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1006章

前方高能
     一秒記住【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這一定是……秘藏典閣……”

    “秘藏典閣……”

    ‘呼——’

    地底之下的密封空間中,從四面八方傳來回音。

    一股陰風平地生起,卷起大量塵沙往空中亂舞。

    黑暗的四周,仿佛有無數的惡靈蠢蠢欲動。

    宋青小將手中的混沌青燈一舉,那股黑氣便又‘嗚咽’著退縮。

    沙塵很快揚散而去,露出地宮之內的環境。

    就著燈光,眾人已經可以隱約看清周圍的環境了。

    “啊!!!”

    “啊……”

    四周全是累累白骨。

    曾經死于屠城之內的那些百姓們的尸身,一具具疊著,被埋于四周。

    形成環墻一般,將所有掉落下來的眾人圍困于其中。

    地底之下的深坑距離地面足有十來丈高,可這些尸骨卻幾乎將地底穴洞與地面之間的空隙填平了。

    當禁制被打開之后,埋葬于此地七八十年的冤魂,終于露出當年曾被掩蓋的一幕。

    流傳于世人口中的‘屠城’,對于沈莊的后人來說,不過是一樁談資罷了。

    可當真正親眼看到這些堆疊起來的白骨時,卻是極度的震撼而又驚悚。

    那些骷髏頭對著包圍圈內的眾人,已經失去血肉的眼眶之中像是還帶著冤屈。

    吳寶山等人面對如此多白骨,雙腿顫顫根本不能站立,抱著兒子一并跌坐在地上。

    老道士也與宋長青盯著四周看,瞪大了雙眼,眼睛酸澀,受到這一幕沖擊,連話都說不出。

    “唉……”好半晌之后,老道士才長長的嘆了口氣,接著彎身作了一揖,轉向四周離朗聲開口:

    “諸位前輩,我乃南陽云虎山道門第十七代傳人宋詡子,受人所托,聽聞沈莊變故,趕來此處。

    不幸沈莊受惡苦所屠,逼于無奈之下,為了查清九幽鬼王來路,躲避此處。”

    老道士認認真真的依次往四方行了禮,又說道:

    “打擾了諸位,實在是迫不得已的。萬望你們不要見怪,若諸位能保我一雙徒兒安全,我要是僥幸能得以生還,將來必定為諸位挖土入葬,還諸位安寧的。”

    他喊完這話,又下跪叩了數個響頭,接著才站了起身來,強打精神:

    “先找到那九幽鬼王來歷再說。”

    眾人初時是驚嚇,后面見到此地的白骨時,又覺得一股酸楚難當的情緒涌上心頭。

    正呆怔間,聽到了老道士這話,頓時醒悟過神來。

    還不等眾人說話,一股陰風又刮了過來。

    沙塵被飛卷而起,‘嗚嗚’的響著吹往四周,露出下方堆疊的書。

    若說四周盡是累累白骨,那么這被白骨包圍的中間處,便是當年一些沈莊清理出來的舊物。

    有已經腐朽的成捆的絲綢,還有一些染血的民居舊物。

    大量書籍紙張被堆積在此處,形成小山一般,與那些城中搜刮出來的東西堆到了一處,有些被先前坍塌的斷梁、石塊壓住。

    甚至一些書本還被壓到了尸骨之下,根本難以計數。

    大家一見此景,又心中犯了難:

    “這……這一時半會的,如何找得出來?”

    三百多年前的舊文書,先不說還有沒有,就算還有,要想從此地堆積如山的舊物里尋找出來,也不是一件易事了。

    哪怕此地有二十來人,可不識字的人便已經是大半了。

    不要說外頭還有魃尸追趕、九幽鬼王的威脅,就算沒有,要想憑二十人將此地的舊物一一整理出來,怕是沒有十天半個月,也是不可能將此地清理好的。

    “事在人為。有八卦陣抵擋,魃尸、鬼王應該暫時是進不來的。”

    老道士深深的呼了口氣,吩咐道:

    “不識字的,先想辦法將文書檔案一類整理出來丟到一處,識字的人再找當年的檔案記載便成了。”

    他轉了下頭:

    “至于能找多少,盡力而為罷了。”

    事到如今,大家都已經走投無路。

    雖然他不知道宋青小肩負著什么樣的任務,可他仍想盡量幫著徒弟,先使她完成心愿再說。

    眾人心中無奈,可到了這樣的地步,也知道老道士說的對。

    時間格外緊迫,大家也不再抱怨,都開始了分頭行動。

    不會識字的先幫忙搬開那些已經殘舊的物件,將砸壓在下面的書本等翻找了出來堆疊到一處。

    宋青小收了長劍,將手一松,那青燈便浮在半空。

    她體內七顆星辰逸了出來,環繞在眾人四周。

    這一舉動使得提心吊膽的眾人頓時感到心安了許多,動作便比先前更快了。

    她做完這一切,才盤腿往地上一坐,雙手開始拿了擺在地面的書本翻找。

    這些文書古籍埋藏地底多年,已經幾乎要被粘在一起了。

    上面的字跡模糊不清,翻開的時候都需要十分謹慎。

    但好在大家確實找對了地方,她摸到一本書籍,翻開來的時候,發現上面記載的正是大金開陽年的時候的大小事件。

    雖說不知距今多少年時間,但看樣子應該是屬于大金朝中期,算算時間,約摸是在兩百多年前的時候。

    大家也不說話,各自干得十分認真。

    宋青小神識強大,以靈力可以同時抓起十數本書籍,一掃之下便可以大概清楚書籍類型,不對的便統一放到另一處。

    如此一來她一人的閱讀尋找速度勝過了十人,速度自然便大大提升了。

    正聚精會神間,她神識感應到了老道士往她走了過來。

    她手上動作不停,只知老道士在她身后站立了一會兒,緊接著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別在意。”

    他坐了下來,與她并肩而坐:

    “有時候人在慌亂、憤怒之下說的話,是作不得數的。”

    老道士溫和敦厚的聲音響在她的耳側,帶著安撫:

    “你是一個很好的孩子,并不冷漠。”

    他說的是先前吳妮兒死后,人群暴動時那男人當時指責宋青小的話。

    當時情況危急,可是那會兒宋青小的神色應該都被他看到了眼中,不過當時按捺沒說。

    宋青小翻書的動作一頓,不知為什么,原本已經勉強平靜的心情卻開始激烈的起伏。

    “有些人的感情天生內斂,像是一筆財富,還被鎖在一個隱秘的角落。”

    老道士的聲音十分的柔和,如同一陣徐徐而來的清風,緩緩吹進她心中:

    “需要我們慢慢的去摸索。你暫時還沒有完全找到,這并不是你的錯。”

    他憐愛的看著宋青小拿著書本發呆的模樣,她低垂著頭,不知有沒有在聽自己說。

    “但是師傅相信,這種情感你都有,只是開啟得比別人更慢罷了。”

    他看著低垂著頭發呆的少女,將她的影子與記憶之中的那個姑娘相重合,眼眶逐漸的便有些濕潤了:

    “總有一天,你會找到這筆寶藏,獲得這筆財富。”

    老道士說到這里,終于沒能忍住,伸手緩緩的去摸她的頭。

    她并沒有躲,那手掌枯瘦,掌心的老繭有些厚。

    可是他手心之中傳來的溫暖卻是與無倫比的,帶給宋青小前所未有的安心、溫暖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她從來不曾擁有過的東西,陌生的令她感到惶恐,卻又讓她有些貪戀不舍。

    宋道長的修為并不強大,不過化嬰之境的修為。

    從境界來說,便比她足足低了兩境之多。

    他為人古板、嚴肅,且有些迂腐。

    性格也是如同濫好人般,有些不識時務,在危難關頭,甚至不自量力的試圖拯救這些無用的人的性命,哪怕豁出去自己的命也絕不在乎。

    若是將他看成‘隊友’,他其實是不大合格的。

    可是不知為什么,當他溫聲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當他以手摸著她腦袋的時候,那種憐愛、呵護,卻毫無保留的透過他的言行,傳遞進宋青小的心中。

    他明明如此弱小,可此時卻帶來了一種令宋青小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安全的感覺。

    仿佛前途無論是疾風驟雨,還是刀槍血雨,他都能替她一一頂住。

    “就算是找不到,也沒有關系。”

    老道士感覺得到她的身體從一開始的僵硬,到后面的放松,好像還隱隱在顫抖,眼中帶著淚光,卻露出一絲笑容:

    “還有我和你大師兄、二師兄在。”

    她的感情內斂,還暫時學不會去付出,但只要別人會愛她也行的。

    “別在意人家說的話,他們不了解你,又知道什么?”

    宋青小怔愣住,眼睛酸脹難忍,仿佛有什么東西要溢出。

    她下意識的伸手去摸,卻摸到了濕漉。

    老道士見她不說話,又揉了揉她腦袋,輕聲的道:

    “若最后找不到九幽鬼王的來歷,這里頂不住了,你獨自完成自己的任務,或是自己先走,不要管我。”

    他嘴唇動了動,看了遠處的宋長青一眼,想說什么,但最終卻并沒有開口,只留下一絲內疚。

    “好了,找書吧。”

    說完這話,他也開始以神識翻找書本了。

    宋青小愣了許久,才點了點頭。

    這一場師徒間的小插曲并沒有引起其他人的關注,大家擔憂生死,又急著想尋找生路,沒有功夫在意自己先前曾說過的話有沒有傷人。

    沈莊當年被屠的百姓與數百年的歷史記錄都被堆積于此處,一并被埋葬在地底之中。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上方的響動越來越激烈了。

    魃尸的咆哮與陣法靈力的波動不時傳來,魃尸被陣法絞碎后,尸身化為煞氣散逸于四周。

    眾人齊心合力,很快將地底收拾出很大一塊空地。

    一些染血的衣袍、舊物等被堆在一方,翻找的書籍則堆于另外一處。

    大家看過的文書則又放另外一方,逐漸堆了很大一塊了,卻仍舊沒有找到三百多年前的記錄。

    時間越是久遠,像是就越稀少,不知是不是在沈莊被屠之前就已經毀了。

    偶爾零星找到幾百萬盛年間的書籍,還來不及開心,便發現是與戶籍、事件無關的書,那心情便如坐了一趟云霄飛車,此起彼伏。

    清理的空間越來越多,卻仍一無所獲,大家開始漸漸感到不安了。

    這里死尸太多,無論是氣味、環境對人心理的壓迫是極大的。

    慢慢的,有人眼中露出絕望,動作也不再像先前一樣快了。

    宋青小以靈力將十數本書攝了起來,還未翻開,一道清脆如鈴的女聲笑音便在眾人耳側響起來了。

    “咯咯咯咯咯……”

    這聲音一響起,不少人渾身一抖,嚇得登時癱軟在地,連哭叫聲都不敢發出。

    “真以為躲在這里,我就拿你們沒辦法了?”

    九幽鬼王再度出現了。

    地底的枯骨微微一動,仿佛原本平靜的陰氣磁場一下就被打破,頓時變得狂暴起來了。

    ‘嗖——’

    ‘嗖——’

    八卦陣內靈力疾速波動,那股席卷而來的陰煞之氣一下擋住。

    “別慌。”

    宋青小的動作不停,一面以神識尋找書籍,一面說道:

    “此地的八卦陣可以擋她一擋。”

    以九幽鬼王的能耐,在他們進入城主府的時候,便早就知道了。

    之所以遲遲未進,想必是此地有什么能令她忌憚之物。

    這里布下的陣法,八具玉雕像形成的八卦陣威力奇大,又有她血液力量的加持,足以將此鬼擋住一時片刻。

    她的實力還是令眾人信服的。

    這會兒話音一落之后,原本還駭然絕望的眾人心情一松,但緊接著又道:

    “那,那這能擋她多久?”

    說話的男人話音中帶著幾分小心翼翼的怯懦,她抬起頭與他對視的時候,他的眼神之中帶著卑微與哀求,好似對她會不會回答這話并沒有把握。

    她的性格強勢而霸道,行事以自己任務為主。

    宋青小抿了抿唇,腦海里響起老道士先前安慰她的話,接著開口:

    “不能擋多久。”

    玉雕本身只是死物,哪怕當年由高手布下,畢竟年生日久,此地又有利鬼王,能擋她多久并不好說。

    “所以我們要動作快些,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端倪。”

    她罕見的出言解釋,雖說語氣算不得多么溫柔,卻令那男人如受寵若驚般,已經十分滿足的連連點頭:

    “噯,噯,我找,我馬上再找。”

    老道士見到這一幕,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大家的動作更加快了,九幽鬼王的聲音不時傳來。

    時而怨毒,時而溫和,如同魔音不絕于耳,干擾著眾人的心神。

    地底的書籍被越收越空,越來越多早年間的記載被翻找出來,甚至萬盛年間的一本大事記也被翻找出來了,這令得眾人心神一振,像是得到了極大的鼓舞。

    ‘咔!咔!咔!’

    頂上靈力波動越來越兇,顯然斗法已經極為激烈了。

    絲絲縷縷的黑氣穿梭,幾乎要將那法力形成的光芒擋住。

    一道道碎裂聲響不住傳來,黑氣鋪天蓋地,力量像是一下暴漲了許多。

    “糟了。”

    見此情景,哪怕是不懂術法的人心中都涌出這個念頭。

    ‘嗞嗞嗞——’

    大量黑氣散逸下來,那情景像是有無止境的無數頭發,如同水中的海藻般鋪散開來,將上方大陣破后的洞口完全堵住。

    令人不寒而栗的森森鬼氣逸入,一種看不頭的黑暗、絕望、死亡與恐懼的力量從那黑線之中逸出。

    黑氣越來越長,已經垂落至十幾米處的半空,離眾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這陣法要擋不住了。”

    老道士心口一緊,眼中露出視死如歸的神色,‘嗖’的一下站起了身。

    正在這時,正背著一個巨大包裹,埋首找書的宋長青突然喊道:

    “師妹,我找到了!”

    他手中抓了一大把厚厚的書,仰起了頭。

    正在這時,那黑線開始蠕動,上方‘轟’的一聲巨響傳來,靈力散逸開,被陰煞氣吞噬其中!

    鎮壓九幽鬼王的八卦陣,破了!

    “死!死!死!”

    那密密麻麻的黑氣之內,UU看書www.uukanshu 傳來女人怨毒至極的詛咒。

    一大股黑氣化為一條黑帛,往宋長青的方向疾射而出。

    與此同時,大量黑氣之中現出一張巨大的瓜子臉的輪廓。

    那臉看不見眼睛鼻孔,唯獨憑空出現一張黑色的巨嘴,沖著眾人張開了口:

    “死——!!!”

    陰煞之氣從中蜂涌而出。

    正在此時,地底開始瘋狂的顫動。

    ‘嗡嗡嗡——’

    如同暴發了一場地震般,一些堆疊的書籍、舊物重重彈抖。

    大股大股的陰怨之氣在四周匯取,并疾速合攏。

    “鬼,鬼氣……”

    老道士的臉色變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八卦陣的存在,原本就是為了鎮壓此地怨魂的。

    這些百年前死于屠城的鬼魂被封印在此處百年之久,怨氣異常深重。

    就算是一兩個陰魂之力已經極為恐怖,更別提數以萬計的橫死冤魂之怒,更是滔天,難以擋住。

    前有九幽,后有萬鬼,此時縱然有大羅神仙降臨,恐怕也難以脫身。

    黑氣翻涌,陰煞之氣與陰煞之氣匯聚,宋青小師徒與眾人被夾雜其中,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

    四周平靜的尸骸震動,滔天的陰怨之氣相匯合,形成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穿過眾人的身體,用力往那鬼臉的方向擊打而出!

    ‘轟!’

    兩股黑氣相撞,大股黑煙散逸開來。

    這雙方力量相撞的剎那,卻并非預計之中的融合,而是開始拼搏撕斗!

    萬鬼之影顯出,將那異常恐怖的鬼臉‘抬’在了半空!