找到了那走失的妻子。

    她倚靠著一棵桑樹睡著了,滿嘴黑紅,像是吃了什么血肉。

    見到眾人找來時,她一臉迷茫。

    問她發生了什么事時,她說昨日采桑累了,也不知怎么就走到了桑林深處。

    熟悉的同伴早就已經不見了,她找不到出路,餓了便摘了些樹上的桑椹吃,暫時睡在了此處,想著等天亮之后再回去的。

    她沒有發生什么意外,身上也不見傷,說話神智清楚,不像是中了邪的模樣,大家便都放心了。

    眾人出了桑林,便各自散去回家了。

    可自此之后,女人便變了個樣。

    她時常一個人自言自語,像是在跟人親密的談笑似的。

    有時夜里不睡,對著鏡子照了半天,也像是在說著什么。

    丈夫開始感到害怕,問她在和誰說話,她卻道這是女兒家的秘密,不能和他說。

    時間一久,她甚至夜里開始外出,一去就是半宿,將近天亮才回來。

    回來時嘴角帶著血紅,有種古怪的腥甜味兒,問她就說吃了桑椹果。

    幾月后,她懷了身孕。

    這好消息出來之后,妻子一下正常了。

    自此不再自言自語,也不再半夜出門去桑園了。

    白天勞作,晚上睡覺,仿佛之前發生的一切只是眾人錯覺似的。

    丈夫放下了心,開始歡喜的照顧起妻子,期待她生產之后為家里添一個新丁人口。

    十月懷胎,瓜熟蒂落,妻子順利生了個女兒,丈夫喜不自勝,令家仆發放賞錢。

    等到他將賞錢發放完,歡天喜地回屋的時候,卻發現半晌功夫,床上哪里還有他的妻子?

    一具面容干枯的黑尸躺在床上,懷中抱著一個襁褓。

    襁褓之內有東西在動,只見一條約如海碗般粗的巨大蠶蟲被包裹在襁褓之內,抱于干尸之中,拼命的拱動!

    “……”

    這個故事之中沒有鬼怪出沒,可卻遠比一般的山妖鬼怪更加驚悚。

    事隔多年之后,老頭兒想起當日祖母跟自己講的這個故事,依舊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哪怕他已經身死,可是這種恐懼感深植于他內心深處,并沒有因為他的死亡而消除。

    反倒死后化鬼,可以見識到更多陰煞之氣的存在,再細想這個故事的時候,才更加令他感到驚恐。

    吳嬸嚇得滿身肥肉都在抖:

    “那肥碩的蠶蟲,就是女人生下的孩子么?還是,這蟲子將孩子……”

    “不清楚了。”

    老頭兒搖了搖頭,“你祖母當年說過一回,便像是十分害怕,再也不說了。”

    有可能剛出生的孩子被吃了,也有可能是桑園有古怪,女人第一次失蹤的時候,怕就已經中招了。

    后面的一些古怪,也說明她不大正常。

    若非今日老道士與宋青小提起這九幽鬼王來歷,老頭兒可能只當這個恐怖故事是一則傳說,將其埋藏在心底深處,壓根兒沒想過這故事里發生的事,與沈莊是有關聯的。

    “這故事與沈莊的來歷,有什么關系?”

    吳嬸聽完這個故事,總覺得渾身不舒服。

    但事關自己全家性命,她強忍恐懼,轉頭問道士:

    “莫非這九幽鬼王,是那被蠶妖吸食了生命的女嬰?”

    “我不清楚了。”老頭兒先回答她的話:

    “沈莊的城主府內,藏有大量典藏,里面有沈莊一些史料、族譜,據說記載的東西可以追溯至幾百年前,興許在那里可以找到線索……”

    雖說沈家的人不知道這九幽鬼王身份,但沈老爺提供了這樣一個消息,對宋青小來說也算有用。

    她點了點頭,老道士見吳嬸問話,正欲開口間——

    那老頭兒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一般,面色一變。

    正在此時,一道高亢的女人尖聲慘叫響起,像是份外痛苦。

    同時一道長長的龍吟響徹沈莊,金芒大作之間,‘轟轟’雷電在沈莊上方穿梭。

    “呵呵……”

    沈家的大廳之內,UU看書 .uukanshu.com 原先那些已經死去的神色各異的沈家人表情齊齊變了。

    一瞬間,廳里的每一個男女老少的臉都變得木然而僵硬。

    ‘嗤!’

    明亮的火光緩緩異變,化為暗紅。

    雪白的燭體之內像是有血液透出,隨著融化的蠟液往下涌,頃刻之間將蠟燭澆成了暗紅的血色。

    光芒變得鮮紅一片,將大廳染為血色的世界。

    沈進峰的那張恐怖的臉變幻,黑氣之內隱約顯示出他曾經的面容。

    只是那張稚嫩的小臉上,此時露出一種邪惡到極致的神情。

    一道嬌笑從他口中發出,那是屬于一個女子的。

    眾人大驚,正欲說話的老道士渾身緊繃,下意識的想拉宋青小的手,挺身而出,將一雙徒弟拉到自己的身后。

    “緊張什么?”

    沈進峰的嘴中,吐出女子嬌滴滴的話語。

    她的聲音像是變幻不定,找不到具體的位置處。

    隨著她話音一落,沈進峰的身體軟軟的倒了下去,同時大廳的左側,一個男人僵硬的表情變了:

    “你們不是在找我么?”

    她發出清脆如銀鈴般的聲響,輕言細語的道:

    “我不是來了?”

    那聲音飄忽不定,所到之處每一個死去的沈家人,都成為了她的寄宿體,讓她在這些死尸之中穿梭自由。

    血光越來越盛,大廳正中的老頭兒、老太太以及財叔等人的表情都變了。

    “我無處不在,想要找我,又何必如此大費周折?”

    老頭兒的口中,發出一聲女子如嗔似怨的語氣,與他的模樣、臉色相比,更添詭異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