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2章 維護

前方高能
     69,最快更新前方高能 !

    綠氣化為鬼影,呼嘯著往下撲出。

    ‘嗚……嗚……’

    天色瞬間一下陰暗了,氣溫陡然降了許多。

    一種陰寒入骨的感覺透過毛孔,鉆入人的骨血之內,殺戮、絕望、死亡等負面情緒瞬間將眾人的心神籠罩了。

    正在這時,混沌青燈內的紫焰一閃,紫氣蕩漾開來,瞬間將靠攏過來的怨氣灼殺于無形之中。

    鬼氣被紫光逼退,讓出一條道路。

    四周皆是鬼氣,但紫光卻直照臺階之上的中門處。

    那中門緊閉,被黑氣籠罩著,像是蟄伏的怪獸。

    “不要走散了,跟在我的燈光中。”

    宋青小手持青燈,叮囑了一句之后,直接跨出兩步臺階。

    不需要她多提醒,眾人見這情景,也根本不敢落后。

    時間緊迫,九幽鬼王雖被暫時逼退,但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會再度出現,宋青小需要在她再度出現之前,找到傳聞之中的典藏秘閣,將九幽鬼王的來歷找出。

    她三步并作兩步,眾人也被迫小跑著跟在她的身后,大步往臺階上走。

    數息功夫,大家已經到了那中門之處。

    宋青小揮劍成河,劍光將緊閉的大門沖破。

    木屑化為碎渣,飛揚于半空,她毫不停留,直沖入中門之中。

    “戶籍管理處是在哪邊?”

    她一邁入中門,便如進了鬼窟。

    里面沉寂的死氣被驚醒,無數擺藏于左右兩側的尸體悄悄的在復活。

    黑氣之中,被煉化后的魃尸悄然起身,還在門后方的眾人壓根兒沒有辦法看到前方的情景。

    吳嬸聽到她說話,忙不迭的就道:

    “過了祭祀臺后,在左!”

    也就是說,要想要到達戶籍所在處,需要先將這些魃尸擺平了再說。

    宋青小點了下頭,聽到響動,二話不說將北斗七星陣祭出。

    銅錢劍一現,化為七星分布于半空之中。

    七位抱劍的青袍道尊之影閃現,照亮夜空。

    黑氣被驅散,映出兩側密密麻麻的尸首。

    這些尸首大多是百年之前,在李國朝帶領下,死于圍攻沈莊的義軍了。

    許多尸身已經化為枯骨,靜靜蟄伏在河水之中百年之久,直到如今被撈出,煉為兇尸,煞氣極重。

    七名道影一現,便隨即動手。

    劍光與煞氣相碰撞,尸吼與劍氣斬破空間時發出的勁流同時回響在眾人耳中。

    這些死去百年的彪悍魃尸不改生前之兇勇,也紛紛舉起武器相抗衡。

    “走!”

    宋青小一將此寶祭出,當即往前沖。

    她的足尖一落地,便濺起冰塵。

    冰雪迅速蔓延開來,如同巨浪往前兩側蔓延,頃刻之間化為一條冰雪大道,將外頭的激戰阻隔,把所有的人一并包入其中。

    寒冰的氣息阻絕了陰氣,使得眾人心中一松。

    只是魃尸的數目多不勝數,冰墻一成,一些魃尸開始擊打這冰層。

    猙獰的面龐透過冒著寒氣的冰晶映入眾人眼中,令人不寒而栗,紛紛加快了逃亡的腳步。

    ‘呯呯呯。’

    擊打聲不絕于耳,冰層碎裂的聲音也在加劇。

    ‘呵哈!’

    臉上腐肉斑駁的魃尸吐出股股尸氣,冰層一點一點被煞氣融解、脫落。

    每一聲‘咔喀’的聲響下,眾人的心臟便用力一抖。

    這一條從中門橫穿祭祀臺,到達內門處的路程不過百十來米長,可對于眾人來說,卻像是要橫跨一條汪洋大海似的。

    “呼呼……呼呼……”

    吳嬸大口的喘息,感覺像是已經要瀕臨死亡了。

    心臟已經不堪負荷,

    她感覺自己的雙腿越來越重。

    她年紀大了,平日養尊處優,滿身的肥肉,壓根兒不愛運動。

    再加上之前中了鬼蠱,消耗了不少的精力。

    進入沈莊之后見到了死去的爹娘,又得知娘家的兄嫂、侄兒孫們已經全部死亡的噩耗,對她來說更是如雪上加霜。

    之所以能撐到現在,不過是求生的罷了。

    但這會兒一番疾跑之后,她逐漸跟不上眾人的腳步,慢慢落于人后。

    大家都在拼命的跑,她的腳卻如灌了鉛般沉重,跟眾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呼……呼……”

    呼吸聲壓過了跑步聲,甚至壓過了魃尸拍打冰雪所化的隧道時的重響。

    前方隱約像是傳來歡呼聲,仿佛已經有人看到了退路。

    ‘呯——喀!’

    冰霜碎裂,前方的人越離越遠,她的腳抬起來十分吃力,麻木僵硬得幾乎再也挪不動了。

    ‘呯呯!’

    ‘哐——’

    冰道碎裂開來,重重的沖擊力下,一股腐爛的尸氣夾雜著煞氣沖入冰道之中。

    她胖碩的身體像是在這一股力量沖擊之下,再也堅持不住,雙膝一軟,‘砰’的一聲跪倒在地了。

    “娘……”

    這一聲跪地聲響極響,跑在前方的吳妮兒一見此景,不由發出一聲驚呼。

    關鍵時刻,吳家幾人聽到響動,都下意識的回頭。

    ‘哐鐺!’

    冰被拍破開來,吳寶山抱著兒子,焦急的喊了一句:

    “娘,快點。”

    一只提著銹跡斑斑的板斧的魃尸重重一斧砍到冰層之上,冰層‘哐鐺’碎出一大條裂縫。

    其他魃尸用力撞擊,冰屑亂飛,冰道破了。

    吳嬸顫顫巍巍的抬頭,見到吳寶山父子焦急的看著自己,不由吃力的擺手:

    “快走,快走……”

    他們父子兩側都有魃尸在撞擊,這冰道一碎,可支撐不了許久。

    她擔憂吳寶山父子出事,孫子年紀幼小,是家中一根獨唯,若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她也不想活了。

    “快走,快走,別管我……”

    ‘哐鐺!’

    那吳寶山身側的魃尸用力撞擊冰層,眼見冰層即將破了。

    一邊是自己與兒子的命,一邊是落后于后面的母親,吳寶山重重一跺腳,眼淚直流:

    “娘……”

    他轉身開跑,吳嬸見他一走,臉上露出一絲解脫后的笑容。

    ‘轟!’

    她身側的冰層被撞裂開來,一只半腐的手掌從破裂的冰層之中鉆出,直抓她的天靈蓋處。

    吳嬸聽得到風響聲,但渾身卻僵硬得厲害,根本難以轉頭。

    ‘噗嗤——’

    血肉被鉆破,吳嬸預料之中的劇痛并沒有到來,有溫熱的血液淋了她滿頭。

    她呆愣之間,只聽到一聲熟悉的悶哼聲響傳來,她如遭雷擊,也不知從哪里生出的力氣,用力扭頭。

    “娘……娘……”

    在她的身后,原本已經跑到了前面的女兒,不知何時出現折返回來了。

    先前她一心一意只關注兒子,卻沒意識到她在摔倒在地的剎那,女兒擔憂她的安危,毫不猶豫的轉頭。

    一只枯黑的手骨穿透了吳妮兒的胸腔,指尖上的那點兒腐肉在從她后背穿透時,已經被刮落,僅留下了漆黑的枯骨。

    ‘滴滴答答——’

    血液順著指尖往下涌,吳妮兒的臉色一下慘白,還彎著腰,身體往前傾著,手臂維持著向前舉起,作勢欲扶吳嬸的動作。

    “……你,你沒事吧……”

    她的嘴唇動了動,這一句話還沒吐完,尸煞之氣迅速蔓延她的全身。

    少女舉出去的手在半空劃了個圈,接著無力的往下墜落。

    黑氣擴散至她周身,使她的臉由白轉黑,眼珠瞬間失去了光澤。

    “……”

    吳嬸瞪大了眼,驚駭無比的看著這如同噩夢般的一幕,隔了許久,才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呼:

    “妮兒!”

    正在這個時候,宋青小終于趕到了內門的一端,轉過了頭。

    她以冰雪所鑄造出來的通道已經半毀,魃尸前后交擊,團團將這冰雪之路圍住。

    所有人都危在旦夕,尖叫與吳嬸的慘呼相交織,沖破了魃尸咆哮的封阻。

    宋青小手握長劍,斬出兩道劍芒,劍氣相交合,形成‘x’字形的氣流,如同飛矢,‘嗖’的向著冰雪之路疾射而出。

    兩道劍氣化為兩尾金龍之影,長驅直入,撲進尸群之中,將這圍困的尸群剿除。

    ……

    “妮兒……”

    吳嬸喃喃自語,意識還沒有接受女兒已死的事實,但身體卻已經開始在發抖。

    她探出手想要去抓握女兒無力垂落的手,卻慢了一步。

    那只穿破了吳妮兒身體的骨掌正欲再向前一步的時候,龍的清吟響起,劍芒所到之處勢如破竹,將其尸身絞碎,僅留下半截斷骨落于吳妮兒胸腔之中。

    氣流沖擊之下,她的尸身失去了支撐,也跟著被風暴卷入其中。

    “妮兒!”

    吳嬸的目光癲狂,撐起身想要去抓拉女兒,但撲出去的手卻被另一只手掌握住:

    “快走!”

    宋長青的聲音傳進她耳中,接著一股大力拖起她的身體,將她架了起來,借著這兩道劍氣之阻,沖到了宋青小的身側。

    “娘……”

    “娘……”

    抱著兒子的吳寶山圍了上來,吳寶才與父親一并將吳嬸兒從宋長青手中接過,強忍悲傷的將吳嬸身體架住。

    “我的女兒……”

    “妮兒還在后面……”

    “青小,求求你救救她吧,她在后面呢,剛剛還在喊我。”

    吳嬸已經六神無主,眼睛都失去了焦距:

    “青小,青小呢?幫幫嬸兒吧……”

    “娘,娘您清醒一點。”

    吳寶才忍著哭腔,搖了她數下,她的眼神清明了片刻,像是想起先前發生什么事了,又哭:

    “我的錯,我的錯,救我干什么呢?”

    “我還活著干什么?”

    老道士見此一幕,不由長長的嘆了口氣,眼中也露出幾分傷感,搖了搖頭。

    “我們現在怎么辦?”

    有人死了之后,大家的情緒都十分低落,對于強行進府之事,也生出了幾分抵觸:

    “不如退出去算了,若是不進來,吳家那小丫頭也不至于出事了……”

    這話一說完,原本還渾渾噩噩的吳嬸頓時嚎啕大哭。

    大家坐倒在地,垂頭喪氣的。

    宋青小卻在此時提著長劍,看著那正中的門板處。

    她的劍尖從紫焰之上一掃而過,帶起一股焰息,劍芒虛空畫了數道光痕,那印痕落入門板之上,瞬間將門板穿透。

    只是劍氣還未散逸開來時,便被劍氣之內的寒冰之力封鎖住。

    使得這門板上劍痕縱橫,卻又被冰層封鎖。

    宋青小第一次使以這種能力,將門封好之后,以手去摸。

    那門板上殘留著少許的劍氣與焰息之力,卻被冰層封住。

    紫焰乃天火,對于魃尸、怨氣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只是這冰層并不厚,不知能擋住這些魃尸多久。

    她忍下心里的擔憂,將門一推,接著道:

    “走。”

    “你怎么這么冷漠?”

    人群里突然有人發出一聲怒吼。

    吳妮兒之死,將這些人心中的忐忑、不安全都勾出來了。

    對于宋青小來說,她的力量強大,在這沈莊已經化為鬼域的情況下,她從頭到尾表現得游刃有余,從容不迫。

    仿佛這鬼域對她來說來去自如,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她的去路。

    而對普通人來說,生死不由自主,更何況從頭到尾宋青小沒有任何的承諾,UU看書 .uukanshu.com 令他們的心一直高高提掛著,落不到實處。

    “你沒有感情嗎?”一個男人站了起來,雙眼通紅,沖著宋青小怒吼:

    “吳嬸的女兒剛去,你就催著要走。”

    這些話令得宋青小怔了一怔。

    照理來說,她只需要完成任務,試煉場景中的人所說的話,對她的看法如何,應該不能令她動容。

    可此時在聽到這些人指責她冷漠、沒有感情的時候,她卻不知為何,心中涌出一股壓制不住的憤怒。

    尤其是老道士、宋長青都在身側,仿佛一直披在她身上的那一層無豎不摧的外殼一下子被人擊破。

    她無懼于試煉的殘酷,當年被刺殺的心魔無法影響到她堅定的意志;

    孤身進入百年前紅霧的時候,厲鬼的攻心之計都沒能讓她軟弱。

    可是這會兒她卻有些不敢去看老道士、宋長青的臉,不想看到他們的臉上露出詫異而又失望的神色。

    “住口!”

    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的,是面對這男人指責的時候,宋長青大聲的喝斥出口。

    “若你有感情,你為什么剛剛不愿意回頭去救人呢?”

    他原本不擅言詞,從下山一直到現在,話都并不太多,大多數時候只是很沉默的跟在老道士的身側。

    再加上宋青小表現出來的強大實力,以至于很多人都將這個老道士的大徒弟忽略了。

    直到這會兒他怒火沖天的站了出來,身體像尊鐵塔一般擋在宋青小的面前,狠狠的瞪視著那說話的男人的時候,那男人才想起來這位老道士的大徒弟恐怕也并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