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8章 無臉

前方高能
     ‘喀喀喀——’

    大家嚇得雙股顫顫,渾身發抖。

    女子的嬌笑聲中,陰魂鬼影在廳內如流風般飛快的游走。

    老道士感應到此地強烈的魔煞之氣,如護崽的母雞般,將兩個弟子攔于身后。

    他的實力在九幽鬼王的氣壓之下不堪一擊,很快便有些支撐不住。

    正在這時,宋青小將他的手反手握住,輕輕拉了他一把。

    老道士的身體被拉得后退半步,恰好讓出一個位置。

    她身形一閃,便已經站在了眾人的前頭。

    鬼影在眾人之間穿梭,每一瞬間的變幻模樣都不相同。

    吳嬸等人駭到極致大氣也不敢喘,只能轉動眼珠子,看著這些重重鬼影閃動,深怕這九幽鬼王附身到了自己的身體上頭。

    ‘呯呯、呯呯!’

    眾人心跳急促的跳動,在這種壓抑而又沉默的氛圍里,那女子的笑聲顯得虛無縹緲又難以捕捉。

    “青小……”

    老道士一被她拉往身后,便壓力驟松。

    那種瀕臨窒息的驚悚感瞬間消失,一股脫力之后的恐懼浮上心頭。

    他下意識的擔憂宋青小,喚了她一聲,她卻并沒有回頭。

    “現身了兩次,卻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宋青小沒有理睬老道士的呼喚,任他拉扯著自己的衣袖,全神灌注的將所有的精力集中到了九幽鬼王的身上。

    此鬼一現身之后,威壓重重壓來,令她想起了當日逃出星空之海時,面臨獸王的威壓、時秋吾的時候的那種感覺。

    云錦寶衣的掩蓋下,身體表面浮現出鱗甲的光暈。

    甚至無需她的心念轉動,受到威脅之后,九字秘令之中的‘者’字令已經開始閃動。

    靈力化為金芒,牢牢將她的身體護住。

    宋青小表面雖說鎮定,心卻直往下沉。

    她放出的神識根本無法準確的找到這女鬼所在之處,此地遍地都是陰氣,死去的沈家人每一個都成為了她的鬼奴,是她寄身的軀殼。

    最為令宋青小感到棘手的,是這女鬼就算僅只是陰魂分散而現,所透露出來的氣息卻已經不亞于當日她與時秋吾對戰時所承受的壓力了。

    宋青小強行將擔憂壓下,看著周圍轉動的游魂之影,冷冷開口:

    “莫非你當年死的不大光彩,死后無臉見人么?”

    這話一說完,那滿廳的笑聲瞬間戛然而止。

    那些隨著流風而轉動的游魂也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一般,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沉默在大廳里蔓延,死去的沈家人的身體開始顫抖。

    ‘噗噗!’

    變得通紅的蠟燭的火花爆動,火苗一下像躥升了數寸。

    紅光盈滿了大廳的每一個角落,將此地照得通紅。

    “看樣子,我說對了。”

    宋青小見到此景,不由微微一笑。

    ‘嗡嗡嗡!’

    地底像是有一股力量攪動,大廳的地面開始顫抖。

    桌椅抖動之間,坐在上面的死去的沈氏族人發出痛苦的吟哦。

    ‘嗤!’

    地底被撕裂,一條條交相纏裹的黑氣從裂開的地縫之中鉆出。

    屋內的擺設在這股壓力的絞殺之下化為粉沫碎裂,大廳正中為首的沈老爺、沈老太太的陰魂像是兩尊在這力量壓迫之下的瓷偶,兩秒之后,突然暴裂而開。

    那些崎嶇不平的黑氣鉆了出來,如同一條條盤卷的草龍,將坐在兩側的沈氏族人一并叉在其中,高高舉托!

    吳嬸死死的咬著嘴唇,以手捂著嘴,深怕自己驚駭之下喊叫出聲了。

    她的眼中,已經死去的沈氏族人,死后的尸體像一條條蠶子,

    被困于這些以黑氣所織成的草龍之中,痛苦的滾動。

    他們的身上纏著黑氣,吸納著他們的魂魄與怨氣。

    紅光之下,他們的臉上帶著痛苦,張大了嘴,發出無聲的痛呼,像是在向她求救。

    沈家的大廳直到此時,才顯出了被隱蔽的真面目。

    每一個死于鬼蠱之禍的沈家人,都格外的痛苦。

    “咯咯咯……”

    女子嬌笑聲再次響起,只是這一次笑聲已經不再像先前一樣漫不經心,而是帶了幾分怨毒。

    隨著她的大笑,盤據了整個房舍的草龍架上,一個被黑氣包裹的尸身緩緩下落。

    “好痛……好痛……”

    沈進峰的臉露了出來,他的身體被黑氣裹得像條蠶蛹,掙扎不脫。

    露出來的那張小臉上滿是痛苦,卻仍在呼痛的同時,喊著:

    “厚,厚山快走……”

    這一幕看得吳嬸心如刀割,老道士雙拳緊握。

    下一瞬,沈進峰的臉色變幻,突然變成了宋青小的臉孔。

    “你說的對……”

    小孩的臉上還殘留著痛苦,可是嘴中語氣已經變為女子了:

    “我無臉見人,但你的臉還不錯,我便借來一用……”

    草龍上的黑氣如同蠶絲,越拉越長。

    沈進峰的尸身下落,流魂落地之間,化為與宋青小身形相似的一個少女,緩緩往眾人所站的方向移動。

    “在夢魘之境時,那幾個沒用的東西,竟能讓你逃脫……”

    “滾開!”

    老道士一見‘宋青小’走近,渾身緊繃,將手中早就已經抓握好的一大把符紙用力打出。

    這些符紙對于九幽鬼王級別的存在并沒有任何作用,符光擊打到‘宋青小’的身上,如同一滴水融入大海,無聲被吞沒。

    她理也不理老道士的攻擊,媚眼如絲的看著宋青小:

    “……不過天堂有路你不走……”

    ‘嗖!’

    說話的功夫間,地底憑空鉆出一支冰錐,將她身影刺中。

    ‘宋青小’的身影晃了數下,逐漸化為黑氣將冰錐包裹。

    那冰錐像是受到腐蝕,外層融成黑紅的血漿,一點一點從冰錐的頂尖處往下滑落。

    只眨眼之間,便融為一灘血水,散于地面之中,‘汩汩’冒著水泡。

    “咯咯咯……”

    女子的笑聲又響了起來,左側的鬼影閃爍,再一次化為另一個‘宋青小’,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緊接著,‘宋青小’越來越多。

    無論是四周閃過的鬼影,還是那些高高的草龍架上的那些死去的沈家人蛹,臉龐都開始變幻,化成宋青小的面容。

    “好痛……”

    “救救我……”

    ……

    這些人蛹的嘴里同時發出慘叫,面容微微扭曲,拖著被黑氣纏裹住的身體,紛紛蠕動著從草龍之上吊了下來,開始往眾人的方向爬動。

    女人的笑聲在廳內來回響蕩,血紅的光芒籠罩下,鬼影重重,四面八方全是‘宋青小’的臉,格外驚悚。

    眾人大聲的尖叫、慘嚎,抱在一起無助的顫抖。

    在黑船上的時候,雖說大家也經歷過煞尸圍攻。

    可那會兒宋青小在殺死尸化的沈家四口的時候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力量,無形中令得眾人對她頗為信任。

    再加上有星辰大陣守護,后面煞尸圍攻黑船的時候,星辰大陣牢不可破,就算她離開黑船,也并沒有令大家心理防線崩潰。

    但此時不同,九幽鬼王一現世后,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令得沒有修行的普通人也感應到死亡的威脅了。

    周圍全是‘宋青小’的臉,重重逼近,再加上鬼王無處不在的笑音,令得一群人終于慌了。

    ‘嗖!嗖!嗖!’

    冰錐頻頻從地面鉆出,頃刻之間穿透草龍。

    寒意擴散開來,霜霧在草龍之上凝結,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那些爬動的人蛹凍住。

    升高的冰柱托著草龍往上頂,沈家的屋頂‘轟隆’被捅穿出巨大的窟窿。

    殘垣斷瓦往下跌落,那些原本爬近的人蛹轉瞬被拉遠了數米之多。

    “咯咯咯……”

    女人滿懷惡意的笑聲里,煞氣涌動,這些凝結的冰柱發出不堪負荷的聲響。

    一條條裂縫出現,十幾條冰柱‘哐鐺’碎裂。

    被托舉高的草龍疾速下降,上面蠕動的人蛹被黑氣串吊著飛快下落。

    宋青小的目光一凝,靈光一閃之間,七顆星辰從她體內逸出,化為星光,轉繞在她身側。

    眾人一見星光出現,像是瞬間找到了主心骨。

    就連一臉緊繃的老道士見此情景,也是心中先是一松,接著看這七顆星辰迅速散逸開來,化為大陣,環繞在眾人左右。

    星辰大陣的威力眾人都見識過,當日在黑船上的時候,大家曾憑借此陣抵抗了煞尸七日圍攻而不破。

    可是陣法才剛一成形,只見四周的‘宋青小’的臉上露出一絲似嘲弄又似睥睨般的神色。

    “這個可攔不住我——”

    只聽她冷笑聲中,四面八方的黑紅煞氣相聚,化為一只奇大無比的鬼頭,盤踞在眾人的上方,接著以泰山壓頂之勢,往下壓落。

    陰影直蓋而下,紅燭燃燒得越發迅速。

    屋里的光紅得近乎泛黑,將七顆星辰的光輝擋住。

    原本穩固的星辰開始抖動,黑暗的力量透過星辰本身,開始滲入宋青小靈力之中。

    星辰受到玷污,穩固的大陣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攪動。

    宋青小筋脈之中的靈力瘋狂涌入星辰之內,卻也只是勉強穩定陣法維持罷了。

    但這種對峙也僅只堅持了數秒,七顆星辰的光芒幾近被完全覆蓋,逆轉周天大陣‘轟’的一聲被這股煞氣沖破。

    七顆星辰之間的聯系被斬斷,星辰表面的光芒一下暗淡了許多。

    黑氣肆無忌憚的涌了進來,化為鬼嘯嚎哭,沖盈于每個人的識海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

    那女聲放肆的大笑,受到反噬之力沖擊的宋青小如遭重擊,后背彎弓。

    同時一只人蛹爬至她的面前,那張相同的臉昂了起來,張開的嘴里吐出大股黑絲,想要將她纏住。

    這人蛹的陰氣極濃,那黑絲帶著怨毒,一旦被沾中,對她極為不利。

    宋青小的心中閃過一絲猶豫。

    這個時候,她應該以‘前’字令閃躲。

    可她的身后還有人。若只是吳嬸等人也就罷了,可她的身后還有老道士、宋長青二人。

    老道士不過化嬰之境,宋長青修為更是平平,若她一閃,這兩人必死無疑。

    照理來說,她的心腸在神獄之中早被鍛煉得冷硬無比,一切以自己性命為重才對。

    這九幽鬼王力量兇悍,強行破開她的星辰大陣,足見其恐懼的殺傷力。

    自己不宜與她硬碰硬,應該閃避保存實力,以完成任務保住性命為首要之事。

    可是躲閃的念頭才剛一生起,宋青小的腦海之中便閃過了進入試煉場景時,宋長青念叨著她,卻一面替她收拾殘局的樣子。

    下山的時候老道士在山壁之間沖她伸出的那一只手,這是她記憶之中,少有的不帶利益瓜葛、算計的溫暖無比的扶持。

    還有他車上、船上殷切的話,迷霧之中傳來的老道士撕心裂肺的呼喚聲、盼歸聲。

    ……

    她牙關一咬,UU看書www.uukanshu強行將施展‘前’字令的念頭壓了下去。

    七顆暗淡的星辰回歸之后化為一個縮小的環,擋在了她的身前。

    但那黑氣‘轟’的鉆進星辰大陣之中,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搗而來,撞得原本就已經受創的星體重重一蕩。

    星光斬出,照進‘宋青小’的眼睛。

    光束所到之處,那張人蛹的臉被撕裂,黑氣翻滾而出,再次化為一張新的‘宋青小’的面龐,像是生生不息。

    這樣的異變令得宋青小的心再次一沉。

    九幽鬼王所掌控之下的人蛹、厲鬼,一一都成為了她的化身。

    這種攻擊方式,與吞噬了不滅之體后的混沌青燈相似。

    此地的每一具人蛹、鬼靈都是她,這些鬼影、人蛹既是受她掌控,是她的分身,同時也承載了她真正的實力。

    她暗藏于這些鬼魂之中,若宋青小稍有疏忽,便會受她致命一擊!

    “怎么辦?”

    一個男人倉皇不安的問了一聲,話音未落,便化為一聲驚懼無比的尖叫:

    “宋姑娘……”

    這聲驚呼引起了老道士等人的關注,他下意識的轉頭,卻發現吳嬸一家人、趕車老頭兒等,所有人的面龐都變了。

    黑氣沖襲之下,這里的每一個人都面容扭曲,幻化成‘宋青小’的臉、身體。

    ‘她們’的外表完全一致,卻露出或焦急、或害怕的神情,一時之間再難分出誰是誰。

    就連老道士抓著的宋長青,此時也變成了宋青小的樣子,與老道士轉頭相對視時,這對曾經的師徒不約而同露出罕見的驚慌失措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