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5章 出路

前方高能
     69,最快更新前方高能 !

    隨著老道士一聲歡呼,眾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強忍興奮,手一指那牌匾:

    “這是祭壇。”

    道書有云,“上壇下坎,蓋屋為宮,再祭以物,此地便為廟了。”

    他見眾人似是不明就里,索性直接就道:

    “青小猜得不錯,上面修城主修作祭祀之所,下面就是葬坑了。”

    之所以在此地設立牌匾、香案的原因,是因為除了外面的祭祀天臺每年的節日祭拜之外——

    “同時在此也立牌位,將公堂設立此處。”

    每當沈莊有糾紛、瓜葛,民眾被帶上公堂跪拜的時候,便如跪叩亡靈一般。

    “以此來平息冤魂之怒。”

    同時沈莊一城之主,肩負管理城中十萬人的任務,此人必定命數不同,富貴至極處。

    以這樣的人的命數鎮壓死去的亡靈,再配以陣法,若無意外,沈莊應該富貴綿延的。

    “真是好手段,布下此陣的,絕對是高人了。”

    眾人雖然不知道他嘴中所說的風水陣法,但聽到他說找到墓葬之所,卻也大松了一口氣了。

    那撞擊門的聲響不絕于耳,墻壁四周也傳來抓刨之聲,顯然城主府的周圍已經都被魃尸圍住。

    “老道長,既然墓葬找到了,我們要如何下去呢?”

    聽到門板處傳來‘砰砰’的撞擊聲,大家都有些急了,都忙不迭的開口。

    “你們看這墻壁。”

    老道士神色一凜,也將臉上的贊嘆之色一收,一指四周:

    “這墻壁的形狀大有講究,若我沒猜錯,是以八卦之形建造的。”

    他目光一轉,看到眾人臉上的急色,不由就道:

    “到時以強者分站于不同的宮位之上,以靈力將陣法啟動,到時便應該能將此地打破,露出下方的墓穴了。”

    大家一聽這話,眼睛先是一亮,接著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里露出絕望之色:

    “八卦陣位之上,必須要強者嗎?”

    抱著兒子的吳寶山也點了點頭:

    “普通人行嗎?”

    如今剩余活下來的人不少,若是普通人也能上陣,每個方位各站兩個都是綽綽有余了。

    可是老道士卻神色嚴肅,搖了下頭:

    “當然不行。”

    他解釋著:

    “這陣法當年布下之后,是為了鎮壓城中慘死的數萬人怨氣的。”

    可以鎮壓如此多亡靈,這陣法之強,便可想而知了。

    “若毫無修行的人一站入陣中,陣法啟動之后,那靈力足以將身體孱弱的人絞為碎沫、魂飛魄散。”

    大家面色煞白,一個男人說道:

    “那可如何是好?”

    眾人走到如今,雖說還剩了二十來活口,可這些人中,稱得上修道之人的,勉強也就是宋道長師徒。

    其他人都是普通民眾,沒有半點兒修為的。

    按照老道士的說法,八卦位上需要站立修士,才能將陣法真正啟動。

    八位只有三人可站,其他五位在這個時候,去哪拉人呢?

    眾人心中的希望瞬間變為絕望,一時之間害怕得連話都不敢說。

    “不需要人。”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那站立在桌案下首的左右兩側的雕像之上,緩緩開口。

    “這里的雕像,恐怕就是坐鎮八卦陣的。”

    老道士眼中帶著亮光,點了點頭。

    那雕像通體呈灰暗色,立于桌案下方的左右,每邊各四尊,一共合八座。

    從數量看來,并非巧合。

    “這雕像既然留在此處,極有可能就是開啟大陣的。”

    畢竟當年布下陣法的大師也應該清楚,

    要想啟動陣法,絕不可能以普通人的血肉之軀點動。

    所以這八尊雕像才應該是點動八卦陣的主力,只需要將其搬往對應的位置處。

    “大家分散開來,尋找八卦方位,長青跟我一起找這石雕上與之相對應的線索。”

    八卦方位應該極有講究,絕不能出錯。

    大家一聽他吩咐,都各自散開。

    不久之后,便陸續聽到有人指著其中一側墻的底下,欣喜若狂的喊道:

    “找到字了,是坎,是坎!”

    “這里是艮。”

    “……”

    眾人一找到刻字方位,接二連三的開始報字。

    而老道士也宋長青也很快在每座石雕的掌心隱蔽處找到了相對應的字,果然驗證了大家的猜測。

    “乾!”

    隨著老道士一報字,另一邊便有個男人喊:

    “乾在這里。”

    不等老道士發力扛起石雕,宋青小便將手拍出。

    靈力從她掌心之中吐出,將那重逾千斤的石雕推動,‘轟’的一聲推往乾的方位定住。

    “離!”

    “兌!”

    ……

    每喊出一個方位,宋青小就將不同的石雕推往方位之中。

    很快八座石雕都被推往相對應的位置,而此時房門處的三條冰龍已經徹底碎裂了。

    ‘砰!砰!砰!’

    尸氣夾雜著煞氣很快將老道士的符紙破壞,黑綠的尸氣化為云從碎裂的門縫之間鉆入。

    那半截桃木劍很快在這樣的魃尸之氣腐蝕下,如同冰雪融落。

    三條冰龍的身體腐融,沒有了法力的護持,那些冰晶迅速剝落。

    門板被撞擊之間,冰晶化為黑氣大量脫落,‘哐!哐!’

    兩聲重擊之下,抵在門后的木棒碎裂,門板處被一只枯黑的手掏出巨大的窟窿。

    老道士大聲的說道:

    “以血將它們點活!大家咬破手指,抹入它們額中。”

    時間來不及了,眾人守在不同的石雕身側,唯有依靠大家同時行動的力量,先將石雕激活,打開墓葬之門再說。

    他話音一落的同時,自己也將指尖咬破,還來不及行動——

    就見宋青小的指尖一彈,一滴精血從她指尖之中飛出。

    那血液里像是有金芒轉動,流光溢彩之間,那門外的魃尸群仿佛要聞到了血腥味兒,更加的激動。

    但下一瞬,只見那血珠在半空之中扭動,一分為八,‘嗖’的向八個方位彈落,精準的鉆入了每一尊石人的額心之中。

    有了她精血的注入,那先前還灰暗的石雕,仿佛一下‘活’了!

    ‘咔咔咔——’

    石雕表面傳來脆裂聲響,仿佛碎開的蛋殼。

    璀璨的金光從它們的身體內部傳來,將表面的那些堅硬的石層撕落。

    ‘嘩啦啦。’

    一塊塊灰暗的石頭落下,砸到地上化為粉沫。

    原本如死物的石雕,眼中像是轉過紅光,緩緩的抬起了頭。

    “媽呀,活了活了。”

    站在石雕旁邊的人一見這情景,駭得膽顫心驚,慌不擇路的往宋青小的身邊跑。

    ‘轟隆隆。’大量石塊脫落,露出內里如玉般的雕像。

    一股強大的靈息擴散開來,其力量強大得恐怖。

    與此同時,城主府內部開始傳來劇烈的震動。

    地底瘋狂的顛簸,那桌案如同被架在沸水上的魚,開始瘋狂的跳動。

    上面擺放的東西‘嘩啦’滾落,就連頭頂掛落的牌匾也左右的晃甩,發出‘喀喀’的聲響。

    就在這個時候,門板‘轟’的一聲被沖破,大批魃尸挾雜著尸腐之氣沖入府中。

    ‘嗡——’

    八尊石雕像表面的掩蓋物已經完全脫落,露出里面的玉身。

    玉雕內里泛起金芒,此地大陣開啟了。

    魃尸沖入屋內的剎那,只見那其中一尊玉雕的眼里金光閃過——

    ‘嗖!’

    靈力將這一批最先沖入的魃尸擊碎,化為粉沫飛散于半空之中。

    這樣的力量不僅止是遠超了眾人的想像,甚至宋青小感應得到這每尊玉雕的力量已經不弱于自己了。

    且它們原本就是為了克制陰邪而成,在陣法的加持之下,對于陰鬼邪祟的攻擊有增幅,殺傷力比宋青小還要強得多。

    只是她來不及去多想,因為在玉雕‘復活’過來的下一瞬,那青石地面‘轟’的一聲碎了開來。

    所有站立在陣內的人,以及那些桌案等物徑直下落。

    “啊……”

    眾人一失重之后,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

    碎裂的巨石夾雜著泥沙,夾雜著眾人齊齊往下摔去。

    宋青小的身體失去控制,先是一驚,但很快便鎮定下來了。

    ‘轟隆隆’的劇響聲,以及眾人的慘叫聲中,宋青小很快靈力一轉,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將砸落在自己身上的石子彈射開來,緩緩下落。

    重響聲不絕于耳,像是約兩三秒后,終于聽到了有重物落地的聲響。

    塵煙飛揚而上,眾人像是終于落到底了。

    青燈內的紫焰將飛揚而來的沙塵灼燒開,在宋青小緩緩落地之后,將她身側清理出一片干凈的空地來。

    老道士倒是還好,勉強還能站穩,但宋長青卻因為修為低微的緣故,被石梁砸中,埋于泥塵之中。

    但他身強體壯,又是修煉之人,一落地很快便刨開掩蓋在自己身上的塵土,一下坐起身來了。

    “長青……長青……”

    老道士看到青燈的方向,又知道宋青小的能耐,知道她沒事后,便擔憂起另一個徒弟來。

    他喚了兩聲,回音擴散開,不多時便聽到塵霧之中宋長青的聲音傳了過來:

    “師傅,我在這。”

    他一面說話,一面咳,同時還像是在吐著灰塵,‘悉索’的站了起身來。

    從他聲音聽來,他不像是受了嚴重的傷,并沒有帶著多少痛楚的感覺。

    但老道士關心徒弟心切,仍是借著燈光往他走去,一面急問:

    “你沒事吧?”

    “沒有,就是被一些石塊打了幾下。”宋長青說話的同時,揉著腦袋上的幾個包,很快一瘸一拐與老道士會合:

    “沒有大礙的。”

    他確實只受了些皮外傷,甚至落下來時機警的將自己背在身上的包裹牢牢抓住。

    有了此物做緩沖,哪怕掉落下來的突然,受傷也并不是很重。

    隨著老道士一聲歡呼,眾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強忍興奮,手一指那牌匾:

    “這是祭壇。”

    道書有云,“上壇下坎,蓋屋為宮,再祭以物,此地便為廟了。”

    他見眾人似是不明就里,索性直接就道:

    “青小猜得不錯,上面修城主修作祭祀之所,下面就是葬坑了。”

    之所以在此地設立牌匾、香案的原因,是因為除了外面的祭祀天臺每年的節日祭拜之外--

    “同時在此也立牌位,將公堂設立此處。”

    每當沈莊有糾紛、瓜葛,民眾被帶上公堂跪拜的時候,便如跪叩亡靈一般。

    “以此來平息冤魂之怒。”

    同時沈莊一城之主,肩負管理城中十萬人的任務,此人必定命數不同,富貴至極處。

    以這樣的人的命數鎮壓死去的亡靈,再配以陣法,若無意外,沈莊應該富貴綿延的。

    “真是好手段,布下此陣的,絕對是高人了。”

    眾人雖然不知道他嘴中所說的風水陣法,UU看書 www.uukanshu. 但聽到他說找到墓葬之所,卻也大松了一口氣了。

    那撞擊門的聲響不絕于耳,墻壁四周也傳來抓刨之聲,顯然城主府的周圍已經都被魃尸圍住。

    “老道長,既然墓葬找到了,我們要如何下去呢?”

    聽到門板處傳來‘砰砰’的撞擊聲,大家都有些急了,都忙不迭的開口。

    “你們看這墻壁。”

    老道士神色一凜,也將臉上的贊嘆之色一收,一指四周:

    “這墻壁的形狀大有講究,若我沒猜錯,是以八卦之形建造的。”

    他目光一轉,看到眾人臉上的急色,不由就道:

    “到時以強者分站于不同的宮位之上,以靈力將陣法啟動,到時便應該能將此地打破,露出下方的墓穴了。”

    大家一聽這話,眼睛先是一亮,接著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里露出絕望之色:

    “八卦陣位之上,必須要強者嗎?”

    抱著兒子的吳寶山也點了點頭:

    “普通人行嗎?”

    如今剩余活下來的人不少,若是普通人也能上陣,每個方位各站兩個都是綽綽有余了。

    可是老道士卻神色嚴肅,搖了下頭:

    “當然不行。”

    他解釋著:

    “這陣法當年布下之后,是為了鎮壓城中慘死的數萬人怨氣的。”

    可以鎮壓如此多亡靈,這陣法之強,便可想而知了。

    “若毫無修行的人一站入陣中,陣法啟動之后,那靈力足以將身體孱弱的人絞為碎沫、魂飛魄散。”

    大家面色煞白,一個男人說道:

    “那可如何是好?”

    十二點半前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