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入住4合院的獎勵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三杯雞在做的時候因為沒加水,只有一點點米酒和醬油。

    再加上是用煲的方式做出來的,所以雞肉吃起來口感很棒。

    雞肉在保持鮮嫩多汁的同時,也有著很好的口感。

    嚼起來稍稍有點費勁,但卻增加了這道菜的美味程度,讓人吃起來更舒服,同時也更下飯一些。

    這些雞肉嚼起來有口感,吃起來反而鮮嫩多汁,再加上濃郁的醬香味兒,讓人越吃越覺得過癮。

    徐拙嘗了兩塊之后,就忍不住起身去盛了一碗米飯。

    今天拍視頻有點晚,開拍的時候,徐拙在旁邊蒸了一鍋米飯,原本打算拍完再弄倆小菜,讓攝像師們吃過午飯再下班。

    結果還沒拍攝完,他倒是先忍不住了。

    三杯雞做的時候沒放任何香料,甚至連蔥姜都沒有,反而放了一杯豬油,這使得雞肉吃起來格外香。

    不僅有雞肉的鮮香味道,同時也有豬油的香氣。

    這種香味兒,讓人特別有食欲,所以徐拙吃得有些停不下來了。

    原本就是湊鏡頭的拍半分鐘試吃就行了,結果徐拙愣是吃完了一碗米飯。

    吃過之后,他還一副意猶未盡的咂咂嘴。

    明顯有些沒吃夠。

    不過三杯雞吃多了,徐拙也吃出了些許缺點,或者說是從一個北方人角度,找到了這道菜的不足之處。

    假如做的時候放點辣椒進去,不管二荊條還是朝天椒,相信這道菜的味道會更上一層樓。

    可惜鄭光耀這個廣東人不喜歡吃辣,做菜也不放辣椒。

    就算放,也只是配色用的,辣味完全沒有。

    相對來說,徐拙還是更喜歡吃辣一點的菜品,這樣不僅更下飯,而且更開胃。

    三杯雞這道菜吃起來,跟黃燜雞有點類似,但相對黃燜雞來說,湯汁更少,雞肉更有較勁,而且雞肉中的汁水更加豐富。

    簡單來說就是,比黃燜雞好吃。

    吃了一碗米飯之后,

    徐拙放下筷子,攝像師們也開始收拾裝備。

    趁他們忙活的時候,徐拙從冰箱里拿出一塊五花肉和一些青辣椒,給他們做了一份辣椒炒肉。

    鍋里的三杯雞還有很多,再配上一小盆辣椒炒肉,妥妥的一頓豐盛午飯就出來了。

    把菜做好之后,徐拙和鄭光耀換掉身上的廚師服,下樓走人。

    兩人不在這里吃飯,而開車去季家烤鴨店。

    今天是季文軒的生日,他邀請大家都過去吃飯,好好聚一下。

    徐拙作為晚輩,自然不會拒絕。

    而鄭光耀在揚州憋了那么多天,現在就喜歡湊熱鬧,所以過生日這種場合,老鄭也不會缺席。

    到了地方之后,兩人下車。

    徐拙從后備箱里拿出一個紫檀木的盒子,里面是一套很高檔的紫砂茶具。

    這是他給季文軒準備的生日禮物。

    從來京城開店到現在,季文軒以及季家的人,一直在不懈余力的幫助自己。

    這會兒人家過生日,自然要送一份拿得出手的禮物才行。

    相對于徐拙來說,鄭光耀準備的就簡單了很多。

    他的禮物是一根搟面杖。

    這禮物拿出來的時候,讓徐拙有點意外。

    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咋,人家生日送根搟面杖,這是要砸場子嗎?

    結果看鄭光耀一副很寶貝的樣子,還把那根搟面杖用高檔的木盒包著,這讓徐拙有些意外起來。

    “鄭爺爺,這搟面杖有啥講究嗎?”

    當年在國宴后廚的時候,季文軒已經結婚了。

    所以徐拙好奇這根搟面杖是不是季文軒當年被他老婆暴揍時候用的武器。

    鄭光耀笑著說道:“這是當年我離開國宴后廚的時候,從后廚拿的一根搟面杖,這么多年一直沒舍得用。

    現在老季過生日,就送給他吧,我不咋做面食,放我這里也有點明珠暗投。”

    徐拙咂咂嘴,都這么多年了,這玩意兒還能用嗎?

    不過國宴后廚用的廚具,確實有點不一樣。

    鄭光耀剛剛說的時候,特意把盒子打開,讓徐拙看到了搟面杖兩頭雕刻的國宴后廚特供的字樣。

    嗯,當年那個計劃經濟的時代,什么都是特供。

    連這種搟面杖也是特供的。

    “這搟面杖不光有字,而且還是用質地比較硬的木頭,純手工打造的。

    比較難得。”

    他這么一說,徐拙也覺得挺有紀念意義的。

    兩人拿著禮物進去,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位于三樓的一個超大包房中。

    這包房徐拙之前來過,里面能擺下四張十六人臺的大餐桌,專門為多人聚餐所準備的。

    徐拙和鄭光耀推門進來的時候,里面的賓客差不多已經坐好,正在等待上菜。

    兩人的到來讓不少賓客都舉起手機拍照。

    沒辦法,徐拙現在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加上昨天下午他和鄭光耀剛剛做了一場為期四小時的直播,連帶著鄭光耀也被人拍了。

    兩人來到主位上坐定的時候,季文軒有些埋怨似的說道:“你倆差點遲到,趕緊坐趕緊坐,等會兒該上菜了。”

    徐拙和鄭光耀把自己拿的禮物遞給服務員,于可可看著甄光耀拿著長條形盒子,好奇的問道:“鄭爺爺,您拿的這是什么啊?”

    鄭光耀笑呵呵的說道:“一根搟面杖,當年我從國宴后廚偷的,你爺爺應該很清楚。”

    于培庸有些意外的看著鄭光耀:“那個時候的搟面杖確實好用,你還留著的有啊?”

    老爺子比較直接,順手從服務員手中把那個木盒子拿了過來,不由分說打開,然后將里面那根搟面杖拿出來,還用手掌托著轉了兩下。

    “還真是那會兒的搟面杖嘿,上面還刻著字兒呢。

    老鄭,你咋啥都拿啊,這可是集體財產,要不是看你歲數大了,我真想舉報你一下。”

    他這話自然是開玩笑的,大家也都知道老爺子的脾氣,全都笑了起來。

    搟面杖這會兒成了這些老人追憶往昔的道具,他們每個人都拿在手中摩挲了一會兒,眼神中全都是緬懷的神情。

    一直到菜上來,這根搟面杖才算是轉到了季文軒手中。

    季文軒說道:“回頭有時間了用這根搟面杖做點烙餅啥的嘗嘗,味道應該很不錯。

    濟民,到時候我給你們送點啊,大家都嘗嘗。”

    老爺子毫不留情的拒絕:“我才不吃呢,剛剛你們全都摸過,也不知道洗手了沒。”

    季文軒:“……”

    大家哄堂大笑起來。

    有老爺子在的地方,很少會冷場。

    吃完了這頓生日宴之后,徐拙再次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中。

    他先是用直播的方式介紹了一下四方食府的后廚,以及后廚的工作流程,讓所有人都看看,四方食府的后廚有多干凈,對待食材的態度有多認真。

    直播完這里之后,效果出奇的好。

    而且還在網上帶起一波曬飯店后廚的熱潮。

    一家飯店敢不敢曬后廚,成了網上評判飯店好不好的標準。

    這讓徐拙有種帶偏了的感覺。

    不過食品衛生方面一直都是餐飲行業的重中之重,用這種方式增強行業內的衛生觀念,增加百姓們的衛生意識,理論上來說挺好的。

    連衛健委都給徐拙的這一行為點贊,認為這樣做是對的。

    徐拙嘗到了這種直播的甜頭之后,又馬不停蹄的回到省城,在徐小廚食品廠做了為期三天的直播。

    把鹵牛肉、甜皮鴨、醬板鴨、香辣酥、火鍋料等食品的制作過程挨個兒進行直播。

    反正工廠這邊的質量一直抓得很近,工作環境衛生也一直是重中之重。

    在這里的員工,進車間都會全副武裝。

    從頭罩口罩到手套雨靴等等,全都有。

    而且在車間大門,還有一條消毒通道,所有人進來都要從頭到腳全部消毒。

    這些直播曝光后,不僅徐小廚網店的銷量激增,所有商品全部斷貨,甚至連店里代銷的美香牌醬菜,也被搶購一空。

    另外,自從直播曝光后,公司那邊每天都接不少要求代理的電話,希望能夠成為徐小廚美食的代理商或者分銷商。

    原本徐拙是不打算摻合這些的。

    但是打電話的人越來越多,網上的銷量越來越火爆,這讓他產生了在渠道上鋪貨的念頭。

    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快速積累資金,讓徐小廚品牌擺脫小眾的名頭。

    但壞處是,容易被人假冒,同時需要擴大生產線,這需要投入大量資金。

    這些都是徐拙的弱項,包括公司那邊,現在對實業也比較陌生,大家更習慣的還是在網上幫忙宣傳什么的。

    貿然涉足這種行業,徐拙這點家當,可不夠踢騰的。

    不過他不擅長實業,有人擅長。

    在越來越多的人呼吁徐拙在線下鋪貨的時候,邵鈞儒的兒子邵志剛找到了徐拙。

    這兩年地產行業越來越不好干,邵志剛的身價雖然超過了百億,但跟幾大地產巨頭相比,他又差了點意思。

    所以這兩年他一直在尋求轉型,也投資了一些其他新興項目,但是收益不是很樂觀。

    現在徐小廚品牌的火爆,加上網上呼吁線下鋪貨的聲音越來越高,這讓邵志剛看到了新的投資方向。

    他對徐拙說道:“這樣吧,我來投資建廠,所有食品的制作流程和品質你的人來把關,我負責場地和渠道方面的運營,你覺得咋樣?”

    徐拙正發愁白占邵家便宜的事兒,邵志剛的要求,讓徐拙立馬答應了下來。

    邵志剛投資五千萬,和徐拙一塊兒成立了徐小廚食品公司,專門負責徐小廚食品的生產加工和銷售。

    而原本線上的徐小廚旗艦店,包括網店的運營部門,全都劃到了新成立的食品公司。

    公司成立之后,邵志剛出面,把徐小廚食品廠所在的工業園剩余的廠區,全都承包下來,然后開始根據不同的食材,引進生產線,修建廠房。

    反正整得挺大。

    9月份的時候,新包裝的徐小廚食品正式上線。

    除了登陸網店之外,還在全國各大商超進行鋪貨。

    嗯,在邵志剛的運作下,徐小廚品牌的食品也有了自己的銷售渠道,另外還特意開通了舉報有獎活動,只要發現有假冒徐小廚的美食進行舉報,都會得到一定的獎勵。

    邵志剛在地產行業沉浮多年,他可沒有徐拙這種好脾氣,遇到假冒的就直接讓法務部的律師團隊進行處理。

    該起訴起訴,該查封查封,反正不會讓對方好過。

    對于地產商來說,這些都是基操而已。

    早些年,地產野蠻發展的時期,斗得比這厲害多了。

    邵志剛的插手,讓徐拙攢錢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也讓徐小廚品牌擺脫了小眾食品的名頭。

    不過雖然擴大生產,但是食品的質量一直都抓得很死。

    不光曹坤他們在抓,而且公司還聘請了一批化驗員,專門復雜化驗這些視頻中的各種元素是否超標。

    另外所有視頻封裝之前,都會進行檢查,以防有異物等混進去。

    食品公司的成立,讓徐拙多少松了口氣,因為掙錢的速度加快了,這就預示著欠邵鈞儒的三億欠款,或許能夠還上了。

    到9月底的時候,徐小廚品牌已經在全部縣城以上的商場超市鋪貨,銷量很不錯,唯一的遺憾還是生產。

    現在生產線一直在擴大,但全國要鋪貨的地方很多,所以完全不夠分。

    廠區外面每天都有貨車在排隊,目的就是為了能早點裝車拉貨。UU看書 .uukanshu.com

    邵志剛對此很高興,他已經去河北等地視察,打算在國內建立幾個分廠。

    前期規模不用太大,先把架子搭起來再說。

    他原本就是覺得徐拙名氣不錯可以投資一波。

    但現在看來,說不定明后年徐小廚食品就可以借殼上市了。

    這讓原本玩票一樣的邵志剛,頓時充滿了斗志。

    在他興致勃勃規劃食品公司的未來時候,老爺子老太太和于培庸白教授,以及初次來到京城的熊仔,則是正式入住四合院。

    幾位老人搬到四合院的當天,徐拙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宿主提前完成主線任務【奶奶的心愿】,特獎勵B級招牌名菜——開水白菜、蟹釀橙、清湯燕窩。

    因宿主提前完成任務,該菜品的B級菜品全部升級為A級,恭喜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