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0章 城主

前方高能
     ‘吼!’

    金龍之影騰飛上天際,轉頭沖著沈莊下方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劍芒四溢開來,將黑暗都撥開了。

    吼聲久久不絕,響蕩于眾人的耳中。

    這上古大妖的余威之下,所有的陰魂邪祟仿佛一下都被鎮壓下去了。

    宋青小的話音一落,隔了許久之后,吳嬸等人才開始發抖。

    想到先前的那一幕,后怕才涌上了心頭。

    老道士也是隔了很長時間,才喘了一口氣,緩過神來,強行控制著發抖的身體,語氣有些擔憂:

    “這孽障不除,后患無窮。”

    九幽鬼王極惡,這一次主動現身,已經顯示出她恐怖的實力了。

    此次沒能將她留下,對眾人來說無疑更加危險了。

    這鬼王神出鬼沒,來無影且去無蹤,最可怕的是她所設置的鬼打墻極為厲害。

    先前變幻出無數‘宋青小’的一幕,令老道士這會兒想起來還有些后怕。

    若是之后此鬼再度出現,且悄無聲息的變幻成隊伍中的一人,令人防不勝防,造成的后果老道士都不敢再去細想了。

    “我留不下她。”

    宋青小定了定神,接著才搖了搖頭。

    她知道老道士內心的隱憂,可是就算有混沌青燈、誅天劍的相助,要留下鬼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此鬼已經修煉至九幽之境,哪怕是一絲分魂,也頗具神通。

    再加上沈莊是她的主場,來去無蹤影,極難捕捉。

    就算混沌青燈克制她,但她若不主動現身,仍然很難將其完全斬除。

    “……”

    眾人一聽她這話,心直往下沉,就連老道士的眼中也露出隱憂。

    這會兒宋青小顧不上其他人的想法,她其實也感到這一次任務的壓力了。

    沈莊的‘魔煞’已經現世,可就算是一絲分魂的出現,力量也是十分強大。

    可以克制陰魂鬼魅之類的青冥令如今還沉睡未醒,她手中能用的寶物只有誅天與混沌青燈。

    青燈的妙用無窮,可燈焰始終太小,能將鬼王暫時逼退,已經是意料之外的驚喜了。

    若是青燈再度進化,燈焰的威力增加,在那九幽鬼王幻化成道士靠近她的瞬間,便足以將此鬼分魂留下。

    宋青小的心中也感到十分的遺憾,不過僅只是片刻功夫,她便將這絲念頭壓下。

    但她卻打定主意,等這一次試煉結束,她一定要想個辦法,尋些寶物喂這青燈,使其進階。

    “不管怎么樣,我們先離開這里。”

    宋青小按捺下心里紛亂的念頭,開口說道:

    “先去沈老爺口中所提到的城主府,找到關于此鬼記載的密藏典說,尋出九幽鬼王來路。”

    她說到這里,抬頭看了老道士與宋長青二人一眼:

    “到時我會想個辦法,送你們離開沈莊的。”

    其他人聽了宋青小的話,有些忐忑不安。

    也不知她這話中的‘你們’是指一群人,還是老道士與宋長青二人。

    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大家也不敢貿然開口,都將這絲疑惑藏到了心頭。

    宋長青一聽這話,心中已經感覺到了不妙。

    老道士的心中一緊,問了一句:

    “你呢?”

    宋青小沒有說話,只借著伸手撩頭發的舉止,避開了老道士的問話。

    老道士心中一急,正想再問的時候,卻突然被吳嬸的哭聲打斷了。

    “嗚嗚……”

    眾人要離開了,吳嬸這才開始哭嚎:

    “爹,娘,哥哥,嫂嫂……我對不住你們,來得晚了。”

    沈家的房屋已經坍塌,隨著鬼王退避,陰氣短暫被斬開后,

    草龍架已經消失,沈家死去的那些人蛹也消失了。

    吳嬸哭了兩聲,其他人想起先前那一幕,又駭又怕。

    那船上化為煞尸的沈太太的老仆伸手拉了她一把,深怕她哭個沒完沒了,那女鬼又回來了:

    “快別哭了,先跟著宋姑娘離開此地再說吧。”

    大家也怕宋青小等得不耐煩,這個時期實在不是吳嬸哭喪的好時候。

    她順著這老婆子的拉扯站了起身,抹了把臉,眾人跟在宋青小的身后,一路從化為廢墟的房屋之中走了出來。

    失去了陰氣的障眼法后,沈家顯出了其本來的真實模樣。

    四處已經荒敗多時,地上雜草叢生,長到了半人高。

    摔碎的缸瓦、紡架等橫在路中,可見事發之時家中的人慌亂的模樣。

    吳嬸觸景生情,一見娘家的這光景,又哽咽出聲。

    其他沈莊人也不由有些暗然,顯然都想到了自家的情況恐怕與沈家一樣。

    半晌之后,眾人打起了精神,討論起前往城主府的事宜。

    宋青小等人是外鄉人,對沈莊城內的布局是不大了解的,時間緊迫,唯有熟悉沈莊的人領路,大家才能快速的到達城主府的方向。

    不過大家先前一路從城外進來,在離沈家不遠的地方遇到了鬼王以及魃尸群的圍攻。

    現在想來,這魃尸群趕來的方向恰是離城主府不遠的地方。

    “我們在靠船的時候,那碼頭的接船的漢子是不是提到過一個,尸莊?”

    人群里,一個婦人突然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當時他有沒有提到,這尸莊在哪個方向?”

    大家聽聞她的話,都想起了這件事,不由感到有些害怕。

    那接船的男人當時隨口提了句煉尸的尸莊,可是并沒有提這尸莊在哪個方向。

    可從先前那一群魃尸出沒,顯然可以猜出這所謂的尸莊恐怕就在離城主府不遠的地方,甚至極有可能就隱藏在城主府內。

    這個時候,對于領路的人來說就極為危險了。

    大家都默不作聲,正在這時,突然一個男人大聲的道:

    “我來領路!”

    說話的是先前在沈家大廳里嚎啕大哭的男人,他的親人死于沈莊,全家僅余他一人活著。

    這會兒他眼睛通紅,咬牙切齒的道:

    “我來領路,反正我的妻兒已不在了,我活著也沒意思……”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他身上,他眼中帶著悲傷與怒火,與她對視:

    “不如找出此鬼來路,若能殺滅她,我父母妻兒能得安息也不錯。”

    其他人都嘆息了一聲,原本懼怕的人聽了這話,也都紛紛點頭。

    宋青小應了一聲:

    “你領路,我保你不會死在領路的過程中。”

    那男人咬緊牙關,二話不說便往前沖。

    沈家離城主府的方向并不遠,最多不過半里路。

    若是平常,穿街過巷,不出一刻鐘便也就到了。

    可這會兒滿街的冤魂厲鬼全都出來了,怨氣沖天,眾人一出沈家大門,便發現外頭黑霧彌漫,幾乎肉眼不能視物。

    血腥味兒彌漫開來,無數鬼影從黑氣之中鉆出,沖著眾人嚎哭。

    沈莊已經被滅城的秘密已經被揭破,那些死去的怨靈不再偽裝。

    一具具死于黑氣控制之下的人蛹接二連三爬了出來,墻壁滲著血,如同打開了地獄之門似的。

    那先前鼓足了勇氣的男人一見陰風陣陣,鬼影彌漫,頓時也被震住,不敢往前踏足一步。

    “長慶……”

    “嗚嗚,爹……”

    “當家的……”

    一聲聲的哭嚎里,黑霧翻涌,一張張熟悉的人臉拖著一條長長如繭般的身體,從黑氣之中鉆出。

    那男人一見這些面龐,膽氣瞬間凝固,駭得不住后縮。

    “只是障眼法,別怕。”

    宋青小的聲音從他身后傳了過來,隨即只見這些人蛹的臉上突然映出一點點紫光。

    紫焰化為一朵朵蓮荷,在這些人蛹臉上盛開。

    那人蛹的口中發出尖厲至極的慘呼,隨著光蓮一綻放,一顆顆人頭‘轟’的在火焰灼燒之下化為青煙散落。

    這些人蛹來不及慘叫,身軀扭曲,很快被黑霧吞噬了。

    電光石火間,沈家大門兩側的陰魂便被清空。

    “走!”

    宋青小一聲令下,男人鼓足膽氣向前邁了一步。

    “長慶……”

    前方的鬼怪一被清理,后方便伸出更多的手。

    一個個都變成男人家人的模樣,想要將他拉住。

    “別管這些,只管往城主府的方向跑就行了。”

    宋青小的聲音傳進男人耳內,令他原本渙散的眼神頓時清醒了許多。他發出一聲大吼為自己壯膽,將心一橫,不顧一切往前沖。

    他腳步所邁之處,紫焰所化的光蓮先他一步替他開路。

    一朵朵蓮焰燃及的地方,厲鬼來不及慘叫,便盡數被清理了。

    混沌青燈雖說無法完全消滅九幽鬼王,但對于普通的鬼魂來說,卻是致命的寶物。

    眾人一路通行無阻,在鬼哭嚎叫聲中,約摸大半刻鐘左右,便已經靠近城主府了。

    “在那!”

    領路的男人伸手往前一指,語氣之中透出幾分松了口氣的神色。

    只見彌天的黑霧中,隱約可見一棟建筑飛翹的屋檐,穿出霧氣的封鎖。

    眾人再往前跑了數步,便看到一個平坦的廣場了。

    廣場約摸有數百平方米大,與先前一路奔跑過的街頭巷角相比,這里竟罕見的‘干凈’了許多。

    廣場的四角,分別鎮守著四方神獸。

    為首的男人一踏入其中,周圍的尸吼、鬼嚎,一下都消失了。

    那些幻化為他父母、妻兒的鬼臉,不等青燈的紫焰燒灼,便各自退了開來,不再糾纏不休。

    宋青小、老道士師徒,以及吳嬸等人一一踏進廣場,直到走在最后的一個人沖進廣場之內,一路跟隨在他們身邊的怨魂突然不再前進了。

    “呼……呼呼……”

    大家拼命的喘氣、咳嗽,像是要把內臟都咳出來似的。

    直到這會兒,被壓抑的恐懼才冒了出來,眾人拼命發抖。

    好半晌后,眾人才定了定神,直起了腰望著遠處。

    那些陰魂厲鬼、攀爬的血尸、人蛹都站在外頭,一副不懷好意的望著眾人,卻并沒有再往前爬行了。

    “他們,他們不敢進入此處。”

    有人見此情景,大膽的猜測了一句:“是因為鎮壓的四獸么?”

    沈莊當年發生過屠城的慘案,所以沈莊再度有人入駐之后,當時最有臉面的鄉紳們便耗費巨資,請了風水大師相看此處。

    不止是在此地布下風水大陣,安撫、超度亡靈,更是不惜代價,請了這四方神獸。

    四獸當年出自名家之手,花費了好長時間才雕刻而成。

    刻成之后,再請佛道兩家的大能者施以密咒保佑,運往沈莊城主府外,不止是保佑此地太平,同時還有鎮邪驅惡的作用。

    此時沈莊已毀,但四獸石雕仍在,鬼靈避散不敢再進入廣場半步,眾人便猜測是四方神獸鎮壓的作用了。

    一想到這里,不少人已經松了一大口氣,露出笑容了。

    “若是如此,我們可以在此等候。”一個婦人偷偷看了宋青小一眼,接著開口:

    “沈莊的事鬧得這么大,我就不信傳不出去。”

    只要一旦往外傳,如此大一個城鎮死于九幽鬼王之手,到時必定會有一些真正的修士高人前來此處。

    “到時大家就有救了。”

    她的話引起了很多人的贊同,UU看書 www.uukanshu 大家都紛紛點頭。

    一路以來提心吊膽的,進入沈莊也是數次死里逃生,好不容易進入一個安全的地方,眾人都不大想走了。

    “不可!”

    正在眾人歡喜之時,老道士突然開口搖頭。

    “為什么?”

    那最先說話的婦人一聽老道士反對,十分不滿的開口:

    “這里有四方神獸鎮壓,鬼魂不敢進入此處,我們在此安全極了,又何必冒險去其他地方呢?”

    老道士正欲說話,宋青小卻已經說道:

    “這四方神獸可沒辦法鎮壓住此地的冤魂。”

    老道士一聽這話,嘆了口氣。

    眾人有些不信,目光中露出懷疑之色。

    宋青小看了宋長青一眼:

    “師兄,你去碰一碰那四獸。”

    四座石雕分布于城主府前的廣場四角,離眾人最近的,是一尊白色的石虎。

    只是不知是不是因為沈莊因氣太濃的緣故,那白虎表面像是蒙了一層黑灰,使其看上去像是被滅了不少威風。

    若是以往時候,這四獸神圣不可侵犯,但這會兒宋青小開了口,其他人卻不好阻止。

    宋長青對小師妹一向言聽必從,聽她吩咐后,甚至半點兒猶豫都沒有:

    “噯!”

    他答應了一聲,將身上的包裹高高背起,轉身就往那白虎石雕走。

    宋長青人高腿長,數步走到那石雕一側,伸手就往那白虎頭上摸了過去。

    那手掌在碰到石虎腦袋的剎那,便如推倒了一座沙堆般。

    早就已經腐朽的石虎承受不住他手臂的重量,無聲的往下垮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