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3章 埋葬

前方高能
     69,最快更新前方高能 !

    “我,我們只是普通人,如何能救?”那先前還憤怒指責宋青小的男人被宋長青的氣勢所懾,不免后退了半步:

    “你們有能力,又是修道之人,難道不應該濟世救人么?”

    “狗屁!”

    宋長青一聽這話,大聲怒喝:

    “你跟我們什么關系,付了幾兩銀子,為何就應該要救你的?”

    他拳頭握得‘咯咯’作響,那張看似憨厚的臉此時因為怒火而漲得通紅:

    “更何況我師妹上船以來,救過你們多少回了,你們可有感激過?”

    男人一見他兇相畢露,不由心中發怵,再次退后:

    “你這話說得不講道理了……”

    “他哪里不講道理?”

    一直以來,表現得對這些人極為包容的老道士見他指責自己的兩個徒弟,終于生氣了:

    “說的有什么不對?”

    他陰沉著臉,如護犢的牛,與宋長青一左一右將宋青小擋在了身后。

    老道士不生氣則矣,一沉著臉那氣勢比宋長青還要嚇人。

    男人有些尷尬,卻勉強道:

    “您當時非要哄我們進沈莊,不肯回頭,還曾說會護我們周全……”

    說到這里,他轉頭看了周圍人一眼:

    “既然有言在先,那后面保護我們不是應該的嗎?現在為何又要拿這件事情來說話?”

    其他人默不作聲,但有幾人卻目光閃爍,顯然是贊同他的話。

    “呸!”

    宋長青重重的‘呸’了一聲:“真不要臉。”

    他指著男人道:

    “當時的情況下,你們不上船還能去哪?船受鬼控制,能往回走嗎?”

    他越說越氣,聲音都比之前更大:

    “我師傅是個好人,才會承諾盡量保你們性命,但沈莊的情況比我們預想的差,那能怪我們嗎?”

    宋長青看著這男人,往前邁了一步:

    “我師傅甚至都受了傷,而你們呢?如果不是我師傅、小師妹,你們現在還有機會在這里吵吵嚷嚷嗎?”

    一干人為他氣勢所懾,不好再說話。

    那最初講話的男人聽到這里,面紅耳赤,看著捂著胸口的老道士,嘴唇動了動,也說不出話。

    “好了好了,大家別吵了。”

    這個時候,終于有人出面打圓場了:

    “我們也只是因為害怕……”

    “害怕就能胡說嗎?進了這里,誰不害怕?”

    宋長青氣憤的道,那打圓場的人也不敢吭聲了。

    宋青小站在兩人的身后,聽著老道士與宋長青為了她與人極力辯駁,心中說不清是個什么感受。

    她已經習慣了單打獨斗,對于旁人的誤解、害怕原本應該是并不在意的,甚至早就習慣去接受。

    可此時受人維護的時候,這種陌生的情感將她心底原本缺失之處像是一下就填滿了。

    “我們走。”

    宋長青將這一群人說得啞口無言了,這才轉過了身:

    “至于你們,要跟就跟,不愿意跟就自己想辦法。”

    他說完,拉了宋青小一把:

    “小師妹,別理他們。”

    宋青小被他拉著往前走了兩步,那眼中逐漸多了幾分溫度,點了點頭。

    還沒說話,坐在地上傷心欲絕的吳嬸也不知從哪里生出力氣,一下站了起身:

    “我跟你們走!”

    她的眼睛通紅,因為女兒的死亡,她內疚而自責,瞬間像是老了許多:

    “我女兒死于這些鬼怪之手,我就是不要這條命了,也要找到這女鬼來路……”

    其他人也忙不迭的點頭,表示要跟著宋青小一路。

    那最初說話的男人低垂著頭,

    雖不開口,卻縮于人群之中。

    這里魃尸遍地,到了這個地步,眾人自然不可能與道士們分開的。

    老道士將眾人的神色看于眼中,又看了看宋青小,最終無聲的嘆了一口氣。

    一小段插曲過去,宋青小伸手將那黑門推開了。

    ‘吱嘎’的聲響里,里面一股陰氣灌了出來,她放出神識:

    “這里的尸氣并不算很濃。”

    大家松了口氣,魚貫而入。

    最后幾個進來的人合力將大門推上,‘砰’的一聲關上了。

    大門兩側擺放了幾根木棒、石盆等物,眾人紛紛取了東西將門頂住。

    “我在門上以冰封印了一絲劍氣、焰息。”

    這些手段對于魃尸來說,有一定的阻撓作用,但恐怕時間并不會很久。

    “所以我們要趁著魃尸進來的時間,找到典藏秘閣。”

    眾人聽她這樣一說,都點了點頭。

    為了穩妥起見,老道士也掏出了兩張符紙,分別封印于房門左右。

    “先尋左側!”

    吳嬸提過,沈莊的戶籍管理處在左側。

    宋青小將手一揚,只見上方的七顆北斗星便隨即化為七枚銅錢,‘嗖嗖’合攏,化為一柄銅錢劍落于她的掌心之中。

    銅錢劍一收之后,外面殘余的魃尸頓時開始往黑門的方向沖。

    大家不敢耽擱,跟在宋青小的身后往左側的戶籍管理處直沖而去。

    沈莊的城主府雖大,但布局并不算很復雜。

    宋青小沒走多久,很快便找到了戶籍管理處。

    清理了兩頭從長廊轉角撲出來的魃尸后,宋青小一腳將半掩的房門踹開了。

    屋門‘轟隆’倒地,大量灰塵飛揚起而,一股霉腐的味道從房屋之內噴灑而出。

    紫焰的燈光將屋內照亮,屋內的格局映入眾人眼中。

    正堂極大,約摸百來平方米以上了。

    屋高四米以上,幾條像是被人撕去半截的布帛受陰氣的影響,變得脆腐,從高高的屋梁之上垂落。

    左右兩側各有側門,中間擺放著處理公務用的桌椅,四周都擺放著文書簡籍等物。

    沈莊事發之后,這里的人像是無心工作了,一些資料書本落得滿地都是,仔細看地面還有一些已經干涸的血污。

    那些擺放文書的架子之上,按照不同的年代、方向,將每一個出生于沈莊的人口資料都記錄其中。

    宋青小一眼掃過,神識搜索了一番后:

    “沒有危險。”

    大家緊繃的心弦微微一松,老道士說道:

    “我們分頭行動。”

    他與宋長青各自領了數人,從正房的左右拱門鉆入。

    余下幾人留在正堂,往書柜的方向走。

    ‘沙沙’的翻書聲里,內庭的大門處傳來魃尸的怒吼,以及‘呯呯’的撞擊墻門的聲響。

    這些聲音逼近,令得眾人膽顫心驚的,找書的時候身體都在抖,越發感應到時間的緊迫。

    “國民48年……”

    “31年……”

    眾人走了一圈,都在不停的報數。

    宋青小走到桌子一側,踢了踢地面堆積的文書,書籍翻了開來,上面記載著沈莊人物出生的記錄。

    “這里沒有。”

    有人搬了木梯爬上書柜的頂端,將上面貼著的年代的標簽上的灰塵拂去之后,看了一眼,又隨手抽了幾本記錄的文書看,不住的搖頭:

    “這是國民112年,也就是兩年前的記錄。”

    四處翻找的眾人也紛紛搖頭,都說沒有。

    房舍兩側的老道士、宋長青等人聽到動靜,緊跟著也回復:

    “最早找到了國民17年的記錄……”

    沈莊被屠了不到十年,后金朝政破滅,而后經歷了短暫的混亂時期,大軍閥成立國民政府。

    而國民政府15年時,沈莊才有第一批人膽敢入駐。

    這批最先進來的人收拾并安葬了沈莊當年被殺的尸首,直到一年多時間,才將沈莊收拾出。

    到了國民17年時,沈莊才勉強算是修復,因為桑蠶業的繁榮,陸續有了人入駐。

    也是那一年,眾人推舉城主、管事等人,有了第一年的戶籍記錄。

    ‘哐……哐……’

    魃尸的撞擊聲與咆哮聲里,聲音像是越來越近了。

    被封印在門內的劍氣只能短暫的鎮住尸群片刻,但聽著尸群動靜,這冰層未必能擋得住它們多久。

    冰層‘哐鐺’碎裂的聲音不絕于耳,老道士與宋長青從房間的兩側出來,臉色異常凝重,搖了搖頭:

    “沒有。”

    這里最早的記錄是沈莊再建之初,至今數十年的時間,文檔資料保存得十分完好,可是卻離三百年前的記載有漫長的時間長河。

    “去其他地方。”

    宋青小的心中雖說有些失望,但卻并不氣餒,又率先往外走。

    大家提心吊膽的聽著門外的響動,小跑著一路跟在宋青小的身后,左側的房舍全搜了一遍,并沒有發現什么典藏秘閣。

    眾人又跑向右側,挨個搜索。

    右側有沈莊一些稅收記錄,大家一路搜尋至最里間,希望一點一點在落空。

    最里間的布局與戶籍所相似,擺了不少文書。

    大家進了屋里,老道士隨手揀了地上一本書翻了半晌,說道:

    “這是一些案件記錄。”

    其他人也抓了一些架子上的書卷下來,隨手打開看了看,上面記著沈莊發生過的一些卷宗、案檔,也都點頭:

    “全是記錄的案子。”

    將近百年的時間,這些案件宗卷堆了滿屋。

    大家的心瞬間沉至谷底,外頭的撞擊聲更響了,冰層一破,劍氣泄露,從聲音聽來,威力都比最初的時候小了許多。

    “會不會,會不會根本沒有所謂的典藏秘閣?”

    眾人將內院跑遍了,每間公房都搜查過,卻壓根兒沒有找到過超過百年前的案卷。

    有人看了吳嬸一眼,試探著道:

    “沈老爺死去多年,是不是記錯了?”

    “我不知道……”

    一路傷心得連話都說不出來的吳嬸此時也不知該說什么才好,只是不停的搖頭。

    眾人陷入絕望,老道士也是束手無策。

    正在此時,宋青小的神識便像是感應到了什么,一下抬起了頭。

    只見房梁之上,那垂落的一截斷帛之中,數根垂落下來的絲帛無風自動。

    晃了數下之后,像是察覺到她的視線一般,‘嗖’的一下拉長,往站立在下方的一個人脖子處纏了過去。

    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其一下掛吊而起。

    那人壓根兒沒料到危機降臨,甚至連驚恐都來不及,雙腿便已經蕩在了半空。

    宋青小指尖對著紫焰一彈,一點焰息迅速被彈往那黑線處,‘嗤’的一聲將其灼斷。

    “啊……”

    一道陰魂尖厲的慘叫傳來,火光之中一個身穿寬袖長裙的盤發女子鬼影閃現,但隨即被火焰吞沒。

    鬼魂化為黑氣散開,絲線斷裂開來,被掛在半空的男人‘砰’的一聲摔落下地,這會兒才開始瘋狂咳嗽。

    “有,有鬼……”

    梁上的其他的黑線不住擺動,陰風陣陣,卻又像是忌諱紫焰的存在,不敢再輕易靠近了。

    那摔落地面的人大口喘息,被眾人合力架住,拖到了宋青小身側。

    大家開始以為此地不可能有鬼,再加上魃尸撞門,壓根兒就沒防著這屋舍之內有鬼出沒。

    “我們都找過了,這里沒有百年前的資料。”

    ‘嗚嗚……’

    若隱似無的陰魂聲響了起來,那些靜止的布帛開始無風自動,越探越長,化為絲緞,飛揚在屋內,發出‘呼呼’的聲響。

    眾人擠成一團,苦口婆心的想勸宋青小先離開這里再說。

    “沈莊建立不過七八十年,資料文字記錄最早也就是這個時候。”

    “宋姑娘,算了吧,我們找不到的。”

    “我感覺周圍好像越來越冷了……”

    ‘砰砰!’

    ‘砰砰砰!’

    撞擊聲里夾雜著若隱似無的怨魂哭嚎,不多時,一道輕細的女聲也跟著響了起來:

    “宋青小……宋青小……”

    那聲音似是淬了毒,帶著陰森與世間的罪惡,聽進人的耳中,便令人心中泛出一層絕望了。

    “九幽……九幽鬼王!”

    大家一聽這喊話,都認出了這是在沈家大院中出現過的鬼王聲音,一下就慌了:

    “她是不是已經來了?”

    這鬼王的厲害,就連宋青小都無可奈何。

    若她出現在此處,眾人恐怕都要遭殃的。

    宋青小手舉著青燈,渾身緊繃。

    那女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像是虛無飄渺,難以捕捉。

    “你逃不掉的……”

    “我要你死在沈莊之中……萬劫不復……”

    “死……死……死……”

    “咯咯咯……”

    九幽鬼王一出現,撞擊門板的聲音比先前更激裂了。

    冰層‘哐哐’碎裂的聲音不絕于耳,魃尸咆哮聲里,伴隨著‘轟隆’巨響,門板碎裂,大量尸體沖入內府。

    “宋姑娘,我們走吧……”

    “門破了……”

    大家聽到門破,緊繃的那根心弦‘啪嗒’斷裂,紛紛勸喊著宋青小先離開此處。

    就連老道士與宋長青也轉過了頭來,望著宋青小看,雖說沒有講話,但眼中卻都透出焦急之色。UU看書 www.uukanshu.

    宋青小閉上了眼睛,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典藏秘閣是一定存在的。”

    神獄的法則注定了沈老爺的提醒不可能有錯,否則面對一無所知的九幽鬼王,她是半點兒勝算都沒有的。

    可是這典藏秘閣在哪里呢?

    九幽鬼王的聲音此時遠遠傳來,可宋青小卻并沒有感應到她的氣息存在,證明這鬼王此時并不在城主府中。

    這又是為什么?

    沈莊如今已經淪為她的領地,哪怕是本地受限,可分魂應該通行無阻。

    這里既有怨鬼出現,若以她的神通,想要出現在此地,大可借怨魂的力量閃現此處。

    她為什么不來,而僅以話語威脅呢?

    “沈莊當年的那些陳年舊歷,到底放在了何方?”

    這個問題,恐怕除了最初進入沈莊的那批人外,沒有人可以給她答案了。

    但七八十年的時間過去,這批人早就已經作古,魂魄不知留在了何處,一時半會兒又哪里能找得出來呢?

    “宋姑娘,走吧,這里找不到那秘藏典閣了……”

    大家聽到外頭越來越近的魃尸的腳步聲,急得額頭的汗如瀑布般往下落。

    “為什么找不到?”

    宋青小問了一聲,放出神識四處搜索。

    那船上僥幸逃生的沈太太的老仆就突然道:

    “就算是當年有保存這樣的地方,可隨著第一批進入沈莊的那些先輩們進入此地之后,應該都跟著那些被屠的尸體一樣,被埋葬了,不可能再存在的!”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宋青小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睛一下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